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46 从没输过

346从没输过

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苏府的马车在龙华寺山脚下停稳,苏葵被扶着下了马车,放眼一看,骡车马车林林密密地停了几大排,看车的车夫们三五个的聚在一起闲唠。

亦有无事可做的小厮寻了地坐着,用木枝和石子作棋下了起来,身侧的烟柳都抽出了青绿的新芽。

山峦重叠之处,春色显露。

龙华寺常年香火旺盛,而现下又是初春,许多人是想借着拜佛烧香的机会顺便一睹城外的新色,故香客是比平常要多上许多。

苏葵吸了口微凉的空气,山谷之中,雨后初霁特有的清新,使得她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

春日里早午温差大,待苏葵和堆心主仆二人来到了龙华寺寺门前的时候,苏葵瞅了一眼正中的日头,额头竟起了些薄汗。

堆心拿帕子替她擦了擦,笑着道:“成日在府里只觉得冷得不得了,上个山却要冒汗了,可比烤炉子还暖和呢,看来人还是要多多出门走动的好。”

苏葵弯着嘴角浅浅一笑,点了头。

堆心见苏葵终于是露了回笑,心情也跟着越发舒畅了起来。

苏葵去前殿烧了香,则让堆心去捐了香油钱。

她双手合十在口中默念着——“佛祖大慈大悲,信女愿折寿十年,只愿求得父兄平安归来。若佛祖能圆了信女这个心愿,日后必当日日奉香感念佛祖慈恩。”

她本是从不会将希望寄托在这种虚无缥缈的神佛之说上面,而今,除此之外她也不知该如何才能安心一些。

沙弥敲打木鱼诵经的声音萦绕在大殿之中,苏葵复又欠身虔诚地叩了三个头。

“不知无光大师今日可在寺中?”苏葵起了身之后,问向一侧的白面小和尚。

那小沙弥见过苏葵几次,隐约知道无光同她是有些交情。但凡这位苏小姐来寺中,只要无光师叔在寺里就绝不会借故不见。

这种事情在无光那里可谓是少见之极。

故这沙弥便没找借口推脱,念了句阿弥陀佛,便诚然道:“无光师叔今日刚巧来了寺中,现正在无罙大师的禅院中修习佛理。”

无罙也在?

苏葵闻言心中一喜,无罙云游四海有甚是几年都不回龙华寺。她来龙华寺询问多次都未能见着他的面,今日莫不是就遇着了传说中的机缘不成。

“那可否劳烦小师傅代为引见?”

“阿弥陀佛。”沙弥闻言对着苏葵双手合十行了个佛礼,道:“施主请随小僧这边请。”

无罙的禅院苏葵曾来过一次,还是前年那次被华颜拉着过来开天眼。

院中陈设依旧,简单古朴,一棵两人环抱的菩提树似又比前年粗壮了一些。苏葵仰脸看去,便见刚抽发的嫩绿枝叶在日光的投射下闪着翠色的光芒。

物是人非未免惹人伤神。

那小沙弥是个精明通透的,华颜公主同苏小姐私交甚好不是个秘密,那年二人同来这禅院还是他引着过来的,眼下见苏葵有些失神便琢磨出了此中缘由。

“佛说有云。生死轮回皆有定数,死即意味着新生,逝者已去还请施主不必过于悲切。”

是啊,。

苏葵认同的点点头。

就拿她来说吧,在二十一世纪她已经死了,却在另个时空里活的好好的,这世间的事情似乎真的难逃一个循环轮回。

若真有投胎转世一说,那华颜,光萼,小蓝和她身边所失去的所有人,是否也算不得真正的离去。

如此一想。竟觉心中好受了许多。

“多谢小师傅开导。”

那小沙弥见她眉眼间阴霾散去大半,便知她想通了这个理,就又念了句阿弥陀佛。

沙弥近了禅房门前,抬手叩门道:“无罙师叔,无光师——”

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

他话都没说到一半,就听自房内传来一道急急躁躁地声音道:“什么事儿啊!进来吧!”

这种丝毫没有一点点高僧该有的修养和自持的口吻,不消多想苏葵便知除了无光再无他人。

饶是这小沙弥见惯了他如此说话,但当着苏葵的面还是觉得有几分丢脸,尴尬地冲着苏葵一点头,便抬手将房门打开了来。

苏葵跟在沙弥身后行了进去。便见身着袈裟的无光背对着她站着,一条腿搁在长凳上弓曲着,两只手在空中比划着,嘴巴也不甘愿闲着:“笨死了笨死了!这样走怎么行?我怎么教了你这么个笨徒弟啊,我来我来!”

