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53 告诉我吧

353告诉我吧

向珍珠回头瞥他一眼,道:“你既然这么内行,不如待会儿试一试能否射中?”

西廷玉摸了摸鼻子,“纸上谈兵罢了。你知我不擅骑射。”

“那就闭嘴!”

苏葵见她这副模样,不由笑了几声,后转脸看向慕冬问道:“慕公子可要凑一凑热闹?”

“我也不擅射艺。”慕冬见她眸色微醺,脸上也带着两簇红霞的惹人模样,便知是酒劲儿上袭,抬手替她拢紧了些披风,道:“待会儿看完了射灯,便回去吧。”

苏葵冲他笑笑点了头。

向珍珠将这一幕收在眼中,并未有过多的思索。

因为,已经确认。

纵然她天生大大咧咧,但也不知为何,近年来却越发的敏感起来。

感情,有时真的是一味极强效的催长剂。

“差一点!”

“可惜啊......”

向珍珠看向那跟灯身擦过的羽箭,扬高了声音道:“不如让我来试一试!”

她身着男装加上是夜晚故也没人觉得不对劲。

只是觉着有些眼生。

她这爱凑热闹的性子苏葵几人也不以为怪。

眼瞅着她大步上前将弓接了过来。

她将双脚错开了两步,身子斜对着那棵杉树的方向,将箭搭于弓上,虚眯着眼睛,缓缓拉开了弦。

众人只见‘他’身材削瘦,作为一个男子委实是有些单薄,但一看这架势,便知是个中行家。

身个一般,但力气却是不小。

众人不禁都紧紧盯着场中那个黑色的身影。

“咻!”

利箭破空之间在空中掠过。

苏葵一愣。

向珍珠也是一愣,可就这一愣神的功夫,手中的箭已经飞了出去。

而方才那支箭。显然并不是她放的。

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的众人皆直直地盯着那一前一后的两只箭。

都是精准的朝着那杉树而去。

“嘭!”地一声脆响,箭头穿过灯身的声音响起,灯座下的烛火噌然脱离了灯身。窜出几丈高,火花飞溅之后砸落在了树下。

那半截蜡烛竟是被拦腰射断了去!

破碎的灯笼则被那支箭给牢牢地钉在了树干上。

众人不禁膛目结舌。一时连惊叹也顾不得了。

射中灯身已经可以称作是百步穿杨的绝妙箭法,而这人却能瞄准了灯心,那射技当是堪称大绝啊!

众人皆是激动不已。

就连慕冬也抬起了眼来,盯着那洁白的箭羽片刻之后,若有所思地环顾了四周一番。

说来如此也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后发的那支箭也近了那杉树前。

再一眨眼,已定在了那破灯之上。

“嚯!”终于是有人先行缓过了劲儿来。惊呼道:“这一箭也射中了!”

“这,这要算谁赢?”

“应当是算先射中的人赢吧!”

向珍珠皱眉看向身后的众人,道:“敢问,方才在我前头放箭的是哪位?”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你再看看他的,都是一脸的疑惑。

主持这场篝火节的中年男人适时地出声说道:“方才是谁放的箭,站出来便是了,虽说射灯赛开设至今还未出现过这种情况。但还请这位兄台站出来一议。”

下面的人也开始起哄。

说好的说坏的都有。

“对啊!”

“箭都放了,还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我看该不是失手错放的吧,哈哈......”

“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你失手放一个看看能不能射中烛心?”

“大爷说话管你屁事啊!”

“竟是不知城中还有此等深藏不露的高人——”

见迟迟没人站出来,便有人着了急,大声地喊道:“到底是谁。站出来就是了,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就是就是!”

却还是没有动静。

主事的中年男人再次重申了一遍:“若再无人站出来的话,那今日射灯赛的赢家便是这位黑衣公子了!”

“神弓手这三字我受之有愧。”向珍珠摇头拒绝,道:“前面那支箭的主人才当得起这个称呼,他比我先射中不说,也比我更加精准。”

她这种性子,要是真愿意就此承下,那便不是向珍珠了。

若前面没有这一箭,她倒赢得心安理得,可偏偏有人比她早了一步,便叫她自欺不得。

话罢,她便将手中的弓交到了旁人的手中,转身回了位置上去。

“这——”主事的中年男子不由犯难。

还没碰见过这样的事情!

两个人射中了彩灯,但两个人死活都不愿意要这个名头——

这叫什么乌龙事儿啊...

