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30 特来相别

330特来相别

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听他这么说,苏葵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却也勉强信了几分。。

又见他脸色在渐渐的回缓,已有了几丝血色,心也就放下了七七八八。

便说起了另一桩事来:“你这些日子除了染风寒身子不适之外,还有其它的什么事情绊住了脚?来也不来府里一趟,我还以为你不告而别回了广阳。”

骆阳煦摇头一笑,“怎会,今日不就是特意来跟你道别来了么?”

特来相别?

苏葵闻言一愣。

“你要回去了?”

骆阳煦点点头,眼中似星光弥聚,“现在知道舍不得我了?”

话虽不怎么正经,但口气却全然不如以往的轻浮。

反倒是一种,难言的认真,其他书友正在看:。

看着苏葵,他又道:“不然我留下来陪你?不过,你得好吃好喝的伺候我,每天陪我解闷儿,不许对我大呼小叫动手动脚,还要保证——”

苏葵开始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可眼下听他又是一副不正经的模样,不待他说完,便随手抓起了石桌上的一个橘子朝他砸了过去。

呛声道:“回你的广阳去吧!”

蜜桔朝着骆阳煦飞去,他斜身一躲,身形忽然就没能稳住,竟朝着亭栏下的莲湖倒去。

苏葵见状一惊,平素也就罢了,她大可任由他跌入湖中来解一解气,可他现下的身子可开不得这种玩笑。

苏葵立即起了身,三两步疾奔了过去,刚抓住他的手臂,下一刻却被他反握住了手腕,待她反应过来,人已被拽进了骆阳煦的怀中去。

“骆阳煦,你这个混蛋!”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怎么就信了!

骆阳煦将头搁在她的肩上,轻声道:“我就要走了。跟你讨个告别的拥抱也不可以么,别这么小家子气好不好。”

“不好!”苏葵想推开他,却觉身体动也无法动弹。

他竟还点了她的穴!

“赶紧把穴给我解了,不然你就别想着还能四肢健全的回广阳——”她咬牙切齿地道。。

“怕什么。”骆阳煦淡若清风地道:“我又吃不了你,我就是想跟你好好道个别罢了。”

“有你这么道别的吗!”

“嘘--”骆阳煦将头抬起。看着她道:“再不配合我。信不信把你哑穴也给点了?”

“你——”苏葵怒瞪着他,但也的确相信他能做得出来,便识相的不再吵闹。

骆阳煦见这招奏效。满意地点了点头,眼里含着笑道:“这样多好,就跟上回一样,就安安静静的听我说。”

什么上回?什么乱七八糟的?

苏葵皱眉,只当他在胡说八道。

“我明日就启程了。”说到这里,骆阳煦方才收了笑意,眼中有莫名的东西在流动着,“这一走,只怕以后你就是想骂我也没机会了。”

明天就走?

怎么赶得这样急。

苏葵脸上的怒气稍缓。皱眉道:“不把身子养好再回去吗?”

“已经好多了。”骆阳煦摇摇头,似开玩笑般地道:“本来今晚过来,还想问你愿不愿意同我一起回广阳——”

是担心苏天漠和苏烨都不在,她一人留在这看似繁华实则凶险随处可见的王城之中连个可以依靠的人都没有。

可是,好像是他多想了。

她有人保护了。

苏葵不懂他这些心思,只听明白他要自己去广阳。便道:“我家在这里,随你去广阳做什么。”

“是啊。”骆阳煦就笑,眼中有不明的失落,“还有你的心上人在这里,哪里能舍得跟我回广阳去。”

