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丹医

第29章 强势挡人

正文 第29章 强势挡人

……?

“怎么可能不在?我明明看见她跑进来的……”?

那年轻人身边的一个金毛见白岳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顿时就急了,指着白岳的鼻子就吼了起来,看那架势似乎要把白岳给吃了似的。?

“你看见了?那你可以进去搜啊!”?

白岳双手抱胸静静的堵在门口,眼神轻蔑的了瞄了那个金毛一眼说道。?

“我这就进去搜……”?

那金毛一向嚣张惯了,哪受过这样的气,如果对方是个有钱有势的大人物的话,那他肯定会装孙子,可是白岳年纪轻不说,身上的穿着也非常的普通,看上去像保姆更多过像富豪,便立即吼了一嗓子就准备进去搜。?

可是拜月就那么堵在门口,想要进去就必须要先将他推开才行。?

“你闪开!”?

那金毛见白岳居然没有半点让路的意思,便直接伸手去推,可是当他的手推在白岳身上的事情,却发现对方一个瘦弱的身躯居然纹丝不动。?

难道昨晚上消耗过度,身子有点虚??

那金毛不由得如此想到,昨晚上特地叫了两个妞玩双飞,确实身子有点虚,否则怎么可能推不开这么个瘦不拉几的家伙呢。?

想了想,手上便又加了把力气,使劲推过去,可是对方依然还是纹丝不动。?

这下子乐子可就大了,身后的那些兄弟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甚至还有几个看热闹居然还吹起了口哨,可把他臊的差点没找个洞钻进去。?

“我还就不信了!”?

这金毛也是一发狠,一只手变成了两只手,按住了白岳的双肩就使出了几乎全身的力气,那张看起来有些苍白的脸上也是被憋得通红通红的。?

哼~~?

哈~~~?

恩~~~?

厄~~?

那个可怜的金毛几乎连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可白岳却依然稳稳的站在门口,甚至于身体一点点轻微的动作都没有过。?

呼~~?

终于,那个金毛累的实在是不行了。?

本身就是个被酒色掏空了的身子,又如何能够对抗的了白岳筑基期高手的强大力量,别说是就他一个人了,就算是再加上十个八个的也别想让白岳动弹一下。?

“没吃饭啦!如果不想搜的话,那就滚吧!”?

白岳很是不屑的鄙视了一句,顿时这样的家伙他可是不会客气的。?

“少爷,我去!”?

而那个年轻人身边唯一的一个算得上还有点实力的壮汉看到金毛居然如此丢面子,而白岳又是一副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德行,他心里也是憋着火的,便立即向那个年轻人请示道。?

“不用了,你不是他的对手!”?

只不过,那年轻人却是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白岳,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实际上当白岳一出现,年轻人就已经看得出他身上那种气质不一般,所以就连一向嚣张跋扈的他都非常客气的问了一句。?

而当金毛试图推开白岳的时候,白岳那种眼神、神态,还有金毛的动作、表情和气息的变化,那年轻人都一一看在眼里。?

他虽然没有练武,那是因为他根本对练武不敢兴趣,但是毕竟生在武林世家,这眼力却是非常好的,一眼就看出白岳属于那种内家真气修炼有成的武者。?

至于自己身边的这个保镖,是从特种部队下来的,身手不是一般的了得,可是和内家真气修炼者对抗的话,还是没有太大的可比性的。?

“这位兄弟,麻烦你等柳菲菲小姐回来了转告她一声,就说我赵心为之前的事情之向她表示歉意,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亲自登门负荆请罪的!”?

那个年轻人推开了扶着自己的两个手下的胳膊,支撑着站住了,并且非常客气的说道,同时脸上那一闪而过的痛苦之色还是躲不过白岳的眼神的。?

只可惜,白岳可不是什么老好人,虽然入世时间不长,但是从小就跟老头子刷着玩的他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忽悠的了的。?

“那好,这句话我会转告他的!你还是快走了,顺便当好人奉劝一句,赶紧去医院治一治吧,否则你这后半生恐怕是……啧啧”?

白岳点了点头便直接把赵心之和他手下的那些人给的打发了,顺便还当了一回好人。?

看赵心之那打颤着的两条腿,看着伤势恐怕还真是不轻,心想柳菲菲这个猛女小脚还真不是一般的狠。?

那赵心之倒也光棍,向白岳抱了抱拳,便领着人颤悠悠的离开了,一点也不拖泥带水,这倒是让白岳稍稍的高看了他一眼,心想此人要么就是真正的光明磊落,要么就是城府极深。?

不管这赵心之属于那一类,可光是这一手看来,确实值得白岳稍稍的高看他一眼。?

当然了,两个人的关系依然还是这样,算不上敌人、更算不上朋友,最多也就是路人而已。?

当赵心之离开之后,白岳这才关了别墅的两道大门,回到了客厅里,就看见沈婉清已经做好了饭菜,摆好了餐具在等候着了,而不久之前还被吓得狼狈不堪的柳菲菲居然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整整齐齐的坐在餐桌前了,似乎看不出之前那个狼狈样了。?

“人走了?”?

当白岳走回来,柳菲菲这才慢悠悠的问了一句,就好像这件事压根就跟她没什么关系似的。?

“走了!”?

白岳虽然有点小郁闷,可也不至于跟一个女人怄气,同时肚子里早就已经空荡荡的了,看着满桌子的好菜,自然是食欲大动,哪有心思去理这个女人,便淡淡的回了一句之后直接坐了下来。?

“好了,人齐了,开动吧!”?

看到白岳完完整整的回来,沈婉清也是很高兴的,立即笑呵呵的说了一声,便开始吃饭了。?

白岳也不是那种喜欢瞎客气的人,加上确实太饿了,便立即开始加入了抢食的大军中去了。?

……?

而此时,宁城赵家却是正在酝酿着一种爆发的火焰。?

“什么?心之被人踢伤了,而且还是那个部位?”?

一个打扮的相当入时的中年贵妇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更是怒不可遏,就好像是点绕了火山一般的,随时都要爆发出来的样子。?

而他就是和白岳有过一面之缘的赵心之的母亲,同时也是宁城四大家族陈家的女儿陈慧。?

赵心之不但是赵家的子孙,同时也是她唯一的儿子,还是陈家老爷子最疼爱的一个外孙,即使他并没有修炼任何的武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