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57 落落天涯

357 落落天涯

不知是经受了多少折磨,原本英伟的脸庞上布满了伤痕,颧骨因过于削瘦的缘故格外的突出,一双凹陷的双目也没了半分生机可言,萎靡不振的身躯被几条粗重的铁链固定住。

攸允走到他面前,咧开了一口森森白牙,挥起了带着铁刺的鞭子抽打在苏天漠的身上。

响亮的鞭声回响在四周。

鞭子上的每一根利刺落在身上都能撕拽下一块皮肉来。

被打的人却已发不出任何声音来,只能从那皱着的眉头和冷汗淋漓的脸上可以得知他此刻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疼痛。

攸允脸上的神情随着鞭子的挥动越发的狰狞。

想起苏烨带人斩杀了他数万军士的情形,他手下的力气也愈大。

似乎只有借此来消恨。

直到眼见着苏天漠没了任何意识,紧闭着双目,他这才撂下了手中的鞭子。

“生不如死对吗?”攸允眼中噙着近乎变态的笑意,“可本王现在还不能让你死!本王给过苏烨机会救你,是他自己不要!总有一天本王会让你死在苏烨面前,让他知道是他自己害死了你!”

成功的在苏天漠脸上找出了一丝波动,攸允仰头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阴鸷的笑声让人闻之心中发寒

苏葵在一个噩梦中醒来。

梦中是苏天漠饱受折磨的脸庞。

心中的痛意不停的侵蚀着她的四肢百骸。

她睁着双眼望着床顶,强忍着泪意,双手紧攥成拳。

“启禀将军。帐外有人指明要求见将军,却不肯报上姓名!”

一名守卫挑帐而入,弓膝朝着座上的苏烨禀道。

苏烨嘴角微扬,还未见着来人是哪位。似心中已有了定论。

“将人请进来吧。”

守卫略有犹豫,却还是听命地行了出去。

来人被请了进来,是一身黑色深衣的高壮男子,头上带着帷帽,帽檐压的极低,又有黑纱相隔。故看不清面容来。

守卫也由此认定他身份不明,不敢让他贸然接近苏烨,故随他一同进来的还有十来个神色戒备的士兵。

一个个的目光紧紧盯着那戴着帷帽的男子,好似只要他一有什么可疑的动作,十几个人便会立即扑上去将人一举拿下。

“这些时日没见,苏将军胆魄倒是见减啊。”男子略讽地说了一句,听这深沉中带着沙哑的声音应是四十岁上下的年纪。

旁边的守卫闻言脸色都有些怒气。

他们是苏烨最衷心的下属,自然是听不得旁人对苏烨有半分不敬。

可苏烨却是没什么反应,挥手道:“你们去帐外守着。”

守卫们闻言一时没有动作。

片刻之后,像是领头的一位对着苏烨一行礼。“属下遵命。”

一行人这才随他行了出去,只想着若有什么动静他们立即冲进来便是

“看来岳将军是想通了。”苏烨看向不用人请便自行找了椅子坐下的男子,眼里带笑的说道。

男人闻言默然无语,像是终究过不去心里的一道坎,纱幕的掩盖下脸色有些尴尬和举棋不定。

“识时务者为俊杰,英雄不问当年。”苏烨料准了他心里的想法。是知晓像岳玢这种视名节为生命,有着强大的自尊心的人最在乎的是什么。

可也正因为如此,他可以断定,岳玢今日既然下了决心来此,定是心中有了决定。

“算是我岳玢瞎了狗眼才跟了这么一个残暴不仁的主子!”岳玢咬了咬牙,眼前闪过被送进王府为妾而惨遭横死的女儿,心中便是一阵恨意。

他岳玢一介匹夫,本来死也便死了,纵然是注定战败但也可做殊死一战,可心都已经寒了。还怎可为其卖命——

五日之后,慕冬来了听音楼。

苏葵且惊且喜。

算算下来已有好些时日没见到他了,二人虽在同一座行宫里但在他如此繁忙的情势下,要见面也实属不易。

二人一同用了午膳。

饭后喝茶的间隙,慕冬忽然对她说道:“你准备准备。待会儿出宫走走。”

“出宫?”苏葵眼中一亮,忙地问道:“去哪儿?”

这些时日她谨记着慕冬的话,不敢贸然出宫走动。

她帮不了他什么忙,最多也就是出几个小计策罢了,余下能做的便是让他尽可能的安心,不在这个重要的时刻,在她身上分心。

但一日一日的坐吃等饿,除了练字便是弹琴,说不闷那是假的。

“带你去个地方

。”慕冬颇有几分神秘兮兮的模样。

苏葵知他这般,纵然她再问也不会说什么,就抿嘴一笑下去准备了。

慕冬吃了半盏茶的功夫也就,苏葵便回来了。

“好了!”

