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37 锥心之痛

337锥心之痛

雪还在下,随着夜色的加重,空气中的冷意更甚。

明水浣的身影被琉璃方灯的灯光映的很长,却越发显得单薄了起来。

正对着攸允寝殿的重楼之上,仍有一位女子静立,凭栏而望。

王府里的下人丫鬟们也都已习惯了她每夜如此,也都是见怪不怪了。

只是,她脸上的神情再不似往日的冷然无波。

这个细微的变化,要从十日前说起。

那一日两军交战,血光飞溅百里......

“明日,出去走一走吧小姐。”

良久,有丫鬟从楼中行了出来,望着漫天飞扬无声的落雪,站在她身后轻声地说道。

女子没有做声,也不知是有没有听到。

又听那丫鬟说道:“小姐是不是极爱茶花?”

近身伺候的她自然清楚,瓷瓶上描绘的水墨图,锦被和床帐上头绣着的花样——无一不是它。

若非极爱茶花,当不会如此。

女子眼神微闪,片刻之后终也点了头。

脑海中凭空就闪过一个清朗的声音:“半年之后我再带你来看便是——若是十二月份过来,会落雪,景色更好。”

可,却终究也没机会去看上一眼。

“那便是了。”丫鬟见她点头,展开一个清浅的笑,道:“小姐兴许还不知,今年的茶花已早早开了,城外的百岁山上当是开的最好的。”

女子眼眸微动。

眼前忽然掠过一道黑影。

那丫鬟未觉察到异样,见女子没有作答,也不再在这个话题上多嘴,就道:“夜太深了,小姐该回房歇息了...”

女子若有所思又伫立了片刻,便转身去了楼中。

楼中统共也只有三个丫鬟。只因她们的主子不喜人多。

侍候着女子更了衣之后,近身的那位丫鬟也退出了内室,下了楼去。

一时间,偌大的重楼之中,寂静无比。只她一人。

自从来到凉州之后,她日渐孤僻,就寝之时只要听得半点动静便会被惊醒。故攸允下了令,入夜之后便不许任何人靠近这钥雪楼。

辗转了半柱香的时间,她合衣坐起。

总觉得心绪无法安宁下来——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须臾,只听楼外隐约传来了噪杂的声音。

听急乱的脚步声,似乎有很多人在靠近着钥雪楼。

“快,分头去追!”

“去那边看看!”

“快!”

她闻声迅速地起了身。拿起披身的裘衣穿好便往外间走去。

可还没来得及踏出内间。只觉面前闪过一阵冷风。霎时间面前就多出了一个黑衣蒙面人来。

她身形一震,惶然地后退了几步,“你是什么人!为何深夜潜入王府!”

黑衣人却似比她更加震惊,直直地看着她。

“...是我。”

女子闻言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神色错综难辨。

略一回神之后,她眼中即刻染上了一层恨色,冷声道:“你竟还敢过来!”

“你听我解释——”

他话音未落。便听得有人登楼而上的脚步音。

声音停在门外。

十来个身上带着寒气的王府侍卫立在门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不敢伸手敲门。

这楼中住着的小姐,可是被王爷捧在手心里的人,甚少出来,故他们也没有见过是何模样,可据说性子古怪的紧,喜怒无常的。

府里的人都是对这钥雪楼敬而远之。

若非今日追踪可疑的黑衣人至此,王爷又下了严令必须将人活捉,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上来。

领头的终究还是领头的,见无人敢上前,暗自壮了壮胆,伸手叩响了房门。

“林小姐可已歇下?”

众人等了好大会儿,也不见有人作答。

那侍卫头领复又叩了几下,再次开口问道:“林小姐可在房中?”

房内总算是有了动静。

却只冷冷清清的两个字:“何事。”

端听这声音,就不是位好商量的主儿。

“回小姐,方才见有刺客朝着钥雪楼过来,卑职忧心小姐的安危,故带人前来查看。”

他这话说的倒也好听。

却听房内传来一声冷笑,道:“那可真是有劳各位深夜跑这一趟了,我一直在房中并未见有什么刺客,还请到别处搜寻。”

“...可确实有人亲眼看到那刺客是朝着此处过来了。”那头领硬着头皮道:“小姐可方便开门让属下进去查看一番,这刺客轻功极好,说不准趁小姐不备已潜入了房中,届时伤到了小姐就大事不妙了。”

“刺客我是没瞧见,倒是见着了一群不知规矩的奴才。”

女子的声音没有什么起伏,却自带着一股讽意。

“属下不敢......属下也只是为了小姐的安全着想——”

“我房里有没有刺客我自己不清楚吗!”见他执意坚持,那声音终也带了怒气,“都给我下去!”

