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58 找上门来

358找上门来

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不可避免。

卫国与大漠的战争,终于在昨夜正式的爆发。

慕冬似早有防备,三日前带军前去了边陲,安营扎寨。

亦或是,正式发起这场战争的人是卫军这边。

苏葵了解的他,是从不会将自己置于被动的状态中去,只要瞄准了时机,便不会再做任何无畏的等待。

两军厮杀,纵然他不一定会亲自上阵,但还是叫苏葵一颗心紧紧的吊着。

临行的那一夜,她想尽了各种占理和没理的借口想要随他一起,却始终不得他改口——不管她怎么说都是徒劳。

逼于无奈她甚至还产生了女扮男装混进军营的打算,可慕冬极有先见之明,派了上百个身手不凡的将听音楼给团团围住,苏葵一身便装蹑手蹑脚的从房中出来之后,乍然瞧见这如临大敌的阵势,脚下一软便知是没戏了。

开战之地离汴州城甚至不足百里,也不知真是这战事过于浩大,还是苏葵潜意识里的幻觉,她总是觉得时不时的便能听到惨烈的哀嚎声和兵戎相切的冷冷锵声。

这一日行宫里来了三位客人指名道姓是来见苏葵的。

侍卫见其中一位手中握有慕冬的信物,不敢有丝毫怠慢,即刻让人去通知了苏葵。

苏葵满腹狐疑地带着丫鬟前去了花厅。

在这汴州,有她认得的人么?

且能进这得了行宫,显然还不是寻常人。

思前想后她也没能想出符合种种条件的人来。

“许久不见啊。”

苏葵刚一踏进厅里。便听一道清朗的声音并着笑意传入了耳中。

她即刻便听出了是谁来。

“你怎来了——”

说话间苏葵一抬头,看清了来人却是神色一变。

不止是有辰三。

“阿葵姐姐。”

“苏小姐。”

二人同她打着招呼。

苏葵看向辰三——是谁当初要跟她合作来的?

不是说会帮她摆脱巫谷人的威胁吗?现在倒好,直接带人找上门来了!

辰三咳嗽了两声,道:“松尾,来之前你不是说有许多话要说吗?”

“阿葵姐姐,是我和爹求着辰大哥带我们来见你的。”松尾解释着说道,声音再不似以往的神采飞扬,反而是一种难言的忧虑和不安。

这种情绪。本是不该出现在一个孩子身上的。

苏葵对他本是有好感的,可自从知道他是巫谷人之后,那种好感便减弱了大半,甚至还带有了些惧怕的情绪,还有来自内心深处说不清的排斥。

松爹站起了身来,神色恳切地说道:“苏姑娘毋庸太过害怕,我们只是想带你回巫谷一趟。”

“我为什么要跟你们一起回什么巫谷?”

“因为苏姑娘是此代月族圣女。身上负有拯救巫国人的使命,还请——”

他话还未说完,便被苏葵打断,“我不是什么月族圣女,我是卫国丞相的女儿。再者说了,我并未受过你们巫国半分恩德,为何就凭借你们一厢情愿的自以为是。便给我安上什么拯救他人的使命?”

说着,她便觉心中有些激动。

不知为何,越是靠近巫国,她心中那种对巫国的愤恨之情便日益的加重——像是有过不可磨灭的深仇大恨。

她只能将此归结于大概是因为巫国人对月族的不公待遇而产生的情绪。

松爹闻言脸色有些过不去。

苏葵说的没错,他们不仅没有资格要求她去做什么,相反的,他们欠月族人诸多。

可是巫族人的后代却是无辜的,他们不该因为先人犯下的错误而承受非人的折磨,足足一百年,终于等来了今日的机会。他怎能放手——

想到此处他便顾不得许多,心中一横便屈膝直直地跪在了苏葵面前。

苏葵没料到他会如此,一怔过后强自硬着口气说道:“你万不必如此!我本就非心善之人,且不说你们巫国人对月族有不公在先,退一万步说,我自也不会不顾自己的安危去救你们巫国人!”

话说的虽够强硬,但眼中还是闪过一丝心软,她在心里告诉自己莫要轻信于人。转身便朝着厅外吩咐道:“送客!”

两名侍卫即刻行了进来。

苏葵神色有些起伏,忽觉衣袖被人拉扯住,转脸一看却是松尾。

“阿葵姐姐,我求求你了!”

松尾扯着她的衣袖跪了下来。眼中蓄满了泪水,英气不凡的一张小脸上皆是恳切的神色。

见此,苏葵心中一阵泛酸,皱着眉道:“你快起来!”

