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38 出了人命

338 出了人命

攸允安抚了璐璐几句交待她安心歇息,又留了十多个武功精湛的贴身侍卫留下保护她,才离了钥雪楼去。

璐璐几步奔到东窗旁,伸手推开了一扇雕木窗。

窗外是一片梅林,在隆冬之日显得格外萧条,大雪压盖之下更显苍凉。

出了这片梅林,就安全了。

可他的伤......

她暗自咬唇,却没能遏制的住要夺眶而出的泪水——

她痛恨自己的懦弱和心软,更痛恨自己这颗不听使唤的心。

在这些日日夜夜里,她曾问过自己无数次,如果再见面是不是真的能对他毫不留情,每次她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为什么 ...”

望着窗下苍苍白雪,她喃喃自问。

翌日一早,凉州西城门前立着的两个守卫神色疲懒。

近日来凉州警戒有加,但凡出入都须得严查更得逐一登记姓名,可是将这些守卫们给折腾坏了,虽是麻烦但也不得不照办,若是除了纰漏后果还得他们来担。

好在这西城门比不得东城门的稽查严密,由此出入的百姓也甚少。

“你说这鬼天气,前几年旱的要死一滴雨雪也没瞧着,今年旱灾解了,它倒下个没完没了了——”其中一名守卫揉了揉冻得通红的鼻子,见雪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喃喃地埋怨道。

自打入冬之后凉州便没见过太阳,雨刚停就开始下起大雪,至今已是第四天了。

二人有一茬没一茬的说着,不多时便见有一辆马车自城内缓缓地驶了过来。

马车碾过轮下的积雪,留下两道长长的车辙印。

赶车的马夫是个四十岁上下的男人,浓眉大眼长须看着有几分凶悍,衣着也不寒酸。看着应是大户人家的车夫。

近了城门,车夫在那守卫的示意下勒住了马。

“哪个府里的?车里头坐的什么人,要去哪儿啊?”守卫依照惯例地开口发问。

那马夫却答也不答。只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映着寒光的手牌来。

是王府的令牌。

守卫一愣之后便忙地躬身,换就了一副惶恐的神色。道:“这位爷好走。”

待那马车行的远了些,那守卫才一脸好奇的说道,“你说这车里坐的是王府里的哪一位主子?”

“那谁知道——这么一大早的,也不知去城西做什么。”

正如那丫鬟所言,百岁山上的茶花开的最好。

大雪也丝毫不掩它的芬芳馥郁。

“小姐您看,那是白茶花——”

丫鬟行在身披暖裘的女子身侧替她撑着伞,伸手朝着西南角的方向指去。

是一片同雪融为了一体的白山茶花。

“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女子举目望去,低喃道。

有些东西,随着时间变得淡了。

有些东西,随着时间却变得更为深刻。

稍一碰触。便会占据心海,让人防不胜防。

“别跟来。”

女子轻声吩咐,朝着那片白茶花海而去。

凉州百里之外,有人望雪而立。

营帐内几名副将武侯和军师围炉而坐,商讨着作战方案。

这必是一场持久性的苦战。众人来时便已做好了准备。

正事谈罢,一名武侯伸手指了指帐外,道:“将军的伤还未好,就这样淋雪恐怕对伤势恢复不利啊。”

“想必还是在忧心丞相的安危。”年长些的一位副将沉沉地说道,“自古以来。忠孝难两全啊!”

那一日谈判,在场的几人都知道,攸允开出的条件是什么。

可以放了苏天漠,但苏烨必须交出兵符并立誓将苏家军归入他的麾下——

苏烨自是不会同意。

“纵然让丞相抉择,定然也是不愿见苏家军落入攸允之手的——将军这么做也是为了大局着想。”

身处这个位置,太多的时候都是不能依心而行。

“经过此事,将军心性却是大见沉稳了。”

众人闻言只能长长地叹着气。

帐外,苏烨面无表情的负手而立。

当夜他逃出允亲王府回到营地之后,整整昏迷了一整夜的时间,据军医称,那伤口正中心口的位置,不偏不倚。

若再救治的晚一些,只怕能否保住性命都是未知之数。

即使这次勉强医好了,日后也会留下心痛不定时发作的后遗。

然而这种后遗又怎仅仅是身体上的痛。

纵然他知道她对自己有误解,但却不知她竟是恨他恨到了如此地步,恨不得真的亲手将他置之死地。

他竟还傻傻的想要带她离开!

