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71 未来相公

371 未来相公

慕冬无感地转回了头来,淡淡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既然如此,那你还说个屁。

辰三心中现出了挫败之感。

他怎忘了这人就是个典型的白眼狼呢?要他知恩图报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啊。

心里是将人骂了一通,但面上还是带着笑,死乞白赖地说道:“正所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咱们之间也委实用不着客气,你既同我不客气,那我也不好意思对你客气……等事情都办妥,呃,你把这丫头借我一段时间,如何?”

“不行。”慕冬几乎是想也没想便拒绝道。

他甚至问都没问辰三将人“借去”是作何。

慕冬拒绝人的时候自带一种不言而喻的气势,总是让人无法再开口问第二次,然而,辰三显然不能被归纳进普通人和正常人的类别。

所以,他仍旧不死心也比较好让人接受了。在他身上永不放弃越败越战和到了黄河心仍不死的大好精神得以了淋漓尽致的展现。

“你先别急着说不行啊,你难道就不想问问她的意见?”?? 未待作年芳371

“我替她做主了。”

辰三嘿嘿一笑,摇着头道:“只怕这回你还真没法儿替她做主了——因为我已经事先同她达成了一致,我此番同你说不过是跟你打个招呼罢了,若你当真不愿意,我也只好带她私逃了。”

说到这儿,他转头看了一眼慕冬的脸『色』,才又道:“那丫头的『性』子你也知道,一旦决定的事情便很难改变,你拦也没用,即使你拦住了她也少不了被记恨一顿,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你应当不会做吧。”

在这方面,慕冬显然深有体会。

是也不知他有没有被辰三说动,只淡淡地道了句:“以后再说。”

这模棱两可的话听在辰三耳中却信心倍增。

有戏了!

他方才说的轻松。就算慕冬不点头他也能带苏葵“私逃”,但他同时也清楚。若真过不了慕冬这一关,要带人私逃还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一行人在天『色』暗下之前过了山,抵达了土祁城。

现下诸国交战,在此关头,苏葵认定他们进城必是要经过一番严查的,且他们这一副异国的装扮,分明就是在明示土祁城守卫“来盘查我们吧”。

然而慕冬和辰三却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听得周围渐渐有了人声。苏葵撩开了车帘一看,原来是已经到了土祁城城门前。

他们这一行人在于周遭出入城门的百姓中显得格外惹眼。

辰三冲着那头裹红『色』布巾的城门守卫一拱手。

苏葵见那二人对视了一眼,后再望向慕冬和辰三的眼神明显有异,不由提起了心来。?? 未待作年芳371

“敢问二位高姓?”其中一名士兵开口询问道。

苏葵闻言有些不解。怎地盘查人不问从何处来,进城所谓何事,而是张口便问姓氏?难不成知道了姓氏便能判别他们是否可疑不成?

还是说,这便是大漠国盘查人的方式么……

“免贵姓陈,我这位同伴姓木。”辰三笑着答道。“想必西元帅应与二位打过招呼了吧?”

二人一听当即换作了一副笑脸。

“为了谨慎起见卑职才多问了两句。”先前开口问话的那位忙道,“天『色』不早了,几位不妨早些进城歇息吧——”

辰三冲二人一抱拳,适才驱马缓缓入了城去。

马车再次驶动,苏葵放下了车帘。一脸的疑『惑』。

土祁城是座略显破败的边城,跟繁华二字委实搭不上什么干系。

天『色』暗下之际,几人找到了一座落脚的客栈。

看好了房间之后,小二便引着几人在堂中落了座。

辰三随手点了几样菜,又要了一壶酒,那长相粗狂的小二便下去了。

虽是边城,但大致是因为地处偏僻再加上战『乱』的缘故,此处食客也并不多,加上苏葵他们这桌,统共也就三桌客人。

苏葵见四周无人注意他们,才开口问道:“西元帅,是谁?”

她本怀疑是西廷玉来的,毕竟她识得的大漠人中也就西廷玉自己姓西……

但西廷玉只是个少府而已,故她便排除了这个可能。

却听辰三说道:“就是西廷玉啊,你认得的。”

“啊?”苏葵不免惊愕,“他何时升为元帅了?”

“他手握他父亲留下的亲兵,又有大漠第一富商作为靠山,还有两个好盟友……升个官有甚奇怪的?”辰三半真半假地笑道:“就是这大漠的大汗,他也做得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并未刻意放低,便引了那其余两桌的人举目朝着他们看来。

而令苏葵意外的是,他们看过来的目光竟然平静的出奇,只看了一眼,便各自收回了视线,各吃各的去了。

且他们看得那一眼,还是用来看卧坐在桌边的小小花的……

苏葵不由喟叹这大漠的国风真真开放,不止是男女风防极为宽松,就连言论也这样自由。

简简单单的几道菜很快被端了上来。

“等到了银都好好吃那西廷玉几顿,现在就且凑合着吧。”辰三边拿起竹箸边说道。

苏葵也不挑剔,一天下来就只吃了些干粮喝了几口水,现下倒也真的有些饿了。

席间苏葵偶尔抬头看向对面的慕冬,总不免感叹一番,这人似乎不管在什么环境下,吃怎样的饭菜,神情和动作总让人觉得高雅的要命。

饭吃到一半,忽听门外传来了一声高呼。

“小二!还有没有空房了?”

