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番外明景山

番外 母后威武

申时初。

凯旋亭。

今日天色格外的好,万里无云的天空一片湛蓝。

亭边池中的青莲还未完全绽放,半开半掩着,一两只蜻蜓时而停立其上,时而轻扑着在阳光下几近透明的翅膀掠过池面,无声无息。

“老爷,少爷,少奶奶要生了!”

一声嘹亮的喊叫声划破了寂静。

亭中正对弈的男子倏然站起了身来。

“快去请稳婆!”

青衣婢女忙道:“皇后娘娘从宫中带了产婆过来,现在正在少奶奶房中,让奴婢来通禀老爷少爷一声!”

“走!快去看看!”

不断有女子凄厉的喊叫声从内室中传出。

身穿宝蓝色对襟如意扣儿的男童正襟危坐在外室的高椅上,看模样应是七八岁上下。

站在他椅边身着粉衣的五岁女童皱着一张脸,两只白嫩嫩的小手紧紧地捂着耳朵。

她旁边站着另一位年纪相仿的女童,哇哇地大哭着,嘴里含糊不清地喊叫着,“呜呜……娘,娘……”

一旁的丫鬟头大无比,弯身哄着,“小姐莫哭,奴婢抱您出去好不好?”

见丫鬟伸手要抱她,那女童噔噔噔地跑开,抽噎着道:“我不出去!我要守着我娘……呜呜呜……”

“啊!疼,好疼……啊!”

又是一声尖利的叫声传出来,那女童哭的越发凶了。

“不想出去,就安静些。”

一道稚嫩冷清的声音响起。女童怯怯地抬头去看,一道冰冷的目光正盯着她,她打了个冷战,小嘴瘪的紧紧的,肩膀仍在抽搐,但哭音却是顿时没有了。

坐在椅上的男童这才缓缓收回了视线来,仍旧一副无感的表情。

一旁的丫鬟不由一噎——可别说不是亲生的,这股气势真是如出一辙……

粉衣女童扯了扯男孩的衣角。担忧地问道:“哥哥,舅母她伤的很重吗?”

男童目不斜视地纠正道:“不是受伤,是生孩子……”

“生孩子?”女童似乎有些不解,见他无意再搭理自己,便拿询问的眼神看向一旁的丫鬟,“真的是在生孩子吗?”

丫鬟干笑了两声,点头道:“回公主。太子殿下说的对,少奶奶是在生孩子……”

女童似还想再问,却听门外有了动静,视线立刻被转移了去。

苏烨和苏天漠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爹!”

想哭不敢哭的女童见苏烨过来,立马石破天惊地哭开了,飞也似地朝着苏烨跑去。

“外公,舅舅。”男童朝着进来的二人一颔首。礼道。

苏烨弯身将女儿抱起,焦急地往内间看了眼,问向丫鬟:“怎么样了?”

前次璐璐生产的时候,便是难产,险些将命丢掉。

丫鬟摇摇头,“产婆进去好些时辰了……皇后娘娘在里边陪着,还不知现在怎么样……”

苏烨闻言心下更怕,提步便要冲进去。

丫鬟先他一步拦在前头,惶然地道:“少爷不可!产房污秽之气重,皇后娘娘事先交待。不能让您进去……”

内室传出一道清亮的声音:“哥你在外边等着就成,里头没你的事儿,别进来添乱。”

她是心知苏烨的急性子,进来指不定真的就只能添乱……

苏烨急的一跺脚,只得干站着。

不多时,便有响亮的哭声破空响起。

“是个小少爷!”产婆惊喜道。

众人闻言喜逐颜开。

“太好了……”

苏烨再也顾不得许多,一手抱着女儿,大手一掀帘子。步入了内间去。

**的女子脸色苍白虚弱,汗水湿透了青丝,嘴角带着一丝满足的笑。

靛蓝色宫装女子立在床头,手中抱着刚被包进襁褓中的婴儿。笑道:“乍一看,跟当初庭庭刚出生的时候一模一样。”

苏烨怀中的女童眼中仍旧含着泪水,被苏烨抱着走近,她朝苏葵怀中的男婴看了眼,皱着小鼻子,看向苏葵道:“姑姑,我生下来的时候真的跟这个小猴子一样吗……”

几人闻言不由笑开。

“那不是小猴子,是你弟弟。”苏烨含笑道,看向**的璐璐,眼里满是感动。

“母后,我们今晚真的不回宫吗?”女童坐在母亲怀中,抬头问道,一双黑葡萄般的眼眸晶亮无比。

“不回。”苏葵斩钉截铁地道,神色忿忿,看向喝茶的男童道:“慕易今晚你去跟外公睡。”

“为何?”男童淡淡地问道,“为什么妹妹可以跟你睡。”

虽是小孩子争宠的话,但这平静而冷淡的口气,委实有些违和。

不待苏葵回答,女童便看向他,一脸正经地说道:“谁让你这么像父皇……让母后看了烦心。”

说罢转回头看向苏葵,“对吗,母后?”

