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81 大结局

番外

昏暗阴潮的牢房中四角挂着油灯。

火光跳跃着,牢中悉悉索索的声音不绝于耳。

不知是哪个深夜不得入眠的犯人在辗转反侧,还是老鼠又出来觅食了。

一月前,明尧之自尽于牢中。

至于他这些年都熬下来了,为何非得到现在才自杀,这个原因委实不怎么有新意——因为第二日便是他问斩之日。

明尧之此前是秉承着能活一天便是一天,不浪费人生的大好原则,虽明知他难逃一死,但人嘛,在面临绝境之中,总是会抱有一丝侥幸的心理。

而明尧之的侥幸心理终于在大理石贴出讣告的那一日,砰然幻灭。

令人称奇的是,讣告中绝口未提明景山三个字。

就像是,被遗漏了一般……

但众人心里清楚的很,想被大理寺这种缜密的机构给遗漏,是比连中三元还要难上一个层次。

所以,对于明景山,只怕朝廷另有打算。

手戴铐链,身穿囚衣的明景山坐在牢房一角,屈着一只腿。

沧桑了太多的一张脸,显得格外平静。

在牢中这些年过去,他什么都想通了,什么都看透了。

生死在天不过一条命,富贵繁华不过一眨眼,正如云烟。

从一开始他就意识到,这个皇帝绝非池中之物,明尧之,攸允,甚至整个天下,都不是他的对手。

当然,也包括他明景山。

但这不代表他觉得自己输了,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争什么。

他向来随兴,一切不过随兴二字。

明景山甚至觉得就算现在有人来告诉他明天上法场,他表情都不会变动一下。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便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给惊住了。

“还愣着干什么,不想走了?”

狱头替他开了铐链,没好气地嚷嚷道。

“确定要放我出去?”明景山仍旧持以怀疑的态度,他真的觉得是这狱头喝多了酒,犯起了晕。

他可是朝廷重犯,随时要判处死刑的重犯。

“嘿!你这人可真有意思,放你走还不愿走!”那狱头说着话,从怀中掏出了一卷明黄色的御诏来,在明景山面前打开,道:“看到没?这可是宫里刚差人送来的,你被无罪释放了!”

狱头朝着空中一揖手,“这可是皇恩晃荡,亏得咱们皇上仁慈!快走吧!”

外面夜色正浓,月色却是极好。

明景山抬头看向空中的圆月,略有些失神。

不过是隔着一道门的距离,感觉却天差地别一般。

他不知道皇帝为什么要赦免他的死罪。

若换作别人他或许还会以为,是为了彰显自己的仁慈宽宏,但是他很清楚,像慕冬这类人,他是不屑于这么做的。

也罢,既然侥幸捡回了一条命,就不必再去想那些与自己不相干的事情了。

以后,要去哪里呢?

闯荡天涯,四海为家,倒是快意潇洒。

明景山勾唇一笑。

或许这种生活,才是真的适宜他。

可为何脑海里突然现出了一张熟悉却朦胧的脸庞……

当初那封休书,他也算成全了她一回。

这也算是他唯一为她做过的事情了。

现在回头一想,他蓦然发现,亏欠她良多。

正如当初苏葵所言,既是娶了,就该好好对待。

他没有做到该做的,以前他身边佳人无数,莺燕成群,而他认为,她对于他来说不过是稍有特别的其中一个,因为他从未遇见过敢如此跟他作对的女子,故才会对她格外上心。

然而现在繁华淡去,当他一无所有之时,他才恍然发觉,她在他心中占得分量之重。

太晚了。

他在心里暗道了一句,将目光从那轮圆月中移开,提了脚步。

却又在下一刻蓦然顿住。

月光下,一大一小的身影站在他五步开外的地方。

梳着妇人头的女子眉眼婉转,静静地望着他,不语。

看到她手中牵着的男童,那模样活脱脱是…………

明景山脑海中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他看向她,眼中波动的厉害。

二人就这么对视着,男童一会儿看看她,一会儿又瞅瞅他,清澈的眼睛含着疑惑的神色,却不敢出声打破这种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明景山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夏暖暖,你来作何?”

午爰默然片刻,道:“我来接我的夫君,我孩子的父亲回家,有何不妥吗?”

“……”

明景山只觉得一颗心重重地一颤,然后,忽然尘埃落定。

如果有人问他,这辈子觉得最满足的是什么时候,他想,就是现在了。

似乎她这一句话就填满了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