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丹医

第11章 鬼唤牵魂

第11章 鬼唤牵魂

……

“中邪?”

秦海顿时愣住了,脸上的表情也变得非常精彩,一副又羞又气的样子。小x说s屋5$5整?5理

当初他的那几个老朋友这么说的时候,几乎是被他乱棍打出家门的,还狠狠的那几个老中医骂了一个狗血淋头,就是到现在都还是怨念丛生,很少跟他们再联系了。

可是,当他再一次听到这个结论,并且还是从赛神医的徒弟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心中还是不免有些诧异的,尤其是白岳刚才表明自己并没有跟随赛神医学习医道。

“小兄弟,你不是开玩笑吧?中邪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当真……”

作为一个只相信科学事实的科学家,秦海又如何能够接受这样的论断呢,只不过因为白岳的特殊身份,所以这话也说的比较委婉。

“信不信由你!如果你想要救她的话,最好还是相信的好!”

白岳倒是无所谓,如果秦海真的不相信他的话,那么他就算是帮这个忙也只不过自添麻烦,而这因果也会牵扯的越深。小x说s屋5$5整?5理

“信,我信……”

听着白岳的这句话,秦海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道。

虽然这话确实违心了一点,但是白岳还是对这个性子倔强却又真的很担心自己夫人的老头有了一丝好感。

“为了让你同意我下面的治疗,我还是让你见识一下吧!”

白岳笑了笑说道,随即便迈步走到了床边,端详了一下老太太的脸部的变化,就看见整张脸都已经瘦得几乎只剩下一张皮贴着骨头了,脸色苍白的没有半点血气,同时额头眉心处隐隐泛着黑气。

“看好了!”

白岳脸色顿时变得非常的肃穆,同时双手幻化挥动,一道道无形的先天真气在他的双手之间形成了一个稳定的真气波,随即就看见他掌变指疾刺老太太脑际两边太阳穴,两道先天真气从两边太阳穴射入脑际。小x说s屋5$5整?5理

秦海虽然看不见那真气波动,但是却能够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充斥着整个房间,同时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可是,很快的他就看到了他这辈子以来见到的最为诡异,也打破了他对科学坚定无比的信念的一幕。

一道诡异的幽蓝色的烟状气体从老太太的眉心慢慢的被逼了出来,并且在脱离了眉心之后立即化作了一只看起来非常狰狞恐怖的骷髅头,并且那骷髅一个劲的想要再次回归眉心而却,在那里极力的挣扎、嘶吼着……

白岳持续稳定的输入了先天真气,试图将这一道鬼气强行逼出老太太的体内,但是那个骷髅就好像是扎根在眉心一般的,明明已经绝大部分都被逼了出来,可就只剩下那最后一个怎么也出不来,即使白岳输入再多的真气也是枉然。

呼!

最终白岳还是失败了,当白岳收回自身真气的时候,那个骷髅又再一次疾速的回归了老太太的眉心,同时还张牙舞爪的好像表示这它的强大和无敌一般。×?s!尐5说5箼5首发

白岳皱着眉头,对于那个张牙舞爪的骷髅好似当做空气一般的根本就没看见,只不过看他紧锁着的眉头,就知道他在想着解决的办法。

“小…小兄弟,老太婆……怎么样了?”

说实话,秦海已经被刚才的那一幕惊呆了,尤其是那张牙舞爪的骷髅更是让他心惊胆战,用科学似乎真的很难解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出于来夫人的关系,他还是稳定了有些慌张的心神问道。

“有点小麻烦!”

白岳摇了摇头说道,但也只是说有麻烦,却没说不能治。

听白岳这么一说,秦海虽然有点担心,但是却知道这个看起来并不是很大的小伙子掌握的医术恐怕不在他师父赛神医之下,至少赛神医治病都是用药、针灸等等,却从没有听过居然还会这等法术的。

“秦校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夫人中的乃是鬼唤牵魂之术,乃是别人下了邪咒所致,如果在晚一个月的话,就算是遇上我也没得救了!”

白岳皱着眉头说道,虽然他还不太懂道术,但是对于这鬼唤牵魂之术也是略知一二,而这牵魂就是使用邪咒将活人体内的魂魄牵引而出。

而这个过程做的比较隐蔽而不容易被人发现,当魂魄离体之后那个骷髅就会暂时取代魂魄暂居体内而不死,待数日之后骷髅自动消散之后,人也就死了,但是因为魂魄不在体内,就算是地府也查不出什么来,那被抽离的魂魄因为生前受尽了极度的病痛和邪咒的折磨而怨气极重化作阳间厉鬼。

这种厉鬼不但厉害,而且不惧阴间鬼差,甚至于有些比一般的鬼差都要强大的多,这些厉鬼更是一些邪门阵法或是法诀的极品修炼炉鼎,但是这种法术对于筑基期以上的修仙者来说几乎随手可破。

所以一般使用这种法术的都是一些筑基期以下,希望能够使用这种厉鬼作为炉鼎以邪术强行突破那筑基期的壁障而踏入修仙者行列。

如果老太太身上的鬼唤牵魂是由一位筑基期以上的修仙者所施法的话,那么白岳根本就没办法凭借着他的先天真气将那骷髅逼到那个地步,甚至可以说施法者的境界应该还没有达到白岳这个程度。

“鬼唤牵魂之术?”

秦海的脑袋有点不够用了,虽然不太明白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可是又是鬼,又是魂的,多半不会是什么好事,因为他的信念在刚才就已经轰然倒塌了,脑海中便浮现出了华夏自古流传下来的鬼怪故事里说的勾魂摄魄的说法了。

“小兄弟,你看……这该怎么治?”

到了这个地步,已经容不得秦海不相信了。

“治倒是没有太大问题,只不过有件事我可是要事先申明的,这种法术非常邪门,施法者固然是有着修炼邪功的打算,可是这人必然也是对尊夫人极度憎恨,否则绝对不会对尊夫人下手的!”

鬼唤牵魂之术非常邪门,尤其是在慢慢剥离魂魄的这个过程中,那个幽蓝色的骷髅几乎会对魂魄施放非常惨烈的折磨,越是折磨的厉害,最后怨气就越是强烈,厉鬼形成的实力也就越发的强大,因此施法者多半都是将这种法术施放到自己最仇视和痛恨的人身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