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80 梨花月

381 大结局

好大会儿,她才缓缓地转过了身去。

百步开外之处,有白衣男子站在雨里,通身都被雨水打湿,高大挺拔的身形分明挺得笔直,却让人觉得好似一座摇晃不止的玉山一般,随时都会崩塌瓦解。

几年没见,他蓄起了短密的胡须,显得越发沉稳冷毅。

苏葵不可置信的望着那人,只一眼,大脑便被抽空。

这些日子来,她对他绝口不提,但却时常会看到他的幻影。

在梅花丛林深处,在不休的琴音之中,在辗转反侧的梦境里……

但却没有一次如同现在这般,如此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存在和靠近。

他在缓缓走近,一言不发。

苏葵忽然有些害怕。

她,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他,怎么面对以后……

她担心一旦见到他所有的理智都会涅灭。

想到此处,仅存的理智逼迫她匆然地转身,衣袂被山风扬起,背影就如同一只受惊的白蝶。

“站住!”

沉沉地怒喝声徒然在背后响起。

苏葵身形一怔,视线顿时模糊了起来。

没用,都没用……

原来只需要听到他的声音,一切都会顿时瓦解。

“谁给你的胆子躲着我!”

苏葵被他愤怒的声音惊的一抖。

他从没这样过,他从不会将自己的愤怒以如此明显的口气表露出来。

“回答我!”

他几近质问般。

他甚至想问一问她究竟有没有心,究竟有没有想过他的感受!

她知不知道这些年来他是怎样活下来的……

“……陛下已有妻儿,又何苦再来打搅我的生活?”苏葵尽量将声音压的平静一些。“我又哪里来的理由去打扰陛下的生活。”

“请陛下就当以前的苏葵已经死了——”

她说什么?

慕冬气极反笑。

她要他当做她已经死了?

慕冬闻言双手紧握成圈,只觉得心口处被她这疏冷的口气生生戳了一个大洞,鲜血淋漓。

她到底为什么能够说出如此狠心决绝的话来……

“你说过让我信你,我信了,这么多年我都信了!”慕冬蓦然提高了声音,眼中似翻涌的惊涛骇浪,“可你怎能不信我!你就如此厌恶我,连你活着的消息都不屑于告诉我?”

这个自私到了极点的女人!

苏葵猛然地转回了身来。

手中的伞不防之下被一阵山风卷走。几起几落。

她红着一双眼睛。

“信你?你娶了我最好的姐妹现在要我信你?你他妈连孩子都有了还让我信你!见鬼去吧!”她近乎是吼着说出了这句话来,激动的险些都要站不稳。

话说出来之后,却是连她自己都错愕万分。

这才是,她心里真正想说的话吗?

这些时日以来,没有一天不在说服自己,告诉自己没有理由埋怨他,没有资格要求他在明知她已经不在人世的情况下。身边一个女子也没有……

可她终究还是在意的,终究还是在怨恨他的。

恨他这么快便忘记了对她的承诺……

“所以我们之间早就扯平了。”苏葵将目光错开,状似平静地道:“你既忘了我,又有什么理由来强迫我必须还心心念念对你永不相忘?纵然你贵为天子,也没有这个权利。”

你忘了我,我便忘了你——试着,忘记你。

“谁告诉你我忘了……你到底有没有看清楚过我的心意?”

他声音渐渐低下来。一步步的朝着苏葵走去,洁白的衣袍上溅上了泥泞。

他眼中是再不掩饰的情意,和铺天盖地的患得患失。

苏葵就这么看着他走来,脚下似被定住,完全移不得半步,倾盆大雨似已消声,周遭的景物也都不复存在。

全世界,只剩下那么一个他。

“究竟要我怎么做你才肯相信,你尽管说,我去做。”慕冬望着她说道。

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对人说出这句话。

他是真的怕极了。

什么尊严,什么威仪,跟失去她比起来再没什么可以令他这么害怕了……

说什么,他都不可能再让她离开。

“你不喜欢宫里的生活,没关系,皇位迟早也是让给别人坐,我可以不要。”他又走近几步。

“只要你可以留在我身边。”他说着,口气都有些颤抖起来。

苏葵泪水应声而落。

慕冬望入她的眼中。看到那里面是自己的倒影,片刻之后,他颤颤地伸出双臂,在近了她肩膀之后。蓦然将她拥入怀中。

这是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奢望……

怀中的身体在轻颤。

他将她拥得更紧了一些,哑声道:“你说什么都可以,我什么都可以去做……所以,能不能不要再试探你有多重要了?”

苏葵犹豫半天,勉强找回了一丝理智,道:“可你已是有妇之夫……”

“她已经回大漠了。在知道你还活着之前——”

她大抵是看清楚了心中的人到底是谁。

苏葵一怔,又问道:“那,孩子呢?”

慕冬这才记起她方才说的什么‘孩子都有了’,现在听她又提起,不由皱眉问道:“什么孩子?”

“你和珍珠的孩子啊……”

慕冬哭笑不得,“我同她怎会有孩子?”

她都是从哪里听来的?等回去他一定要把造谣之人揪出来,碎尸万段。

苏葵闻言也是一愣,他这意思,是说他跟向珍珠是……清白的?

可那天她真的听到了孩子的声音,在向珍珠的步撵里。

“就是去年八月初七,你们乘撵出城……分明有个孩子。”

慕冬想了半天,才叹了口气,道:“那是洐王的女儿……”

这么多年下来,她这自以为是,遇事只会按照自己的思路分析,一条路走到底儿的臭毛病怎就一点没变。

苏葵只觉得上天再次跟她开了个玩笑。

“还有其它的问题吗?”

苏葵想了半晌,“你为何要留胡子?”

慕冬:“…………”

“我觉得不是太适合你,你觉得呢?”

慕冬:“还好吧…………”

“可我不喜欢。”

“那便不要了。”

“嗯!”

整座山林都被朦胧的雨雾笼罩,山中雨声回荡不绝,放眼望去目光所及之处绿如染碧,一双似雪白影在其中格外显眼,似如天外来客一般。

忽听那女子叹了口气,道:“这山路越往下走越滑啊……”

一道温温凉凉的男声说道:“那我们走慢些?”

“可雨下得这么大,淋得久了染了风寒如何是好?”

“……那先找个凉亭避雨,等雨小了再走?”

女子似有些恨铁不成钢,痛心疾首地道:“我看了天气预报这雨今天停不了——”

“何谓天气预报?”

“就是……我昨晚观了星象的意思……”

“可昨晚也在下雨,你自何处观的星象?”

“你!”女子吼道:“你听不出来吗!我的意思就是让你背着我走!”

见她急眼,男子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山谷中,颇有几分得逞的意味。

“你,你故意的!”

“哪有……”男子没有底气地辩解了一句,笑道:“上来吧——”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