未待作年芳

329 赌她心软

329赌她心软

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甚至,此次出征救父,也是苏葵用进宫来相换的,虽说办法不止一个,但他很清楚,只有这个办法最有效,也最不伤苏家和朝廷的和气——

纵然苏葵兴许真的对慕冬有意,但他也不愿看她因为这个原因进宫。

毕竟,苏葵不喜宫中生活,这是事实。

想到此处,苏烨心下不由生出了几分苦涩,抬手自行斟满了面前的酒杯,朝着苏葵道:“这杯酒,哥单敬你。”

苏葵见他眼中略带愧疚,不由摇头一笑,却还是握起了酒杯。

兄妹二人一饮而尽,一切都在不言中。

周云霓眼中闪过一抹挣扎之色,很又被坚定所取代。

“表妹说得对,表哥今日不宜过多饮酒。”她声音带着关切,随后又看向苏葵道:“对了,表妹熬得那道汤可需端上来?”

苏葵闻言这才恍然想起来这茬,方才去厨房半路被慕冬截住,她竟将这汤的事儿都给抛诸脑后了。

苏葵点头,便吩咐了丫鬟去端。

“又熬了什么汤?”苏烨抬眼看她,通过这个‘又’字,便可知近来苏葵熬汤的次数应当很频繁。

且重要的是,这些与其说是汤,倒不如说是汤药,虽知是对他的身体有益的,但喝了这些天,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

苏葵听他这口气显是不乐意喝,白了他一眼道:“日后就算你想喝我还懒得给你熬呢——”

苏烨闻言笑了几声,却在心里叹了口气。

此次一走,还不知几时再能回来。

将苏葵一人留在王城,他始终放心不得,前几日他尚在忧心此事,可今日看来——

他望向慕冬,却见慕冬也刚巧看向他,二人相视一眼,心中都有数,其他书友正在看:。

苏烨这才明白。慕冬今晚过来,在众人面前明示了对苏葵的心意,就是让他可以走的安心。

有这么一个人在她身边固然是好,只是...伴君如伴虎,谁又能保证什么变数也没有。

随之又觉得自己想的太过长远。太过复杂了...

眼下这样。已经是最好的了不是吗?

慕冬将一块如意卷夹到苏葵眼前的碗碟之中,动作优雅而又自然,像是十分熟稔。

几人不由齐齐看去。

苏葵握着筷子的手不禁一颤——他怎么就能这么不顾别人的眼光...

觉察到几人复杂的视线。她垂下头扒饭,低声地道:“谢皇上...”

声音里却听不出什么真挚的谢意来。

丫鬟将冒着热气的汤盛放到碗中,小心翼翼地端到苏烨面前。

苏烨接过勺子搅了一搅,浓香扑面而来。

他轻声地“咦?”了一声。

这回竟不似这些日子来的寡淡和清苦之味,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清香,让人闻之食指大动。

他舀了半勺,想尝一尝味道如何。

香味怎会这么浓郁?

苏葵心下犯疑——这道汤她以前也熬过,虽说是大骨汤底儿,但却没有这么诱人的香味儿。

难道是添了其它作料的缘故吗?

慕冬眼中微微一动。

周云霓则是攥紧了十指。

“且慢。”一直没有动静的骆阳煦忽然出了声。阻止了苏烨送汤入口的动作,周云霓紧张之际,忽听有人开口,身子一颤。

这反应刚巧落在了苏葵眼中。

苏烨疑惑的看向忽然开口的骆阳煦。

骆阳煦入京之时他尚在国公岛,虽幼时相识,但也许久未见。算来今日还是这么久来头回见面,若非王管家介绍他还真认不出来人。

骆阳煦展开一个略显虚弱的笑来,道:“这汤闻起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来真香,就是不知味道如何。”

苏葵弯了弯嘴角,神色如常的说道:“不然也给你盛上一碗?”

“不必了。这汤闻着便是放了大补之物,我近来身体不甚好不宜大肆进补——说来子烨亦然。”

话落他看向苏葵,不可查的点了头。

苏葵心底蓦然一凉。

这汤果然是被人动了手脚。

“倒真的是我疏忽了。”苏葵起身行至苏烨跟前,给了他一个眼神。

至此,苏烨哪里还看不出端倪。

苏葵将汤碗端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好看的小说:。

“哥哥的身体状况确不适合用这种补汤,可汤既然熬都熬了...”苏葵顿了顿,看向周云霓道:“表姐待在厨房这么久就是为了照看这汤,实在辛苦了,不如这汤就由表姐来喝罢。”

说话间,已将碗推到周云霓面前。

周云霓一抖。

她显是不适合演戏,手心已经开始冒出了冷汗,对上苏葵冷然的目光,一阵心虚。

看来已经被识破了...

