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54 让我先说

354 让我先说

“他是——”

向珍珠声音带了些许颤意,交握在袖中的手骨节勒的发白。

苏葵轻轻颔首。

此时只听“羌!”的一声响起,马受惊,整个马车都陷入了剧烈的摇晃中去,小案也被掀翻,茶水杯盏一片狼藉。

一转脸,才见后马车壁上赫然『插』着半截锋利的箭头,不由心房一缩。

应是方才那声音的来源——

是谁在背后放暗箭!

堆心稳不住身形,却还是第一时间挡在苏葵面前,一脸的惊惶和戒备。

听棋掀开车帘往外后瞧去,只见一骑黑影风一般的朝着她们的马车紧追而来。?? 未待作年芳354

向来便是那放箭之人了。

赶车的马夫显然也不是泛泛之辈,惊慌了一瞬便即刻冷静了下来,将手中的缰绳缠握,勒紧了受惊的马。

马车这才停止了摇晃,然而只听后方那马蹄声愈近,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便从马车旁掠过,速度之快带起的冷风将马车帘掀了起来,在风中刮动的啪啪作响。

一股煞人的寒气随之钻入马车里!

“小姐莫怕,来人没人恶意。”听棋忽松了口气道。

惊骇的堆心无比怀疑的看看她,又看看那『插』在马车壁上的利箭——这,这还叫做没有恶意!

向珍珠点了头,道:“身上没有杀气。”

“而且这箭也只是为了『逼』迫我们停下马车。”

如果真的想取人命,就不会将力度控制的刚巧只能穿透马车。

那匹黑骑的主人超过了马车后便勒住了马,调转了马头过来,黑眸紧紧地盯着眼前的马车。

“前方何人拦路!”车夫朝着那马上黑影高声喝道。

马上少年起身一跃,跳下了马来。

“烦请车中的姑娘出来一见。”

这话听得苏葵几人一头雾水,向珍珠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认得这么一个人,纵然是没见面容,但端听这声音她便可确定。她从未遇见过这样一个人。

这声音,有着一种超乎寻常的至冷之感。?? 未待作年芳354

同慕冬的漠然不同,这似是从最阴冷的角落中走出来的人才能有的声音。

“放肆!”

车夫冷声喝道,“车里的人岂是你想见便能见的,我劝你速速离去!”

苏葵这时也的确感觉的出这来人是没有恶意的,可张口就要见她们,莫不是认错了人了?

车夫眼见少年无视他的话。一步步的靠近了马车,噌地拔出了腰间的软剑来。“既然你执意冒犯,也休怪我不客气了!”

苏葵听得这声拔剑的声音心脏便是一缩。

“且慢!”她出声制止道。

她不怕事但也不想平白去惹祸端。

听棋听出她的意思,将马车门推开,弯身跳了下去。

少年人见下来的是位丫鬟打扮的模样,仍旧只是定定的盯着马车。

听棋对着车夫摇了摇头,示意他不可硬碰硬。

又朝着少年道:“这位公子想必是误会了,我家主人并不识得公子——”

“认不认得,见了便知道了。”

少年没得商量的口气让听棋不由皱眉。

见他径直朝着马车走来,听棋伸出双臂拦在他前面,脸『色』也再不如方才的平和。

向珍珠也沉了脸。“这人怎好说歹说也不听劝,还跟他废什么话,如此蛮横嚣张,我倒要看看他有多高的本领!”

说罢,便“嘭”的一脚踹开了马车的门跳了下去。

苏葵看她这副要大打出手的架势。想拦却也来不及,慌地起身也跟着下了马车去。

“小姐...”堆心对这少年阴冷的气息忌惮无比,见苏葵也下去,不由担忧地唤了一声,一咬下唇,强自克制住发颤的双腿,她也随着出了马车。

“你『乱』放箭在先,后又拦我们的车,居心何在!”向珍珠冲道,相当豪气地将听棋拨到一侧,站在少年人的眼前,一副要动手我奉陪到底的表情。

那少年却似没瞧见面前站着个人,一瞬不瞬的望着自马车中出来的苏葵,看似波澜不惊的脸上,眼底的翻涌却犹如惊涛巨浪,随时都要决堤奔涌而出。

“珍珠。”苏葵走到向珍珠身旁,对她微一摇头。

“是他现在不让咱们走!”向珍珠却不依不饶,“又不是我先挑的事!”

