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丹医

第10章 秦海的求助

第10章 秦海的求助

……

阿嚏!

在沈婉清蹲在卫生间里一个劲儿的诅咒着白岳的时候,白岳已经坐上了出租车在前方宁城大学的路上了,只不过以他先天巅峰的实力,居然也会有打喷嚏的时候,而且还是在这个炎热的夏天。尐?χ說?箼5?手5?5打ち

“难道是老头子又在背后骂我了?”

以他的修为,几乎已经达到了寒暑不侵的地步,就算是此时位于宁城市区,高达四十度的高温之下,身着一件单薄的T恤和牛仔裤的他也没有感觉到一丝丝的热量。

能够让他打喷嚏,那就只可能是有人在背后怨念很深的诅咒着他。

而很不幸的,白岳印象中也只有老头子一个人才会这么做,却没想到会是一个刚刚有点接触的女人。

白岳倒是因为炸毁了那个厨房而畏罪潜逃,实在是他刚才一兴奋就忙着炼丹,结果把一件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之前的十七年时间,白岳一直都是在山上度过的,虽然老头子对他进行了启蒙,但实际上多数还是使用的古老的启蒙方式,真正的现代教育白岳是一点也没有接触过的。

自然的,白岳的大学通知书的水分也就大了很多了。

可是因为他有老头子这个师傅在,通过关系走个后门弄一张录取通知书实在是太容易了,也就是这样白岳才成为了宁城大学历史系的一名新生。尐?χ說?箼5?手5?5打ち

只不过老头子交代过,在新生正式入学之前,白岳最好和宁城大学的老校长,同时也是老头子走后门的那一位主儿见一个面,如果需要他帮忙的话那就帮他一把,将这件事彻底了结一下就行了。

修道之人,最忌因果纠缠!

老头子虽然没有跨入那个世界,但是从他搜罗的一些古籍之中却隐隐发现这样的一个事实,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每次救人或帮人之后非常黑心的索要报酬,这未尝不是了解因果的一个手段。

而他也是这样教育白岳的,免去这些因果纠缠,那么才能够在修仙的道路上减少很多的羁绊,修仙之路更加的顺畅。

就好像宁大校长帮了白岳这个忙,那么白岳帮他一个忙,一报还一报,这就两清了,谁也不欠谁的。

刚才炼丹,因为发现高压锅这种功能方便的另类“丹鼎”,白岳就有些手痒便尝试了一下,虽然最后因为沈婉清的突然出现打扰了白岳的炼丹而爆炸,却也让白岳明白他的这个构想却成功了。

只要这个构想成功了,那么白岳只需要在以后的日子里只需要慢慢的完善这个构想以达到最佳的效果。

宁大的老校长姓秦,名海,如今已是八十高龄,是共和国最早一批的科学家、知名学者,同时更是一位成功的教育家,真正的桃李满天下,宁大作为华夏数一数二的高校,更是精英辈出,各行各业之中都有宁大走出的人物。尐?χ說?箼5?手5?5打ち

也正是因为这样,秦海的声望也是相当高的,就连现任的教育部部长、宁大现任校长都是他的门生,每年过年的时候都会亲自上门拜见一下,聆听一下老校长的教诲。

秦海虽然已经离开了校长之位十多年了,可是依然居住在宁大校园内的那一栋老式的住宅楼里面,他的儿孙多次要求他老两口搬到外面特地给他准备的别墅去住,却总是被他严词拒绝,并且还狠狠的训斥了他们一番。

地址是老头子在白岳走之前交给他的,而白岳也是直接将这个地址丢给司机看,的哥也就直接开着车子进了宁大,并向着这一栋老楼过来了。

白岳事先也没有任何的通知,更没有像其他的上门者那样带着大包小包的带着礼品,而他就是只身一人空手而来。

笃笃笃!

秦海夫妻俩都是科学家出身,并且都在宁大任教多年,甚至于他们最早上学的时候也是在宁大的前身就读的,所以对这里特别的有感情,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这里。

门打开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开的门。

“你好,是秦海秦校长吗?”