可她,不能认。

如果承认这事情是她做的,后果不堪设想,别说还能不能在卫国待下去,就是她父亲和周家只怕也会不保。

毕竟谁也没有证据能证明就是她做的,纵然苏葵怀疑她,但应也仅限于怀疑。

因为在苏葵眼里,她根本就没有害苏烨的动机。

周云霓掐了自己一把,强自冷静着。

如果她不喝,那就是坐实了她的嫌疑!

那么,她就赌一把,赌苏葵的心软!

若是输了,大不了也就是一条性命,反正事到如今,她活着,根本不比死了要好到哪里去。

大许是有了这个想法的缘故,她倒也不慌了。

望向宿根,却见他看也未看自己一眼。

这饭桌上除了顾家夫妻二人外,显然别人都已经看出来这汤中是有问题的了,他向来聪明心细,不会毫无察觉。

...可却还是毫不理睬。

她心底一阵阵的发凉,嘴角有不可查的颤抖。

“多谢表妹,如此我便不同你客气了。”不再犹豫,她伸手端起那白玉描兰汤碗,凑到了嘴边。

苏葵将她每一个动作和表情都看在眼中。

眼见着周云霓张开了口,颜色清亮的汤汁便要划入口中。

苏烨暗暗皱眉。

骆阳煦却眼含兴味。十足的看戏模样,目光在周云霓和苏葵之间打转。

不知情的丫鬟过来将凉掉的菜换下,欠身近了苏葵身侧,是也觉察到了气氛的不寻常。

霎时,便听一声哐当的声响。周云霓手中的玉碗便碎在了脚下。一碗汤水撒了一地。

那丫鬟忙地跪地求饶:“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方才她刚准备离开,一旁的苏葵却不着痕迹的碰撞了她。她身形不稳这才冲撞到了周云霓。

可是,做下人的没有犯了错往主子身上推的道理。

看着碎成几瓣的汤碗,她跪在地上惶然不已。

一时间,场面安静至极。

顾青云和垂丝对视了一眼,这才发现了不对劲。

可具体的怎么个不对劲法儿,便不得而知了。

“无妨,你且下去吧,好看的小说:。”不多时,苏葵方才开口说道。

“谢小姐!”那丫鬟如获大赦,起身急急地退了下去。

即刻有人来将碎掉的汤碗收拾干净。

周云霓神色有些呆滞。

她这算是赌赢了。

可是。为什么她却丝毫没有松口气的感觉——

想起以往她对苏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葵的所作所为,她突然之间有些茫然,如果今晚身份对换,她会不会对苏葵心软?

待到席散,周云霓才勉强找回了心神。

又跟苏烨道了几句临别之语,众人都三三两两的离去了。

“早些歇息。”慕冬临走前只淡淡地跟苏葵说了这么一句。再普通不过的几个字,其余的并未多言,也没多问。

因为懂她,在可自保的情况下,她总是做不到赶尽杀绝。

一如当初她放云实出府。

苏葵嗯了声就点点头。带着堆心将人送出了府去。

折身回来之时,途经凯旋亭,亭中十几盏四角灯安静的燃着,将凯旋亭里照的通亮。

有身材欣长的男子坐在亭栏上,背后倚着高大打磨的光亮可鉴的石柱。

“你先回去吧。”苏葵回头朝着堆心交待了一句,便提步朝着凯旋亭走近。

堆心应下,便提灯回了栖芳院。

“好好的凳子不去坐,耍的什么帅?”

苏葵寻了个离他最近的矮凳坐下,瞥了一眼整个人都搭在石栏上的骆阳煦,说道。

骆阳煦双手抱臂,转过头来看她,笑了笑道:“何为耍帅?”

苏葵没理睬他这一问,这才问出了憋了一晚上的话来:“短短时日,莫不是你去鬼门关闯了一遭不成?”

是指得他这幅病态。

“眼力不错啊。”骆阳煦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皱去了一双英气的眉,一脸担忧地反问她道:“真的有这么明显?对我的英俊形象是否有损?”

苏葵闻言就送了他一个颇有分量的鄙夷之色,“我问你话呢!别在这转移话题!”

骆阳煦似很乐见她炸毛,仰头哈哈一笑,适才道:“我倒也想去鬼门关瞧一瞧,可阎王爷没给我这个机会——就是染了几日风寒罢了。”

“风寒?你是说你这半死不活的模样就是因为染了几天的风寒?”苏葵显是不信。

“咳,咳咳咳...”骆阳煦咳了几声,脸色似更白了些。

苏葵见他这幅模样,不禁拧起了眉头,“还敢说是风寒?你究竟怎么了?”

骆阳煦朝她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碍,又握拳咳了会儿,才抬头对她戏谑地一笑,“风寒加重可不就是会咳嗽吗?再加上水土不服吃不下东西,人便跟着瘦了——不然你以为是什么病?我想你家中还不缺治病的银子,若我真得了重病定第一个告诉你让你来承担医药费,委实没必要藏着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