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丹医

第28章 闯祸精

第28章 闯祸精

新书上传,

……

咕噜噜~~~

不出意外的,白岳的肚子发出了这样的响声,显然也是为了这么多天没有进食在抗议了。

白岳虽然跨入了筑基期,已经可以做到辟谷了,只不过他进阶的时间还很多,显然还没有适应这样的境界。

尤其是他本身对饮食就是有着相当偏好的人,对于辟谷那一套他还是不太喜欢的,也许真的有那么一天,但是现在并不是现在。

“你……下来了?”

可是,当白岳慢慢走下楼的时候,家里面显得格外的冷清,只有沈婉清一个人穿着围裙在刚刚修理好的厨房里忙碌着,好像是做饭的样子。

乍一看见白岳突然下楼了,顿时愣愣的问了一句。

“厄,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准备出去吃点东西!”

被沈婉清这么一问,饶是白岳也不得不脸上泛起了丝丝的红意,但是他对沈婉清还是很客气的,便笑了笑说道。

“我正好也在做饭,姐姐她们中午都不回来,要不就我们两个人吃吧?”

沈婉清指了指她正在忙碌着的饭菜说道,只是这句话说出来却有点小暧昧了。

白岳闻了闻那个香气,看了看菜色和数量,好像准备的是蛮多的,“会不会不太方便?”

“不会的,其他人都不回来,我一个人肯定是吃不完的!”

沈婉清娇笑一声道。

这样的笑容要是被沈婉冰看到肯定会惊讶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沈婉清的性格有点偏自闭,很少能够跟人谈得来,至于笑,那更是少之又少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

白岳想了想,还是没有拒绝对方的好意,一来是肚子确实有点饿,二来则是这饭菜的香气撩人,看样子并不比在山上老头子弄的差。

“呵呵,别这么客气,你可是我们的房东,我要是不好好巴结巴结你的话,谁知道哪一天你会不会把我们姐妹都赶出去呢?”

说实话,和白岳聊天,沈婉清觉得格外的轻松,似乎白岳身上有着一种非常特别的潜质,让一向都对人非常警惕的沈婉清不由自主的觉得这个人很不错、很友好,甚至于说出这样朋友间的玩笑话了。

白岳笑了笑,却并没有说什么。

这个别墅虽然是老头子,也等于是他的,让这些美女在这里住下来,也是有他的目的的,房租是象征性的收一点,但更多的还是为了别墅下面的那一个玄阴地脉的。

“我来帮把手把!”

看着沈婉清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着,白岳也不好像个大爷似的坐在那里等吃饭,便主动过去帮起忙了。

“那你帮我把菜切一下吧!”

沈婉清愣了愣,不过也只是淡淡笑了笑,也没有矫情,便将手上刚刚洗好的菜丢给白岳切了。

笃笃笃!

就看见白岳手中拿着菜刀,耍出了一阵绚丽的刀光之后,那些菜就直接切好了,整整齐齐的摆放在砧板之上,甚至于每一段的长度都好像是用尺子量过似的,几乎是丝毫不差的。

“你这……”

沈婉清愣了好一会儿功夫,指着白岳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白岳笑了笑,刚才菜刀在手,他又有了那种回到山上给老头子切菜的那种状态了,恐怕谁都不敢想象,他这一身武艺更多的用处不是与人搏斗,而是给老头子切菜吧。

“算了,算了,你先做着吧,菜很快就炒好了……”

沈婉清苦笑了一下,便直接将白岳推出了厨房,然后她又钻回去忙碌了起来。

看着厨房里忙碌着的沈婉清,白岳也只是笑一笑,听老头子说现在的女孩子个个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却没想到自己居然遇上一个好像很喜欢炒菜做饭,而且长的又相当漂亮的女孩。

咣!

可是就在这时,一声比较清脆的大力关门声却打断了白岳的思绪。

“啊~~你怎么下楼了?”

当白岳看见进来的那人时,对方居然很是诧异的看着自己睁大了一双美丽的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道。

“有人在追杀我,要是他们来找,记得说我不在家!”

说完几乎没等白岳答应下来,便直接冲上了二楼,消失在楼梯拐角的位置上。

而白岳自始自终都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的表示,那女孩就已经消失了,弄得他张着大嘴巴半天没合拢起来。

“怎么了?菲菲姐又闯祸了?”

倒是沈婉清穿着那一身小围裙,举着一只锅铲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白皙的小脸上带着一丝丝的苦笑道。

“她经常闯祸?”

倒是白岳纳闷的问了一句。

沈婉清苦笑着点了点头,算是肯定了白岳的这个疑问。

刚才的那个女孩就是柳菲菲,就是当初白岳刚来就被她一脚飞踹,却被白岳反制摔在地上,并且一个劲的叫白岳师傅的那个美丽女孩。

只不过看这架势,这个女孩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

笃笃笃!

就在这时,大门外传来了这样的敲门声。

别墅的大门分成两个,从最外面的大铁门,将整个别墅连同这个院落一起隔绝开来的,然后就是别墅的这个门,看样子某女人冲回来太着急,外面的门没关,直接让人找上门来了。

“你们找谁?”

沈婉清拌了一个鬼脸,便躲进厨房去继续炒菜去了,而白岳只能够去开门,外面是一群穿着打扮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金毛小子搀扶着一个穿着西装革履但是脸上却是一片青紫同时连站着都双腿直打颤的年轻人。

白岳看着都觉得眉头一皱,便脸色一板沉声问道。

“怎么是男的?难道我们走错了?”

当那个年轻人突然看见这个著名的美人窝开门的居然不是美女,还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的时候顿时一愣,随即很是纳闷的嘀咕了一下,便下意识往门牌方向看了过去。

“对呀,是蓝湾十六号啊,没错啊……”

可很快就发现他们并没有走错,“这位先生,请问一下柳菲菲小姐在家吗?”

听对方这么一问,白岳就知道是柳菲菲的仇人杀到了,再看看说话的这个年轻人那一双站着都打颤的腿,多半的是要害部位受到了严重的创伤,这才站不住脚的。

“不在……”

白岳直接两眼一白,闭着眼睛说起了瞎话。

日行一善是他的宗旨,但是并不是对人他都会行这一善的,显然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不算在内,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