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49 长了个教训

349 长了个教训

暮春三月,草长莺飞。

一个月前,宫中传出旨意,皇帝亲征汴州,洐王晋为洐亲王代理朝事,由顾青云为首的几人在旁辅佐。

朝中身居要位之人都已被慕冬逐渐撤换掉,仅剩的几位前朝元老也都没了性子,规规矩矩的恪守本职,不该过问的也不再多言,朝中一时现出空前的和谐。

且慕冬临走之前,还办了一个人,工部尚书范芹。

据闻是因多名文臣联名上书弹劾范芹,不止是去年修筑坝堤克扣所需,更有纷至而来的贪污和收受贿赂的证据送入了宫中。

大理寺证实了这些证据句句属实,又传召了几个有关联的地方官员,证词下来之后,询问了宫中意见,次日便有旨意下达。

依据卫国新律,朝廷命官克扣工需收受贿赂,若牵扯数额巨大,按律抄家当斩。

后续事宜还有待抄家之后细细盘查,故范芹一家暂且收押天牢。

而因此事的影射之下,范明砾进宫的资格也被撤回。

苏葵坐在前往汴州的马车里,听堆心在她耳畔说起了范家的事情,心中有叹息更有恍然。

原来,他一直没忘。

没忘对她的承诺。

当初选定范明砾进宫,他应早早就有了想查办范芹的心思了。

她撩开了一侧的车帘,看向前方帝王乘坐的辒辌车,心中升起了重重感动。

按照先前预算的日程来说,今晚便可抵达汴州。

一路上风景的变化苏葵看在眼里,越往汴州靠近,沿途的风光便越发的萧条了起来,从王城的青山绿水,百花争艳到现在的平沙无垠,河水萦带。

若说王城现在正值暖春。此处却好似还未从萧萧冬日里恢复过来,矮丘之上草木枯黄。

越往西北方向行去,气候便越发的干冷。

尤其是入夜之后,温差极大。

“小姐这些日子可都受了一大圈儿。”堆心看着苏葵的脸颊苦着脸说道,“这汴州的天气可真是古怪,都三月了还跟大冬天似的,又干又冷的。让人饭都吃不下去。”

这马车一坐便是一个多月。苏葵头一次出这么远的门儿,再加上水土不服的缘故是消瘦了不少。

“哪儿有这么严重。”苏葵笑道了声,将帘子放下,拾起了手边的书。“早同你说不必跟来,可后悔了?”

“怎会——”堆心摇头,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小姐不在府里奴婢还留下作甚,小姐都不怕苦,奴婢又怎会怕。”

“那不结了。”苏葵翻开了手中的书,道:“今夜就能抵达汴州城内了,到时让你好好歇几日休整休整。”

汴州城守早早接到消息,城门彻夜不关,地方大大小小的官员都顶着寒风候着。等着迎接远道而来的皇帝。

这位皇帝的威名他们是有耳闻。王城兵破允亲王一战将他整个人都笼罩上了一层神秘伟岸的色彩,故这些人对这位即将要到来的皇帝,除了敬畏还是敬畏。

大漠蠢蠢欲动,去年立冬之时便开始挑起了几桩不大不小的战事,大举进攻是迟早的事情。汴州守军虽久经沙场但寡不敌众。

汴州太守梁友植拟书上谏朝廷,希望朝廷能够派援军前来。

却不想,皇帝陛下会亲临汴州。

自古以来天底下最尊贵的人是天子,最惜命的也是皇帝,若非必须绝不会御驾亲征。

梁友植是个知情势的人,这件事情他看在眼里,对这位还未有幸谋面的新帝又增添了几分敬重。

之前风闻其尚为太子之时骄奢至极,如今看来却是以讹传讹。

梁友植思绪间,忽听得恢弘悠远的马蹄声响起。

他心头一震,便见前方有官差奔走了过来,高声喊着“报!”

梁友植几步上前,忙问道:“可是到了?”

那探报的官差对着他行了一礼,才气喘吁吁地道:“启禀太守大人,前方五里之外有大军靠近,是卫军旗!”口气中带着过分激动的颤抖。

“快快快!”梁友植一听忙对后头站着的同僚和下属们招着手,“准备迎接陛下!”

众人一听这意思是皇上就要到了,忙地整顿了一番衣冠,上前按照官级站成几排,齐刷刷的倒也气派。

约莫是有一炷香不到的时间,便见前方转折处现出了一队探路的人马来,黑色骏骑,马上之人各各挺直着脊背,身着黑色铠甲,神色一丝不苟。

犹如夜色一般沉冷。

望之者,心生畏惧。

不多时,便有大队的人马相护着一辆巨大宽敞的辒辌车现入眼帘,明黄色的军旗在夜色中飘扬,六匹骏马行在前头气势恢宏,后面则是延绵不断望不着尽头的千军万马。

众人不敢多看,忙地撩袍跪拜在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声音整齐而洪亮,在宽广无垠的城门前荡漾开来。