苏葵闻言张了张口,。终究没有否认。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

是觉得没有否认的必要。

“好久不曾看到这么圆的月亮了。”他忽然转了话题,抬头望向夜空,感慨着说道。。

苏葵扭不得头,故也瞧不见什么月亮,一抬眼只能看到他光洁的下巴。

接下来的时间里,骆阳煦都没有再开口,只看着月亮保持着静默。

他的胸膛似乎没有什么热度,苏葵偎了半天也还是凉凉的。

一日下来委实太累,夜色四合正是睡觉的好时辰,加上骆阳煦开始玩起了深沉不言不语,苏葵折腾的累了也不见他搭腔,便犯起了瞌睡来。

待她昏昏欲睡之际,骆阳煦方转回了视线来。

见她脸色平和,全无防备,他不由勾起了唇角。

至少,在她心里,还是把他放在了可以信任的位置吧。

他缓缓低头,在离她朱唇仅有半指的距离处停住。

好大一会儿都没有动作。

最后还是移到了她如玉的脸颊旁,轻轻印下一吻,如清风拂过,她毫无所觉。

苍穹之中,繁星点缀,云波如轻烟飘渺,弯弯的上弦月悬在其中,如梦似幻,竟不是他所言那般——今夜月圆。

次日一早天尚未亮,城门刚开,便有一辆高顶马车从城内驶行了过来,车身较寻常的马车要大上一些,上头标着骆家的商号。

打着哈欠来换岗的守卫瞧见了,立马清醒了过来。

骆家公子来了王城一事不是秘密,然城中也只来了骆阳煦这么一位骆家人,故,这马车里坐的是谁不难猜想。

近了城门,赶车的勒下了马,正是曲三,一旁的驾座上坐着曲七。

曲七伸手叩了叩马车门,便有人从里头将合起的两扇门推开了一扇来,守卫就临行公事的往里头看去。

马车中很宽敞,脚下也铺着柔软的毯子,瓜果茗茶应有尽有,燃着安神的香丸,两个模样俏丽的丫鬟跪坐在地上,一个沏茶,一个替那斜靠在软榻上上闭着目的年轻男子捶着腿。

守卫不禁讶然,心道这有钱人家终归还是有钱人家,出趟远门作个马车也这么享受。

正待他想再朝那年轻男子看去,想一睹骆家公子的风采之时。只听驾车的曲三道:“可检查好了?”

“好了好了。”守卫一回神,忙地收回了视线来,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可以出城了,几位好走。”

直到骆家的马车卷着烟尘出了城去。那守卫才敢再抬头望去。

却见那马车又缓缓停了下来。

骆阳煦单手撑着马车壁。被两个丫鬟扶着坐直了身来。

徒手掀了一侧的挂帘,朝着城门深深看了一眼。

“咳,咳咳咳...”马车内进了风。他便握拳咳嗽了起来,眉头紧紧皱着,似在竭力忍着痛。

丫鬟见状赶忙将帘子放下,替他拍着后背,另一个则是将一杯温度适宜的茶水送到了他嘴边,好看的小说:。

骆阳煦吃了口茶,便倚回了榻上。

“走吧——”

马车再次驱动,这次没有再作停顿。

很,便随着烟尘消失不见,了无影迹。

苏烨一走。偌大的一座丞相府,只剩下了苏葵这么一位二小姐。

下人们成日里也都是安安静静的,如此一来,苏府便越发的冷清了起来。

随之,日子似乎也过得格外的。

一眨眼,秋去冬来。万物沉眠。

今年的雪来得比往年早上太多,刚入冬没几日,就有鹅毛大雪从城外纷扬而至,半日下来便将王城改了颜色。

一整月前,礼部有旨传出。事关选妃事宜,结果令众人膛目结舌。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

此次应许进宫的女子名额,竟只两位,一是丞相府嫡长女苏葵,二是工部尚书范芹之女范明砾,按照惯例,具体的妃位和封号还有待拟定。

消息一经传出,各种言论铺天而来。

本怀着希望进宫的小姐们,有的承受不了打击,在家里哭得天昏地暗之人比比皆是。

亦有人庆幸有加。

元太妃当日便气倒在床。

他坚持要那苏家小姐进宫也就罢了,她只能退这一步。

可他竟完全不顾她的颜面,将丁元香也排除在外!

这不是明摆着也将她这个太妃阻隔在外了吗?

选妃一事打从一开始便是由着她操持着的,她在这里头可没少费心力,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皇帝那边不仅是理也未理她的安排,好似还专跟着她唱反调一般!

丁元香这些日子除了不时来看一看元太妃,说些让她好好保重身子不必太过郁心云云安慰之语,其余的时间,可以说是足不出院了,然而却不是郁郁寡欢之态。

她大多数时间都在品茶下棋,且还是左右手分为两人独揽棋局,一局棋一下便是一整天。

这反常的行为,令近身的丫鬟们摸不着头脑。

人总是有着这么一种惯性的,当遇到实在无法依照个人智商来分析和理解的人或物之时,便多会理所当然的将这些人归类为不正常的人群中去,简而言之就是,神经病。

所以外面有传言说暂居在洐王府的丁元香因未能进选而受了刺激以致行为举止癫狂一事,也就不难理解了...

这几日因着骤然变冷的缘故,本来刚刚见好的元太妃,身体一下子又因受寒蔫了下来,昨夜咳了半宿,是险些将肺都给咳了出来,直到下半夜才见缓,又被丫鬟们伺候着喝了药,直到天色见亮,才算歇了下来。

这日一大早,宫里差了几个人送来了许多补品,为首的是养心殿里掌事的太监,圆滑自是不必多表。

“奴才来时,陛下多番交代,说要太妃娘娘务必保重凤体啊,现下天寒的厉害,房里取暖的炉子可不能断了——”他立在重重帘外,言真意切地转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