“如果你今日还能侥幸活命的话,那日后就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想起她最后那句恨意满满的话,他就觉得自己这么久来的坚持是根本没有必要的。

“外面风大,将军还是进去坐着吧,再过一刻便该换药了。”白须的军医上前来叮嘱道。

苏烨闻言颔首,方转身进了营帐。

苏府各处都点上了灯火,偌大的饭厅里虽是被火盆烤的暖烘烘的,但仍是叫苏葵感受不到一丝温暖。

她如同嚼蜡的咽着饭,每一抬眼见身边空荡荡的,就觉得鼻子越发的酸。

每逢佳节倍思亲,更何况还是一家团圆的除夕夜。

去年是苏烨不在,但还有苏天漠,有华颜陪着一同去护城河边放天灯——

而今年,突然就只剩下了她自己。

这还是来到这个时空这么久以来,过的最叫人窝心的一个除夕。

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道烟火轰鸣的声音,然后是在空中盛放的嘭然声响。

紧接着便又是两声,三声,接连不断。

大街上人流挤挤两侧挂满了灯笼的热闹场景,她可以构想得到,绯丽的烟火绽放。她也能想象的出。

这里外鲜明的对比,终叫她再也把持不住。

眼泪如同断弦,啪嗒啪嗒的砸落了下来。

几个伺候在一旁的丫鬟见她手下没了动作。低垂着头肩膀微微颤动着,互看了一眼皆是一脸的忧色。

却无人敢上前去劝。都是心知这种事情只会越劝越糟糕。

苏葵终究没能吃完这一顿饭,到一半便搁下了筷子。

堆心陪着回了栖芳院,刚进了院儿便听苏葵吩咐道:“落锁吧——”

“啊?”堆心一怔之后,问道:“小姐不打算出去了么?”

“嗯。”苏葵点点头,道:“不出去了,就留在家里守岁罢。”

然而话音刚落,便听得身后疾奔而来的脚步声。

“小姐!”张惶并着哭意的声音响起。“小姐,不好了!”

苏葵闻言回了头,却见是小蓝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灯光的曳摇下隐约可见脸上的泪水。

“出什么事了?”苏葵见状立马凝神了起来。小蓝向来沉稳冷静,能让她如此惊慌失措,只怕是出了什么大事。

果然,就听小蓝呜咽着道:“小姐,光萼...光萼她投井了!”

什么!

苏葵闻言大惊失色。不可置信地盯着小蓝,喃喃道:“你,你刚才说是...是谁?”

“是光萼,光萼她投井,投井自尽了!”小蓝抽抽搭搭的回答。泪水也越发的汹涌起来。

苏葵只觉一道响雷炸开在头顶,眼前黑了一瞬,险些站不稳。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

堆心则是瞪大着一双眼睛,一动也不动的盯着小蓝,是还未能从这突发的事件中反应过来。

“救上来了没有?现在人在哪里!”苏葵略一回神即刻出声问道。

“在景芳院后院!”

苏葵闻言不敢耽搁,忙提步出了院子,朝着景芳院的方向奔走了过去,堆心似才回了些神,双腿有些发软,踉踉跄跄地小跑着跟了过去。

景芳院这边自打周云霓嫁到六王府之后,便成了一座空院,平时鲜少有人过来,今日因除夕的缘故,才有下人过来更换上了大红的灯笼。

门前两排六只鲜艳的灯笼随风微微飘动着,却因周遭寂静冰凉的气氛而彰显不出本分喜庆。

后院的井旁站了十来个家丁和丫鬟,王管家搓着手踱着步子,眉头锁的紧紧的。

怎么就在除夕夜里出了这等不吉利的事情。

若换做其它的丫鬟倒还好说,他可以做主将事情给办了,也好不惊扰小姐,可坏就坏在这丫头是小姐贴身伺候的丫鬟,瞒自然是不能瞒的... ...

小姐为人又重情义,这丫头人突然没了——

王管家又长叹了口气。

忽然听得有焦急的脚步声传来。

众人闻声即刻转头望去。

正是苏葵小蓝和堆心几人正朝着此处走来,神色慌张。

“小姐。”王管家朝着她匆匆地一行礼,便见苏葵不做停顿的朝着井边走去。

几名围在旁边的家丁见状忙给她让开一条路。

苏葵走近,身形顿时僵住,脸色蓦然苍白如纸。

光萼紧闭着双目横躺在井口旁,整个人都被井水浸湿透,散发着一股难言的寒意,一旁家丁手中提着的灯笼散发着昏黄的灯光,投映在她的脸上却是青白一片。

苏葵缓缓弯下身来。

颤颤地伸出右手放到她鼻下探着呼吸。

冰冷冷的一片,毫无气息。

王管家在一侧轻声地道:“小姐...方才将人从井中打捞上来的时候,就已经没气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