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45 真正的凶手

345 真正的凶手

这个念头一出来,苏葵便停不下来了,以前觉得看着还正常的面孔,现在仔细想来竟是一个比一个可疑。

比如后院劈柴的齐六,上回她就偶然撞见他在竹林里鬼鬼祟祟的,见她过来大惊失色,现在想来像极了做贼心虚的表情——

(齐六一脸冤枉:我,我哪有鬼鬼祟祟啊,睡不着出来散散步也不行吗?大半夜的在竹林里突然撞见个人搁谁谁能不大惊失色!)

还有赶车的王叔,看起来太过憨厚老实,上回就因为在府里捡了一文钱就挨个的问别人有没有丢钱,足足问了一整天,这世上真有这么老实的人?会不会是故意假装出来迷惑人的假象?

毕竟伪装是谍人最擅长的,往往看似最没有疑点的人就是真正的凶手

(王叔欲哭无泪:老实,老实也有错吗...”)

苏葵单手摩挲着下巴,眼里泛着精光,开始了新一轮的推证。

小蓝怪异的看了她一眼,一再地提醒道:“小姐,您日后一定要小心提防才好。”

苏葵想的正入神,点了点头,便没看到小蓝含泪的目光。

“小姐......”小蓝轻声唤了她一句,告退道:“奴婢就先回去了。”

苏葵“恩”了声,道:“去吧。”

小蓝行了退礼,行到外间的时候回头看了苏葵一眼,方才转回了身去,提步行了出去。

苏葵这一想不要紧,直是想到了午时时分。

出去采办东西的堆心回了府,拎着几盒糕点回了栖芳院。

“小姐,东西晚点王管家会差人送来,奴婢把糕点先提回来了。”堆心一进了房便朝着内室说道。

苏葵听到她的声音,应了一声,才站起了身来朝着外室走去。

“今日去外头我听到了一件事儿。”堆心将东西放下,对着斗艳说道,“说是洐王妃昨个儿夜里悬梁了!”

“啊?”斗艳闻言霎时间瞪大了眼睛。“前些日子不是听说洐王妃已有了身孕吗?好端端地怎悬了梁了!”

苏葵闻言也是心头一跳。“在哪里听来的消息?”

堆心见苏葵出来,便道:“回小姐,奴婢是在知味斋听洐王府的丫鬟亲口说的,说是昨夜洐王妃同王爷吵了一架,后来洐王爷去了侍妾房里歇息,洐王妃一时赌气就悬了梁——”

“人可救下了吗?”苏葵问道。

欧阳明珠她并不熟知,但也有过几面之缘,现下听她出了事不由便想问上几句

“救下了。”堆心松口气的模样,“幸好丫鬟发现的及时,不然可不是一尸两命了么——”

话刚说出口。堆心便觉失言,忙拿手捂住了嘴巴。边含糊不清地念叨道:“大吉大利大吉大利!”

斗艳见她如此不由笑了声,“瞧把你吓的,又不是真的出了人命。”

苏葵不知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徒然一变。

在原地立了片刻,她忽然小跑着冲出了房门。

“小姐,外面还在下雨!”

堆心见她脸色惊惶,一时顾不得去想原因。弯腰拿起了伞匆匆地追了出去。

脚步踩踏在院中的积水中,惊起无数带着凉意的雨珠。

苏葵只觉心脏快要跳了出来,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拦住她!

朦胧的雨幕之中,迎面行来了一位身着对襟罗裙的女子。

待近了些方看清那女子的面容,却是屏儿。

苏葵见她神色复杂,心中不由一个咯噔。

“小姐。”屏儿对着苏葵一行礼,表情略带不忍。

“小蓝已经去了。”

或许是经过格外训练的缘故,造就了她一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格外冷静的口气,可就是这没有任何起伏的一句话。被苏葵听在耳中,却如同响雷轰鸣一般。

她顿足,呆立在细雨中。

“为什么。”她看向屏儿,声音有些颤意,“她是我苏府的丫鬟,就算是赐死,也要由我来做主——”

“你凭什么代替我私自做决定!”

屏儿闻言垂首,肃然道:“回小姐,小蓝她已经被西宁暗下收买,若再不及时除掉,定会威胁到苏府以及小姐的安——”

“那也轮不到你来决定她的生死

!”苏葵厉声打断她的话,目光烈烈,“是谁给你的权利?”

就在一个时辰前,小蓝还好好地坐在她面前...

她方才那一席话,现在怎么想都像是遗言。

她该早一点发觉的。

她该早一点察觉到不对,她该早一点听出小蓝话中的隐意...

“陛下知晓小姐不忍下手,便交待了奴婢代劳。”屏儿的口气仍旧淡的没有一丝丝的情绪,在这雨雾中显得格外冰冷。

苏葵苍然一笑。

她就知道会是他...