尤其是前头射中的那一位,你说你既然是没有要站出来的打算,那又为何非得放那一箭,这不是存心捣乱又是什么!

于是有人提议,这局不算。

“既然如此,不如就再设一局便是。”

“对,先说好,不许未经露面便擅自放箭,否则不予作数!”有人强调着说道,是怕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成。

毕竟,还有些许多先前准备妥当的人还未来得及出手。

神弓手的称呼终究是让人趋之若鹜的,如同向珍珠这般较真的人或许不少,但像方才那位不求受人尊崇只求暗里捣乱的却还是极少的。

向珍珠绷着一张脸坐在了苏葵身侧,一脸气郁。

“不愿意的是你,现在生闷气的也是你——”西廷玉好笑地看着她。

“我只是不想赢得不光彩罢了!”

“什么光彩不光彩的。”西廷玉不以为意,“赢了便好。”

说到这里,他目光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扫过慕冬,“事后别人只会记得你赢了,而不是你怎么赢的。”

向珍珠不屑地哼了一声。不愿同他多言。

转而看向苏葵道:“你说这人是不是真的有病,自己既不想赢也不想让别人赢的畅快!”

苏葵是也觉得这人可气,真是有够恶趣味的。

不为了赢。好像就纯属为了让别人不爽。

“好了,别气了。跟这种人置什么气——说不准现在那人正盯着你看笑话呢。”苏葵拍了拍她的手,笑着说道。

她这话倒是说的准。

不远处正有一双湛亮的眼睛锁在此处,琉璃般的眼眸中噙着恶趣味的光芒。

他身后的中年男人见他此种神色,眼底却隐带着笑。

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在他身上感受到一丝常人该有的气息了...

说到底,在人前再如何狠绝冰冷,再如何杀伐果断,眼前这个少年。不过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寻常人罢了。

看来这次私下出巡,还是有些用处的。

秦连在心里暗道。

“要不咱们先回去好了。”苏葵见向珍珠死死盯着那些射灯的汉子们,大有别人一旦射中她便立即要爆炸的模样,出声提议道。

她这是明摆着的自己不要的。也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得到。

向珍珠煎熬的厉害,眼下听苏葵这么说,二话不说便站起了身来,道:“那咱们走吧!”

远处的少年见一行人纷纷起了身来,嘴角现出一丝玩味的笑来。

苏葵理了理略皱的衣裙。朝着向珍珠问道:“对了,你们住在何处?”

没待向珍珠开口,便听西廷玉答道:“今日刚到的汴州,还未去寻落脚之地,我和珍珠还要在城中玩几日才回去。不知苏小姐同慕公子暂居在何处?可否方便一起?”

向珍珠也看向二人,点了点头。

直觉告诉她,一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不仅仅是苏葵现下同慕冬的关系。

极不容易才又见了一次,她不想带着疑惑回去。

苏葵看向慕冬。

这事她做不得主。

慕冬背着手转了身,道:“何来不方便一说。”

西廷玉勾唇一笑。

苏葵看了一眼向珍珠,伸出手去,“走吧。”

向珍珠握住她的手,二人并肩朝着人群外走去。

“没意思。”少年突地起了身来,道:“咱们也回去吧。”

“是。”秦连恭敬应下。

少年起身之际,一抬眸,动作霎时一僵。

一阵风迎面吹来,吹掀起了苏葵的帽兜,暴露在空气中的青丝被风掠起了三五束,一张无双的容颜展露无遗。

不知向珍珠说起了什么有趣的笑话,惹得她眉开眼笑,清颜粲然生辉。

少年人只觉心房被无形的重重一击,幽冷的黑眸中升起了一束光亮,逼人至极。

下一瞬,便飞也似地奔了过去。

错不了。

这次绝对错不了——

“陛...公子!”秦连喊了一声,只得无奈提步追上。

怎么觉得自打来了汴州,他反常的次数实在太多?

慕冬同西廷玉骑马先行,向珍珠则同苏葵乘了马车。

“我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向珍珠轻声问了一句,看向苏葵道:“告诉我吧。”

苏葵默了默,抬头同向珍珠的目光交汇在一起。

“行宫。”

向珍珠脸色一变。

“行宫?”

她不是没听说卫国皇帝御驾亲征的消息,可苏葵怎会住在行宫之中?

还有,慕冬......

ps:最近遭遇重感冒整个人昏昏沉沉,鼻涕根本停不下来有没有...阿十挥着小手帕(擦鼻涕用的)跟各位求推荐求收藏求包养啊...

另外,能不能不要跳订是不要跳订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