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丹医

第30章 质疑

正文 第30章 质疑

……?

也正是因为赵心之是陈慧的**,所以陈慧对赵心之那叫一个宠爱,说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都远远不足以形容她的赵心之的宠溺。?

“陈七、陈九,跟我走,今天我倒要看看这个小浪蹄子是吃了什么雄心豹子胆了,连我们陈家的人都敢动!!!”?

愤怒的陈慧根本就不在乎赵家的那些人,直接就带着自己从娘家带来的两个高手侍卫直接开拔要去找柳菲菲的麻烦去了。?

可这边他们才刚刚坐车出门,就看见赵心之居然坐着车子回来了,只不过赵心之脸上的那一抹痛苦的神色还是让陈慧心疼不已。?

“心之,我可怜的孩子,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否则你让妈怎么活下去啊?”?

几乎是没有丝毫犹豫的,陈慧的向赵心之扑了过去,更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个不停,让赵家的那些人都忍不住一个劲的在那里摇头,但是却没有人敢说什么,只能够默默的看了赵心之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赵心之在赵家的地位很高,那是因为他有一个来自于宁城四大家族的母亲陈慧,赵家的老一辈都没有几个人敢给陈慧脸色看,更不要提下面的小字辈儿了。?

“妈,我没事,已经去医院看过了,只需要好好调养一段时间就能够完全恢复了!”?

**要害之处的疼痛依然是那样的清晰,不过好在他听白岳的钟爱去医院检查了一下,并且正好医院有一位医术很不错的老中医在坐诊,便顺便给他治了一治,虽然不可能马上就药到病除,可只需要安心调养一段时间基本上是不会损害到生育能力的。?

“那就好,那就好……”?

一听说儿子没事,陈慧脸上的表情就舒缓了许多,基本上距离破涕为笑也不远了。?

“对了,妈!你带七叔和九叔这是打算去哪啊?怎么看着你们气势汹汹的?”赵心之可是清楚的记得不久之前一脸凶相的母亲,正要出门的样子,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回来的话,估计现在早就不在了。?

“当然是去给你报仇!柳菲菲那个小浪蹄子,我早就说她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这孩子就是不听妈的话,这次要不是儿子福大命大,指不定要闹出什么样的大事儿来呢。这要不狠狠的收拾她一顿,妈就咽不下这一口恶气……”?

陈慧眼神之中的凶光直冒,那神情更是好像恨不得把柳菲菲撕成多少块似的。?

“妈,您可千万不能去……”?

赵心之顿时一愣,随即脸色一变说道。?

他的脑海里不由得响起了白岳那风轻云淡一般的神情和他身上透出的那一抹飘渺的气质,总觉得其中有一些是自己拿捏不准的东西。?

“心之,你都弄成这样了,还要袒护那个死丫头?不行,绝对不行!”?

陈慧从小就骄纵惯了,就算是嫁到赵家也基本上依然是嚣张跋扈的样子,连带着对自己的儿子也是宠溺的不行,一点亏也是吃不得的,谁让在这宁城真正敢得罪她的还真没有几个。?

“不是的,妈!”?

赵心之一把拉住了陈慧。?

“事情是这样的,我被柳菲菲踢了一脚是没错,不过我带人一直追到她住的别墅那里,却遇到了一个人!”?

“遇到一个人?谁?”?

陈慧顿时一愣,赵心之虽然是个花花大少,但是却并不是傻瓜,甚至于撇开他风流大少的外衣,他同时还是赵氏集团的副总裁,也是赵心之这一辈唯一一个入住集团核心的人物,可见其能力绝对不弱。?

而能够让赵心之都如此重视的人,显然不会是简单人物,所以陈慧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柳菲菲的背后可能站着某一位让赵心之甚至是自己都忌惮不已的大佬。?

“我不认识!”?

可是赵心之却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只是一个年轻人,看起来甚至于还不到二十岁的样子。”?

“年轻人?不到二十岁!难道是宋家的那个宋轻风?”?

听赵心之这么一说,陈慧的脑海里顿时就浮现出了几个人,似乎整个宁城能够让赵心之都忌惮的年轻一辈也只有那么四个人,而年纪不到二十岁的,这四个人里面也就只有宋家的宋轻风一个了。?

“不是,这个人并不是风花雪月四公子中的任何一个,甚至于我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从外地来的,但是他给我的感觉,甚至于比四公子之中最强的齐少华都还要厉害不少!”?

赵心之摇了摇头说道。?

“比齐少华都要厉害?而且还不到二十岁?”?

听到儿子这么一个评价,饶是见识很广的陈慧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宁城四公子已经是赵心之这一辈中最为杰出的四位青年才俊了,不但本身拥有着不凡的身世,同时更是武学修为惊人,据说是目前四大家族中最有希望进阶先天境界的四位,其中更是以年纪最大的齐少华已经步入武者后天之境的实力为最强。?

如果以后天强者的实力都比不上赵心之说的那个年轻人的话,恐怕陈慧还真的要掂量掂量一下自己这次要是贸然去寻仇的后果了。?

“小少爷,这是真的?”?

倒是一边的陈九突然问了一句,显然对于赵心之的这句话并不是太相信,毕竟赵心之虽然眼睛很准,可毕竟没有修炼武功,完全只是凭借自己的猜测,看错了也是很有可能的。?

听到陈九居然敢质疑儿子的判断,陈慧顿时狠狠的瞪了陈九一眼,但是同时却也被陈九提醒了,便不是很肯定的问道:“心之,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不到二十岁就能够超越齐少华,这样的武学天赋恐怖整个华夏都找不出来几个,要知道齐少华可是五台山缘觉禅师的弟子啊!”?

“妈,我相信我的判断是没有错的!如果你们不信,大可以让七叔或者九叔是试探试探,不过最好事先做好准备,我担心那人若是被惹急了可能会重手!”?

赵心之瞥了一眼陈九,虽然这是陪着自己一起长大的长辈,但毕竟只算是陈家的一个普通家奴而已,生在这样的大家族对于下面的奴才可是没有太多尊重的,尤其是这个奴才刚才还质疑了自己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