总是这样,总是这样!

打着为她好的旗号,总做出些让她无法接受的事情来。

从不会解释,偏又让人恨不得。

苏葵直将下唇咬破,才勉强稳住了要迸发的情绪。

“你回去吧。”她定定地看向屏儿。

屏儿闻言身形一僵,忙地屈膝下跪,“奴婢知错,请小姐网开一面,不要赶奴婢走——”

“你既来了我苏府本该就是我苏府的人,既在苏府为婢,就该忠心为主。”苏葵声音坚决:“我不需要一个只会听从旧主吩咐的下人。”

堆心追上来的时候便听见了苏葵这么一句话,又见屏儿跪在地上,心中猜测应是屏儿犯了什么错惹了苏葵不悦,便忙地在一旁求情道:“小姐息怒,屏儿姐姐做事向来以小姐为重,奴婢认为不管她做了什么应当也是有原因的,小姐不妨先听屏儿姐姐解释解释再下定论也不迟啊!”

屏儿是慕冬送给苏葵的人,堆心很清楚,有她这个做事沉稳武功高强的丫鬟在苏葵身边堆心总觉格外安心,若苏葵一时意气将人赶走,不仅失去了一道护身符,只怕陛下那边也多少会有想法

将他送来的人赶回去,那不是让人难看吗?

堆心不知内幕,只这么想着便觉得绝不能让屏儿走,还想再劝,却听苏葵没商量的道:“回去告诉他,我的事以后再不用他来插手!”

“小姐您快别说气话了!”堆心听她这么说便着了急。

屏儿眼底却是一阵暗潮涌动。

她这才抬起了头来看向苏葵,口气再不似一贯的沉静,甚至带上了些许责怪的意味:“小姐以为,陛下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陛下让我瞒着小姐先行动手,还不都是为防小姐知道真相之后会承受不住!”

“真相?”苏葵冷笑了声,眼中有泪光闪现,“她受了西宁的威胁,这才是真相!是你们不分青红皂白便逼死了小蓝!”

“不止如此!”屏儿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道:“光萼并非死在暮蝶手上,而是被小蓝灭口的!”

什么?!

小蓝杀了光萼——怎么可能!

苏葵身形猝然一晃,不可置信地摇着头:“...小蓝,她,怎么可能会...会去害光萼——”

屏儿话说出来便察觉说漏了嘴——这事本是慕冬交待过的,绝不能让苏葵知道。

甚至为防苏葵从暮蝶那得知到什么,他亲**待她务必将暮蝶处理干净。

而她刚才都说了些什么?

一时间,屏儿只觉周身霎冷,犹如坠入了冰窟之中,脸上再没有一丝血色。

堆心则是完全陷入了呆傻的状态中去,接踵而来的巨大变故让她完全承受不得——小蓝死了,而且,小蓝才是害死光萼的真凶?

苏葵眼前忽然闪过暮蝶那道复杂又兴味的眼神,还有那个噩梦中的失望和震惊... ...

脑海里一时塞满了光萼和小蓝的形容,汹涌至极,让她觉得眼前的景象都模糊了起来

各种意识交错无法自抑。

“怎么,可能...”她颤颤地低语了句,不住的摇着头。

一刹那,她只觉浑身忽然没了半分力气,脚下一软,朝着身后的积水中倒去。

“小姐!”

这场绵绵春雨过后,天气渐渐回暖。

这一日,天气终于一鼓作气摆脱了往日来的阴沉,晴朗的极为彻底。

堆心走到窗边伸手将两扇窗打开,顷刻间,便有金灿灿的阳光洒进了室中。

“小姐,今日晴的这样好,要不要出府走一走。”堆心嘴角含笑,转头朝着整个人都埋在榻中的苏葵询问道。

距离小蓝离去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七八日,堆心虽心中仍有悲切却不敢在苏葵面前表露半分。

苏葵闻言缓缓抬起了头来,视线所及之处光线徒然变亮,她微微有些不习惯,不由眯起了眼睛。

赤金般的日光洒在她的身上,给她整个人都笼罩上了一层圣洁的光晕。

这样强烈却温和的日光,久违而又温暖。

心似乎也跟着变得明亮了许多。

“小姐年前不是说等出了正月打春过后便去龙华寺给老爷少爷祈福吗?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又是难得的好天儿,不如奴婢陪您去龙华寺烧香吧——”

堆心想着法儿的让苏葵出去走走。

苏葵的双眸被日光映照的湛亮至极,望着窗外,轻轻一点头。

堆心见她点头欢喜不已:“那奴婢先下去准备准备!”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345:真正的凶手)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