虽然是第一次见到秦海,可是白岳这一见面就知道开门的这一位肯定就是他要找的人了。尐?χ說?箼5?手5?5打ち

“你好,我就是秦海!你是……”

秦海愣了愣,一般能够找到这里来的人都是他熟悉的人,而且年纪都偏大,至少也在四十岁以上,那都是他的学生,好像印象中并不认识这么年轻的小伙子、

难道是我哪个学生的孩子?

秦海不由得在心里如此想到。

“秦校长,我是白岳,是我师傅让我过来找您的!”白岳微笑了一下,露出了一口小白牙,看起来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白岳?”秦海听到这个名字愣了愣,随即脸上带着不是很肯定的表情问道:“你师傅是赛神医?”

白岳点了点头,表示了肯定。

实际上老头子根本就不姓赛,只不过因为他医术高明,治好了很多人的病,救了无数条性命,所以人送外号“赛华佗”,这名字虽然俗气了一点,可实际上也表示了他的医术确实了得。

只不过老头子活了一百二十多岁了,这个名号也叫了近百年的时间,慢慢的人们早已经忘记了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叫赛华佗,最后人们就尊称他为赛神医了。

“太好了,我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秦海得到白岳的肯定之后,顿时兴奋的叫嚷了起来,说着就拉着白岳的手将他拉近了房间里面,“白岳小兄弟,这次我真的要请你帮忙救一救我家的老婆子,我实在是……”

这一激动,愣是将一个比他小了六十多岁的白岳叫成小兄弟,如果这件事让熟悉他的朋友知道的话,估计还不知道要有多少人摔倒呢。

“救人?好!”

白岳顿时一愣,可脚下却还是跟着秦海的脚步一起往里面的房间走了过去。

刚才来的路上,他还在想该如何还秦海这个人情,却没想到这一来就可以救人,这样就可以直接把这个人情给还掉了,因果自然也就消掉了。

至于说,他对于能不能将人救活这一点,他倒是并不担心,甚至他好像还有着绝对的把握。

“听说小兄弟跟随赛神医学医十多年,这次赛神医肯放你一人独自下山,想来应该是得到赛神医的真传而出师了吧?”

虽然这个距离并不是很长,可秦海心中有些激动,话也就多了一点,边走着边询问了一句。

“师傅的医术,我半点也没有学!”

白岳倒是实在,几乎没有任何隐瞒的就直说了,他确实没有跟老头子学过医,而老头子也基本没向他提起过任何医术有关的东西,一切都是白岳自己按照古籍学习的,甚至于他所修炼的法诀混元一气诀都是他从一部古书上找到的。

秦海的脚步顿时就顿住了,满脸诧异的看着白岳,想要看一看他是开玩笑,还是真的根本就没有学过医。

“小兄弟,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秦海有些诧异的问道。

赛神医的徒弟却没有跟他学半点医术,这样的事情恐怕没有人会相信!跟着神医,不学医术学什么?

白岳只是淡然一笑,便错开了秦海,直接进去了卧室里,就看见躺在**的那个已经干瘪的看不出什么人形的老太太了。

秦海虽然有点郁闷,可是看白岳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倒是和赛神医有着七八分的相似,便也不再多问,紧跟着走进了卧室里。

“老婆子以前的身体都是非常好的,可是从半年前开始就慢慢的变成这样了,饭也不能吃,只能够依靠一点点稀粥度日!国内的各大医院我们都跑过了,请了很多的专家,却都对此束手无策,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老婆子年纪大了,身体机能退化导致的!我的几个老中医朋友居然说老婆子可能是中了邪……”

秦海在一边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尤其是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那种掩饰不住的不满还是很清楚的。不过,想来也正常,他和夫人都是搞科研出身的,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一切都是以科学根据来说话的,又怎么会相信这种无稽的论调呢?

“秦校长,您的那几个朋友说对了,您的夫人确实是中了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