一干侍卫闻言不由面色为难。

犹豫之下,那侍卫头领才面色僵硬的道了句:“是,属下告退。”

转头对一侧的侍卫低声吩咐道:“将此事禀告王爷。”

一行人这才齐齐地下了楼去。

“别以为我是在帮你,我只是想亲手为我爹爹报仇!”待那些人一退下,璐璐便抓起了梳妆台上的一支金钗,朝着他刺去。

蒙面人只得躲开,皱眉道:“林叔的死与我无干,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肯信!”

正是苏烨的声音。

他今日潜入允亲王府,本是为了打探囚禁苏天漠之处,不料被人发现,见这楼中无人本欲由此离开。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

许久未见,他本是有很多话要跟她说——

可她张口就是报仇!

“我亲眼所见,你要我怎么信你!”璐璐红了眼睛,纵然这么久以来都是冷冰冰的模样,可一见到他总也无法再冷静的伪装。“我那次便对你说过,若再相见定要亲手为我爹爹报仇!”

“林叔的死我已调查清楚,种种证据都证明攸允才是凶手!”

“你胡说八道!”她怎能相信。这全天下仅剩的一个对她好的人,会是杀害她爹爹的真凶!

“事到如今我又为何骗你!”苏烨见她如此信任维护攸允,口气也不禁变得冷硬,见她又挥着钗刺来,眼中是浓厚的失望。

“信不信由你!”苏烨一把攥住她的手腕,“虽然我不知道攸允到底为何杀害林叔,但把你继续留在他身边我绝不放心。跟我走!”

璐璐闻言冷笑了声。边挣开他的手边道:“荒谬。我为什么要跟你走!今晚我就要杀了你为爹爹报仇雪恨!”

“你就这么恨我?”苏烨见她百般听不进他的话,满心满口都是要杀了他,一时间觉得抽心的痛。

“没错!”璐璐咬着牙答道,趁他失神之际将手抽了出来。

举起手中的金钗就朝着他的心口刺去!

尖锐的钗头穿过衣料没入血肉的声音响起。

苏烨身子一颤。

璐璐表情随之僵住,颤颤地将钗抽离。

殷红的血聚成一颗颗的血珠,从钗尖滴落在她脚下。

依照他的身手,明明是可以轻而易举的躲开......

她怔怔的抬起头。却见他满眼的不可置信和失望。

苏烨定定的看着她,心口一阵阵滔天的寒意蔓延。

她竟真的对他下得了手——

“砰砰砰!”

就在此时,有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璐璐心头一跳,手中的钗也惊的掉落在地。

“璐璐——”自房外传来的是攸允的声音,“可歇下了?”

“没,还没...”璐璐惊慌失措的答着,余光撇开半开的窗子,眼中闪过挣扎之色。

“听说有刺客靠近了钥雪楼,你没事吧?”

“我没事——”璐璐平复着声音,“允哥哥回去歇着吧。”

她话音刚落,却听推门的声音响起。

璐璐瞳孔一紧。

须臾,攸允已大步行了进来,见璐璐立在帘边,脸色有些发白,忙关切地问道:“怎么了?可是见到那刺客了?”

璐璐刚想摇头,却见攸允已欠身捡起了那只掉落的金钗。

她顿时一慌——怎忘了这个东西还在!

“哪里来的血?”攸允眯眼看着钗上的血迹,即刻变了脸色,皱眉道:“那刺客果真来过?”

璐璐强定了心神,点点头道:“方才侍卫一下楼,就有一个黑衣男子闯了进来...本想要挟持我,我情急之下用钗伤了他...他受了伤就仓皇的逃走了——”

攸允将她略显慌乱的脸色看在眼中,问道:“可曾看清他的样貌?”

璐璐闻言忙摇头:“不曾,用面巾遮着脸,根本看不清长相...”

“那你如何得知他一定就是位男子?”

“...我是见他身形魁梧猜想应不是女子。”璐璐还算冷静的应答,手心却已冒起了汗来,她本就不怎么擅长撒谎,更何况面前的人还是攸允。

见攸允盯着自己看,她不由心下生虚,为掩饰慌乱,就伸手指向外室朝南的一扇窗,道:“就是从那里逃走的,现在应还没逃远,现在去追还来得及!”

攸允闻言稍顿,后就点了点头。

朝着外面吩咐道:“印轩,沿着南苑继续派人去追!”

外头即刻就传来男子浑厚的声音应答道:“属下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