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48 一个机会

348一个机会

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苏葵又等了会儿仍旧不见慕冬开口,忍不住道:“再者说了,这也不能算是我一个人的错啊...虽说,我在这场错中占得比例较大,虽说陛下这么做是用心...咳咳,用心良苦,但在面对大是大非和错对的时候我们不该将情和理混为一谈,所以严格的来说陛下有错在先,而我的错则是由陛下的错所延伸出来的必要麻烦。。”

“......”慕冬表情甚是复杂的看着她,觉得若不是自己智商还够可以,就真的被她给糊弄了过去。

然而她这话虽说带有些恶人先告状的嫌疑,但仔细想来也多多少少有些道理。

鉴于此,伟大的皇帝陛下决定顺着她一回,。

当知道她将屏儿和他派去保护的人一个不留的赶了回来的时候,他的的确确是真的动了怒,于是决定先晾着她一段时日,让这个一牵扯到情义便丧失理智的小东西好好反省一番。

然而这段日子走来,他时常总觉得自己是被晾着的那一个...

“所以呢?”

苏葵见他终于接话,脸上泛了些笑,道:“所以我都主动认错了,陛下总该有些表示,...陛下身份尊贵道歉就不必了,不如咱们就当扯平了吧?”

慕冬不置可否地一笑,既没点头也没摇头。

但还是叫苏葵松口气,这么久来她别的没学到,但看慕冬的脸色来推断他的心情这一点却学了个熟。

今日慕冬在无罙的禅院里一番话,是叫她的心又融化了几许,关于她的来历,她多多少少都觉得有些隔阂,而今他已经全然知晓并毫不介意,再没什么比这个更让她安心的了。

未时,洐王府。

“王妃还是不肯吃东西吗?”掌事的丫鬟见已经冷掉的饭食被原封不动的端了出来。不由忧心地皱了眉。

这一天天的怎么得了?

真是不知王爷究竟怎么就惹了这娇气的王妃动了这么大的肝火,寻死不成现在又玩起了绝食来,她一个大人一天吃几口饭还过得去,可肚子里还有个小的呢,哪里经得起这么饿...?...

“让人再去通知王爷一声儿吧。。”掌事的丫鬟吩咐道。

“是。”

小丫鬟去书房将事情禀了洐王之后,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之久,洐王才来了欧阳明珠居住的凌月殿。

殿前的一干下人丫鬟们忙地拜礼。

欧阳明珠在内间听到了动静。忙命人将帘子给拉了下来。自己则是又将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拉,将头也蒙了进去,面朝内闭上了眼睛。

洐王行了进来的时候便是瞧见了这么一副情形,挥手屏退了在内间伺候的丫鬟婆子。上前在床沿坐了下来。

“不闷得慌吗?”他好笑的看着蒙的死死的欧阳明珠,狭长的桃花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无奈。

“王爷还过来做什么。”欧阳明珠闷闷地声音响起,“王爷不是说再不管明珠的死活吗?”

“本王有这样说过吗?”洐王疑惑地道:“本王怎不记得了——你是我明媒正娶八抬大轿进府的王妃,我怎能不管你的死活。”

“你——”欧阳明珠听他跟个没事儿人一样的口气,再也耐不住性子了,一把掀开了锦被转身对着他坐了起来,“你明明就有说过!”

她这么一转脸,洐王才看见她一脸的泪水,一双杏眼红红的。梨花带雨的小模样好不可怜。

洐王不由心中一阵疼惜和愧疚。

这件事情毕竟真的是他有错在先。若非他自认为没必要多去解释,也不会让欧阳明珠误会至此了。

他这个王妃什么都好,唯独是一副急躁的性子时常让他头疼。

可换言之,她能有这么大的反应恰恰不正是因为她真的将心系在了他的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身上吗?

他不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先不论喜欢不喜欢,。可人既是娶了,便要好好的疼着才对。

想到这,他抬手替欧阳明珠擦着眼泪,边柔声含着笑道:“好好好,是为夫不是,可你也总不能拿自个儿的身子来赌气,是不是?”