见她方才那笑眯眯的模样,他本是以为她少说要打扮半个时辰的,却不料这么快。

慕冬搁下盏子回头一瞧,却是怔住。

只见她一身剪裁得体的青衫,一头乌黑的青丝用一根白玉钗笄固定在头顶,手中还握了把折扇,俨然一个翩翩少年公子的模样。

见慕冬表情,苏葵嘿嘿地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来,衬得整个面容都生动了起来,“为了方便行事!陛下,咱们走吧?”

慕冬微微点了头,便起了身来。

她女装毕竟惹目,如此打扮倒也好。

二人骑马出了汴州城。

略显灰黄的天空似同远处的荒漠融为了一体,没有青山相依,更无绿水绕城。有的只是一望无际的苍黄平沙之地,偶有几棵不惧旱冷的杉树树干都格外的笔直,似有种难言的毅力。

苏葵举目望着广阔无垠的城外风光,只觉心中也豁然开朗了起来。

“陛下。我们去那儿吧!”

苏葵眼里含着笑伸手指向西方,在那里,一轮红日正徐徐地沉落。

说罢,她便挥鞭策马,所经之处扬起大片的烟沙。

望着她愉悦的背影,慕冬嘴角微弯。黑瞳中萦转着淡淡的光芒,凝视了片刻之后,方策马跟了上去。

飒风相伴之下,二人二骑朝着那轮红日追逐而去。

大约是有两柱香的时间,苏葵方是觉得有些累了,才缓缓地放慢了马。

前方是一望无际的平坦

苏葵将马勒住,回头看向慕冬,突然问道:“宫中的繁贵无双,和眼前这落落天涯,陛下更喜欢哪一个?”

许久未有见她眉眼舒展的如此真实。慕冬并未急着回答,翻身跃下了马来,面朝着已近没落的红日,微微虚眯起了眼睛。

苏葵有样学样,也下了马来行至他身旁站定了脚步。

这时,方听慕冬说道:“皆谈不上喜欢与否。”

半天等来了这么一个答案。苏葵难免觉得有些不满意,于是又问道:“那如果让陛下择其一,那陛下会选择哪一种生活?”

慕冬默然了半刻,终究是答道:“选适合我的那一种。”

“那陛下觉得哪一种更适合——”

苏葵显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天既安排我生在帝王家,那便是最适宜的。”

苏葵闻言不由转头看向慕冬,见他面容一丝不苟,没有任何起伏。

她心底略略有些说不上的失望——

想想也是,纵然她向往的生活是此般,却没有理由去强迫他跟自己一样,而且。他这样的身份,又哪里有什么选择可言?

是她不该有此一问。

“你呢?”

半晌不见她做声,慕冬开口反问道。

苏葵不知该如何作答,一时有些迟疑。

她不愿在他面前说违心的话。

她将头歪向慕冬,搁在了他宽阔的肩膀上。徐徐地道:“我更喜欢天大地大的生活。”

慕冬眼神略有些闪烁。

这儿答案他本就是料到的,她如此排斥入宫,便是因为那不是她所喜的生活

可知道归知道,亲耳听她这么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心中终究是没能免去一场翻涌。

“可前提是,有陛下在。”

“若没有陛下,我一人独居天涯,又有何意义。”

苏葵是也不知什么时候竟产生了这个想法,但话说出来之后,她能肯定的是绝对是发自肺腑的。

或许有时候,不觉中已经放下了许多。

曾经她跟宿根在一起的时候,太过固执,认定的事情便不可更改,而今现在才恍然明白,两个人在一起更多的是互相包容。

爱情不止是一味的跟对方索取。

宿根教会了她如何被爱,而她在慕冬身上则是学会了如何去爱。

慕冬伸手揽住她单薄的肩,道:“你想要的,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去给。”

换作其它人,他或许可以肯定的说你要的一切我都能给,但他知道苏葵要的不一样,甚至刚好便是他最难办到的。

“恩。”苏葵嘴角含笑着点头。

有他这句话,便足够了。

她相信他。

以往的种种她都看在眼里,刻在心中,他用一次次的实际行动告诉了她,他是完全值得她去信任和付出的人。

仅余的半轮红日将天边染的通红,像是上好的红绸铺就,为这昏黄的天地增添了一抹亮眼的颜色。

艳丽而炽热。

渐渐地,二人的背影皆被红通通的日光染上了色彩,远远一看恰似是被定格在了这幅无双的画卷之中。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357 落落天涯)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