“阿葵姐姐你不答应我便不起来!”松尾固执地说道,“松尾知道阿葵姐姐是个好人,松尾不想再见爹爹和凭儿姐姐受罪!只要阿葵姐姐愿意帮我们,松尾做什么都可以!”

辰三有些不忍地别过了头去。

虽说他今日带父子二人过来是打着自己的算盘,是为早日找出解除蛊咒的办法,但眼下见一个孩子这般,任谁也不可能熟若无睹。

“我同你们一样,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人罢了,不是我不帮你们,而是我真的不知该如何帮你们!”苏葵无奈至极,边伸手扶着松尾边说道。

辰三听她口气显然是动摇了,不再似方才斩钉截铁的不管不问,便在一旁说道:“没试过怎知帮不了?”

苏葵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说什么的都是他!

起初提醒他小心巫国人的是他,主动要担起保护她安危的是他,今日带巫谷人找来的是他,现在提出要帮他们的也是他!

他倒是惯会扮好人的!

让她左右下不了台。鬼知道她若是跟他们回了巫谷那个鬼地方去,会不会被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你放心,我会陪你一起去,用我的性命来保证你的安危。”辰三举出三根手指做发誓状,一脸正经地说道。

可苏葵显然已经没办法再去相信他了。

却见松尾忙不迭地点头附和道:“对对对!我也是!虽然我妹辰大哥那么厉害,但我就算是拼了命也不会让人伤害阿葵姐姐你的!”

“什么拼命不拼命的,你现在还小许多事情都还不懂——”苏葵叹了口气,摇头道:“先起来再说!”

“不!”松尾急的眼中的泪都涌了出来。死活也不愿起身,“至少我懂好人跟坏人的分别!阿葵姐姐你是好人,我们族里的哥哥姐姐和爷爷奶奶们也都是好人!好人不是就应该救好人的吗?阿葵姐姐我求求你救救他们吧!求求你了!”

他这番话说的稚嫩却让人动容。

纵然那进来的两名守卫压根摸不清状况但也被这孩子给感染的有些入戏了,不知觉间,二人都对苏葵报以了期待甚至带着祈求的目光......

觉察到他们投来的目光,苏葵简直无语到了极点......

可不可以不要这样看着她,好似她若不答应便是铁石心肠的后娘一般!

松爹见有望。忙在一旁添柴加火,“在下也可以指天发誓,若是回去之后,我族里有人敢提出对苏姑娘的性命安危有半分不利的条件,就算是死我也要将苏姑娘平安送回来!”

他出谷寻找圣女,本就是为救族人,若是要付出苏葵的安危来。那岂不是以命换命吗?如此一来还谈什么救人?所以,这样的事情,他说什么也不会让它发生的!

苏葵的思绪不禁有些混乱,眼见着父子二人跪在地上,满眼都是对她的期望,拒绝的话更加的说不出口了。

辰三起了身来行到她面前,说道:“你只道自己与此事没有干连,纵然袖手旁观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你可曾想过,那些受蛊咒折磨的人。他们不也是无辜受到牵连的人吗,他们,又有什么错?”

苏葵闻言抬起眼来看他,却见他眼中竟是一派的痛色,似乎对此深有体会。

苏葵越发觉得拿不定主意了。

“你既有帮助他们解脱痛苦的能力,何不一试?”辰三又说道:“若你办不到,自然也没人会勉强你——可救与不救,决定权在你手中。”

“... ...”

苏葵到这儿算是明白了。

辰三这是瞅准了慕冬不在。才有此一行的——

更是认准了她吃软不吃硬,才有这么一场半真半假的戏,专门就是用以要挟她的心软。

被人这么设计她心中难免有些不是滋味,可说没有动摇。那是不可能的。

她不过也是一个普通人罢了,常人有的怜悯之心她也一丝不缺。

可是,谁又真的能保证等到了巫谷之后,一切都能在辰三他们的掌握之中?

即使辰三和松爹他们口口保证着,纵使她信得过他们,但是,她信不过那些素未谋面的巫谷人,等到了人家的地盘,可不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稍有差错,只怕局面就会失控。

结果更不是她所能料想的到的。

“你们先回去吧。”苏葵眉心尽是纠结,“容我想几日。”

松爹几人闻言皆是大喜。

虽说不是真的就答应,但只要苏葵肯考虑,他们就有更多的机会来说服她。

“谢谢阿葵姐姐!”松尾叩了个头,才拿袖子边擦着眼泪边笑着站了起来。

苏葵见他又哭又笑的模样,无奈地一笑。

谁能告诉她她前世究竟是造了什么孽,老天爷才会给她出这种难题——

殊不知,这也的的确确是她前世种下的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