洐王生的俊美至极这么几句软话说的让人果真是无法抗拒,加上又是欧阳明珠心尖尖上的人,眼下听他这么好声好气的哄着,她心中的气性已经直线下降。。

可嘴上却是不肯服软。

“若你一心都放在别人身上,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欧阳明珠见他展开了臂弯顺势倒进了他的怀里,有些泣不成声,“从前的事情我不愿去理会,但现在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夫君,是我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我不愿再见你同她牵扯不清。”

那日偶然在他的书房里见到了一封书信,署名是明水浣。

信中除了同洐王询问关于明家的情况之外,更多的则是诉苦的话,大致是说极其怀念以前的日子,以前,他待她那么好的日子。

欧阳明珠这种藏不住事情的性格哪里能容忍。

拿着信去质问洐王却惹了他大怒,争执不下之间,气话不免多说了几句,便造就了后头那场自缢的戏码。

“没有牵扯不清。”洐王解释着道:“我已经给她回了信,出于往日的情谊告诉了她明家的情况罢了,日后,不会再有任何来往了。”

是时候该放下了。

他是聪明人,知道该如何取舍。

明水浣是好是坏,怎样的想法,他全都看的清清楚楚,然而喜欢仅仅是因为喜欢。

现下二人身份悬殊太大,不管为了什么,他都必须要斩断余念。

对于明水浣,他曾经真真切切的付出过努力过,然而终究无果,就在添墨会的那一晚,他最后的挽留无果之后,明水浣做出了选择之时,向来随性不喜勉强的他已经在逐渐的放下。

现在的明水浣之于他。则是一个需要保持距离的故人。

珍惜眼前人这个道理,他懂。

“真的?”

欧阳明珠听他这样保证,自他怀中抬头看着他,再一次的印证着。

洐王眼中带笑,点头道:“自然是真的。”

说来也算明水浣足够幸运,在允亲王的众多耳目之下,洐王那封信终也传到了她的手里。

一封信只看到一半。她便眼前一黑跌坐在椅子上。脑中仿若有十几道响雷劈下,轰轰作响。

什么...?...

明府被抄了家,她母亲明夫人在牢中自缢,庶妹也病死在狱中。父兄随时可能会被提审,然后...以乱臣贼子大逆不道的罪名而斩首——

这些日来来强撑起的一片天地在此际轰然坍。

她不是没猜到明家现在的境况只怕不妙,但万万没想到是已到了如此没有转圜的绝境。

“攸允...!”

她空瞪着一双美目,咬牙切齿的念出了两个字,其他书友正在看:。

她父亲为他几番谋划,为了取得攸允信任将她远嫁凉州,而事败之后他竟然只顾自己而将她明家弃如敝履!

明水浣不由攥紧了拳头。

她要去向他问个清楚!

她倏然起了身来,脚步有些虚浮的出了内间去。

灵茜恰巧从外头回来,一个不防便被疾步而来的明水浣给撞个了准,她惊了一瞬急忙地扶住明水浣。见她面色被一片惨白所覆盖。即刻出声问道:“主子您没事儿吧?可是哪里不舒服?”

明水浣怔怔地摇着头,身上提不起半分力气来,扶着灵茜胳膊的手不住的轻颤着。

灵茜只得扶着她在最近九品文学小说网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小说网”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的椅上坐下,可不管她如何询问明水浣只会摇头。

明水浣强自克制住要冲去找攸允质问的冲动——然而却比谁都清楚,且不说她见不见得到攸允。就算见到了她一个弱女子又能对他如何?

惹急了他,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他,简直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魔鬼...

首要之急不是找攸允理论,而是尽想出可以搭救明尧之和明景山的办法才是。

要冷静,冷静。

明水浣在心底一遍一遍的对自己说着。

见明水浣不肯说,灵茜这个做奴婢的也不敢再多问。待明水浣面色平复了一些,她这才转而说起了明水浣昨日让她打听的事情来。

“奴婢都问清楚了...那夜从王爷那里回来之后,小姐看到的黑衣人的确不是眼花,那夜王府里的确是遭了刺客,听说后来是朝着林小姐的钥雪楼逃去了。”灵茜顿了顿小声地道:“奴婢还听说,有人猜测那来人是苏将军...是被林小姐放走的——”

苏烨深夜来允亲王府干什么?

明水浣闻言凝神想了片刻,认为苏烨绝不会只因为钥雪楼的那位林小姐而夜闯允亲王府。

难道...

“可还记得那日听几个侍卫暗下说,王爷回凉州之时俘了苏丞相?”明水浣看向灵茜。

灵茜想了想点了头却又摇头,“当时也没听清,后来再问他们便说是奴婢听错了,苏丞相那般的骁勇善战岂会失手被擒。”

明水浣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恐怕不见得,她怎么可能听错,怕只怕是攸允交待过他们不可跟她透漏任何有关王城一战的消息。

若苏天漠真的被擒...

明水浣脑海中闪过苏葵的面孔。

那么,对于她来说或许是一个机会。

“今晚随我去钥雪楼看一看林小姐吧,想必那晚刺客来袭她定有惊扰到。”

灵茜闻言疑惑的看了明水浣一眼。

那居住在钥雪楼的林小姐,连她也只见过一次,跟明水浣更是素来没有任何交集,好端端的,明水浣怎想起去看她了?

知晓明水浣的性子,灵茜识相的没有多问,规矩的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