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31 皇帝的忌讳

331皇帝的忌讳

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元太妃还且躺在内间的床榻上,听他洋洋洒洒地一大篇好听话说着,眼中只是冷笑。。

“有劳公公跑这一趟了,还请公公回宫替本宫跟皇上说一声,本宫已无碍,让皇上以朝事为重不必为本宫身子挂心。”

她说话间,给了一侧的婢女使了眼色,那婢女便会意地步出了内室,给那太监递上了两锭元宝。

那太监接过喜逐颜开地又说了许多讨喜的话,听元太妃打了个哈欠,便识趣的告了退。

待他被送着行至了洐王府的大门外,脸上的笑意便没了踪迹。

“瞧见没有,瞧见没有——”他对着左右小太监阴阳怪气的轻哼了一声,手里掐着兰花指,说道:“若不是咱们陛下顾念跟洐王爷的手足之情,她还有什么依仗,她还真拿自己当太后来看了。”

两个小太监闻言点着头附和,“廖公公所言极是,好看的小说:。”

再说元太妃这边,刚让人送走了宫里的人,转眼便命人将那些送来的补品给移了出去。

她是越看越心烦。

现在还跟她装什么面子活儿!

下朝之后,洐王回房换了常服,便过来了元太妃这里。

刚巧碰见两个丫鬟捧着礼盒从正房中行出来。

见洐王迎面而来,二人忙地躬身见礼:“奴婢参见王爷。”

“嗯。”洐王淡淡一应,见到二人手中的东西,还且贴着内务府的封条,便识出了是宫中之物。

“拿去哪里?”

丫鬟犹豫了一瞬,便如实地道:“太妃娘娘说...拿去丢掉。”

洐王就一皱眉头,提步行了进去。

进了房内,他立在帘外行了礼。

元太妃刚在气头上,刚才还在想着自己怎么养了个如此不争气的儿子,事事都要她自己来谋划。现在洐王一过来,就像是撞到了枪口上。

“你们都给我下去!”她厉声喝退了伺候着的丫鬟婆子们。。

一干人忙就告了退,神色惶然地退出了房去。

洐王在心底叹一口气,就挑开帘子走进了内室。

虽是燃了香炉,但猛然一进来,还是能将一股药味儿闻得清楚。

虽说元太妃自小便对他过于严厉。便叫他亲近不起来,但毕竟还是生母,她病的这些时日也是叫他担心非常。

不然也不会一下朝,第一件事便往这里来了。

“母妃身子可觉好了一些?”他走近榻旁,弯身替元太妃掖了掖盖在身上的毛毯,关切地问道。

元太妃却不领情。哼了一声道:“你若当真孝顺,这些年来就不会一事无成只痴醉与琴棋书画这种无用的东西了!”

“我真真是白养了你这个不孝儿!”

“别人或许不知,但你该知道,当初先皇最不喜最不待见的便是太子,若你当初肯听我的话争气做出些事情来,定能得你父皇青眼!”

“起初吏部尚书,欧阳御史。甚至是苏家,哪个不是不满太子昏聩骄奢,若你把握得当,你我母子二人又岂会落到如此地步,做什么都要来看皇帝的眼色!”

她越说越气愤,也越发的不管不顾了起来,指着洐王的鼻子训斥着,气的浑身发颤,脸色铁青。“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没出息的儿子啊!”

也亏得洐王忍耐力好。听她如此怒骂,竟也没对其黑脸,他看了一眼元太妃狠厉的眼神,口气平缓地问道:“难道母妃到现在还看不清形势吗?”

“什么形势!”元太妃重哼了一声,“这江山本是你唾手可得。而你却安于区区一个无实权的王爷之位,再好的形势和机会你也不知把握!”

洐王见她如此执迷不悟,终究皱了眉头。

自小元太妃对他的苛刻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他只当是望子成龙无可厚非,可至今他才明白,她对权欲的执念重于一切。。

或许一开始的确只是单单的望子成龙,可在宫中这个大染缸里熏陶的久了,渐渐地便在权势中迷失了心智,。

“母妃知道大皇兄和三皇兄是怎么没了性命的吗?”他看向元太妃,眼神无波,“母妃真的认为皇上还是太子之时,果真是如表面看来的骄奢昏聩吗?”

或者说,那个太子,真的是他吗?

元太妃闻言心神一凝。

随即否决道:“三皇子做事鲁莽竟敢行刺先皇死不足惜,大皇子福薄得了急症,这是天下皆知之事!”