苏葵闻言摸了摸女儿的头,相当满意地点着头。

都说女儿是娘的贴身小棉袄,果然不假。

不像慕易这孩子,若是他爷俩呆在一起,大热的天儿简直都用不着冰块来降温了。

真不知道造的什么孽……

慕易看了母女俩一眼,幽幽地道:“你们既然这么排挤我,又何苦拉我一起出宫,真是翻脸不认人。”

苏葵一噎,忙安抚道:“没有排挤你,母后只是觉得你不习惯跟妹妹睡,你在宫里,不也是一个人住在庆云宫吗,对不对?”

小孩子总是敏感的,还是解释一下为好。

虽然他说的是事实……

慕易放下了盏,作势便要起身,道:“那我还是回庆云宫好了。”

苏葵扶额。叹口气道:“母后突然想起来,你外公腿脚不好,万一你睡觉不老实碰到他就不好了,不如,你就留在栖芳院歇着吧?”

“好吧。”慕易状似勉强地应了下来。

慕翎从苏葵怀中探出手,在小几上抓了块糕点,往苏葵面前送去,笑嘻嘻地道:“母后要吃糕糕吗?”

苏葵现在是没心情逗她。摇了摇头道:“翎儿吃吧,母后不饿,小口吃,小心别噎着。”

这时,有丫鬟行了进来隔着珠帘道:“皇后娘娘,皇上来了,现在偏厅跟老爷喝茶。老爷让奴婢过来请皇后娘娘过去一趟。”

“不去。”

苏葵毫不犹豫地道。

现在知道错儿了?晚了——

看他下次还敢不敢了!

闺女儿子都在她手上,她就不信还吓不住他。

慕易起了身,转身就要朝外室行去。

“站住,你也不许去!”苏葵柳眉倒竖,喝道。

慕易转回头来,稚嫩的脸上写满了无语。

“西宁来的那位公主,父皇说是要许给史侍郎为妻的。”

“什么?”苏葵立马跳了起来。

史行云五年前便被擢升为了吏部侍郎。

“父皇昨日召见史侍郎。是我亲耳听到的。”

苏葵咬牙切齿地道:“西明风这个混蛋!”

半月前西明风亲访卫国,还带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公主。

三日前他即将要回西宁,饯行宴上告诉苏葵这位公主本就是打算送给慕冬的,刚巧这位公主也看上了慕冬,慕冬也无甚意见,可真是好事一桩天作之合,他无视着苏葵变黑的脸,千叮咛万嘱咐要她日后多多照顾他这位同父异母的妹妹云云。

苏葵并未全信他的话,当晚便找到了慕冬那里,旁敲侧击地问他的意思。然而慕冬只幽幽地说了这么一句话:长玉公主来大卫和亲,结的是两国之好,焉有推辞之理?

苏葵当场变脸走人。

次日,便带着太子公主离了宫,不可谓不速度。

现在听儿子这么一说,她怎可能还反应不过来,这是西明风那家伙有意挑拨,想看她笑话!

“站住!”见慕易拨开珠帘。她忙出声道。

“又怎么了……”小慕易不耐地道,头也未回。

“咱们一起过去——”苏葵讪讪笑了两声,抱着慕翎提步道。

“母后跟你解释解释,其实今日带你们出宫。是因为你们舅母要生的事情,跟那西宁来的什么公主半分关系也没有。”

说着,她笑了笑,看向慕易道:“所以若是你们父皇问起,你也要这样回答,知道了吗?”

“我不要说谎。”慕易字正腔圆地拒绝道。

“这不是说谎,这是……善意的隐瞒,太傅有没有教过你,家庭和睦很重要,你作为这个家的一员就肩负着维护家庭和谐的重则——”

“太傅没教过……”慕易嘴角一抽,太傅如果会教这些跟学业牛马不相及的东西才奇怪了。

“呃……既然太傅没教那母后便来教你,这件事虽小,但影射出来的意义却是重大的,其实母后根本不在乎你父皇知不知道,母后只是想借此来教一教你做人的原则,你试想一下,如果你对这个家庭都不能负起责任,那么,日后你该怎么向整个天下负责,怎么对我们卫国的子民负责?……,!:)”以下略去一万字。

小慕易一时觉得责任重大,额角渗出了薄汗,点着头道:“我考虑考虑吧…………”

慕翎钦佩地看着苏葵,觉得自家母后的身形越发伟岸了起来,上管得了她面瘫的皇帝爹爹,下哄得了她同样面瘫的太子哥哥,她母后可真是世间最威武的人了……

毕竟,在她眼中面瘫者是最令人敬畏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