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丹医

第12章 锁魂丹

第12章 锁魂丹

……

“憎恨老太婆?不会啊,老太婆性子很温和,从来不跟人结怨的……难道是他?”

秦海摇着脑袋在那里想了一会,口中也是念念有词的,不过似乎老太太人不错,并不会得罪什么人,可是突然之间秦海想到了一个人。尐?χ說?箼5?手5?5打ち

“有嫌疑对象了?”

白岳随口问了一句道。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不过听你这么一说,似乎会跟老太婆过不去的也只有他一个……”秦海有些不是很肯定的说道,毕竟还不至于有人恨老太婆恨到用这么阴毒的方法来对付他的。

“哦?说来听听!”

对于任何一点可能都不应该放过,尤其是白岳对这种鬼唤牵魂之术还有着相当的兴趣。

倒不是他也想要通过这种方法来跨过这个坎儿,只是因为他自己并不会道术,希望能够见识一下道法的真正厉害之处。×?s!尐5说5箼5首发

鬼唤之术实际上并不算是完全的邪门法术,就白岳从古籍中找到的资料显示这种鬼唤之术起源很早,当初封神之时姜子牙使用的召唤五方鬼使的道法就是最为正统的鬼唤之术,包括传说中的西湖白素贞的手下五鬼也是使用这种道术召唤而来的。

但是因为这种鬼唤之术的施法要求非常苛刻,实力要求、资质要求,甚至于还包括了本心的要求等等,所以慢慢的这种正统的鬼唤之术就少有人能够修炼了。

后来有些居心不良的修炼者便改用这种邪法强行修炼鬼唤之术,便衍化出了白岳现在进到的牵魂之术,除此还有锁魂、拘魂、勾魂、散魂等等邪门法术。

对于这些害人的邪门法术,白岳倒是并不会太在意,只不过让这种正统的鬼唤之术就此失传却是非常可惜的。

“这人叫陈有德,是老太婆以前的一个同事,也曾经是一位著名科学家,但是三十多年前的一次科研活动中,因为领导小组的分工问题上他和老太婆出现了分歧,而产生了一些矛盾最终关系闹得很僵!不久之后,陈有德因为一些作风上的问题被开除了公职,甚至于差一点死在那一场浩劫之中!”

“不过自从那次侥幸不死之后,陈有德也恢复了他原来的身份和地位,但是对老太婆就显得非常不友好,甚至于有人还听说他突然开始搞起了邪教,笃信封建迷信……”

说到这里,秦海顿时哑然。小x说s屋5$5整?5理

封建迷信,就刚才中邪之说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的话,这件事也自然是要归结到这上面的,可是现在他就算是相不相信都难了。

“刚才就是你说到这个,我才想到他的!”

白岳点了点头,如果秦海没有说错的话,那么这个陈有德还真的是嫌疑最大的人选了,当然也不排除是某个邪修机缘巧合的碰巧选择了秦海的夫人,这也是有可能的。

“秦校长,尊夫人的病情虽然恶化的比较厉害,但实际上她的情况却也是非常稳定的,据我估计至少在一个月内是不存在任何生命危险的!这一点你可以放心,一月之内我必将尊夫人救回!不过,这一个月内,我希望秦校长能够随叫随到,我需要你的一点帮助!”

牵魂之术固然厉害,但是白岳却是知道破解方法的。尐?χ說?箼5?手5?5打ち

牵魂实际上就是利用替代的方式将魂魄牵引出躯体,而想要破解这种牵魂之术最简单也最实用的方法就是稳固魂魄。

也非常巧合的,稳固魂魄的方法很多,但是白岳却刚好懂得一种叫做锁魂丹的丹药,而以白岳目前的实力还恰恰刚好够炼制这种丹药,甚至于炼制锁魂丹需要的各种辅药白岳都有,唯独缺少了一味主药。

“主药?什么主药?”

当白岳简单的将这种锁魂丹的事情跟秦海说了一遍之后,秦海顿时就愣住了,道家炼丹的事情他是听说过的,无非是调铅弄汞,最后服下的丹药也是个毒药,落得一个铅中毒、汞中毒的下场。

可是听白岳介绍的十多种辅药,全部都是正常的药材,甚至其中有几味是他听都没听过的。

不过再听到说还缺一味主药的时候,他还是显得非常紧张的,有点担心是不是铅、汞这类的重金属元素,真要是这的话,那可不是救人,而是在杀人了。

“秦校长不必担心,其实这主药对于我可能没办法,但是对你来说却是举手之劳而已!”白岳笑了笑,对于秦海这个老头虽然才只是第一次见面,却已经多少摸到了他的一点点脉搏,知道哪些东西是他所担心的。

“对我来说举手之劳?”

秦海是担心没错,可是听到白岳这句话还是愣了好一会儿。

“不错,举手之劳!我要的只是要取你十指指尖流出的精血而已!”

这种锁魂丹的炼制并不复杂,唯独这十指精血必须是至亲之人才可以,十指连心,心乃魂之所牵,十指精血实际上就是心血,以至亲之人的心血为主药,辅以各种珍稀药材炼制而成的锁魂丹,便可稳定心神魂魄,直破那牵魂之术。

“小兄弟,只要能够救得了老太婆的命,别说是十指精血,要我的老命都成!”对于这种要求,秦海自然是不可能拒绝的,不过就是十指的血罢了,他虽然年纪大了,但是身体还是非常好的,损失点血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可是白岳却摇了摇头,“十指精血实际上是心血,损失心血则气虚体弱,虽然可以采用进补的方式挽回一点,但是身体却会变得差了很多,这一点你要有心理准备!”

显然,秦海对于白岳的这个善意的提醒并不当回事,只是一个劲儿的点头。

这老两口一辈子风风雨雨的都过来了,虽然也红过脸、吵过架,但是他们的感情却是实实在在的,六十年钻石婚可不是说的那么简单的。

“既然如此,那秦老就等我的通知吧,我先回去准备一下!”

得到了秦海的肯定回答,白岳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他欠秦海一个人情,这个忙他是必须要帮的,只不过帮这个忙,肯定要忍下一个麻烦。

想到了这里,白岳就对那个陈有德有了那么一点兴趣,他有点想不明白这样一个老教授怎么会突然懂得牵魂术这样邪门的功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