洐王缓缓摇头,眼神渐深,徐声道:“是皇上。”

“什么!?”元太妃不可置信。

“两位皇兄之死都非偶然。”

自己养的儿子自己清楚,洐王的性子,是不会信口开河,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的人。

难道真的是——

她忽然想起了良妃死前的疯癫凄惨模样,不禁心底一寒。

她虽对良妃心怀不满,但却是惧怕有之——良妃掌管后宫,又得皇上看重,遇到难解之事皇上总会询问她的意见。

这样聪明,这么有谋划的一个女人,一心想扶大皇子攸黎上位。

可结果呢——

如果良妃真的是败在那个人的手中的话,那她,又有什么地方是高于良妃的...

“母妃又知道尚宫局选妃名册一事,皇上为何如此发作吗?”

这本不是什么大事。

元太妃仍旧处在震惊之中,只定定的看着他。

“因为母妃做作所为犯了一个皇帝的忌讳——”

一个帝王的威严,是容不得别人置喙的。

若元太妃再执迷不悟下去,只怕会步良妃他们的后尘...

他今日过来,便是想让她明白,现在这个皇帝,远不是她可以掌握之人。

元太妃闻言身形蓦然一震。

真的就如洐王所说的那般——她不觉间,是已犯了皇帝的忌讳吗?

怎会!

她只是为了皇室的安宁着想,才将那丫头从名册中除了名去!

她有什么错?

想到此处,她冷然一笑,“本宫这么做,也都是为了皇家着想,苏家那小姐的性子娇惯任性,是皇帝沉迷女色才是!他不顾本宫颜面断然怪罪尚宫局,才是犯了一个帝王的大忌——不孝!”

洐王闻言忽然生出了一种悲凉和无力之感。

她还是没懂。

这事跟苏葵并无直接的联系,而是通过此事影射出来的帝王尊严。

既为帝王,便是天底下最尊贵的人,再加上慕冬做事向来都是我行我素,怎能容忍元太妃来指手画脚...

什么孝不孝,别说元太妃跟他根本毫无血缘亲情可言,就算是有,洐王也绝对相信在慕冬的世界里,不会有例外,其他书友正在看:。

而元太妃竟是用“孝”字来圈定他,实在是愚不可及,不知所谓。

“儿臣言尽于此,听与不听,母妃自行决定便是。”

该说的,甚至不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

“不打搅母妃歇息了,儿臣告退。”洐王行礼,拂袖而出。

元太妃一把挥落了桌案上的茶盏和玉器,脸色错综交杂。

申时,苏府,雪未停。

“呀,这梅花都已经开的这样好了!”

“前几日小姐还惦念着呢,说这红梅今年冬天就该开花了——回头告诉小姐一声,等雪停便可来这园子里赏梅了!”

“嗯!”

堆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心和斗艳各自撑着一把伞并行在后花园的甬道之上,甬道两侧,是三年前栽植的五六株红梅树,不知是否因为今年雪下的较早的缘故,花期也提前了半月不止。

在这被隆冬里,入目一片雪白的视线中,格外的惹眼。

一朵一朵,傲然绽放,红的娇艳似火,只一眼的功夫,便使得两个丫鬟的瞳孔即刻鲜活了起来。

二人一手撑着伞,一手抱着几件浆洗的干净的衣裙,是刚从洗衣房里取回来的,她们是苏葵房里的大丫鬟,洗衣服这种粗活,是不必自己经手的。

堆心走了几步,又回头道:“小姐的风寒还没好,短时间里还是不要出房吹冷风的好,我去替小姐折上几枝,插在房里也好添添喜气!”

她笑着说罢,便将怀里的衣服一把塞给了斗艳,朝着一株红梅树小跑了过去。

斗艳见她步子急,忙地出声提醒道:“你小心点儿,地上的雪滑着呢!”

“不妨事——”堆心头也不回地道,然而下一刻便见识到了斗艳的乌鸦嘴惊人的灵验程度。

不多时,堆心只觉脚下一滑,右脚绊了左脚,整个人忽就没了重心,她惊呼了一声,手中的伞已经飞了出去,人也跟着向前倒去。

“啊呀!”

坠地的声音并着堆心的哀叫声响起了起来。

斗艳急慌慌地跑了过去,撂了伞,蹲下身来去扶她?,边道:“我刚就说让你小心小心的,怎么样?没摔倒哪儿吧?”

堆心龇牙咧嘴地叫着痛,扶着斗艳的胳膊坐了起来。

“哪儿痛?”

“脚,脚好痛...”她坐在雪地里,摸着右脚脚踝的位置,眉头皱的苦大仇深,看起来伤的不轻。

“还能不能走路?”斗艳担忧地看了她一眼。

“应该可以的。”堆心点点头就攀着斗艳的手臂试着起身,然而脚下刚一微微使力,便又是一声痛呼,一眨眼人就又瘫坐了下去。

斗艳见状犯了难,皱皱眉道:“不然你先在这等着,我去叫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