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丹医

第9章 药渣

第9章 药渣

新书上传,

……

高压锅爆炸的威力还是非常惊人的,尤其是锅里的压力被白岳人为的提升到了它所能够承受的极限,最后又是白岳的真气一吐,压力更是瞬间暴涨数倍不止,这才最终支撑不住而爆炸开来。

白岳护住了那个女人,爆炸的冲击波撞击在他的护身罡气罩之上,掀起了阵阵的波澜,如果不是他有着先天巅峰的真气护体的话,估计现在就算不死也是个重伤,尤其是靠着这么近的情况下。

这爆炸来得快,去的也非常的快!

那冲击波只是持续了大约五秒钟的时间就结束了,可就是短短的五秒时间,却给人一种非常漫长的感觉。

呼!

当白岳确定爆炸已经结束了,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为了抵挡这爆炸的威力,他的真气要维持那个罡气罩就必须疯狂的输出,短短的五秒时间他的真气消耗了至少八成以上,当然这里面还有他之前炼丹消耗的一些。

不过,饶是如此,也让白岳对现代社会的这些科技产品有了一定的认知,至少在爆炸的威力上而言,这个小小的高压锅爆炸可比他在山上炼丹用的那个丹鼎炸炉要强大的多。

“你没事吧?”

在确定安全之后,白岳这才悻悻的松开了被他紧紧的护在怀中的那个女孩,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询问道。

虽然他是一个修炼者,可他也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普通人,尤其还是处于青春萌动时期,第一次和那纤体如酥的女孩有了身体接触,有一点点小小的反应和冲动也是正常的。

“我……我没事!”

在这突发的震惊之后,那个女孩苍白的脸庞之上露出了一抹粉色的羞红,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手脚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在确定对方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之后,白岳也就安心了。

修仙者在遇到不可抵抗的强大外力的时候都可以被吓呆掉,更何况是女孩这样脆弱的普通人了,白岳可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失误而让这个美丽的女孩生活在无边的恐惧之中。

不过,至少从外表上来看,除了因为害怕而有些脸色苍白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至少白岳可以感受到女孩的精神波动还是很正常的。

先天强者之所以实力强大,就是因为他们可以将自身的真气转化为护身罡气,而这种先天罡气威力绝伦,只要真气雄浑就可以将周身上下全部笼罩在其中,别说是刀枪不入,恐怕刀枪根本连近身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老头子曾经提醒过白岳,现代社会的人类虽然武力不行,但是他们却发明了一些威力强大的火器,这些火器威力强大的甚至能够突破武者的护体真气而伤害到肉身,就算是先天级别的护身罡气也未必就不会被击穿的。

以前白岳或许还会对老头子的这种论调有些不以为然,可是就在刚刚那高压锅爆炸的威力显然就已经可以赶超一些先天强者的致命一击了,这一点只要看一下这个已经被彻底摧毁的厨房就可见一斑了。

“你要去哪?”

沈婉清看着匆匆的就要逃出门的白岳,忍不住叫了一声。

白岳愣了愣,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一句:“我出去有点事,很快回来……”

这声音都还落下,他人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甚至于沈婉清透过别墅那巨大的落地玻璃看见白岳是直接从那高高的院墙之上直接飞过去了,顿时惊讶的她樱红的小嘴张在那里久久都合不起来。

“刚才是怎么回事?”

许久之后,沈婉清才幽幽的回过神来,同时也回想起了在爆炸之前她看到的那一个画面,便小心翼翼的往那个已经被破坏殆尽的厨房这边走了过去。

厨房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几乎成了一个垃圾场。刚才爆炸的威力实在是太强了,所有的橱柜都被摧残掉,就连冰箱、微波炉也都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油烟机更是直接凹陷的几乎扁平了。

顶部的吊灯被炸的飞出了厨房,落在别墅院子的草地上,脚下的地砖也被摧残的很厉害,除了一小块圆形的地面之外,其他的地砖都被震成了碎片。

而唯一完好的这一块,沈婉清记得这里就是她和白岳所站的地方、

所有的东西都被摧残的不成样子,可是为什么她和白岳却能够幸免于难呢?而且连脚下的地砖都沾了点光,啥事也没有。

想到了这里,沈婉清不由得对这个刚刚搬来别墅的神秘房东的孙子表示了相当的好奇,同时她印象中在爆炸之前他好像用那个高压锅在做什么事情,只不过因为自己突然出声把他给吓了一下,之后就出现了爆炸……

“高压锅!”

沈婉清立即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便开始在这个被炸得支离破碎的厨房里寻找了起来。

高压锅爆炸了,整个锅体四周几乎被全部炸没了,连找都找不到,但是沈婉清却意外的找到了那个锅底,被一层黑乎乎的东西覆盖住的锅底。

如果不是这玩意儿太过于显眼,又非常幸运的直接在冰箱外壳上贴出了一个深深的凹坑而逃过一劫的话,估计沈婉清还真的不那么容易找到它的。

“好香啊!”

沈婉清并没有伸手把那个锅底取下来,显然她并没有那个能力,那个锅底贴进去太深了,几乎直接将冰箱门都给击穿了,而且卡的实在是太紧了,根本不可能掏的出来,除非从背面还有点可能。

但是,沈婉清在靠近的时候,却意外的问道了一股怪异的幽香。

不是花草的香气,也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一种……药香?

当沈婉清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药不是都是很苦的吗?什么时候药也能够有着如此的香味了?

可以说,这样的发现着实巅峰了她以往的认知。

“他在炼药?”

也就在确定这一点之后,沈婉清又回想起了之前白岳的动作和神态,突然得出了这样一个让她更加难以直接的事实。

只不过这样的事实,她宁愿是自己猜错了。

炼药,这好像是网络游戏里才有的技能吧,在现实之中就算是中医,也就是抓来了药材用水在药罐子里煎熬而已,好像还没有听说过谁用高压锅焖药的。

也不知道是好奇心作祟,还是有什么东西勾引了她一下,沈婉清几乎是下意识的伸出了一根纤细的手指在那黑乎乎的药膏上抠了一小点,然后将沾了一点点药渣的手指塞进了小嘴中尝了一下。

呕!真苦!

虽然只是只有那么一点点,但是沈婉清还是能够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苦在她的味蕾上扩散开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干呕一下,可是却郁闷的发现什么也没有呕出来,那一点点药渣好像入口就化掉,直接拌着她的津液就顺着食道流入了胃中了。

虽然仅仅只是这一点,但是却已经让沈婉清觉得非常后悔了,甚至于到现在她的小香舌上还残留着一抹难以除去的苦味,甚至于连喝了好几杯白水都没有能够消减多少。

显然,这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大约五分钟之后,沈婉清突然感觉到腹中一阵绞痛,甚至于还发出了一种咕噜噜的声音。

肚子坏了!

沈婉清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是吃坏肚子了,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刚才品尝的那一点药渣,顿时就把逃之夭夭的白岳恨了一个底朝天。

可是腹中绞痛的厉害,立即匆忙的窜进了卫生间里解决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