苏葵无奈地看了她一眼,适才看向眼前两步远的少年,道:“想必公子当真误会了,车中就我们几人。”

少年忽又提了一步。

目光紧紧地锁在苏葵脸上,洌洌的眸中暗『潮』掀动。

这种目光让苏葵心中无端一慌,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不认识我了吗。”

他还这么清晰的记得她。

“你定是认错人了。”苏葵一皱眉,道:“我与公子素未谋面,更是头次来汴州。”

她话音还没落,便见眼前的少年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移到了她面前,她尚且未反应过来,左手便落入了一个冰凉的手心中去。

她一惊,便要抽手,却听他道:“...两年前,西山墓园,忘了吗?”

少年望着她手心中的殷红印记,只觉得一颗心尘埃落定。

苏葵脑海中飞快的闪过一个身影,和尚且带着一丝稚『色』的脸庞。

可短短两年多的时间,一个人怎会转变如此之大!

浑身洋溢着一种烈烈的煞气。

冰冷的眸光看不出一丝内心的想法。

苏葵将手抽离,下意识的不敢同他靠近,边后退着边道:“你,你是——”

她说到一半,方意识到自己不知他的姓名,便道:“是那个受伤后得了温病的孩子...?”

众人闻言大有绝倒之势。

怎听起来就这么别扭?

孩子——

少年人即刻是一头的黑线,她是比自己年纪大还是怎地?

她对自己的印象就是,受伤,温病,还有孩子?怎就觉得一点好的都没有...

这话一说出来苏葵也觉有些不妥,虽然那时的少年在自己眼中的确也就是个半大孩子...

几人闻言也松口气——看来这少年真不是来找事的。

此时。前后同时响起了马蹄声。

后方的是紧追而来的秦连。

前方则是见苏葵一行人迟迟未回,慕冬派来探看的四名侍卫。

秦连先到了一步。

苏葵一眼便认出了他来。

少年这两年来变得太多,而秦连却还是两年前的模样,丝毫都没变化。

秦连下马行至少年人身边,目光触及苏葵之时,震惊之余多的是一份了然。

他刚才就猜到定是跟那个女子脱不了干系。

能让他如此失常的原因。

虽只见过一次,虽那时的她狼狈不堪同现在天差地别。

但这双眼睛。绝对错不了的。

几名侍卫下马行礼。

看了一眼,是有外人在。便拿询问的眼神看向车夫。

车夫微微摇头。

示意这二人并非生事之人。

秦连感受到他们方才身上的戒备气息瞬间消退了大半,不由暗下打量了他们一眼。

心头却是狠狠一震。

他们腰间佩戴的令牌分明是宫中之物——

...他们此次要去的是大漠,汴州本是路过,然听说卫王御驾亲征才在城中逗留了几日查探,为了安全起见,是该避而远之才好。

绝不可让他们看出什么来。

秦连心头一紧,道:“少爷,咱们该回府了。”

少年听出他刻意咬重的话语,抬头见他眼『色』,心中自是有数。

这女子——怕是比他想象中的来历来复杂太多。

“原来你是汴州人。”苏葵才算从这场重逢中回过神来。道:“今日天『色』已晚,改日在城中遇见再叙便是了。”

秦连对少年点了点头。

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

少年脸『色』略有起伏。

片刻之后,便转身离去。

秦连大松了一口气,可却见少年蓦然顿下了步子。

没有回头,只问道:“你的名字叫什么?”

“我叫苏葵。”

“恩。”少年淡淡应了一声。“我记下了。”

说话这句话便头也不回的上了马,二人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回到马车里的堆心余惊未了。

“小姐...您怎会认识这么危险的人啊...”她横竖觉得这个人充满了危险。

苏葵笑笑没有说话。

不过都是机缘巧合罢了。

对于这个萍水相逢的少年,她有的仅仅也只是萍水相逢这四个字的记忆,是属于那种见过一次便觉得不会再遇到的人。

故今日蓦然重逢,自也是意外万分。

且,他好似变了太多。

虽说之前对其印象便不怎么好,但充其量也就是个任『性』的孩子,可今次再见却是...正同堆心所说,给人以很危险的感觉。

向珍珠也道:“没错,日后再遇到也不要同他走的过近。”

苏葵点点头。

待回到行宫之时,向珍珠的脸上终是藏不住心事了。

眼底俱是起伏。

随着苏葵一同回到了听音楼。

“你们在门外守着吧。”苏葵交待了一句,和向珍珠二人迈进了内室。

堆心将门合上,行了出去。

向珍珠走到窗边,背对着苏葵。

“珍珠——”

“你先别说。”向珍珠打算她的话,道:“让我先来说,我刚才在路上想了想,如果让你先说,只怕待会儿我知道真相之后,有些话就说不出来了。”

“好。”苏葵垂眸坐了下来,等着向珍珠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