“师弟——”无罙拦住他想要挪棋的手,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观棋不语真君子。”

“...嘁。”无光讪讪地收回了手来,不大的眼睛里全是鄙夷:“你说你欺负一个小辈算什么本事,有种咱们来下一局!”

无罙呵呵地笑,既不辩解也不答应,让无光在一旁恨得直咬牙。

苏葵进来瞧见这一幕,看向一侧的小沙弥,眼神带着询问的意思——不是说,在探讨修习佛理?

这是哪一门子的佛理...?...

沙弥尴尬地挠了挠光亮的脑袋,咳了两声,抬高了些声音道:“二位师叔,苏小姐来了。”

这话一出,场面顿时寂静了下来,无光极地转过了头来,望向房门边的苏葵,眼睛登时一亮。

无罙也瞧了过来,目光虽是一贯的清明,但里面却还是多了几分不寻常的意味。

苏葵被他们这么一通看,多少觉得有些不自在,刚一转开目光去,刹那间就傻了眼。

慕冬也在。

方才无光一人挡在前头将棋局遮了个完整,她也没去细看房里都有什么人,猛不迭地在这里瞧见慕冬,自是意外不已。

自从那日小蓝的事情发生以后,她没去找过他,他亦没再来见过她。

说白了就是等同冷战的状态。

虽说性质有些不大一样但结果终也是相同的——

无光大概是因为经过二十一世纪文化熏陶的缘故,做事贯来较为直接豪放,上前二话不说攥住苏葵的胳膊就往里走,边说道:“你来的刚好,这老家伙死活不肯跟我下,来来来,你陪我下一局!”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苏葵嘴角一抽,其他书友正在看:。

苏葵甩开无光的手,无语地看着他道:“大师,我来是有事问你的。”

无光闻言直摇头,“嗨!什么事儿都不是事儿,陪我下上一局你问什么我答什么,行不行?”

有时候棋瘾犯了可真是拦也拦不住。

听他这么说,苏葵到嘴边的‘我不会下棋’几个字生生咽了下去。

“真的?”她怀疑地看向无光,是对他的信用度有着莫大的怀疑。

“我何时说话不算数了?”无光拍着胸脯脸不红气不喘地保证道,又伸手指向一脸无感的慕冬和无罙:“再说了有他们俩在这作证,我还能跟你一个小丫头赖账不成?”

说话间,他已迫不及待地翻出了一套棋具出来。

“陛下为何迟迟不落子?”无罙含着清明的笑,捋了捋雪白的胡须看向慕冬。

慕冬持着棋子的手悬在棋局上空半刻,将棋子丢回了棋碗里,道:“大师棋艺登峰造极,弟子甘拜下风。”

说话间,人已站起了身来。

无罙稍稍一愣,忽而轻笑了一声。

无光摆好了棋局,分好了棋子,刚又要上前来拉苏葵,却被慕冬先一步挡在了身前。

“你这个臭小子,为师怎么教的你,认什么都不能认输!你可真是把我这张老脸都给丢尽了!”无光瞪了他一眼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似嫌弃至极不愿跟他多说,自他身边绕了过去,走到苏葵身旁便扯起了她的衣袖。

“你作何?”

无光的手被慕冬拂了下去,他抬头看向慕冬,皱着眉问道。

“她不会下棋。”慕冬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握起苏葵的手,便要转身。

苏葵脸一红,挣脱他的手辩解道:“谁说我不会下棋——”

是不想错过这次从无光这里套话的机会,她竟也真的装出了几分气势来,“我下棋,从来没有输过。”

这句话听在无光的耳中更是有着莫大的吸引力,放眼大卫能赢得了他的也只有无罙一人了。

“你一边站着去,别干扰我们下棋!”无光瞪了一眼慕冬,普天之下也就他敢这么对待皇帝陛下了...

一转脸换就了一副笑脸,看向苏葵道:“丫头,咱们切磋切磋!”

见他一脸兴奋,想到自己那只怕连五岁小童也赢不了的棋艺苏葵不由有些心虚,可转念一想对于无光这种人就必须得采取特殊方法来对待,再者说了她也没有撒谎,她的的确确是没有输过的,只不过是因为——

“因为没人能同她下完一整局棋。”慕冬悠悠地说道,再次扯起了她的手,力量明显大了很多,带着不容挣脱的气势。

无光闻言愣了愣,为什么没人能同她下完一整局棋?

ps:发现一个现象,大家跳订的次数似乎很频繁,比较不能理解,这样看故事连贯的起来么?

码字辛苦大家全订好不好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