这声音苏葵听着极其耳熟。

一抬头,果见是松尾父子二人。

他们怎也来了!

苏葵诧异一瞬,朝着门外一招手,刚想开口喊人,松尾却先她一步惊喜地出了声。

“阿葵姐姐!”

说着,便小跑了过来。

“阿葵姐姐,你怎也在这里。是不是要去巫……要去我们那里啊?”他险些将巫谷二字说了出来,一脸期待的看着苏葵。

“事情办完了便过去。”苏葵冲他笑笑,问道:“吃饭了没有?”

“还没——”松尾听苏葵的意思是愿意去巫谷的。脸上的笑意越发的灿烂明澈,一口白牙暴『露』在空气中。

辰三一巴掌打在了他的头上。

“好啊你个臭小子。就记得你阿葵姐姐了?连个招呼也不知道同我打?”

松尾气呼呼地转过了头去,鄙夷地看向辰三道:“真是的,一个大男人这么小气,少跟你打个招呼能死啊!”

辰三刚欲还嘴,却见松爹已经走了过去,便就瞪了松尾一眼了事。

松爹走来对着几人一抱拳,目光触及慕冬之时。脸『色』微微有些变幻。

苏葵也觉察出了气氛的不对。

慕冬虽然一直给人以冷漠的感觉,但若非刻意,是不会流『露』出此等防备和疏离的气息的。

甚至,还隐隐带着一股敌意。

苏葵怔了一怔。便大致猜到了原因是在她的身上。

辰三都知道她是月族圣女后裔,知道松尾父子二人的身份和寻找她的目的,那么慕冬定也是知晓的。

苏葵在心里叹了口气,暗道只怕她巫谷一行,首先还得将这尊大神给搞定才行。

喊来小二加了两双筷子和几个菜。松尾和松爹便也坐了下来。

大致是也感觉到了慕冬身上散发出的寒意,闲不下来的松尾竟也老老实实的吃完了一顿饭,期间愣是一个字也没敢吭,苏葵不由暗笑这可真是一物降一物,松尾这天不怕地不怕我行我素的『性』格竟也会被慕冬的气场摄住。

用罢了饭。天『色』已经一片漆黑,因明早还要上路,众人便没过多闲谈,各自回了房歇息去了。

当然,有慕冬这座天然冰山横隔在苏葵身边,想闲谈,委实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洗漱完罢,苏葵合衣坐在**,望向小小花道:“怎么了?方才吃太多?”

自打一进房来,小小花便在房中转个不停,它这个动作让苏葵只能当它是在消食。

“嗷呦……”

小小花低低地嚎叫了一声,眼睛里藏着浓浓的不安。

苏葵见它不对劲,朝着它摆了摆手,示意它过来。

小小花顺从地走了过来,趴卧在苏葵床边,将脑袋搁在床沿上,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望着她看,似想传达什么。

但它这回想要传达的东西明显太过复杂,甚至就连它自己也搞不清楚究竟想传达什么意思,它也不甚明白究竟为何也进这土祁城便一刻也安宁不下来。

它自己都搞不明白,更不要说苏葵了。

“好了,早些睡觉,明日一早还得上路呢,免得到时你又不愿起来。”

小小花呜咽了一声,将头埋进了被子里。

苏葵见它似想闹别扭,刚想再说话,却听梆梆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正准备出去倒洗漱水的堆心出声问道:“谁啊?”

“是我……”刻意压低的声音响起,但还是叫苏葵听出了是谁来,她拿下颌朝着门口的方向点了点,示意堆心去开门。

门被打开,进来的是一身玄『色』短衫和绑腿灰裤的松尾。

他进来便反手将门关上。

“怎么了?这么晚不睡觉。”苏葵望向他,笑着问道。

“我睡不着,想找姐姐说说话。”松尾搬了张凳子到苏葵床前,伸着脖子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问道:“阿葵姐姐,那个穿白衣的人是你什么人啊?”

小孩子的直觉有时候才是最准确的。

苏葵笑了笑,便道:“他是我未来的……相公。”

堆心听她答的这样直白,不由想笑,抬手替二人各自倒了杯茶水,递了过来。

松尾怔怔地接过,不可置信地看着苏葵道:“阿葵姐姐……那你以后岂不是要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