车中的苏葵不由掀开马车一角的重帘,朝外看去。

除了乌压压的一大片跪拜在地的人之外,她能瞧见的便两侧军士手中举着的火把燃着烈烈的火焰,夜色中的城门显得有几分凝重,城门正上方石刻的‘汴州’二字分外刚毅,似带着北方特有的豪迈与苍劲。

翌日,巳时初。

苏葵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睁开了一双朦胧的睡眼,入目是藕色绣云的床帐,这陌生的颜色令她即是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现在是在汴州而非苏府。

“堆心。”她下意识地喊了句,坐起了身子来,伸手拨开了床帐。

一个身着粉色衣裙同色褙子的丫鬟行了进来。

“奴婢见过苏小姐。”那丫鬟走到离苏葵的床边有四五步的距离停下了脚步,对着苏葵行礼,道:“奴婢听棋,是这听音楼的掌事丫鬟,以后负责苏小姐的起居事宜。”

苏葵点点头。

紧接着。便又有三个相同衣束只颜色不一的丫鬟无声地行了进来。

“这是听琴,听画,听书。”听棋在一旁给苏葵介绍着。

苏葵方才将她们进来之时脚下的力道看的清楚,明显几人都是练家子的。

慕冬安排的人,她自然放心。

穿衣,洗漱,梳妆。一整个流程下来。苏葵才发现这四位丫鬟竟像是处处了解她的喜好和习惯一般,不需她多言,一切都极为适心。

堆心昨夜坚持亲自伺候着苏葵沐浴和歇息,待苏葵入眠之后才去了自己的房间。因苏葵有特允放她几天假歇一歇,再加上其实在太过疲累,便一觉睡到现在还没醒来。

十几道简单却精致的菜式摆放在了偏厅的长桌上。

“下次不必如此浪费,我一人也吃不了几口。”苏葵被听棋引着走了进来,看到桌上的菜样繁多,出声道。

听棋闻言温婉一笑,道:“奴婢方才忘了同苏小姐说,陛下早有交待,会来同苏小姐一起进膳。”

什么?

苏葵闻言一愣。随即便垂目看向自己的衣装。

“我。我需不需要回房换身衣裙?”

这是不是太随意过头了?

听棋闻言眼中带笑的摇头,刚想说话却听门外传来了宦人的高呼声——“皇上驾到!”

苏葵一慌,又觉今日的发式梳的不妥,她今日本没想出去便让听棋捡了最简单的来挽,就在脑后挽了个垂髻。余下的青丝都乌压压地垂在肩上。

她将散落的头发匆匆的拢到耳后,忙地行礼。

不多时,便听熟悉的声音在面前响起。

“平身吧。”

“谢皇上。”苏葵徐徐起身,这才见眼前的慕冬一身月白色的常服。

她稍有一顿。

好似自从她知晓了他的身份之后,就鲜少再见他穿白衣了。

这样一来,倒是不显得她这一身装束显得太过随意了。

“奴婢见过小姐。”

苏葵闻声看去,这才见慕冬身后立着个丫鬟,竟是屏儿。

苏葵脸上即刻就显出了笑意,对着屏儿一点头便看向了慕冬。

她此前同慕冬提起过让屏儿回来的事情,是忧心万一因为那天的事情慕冬迁怒到了屏儿身上只怕不妙,慕冬当日并未应下也没说不答应,但见他这些日子太忙,似没搁在心上苏葵便没多问。

本打算大军在汴州落住之后,待他事情忙完再提一提的,却不曾想今日他便将人给带了过来。

这人看似不像是会将小事挂在心上的人,但回回都将她的话记得清楚,无论大小。

屏儿屈膝跪下,声音虽是一贯沉稳但却满含着感激,“小姐大恩大德,奴婢没齿难忘。”

没人知道前段时日她是活在怎样的恐惧之中。

那日她千不该万不该将慕冬的吩咐置之脑后,跟苏葵道出了真相——违背主上意旨这对她们就意味着掉脑袋。

若非苏葵还念着几分旧意,她这次可以说是非死不可的。

苏葵欠身将她扶起,并无多言,只笑了笑道:“记得那日我同你说的话便是了。”

屏儿会意地点头——就算不用苏葵说,慕冬也事先交待了她,日后她便是苏家小姐的丫鬟,同那个组织已没了半分关联。

慕冬见苏葵话里有话,意指他上次行事不顾她意见,不由在心里暗笑了声这小东西还真是记仇的很。

但也在心里长了个教训——暗下帮她可以,但首先得考虑着她的感受,若真的顾及不了那便永远不能让她知晓事情是自己做的......

苏葵不知他此刻的想法,怕菜凉掉,便催促着他入了座。

厅里的人除了伺候的听棋之外都退至了厅外。

说来二人这还是头次单独的吃一顿饭。

见她哪样菜多吃了几口,又有那道菜尝也未尝,听棋在一侧都一一记了下来,皇上事先便有吩咐,一切皆按照苏小姐的喜好来。

想到此,听棋便忍不住多看了那同帝王相对而食的少女几眼。

只见她动作间丝毫不显拘束和矫作,但却处处合乎体统。虽不言不语,但总觉得二人之间有着难言的和谐和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