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5章 没办法的办法

第25章 没办法的办法

依然是母亲梁氏在厨房劈柴的声音把他从睡梦中惊醒,窗户外天已经亮了,左少阳急忙把被子折好,下了楼梯,也不用吩咐,自己拿了扫帚,打开药铺大门,到门口扫雪。

一晚上的雪,又把昨天扫开的路面铺满了,他一边哈着气一边扫地,手指头都要冻僵了,这才把药铺门口近左的雪都扫干净了。然后又拿了小扫帚扫了大堂,用抹布将药铺药柜桌椅抹了一遍。干完这些事,左贵正好起床出来。瞧他在忙着打扫药铺,微微点头。在梁氏的服侍下洗漱完毕,端了一杯梁氏泡好的热茶,坐在药铺大堂的长条几案后面慢慢嘬着。

左少阳这一次没有站在药柜后面了,他拢着袖子站在门口,左右瞧着来来往往的行人。距离交租的最后期限只有两天半了,后天中午,如果找不到钱,一家人就要流落街头了,就在这短短的两天时间里,要找三千五百文,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

他望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琢磨着怎么才能赚钱。

一直到中午,不仅想不出一条赚钱的法子,甚至连一个病人都没来就诊的。想想也是,这都年边了,马上要过年了,谁还会这时候来瞧病?要是急诊,也都去惠民堂那样的大医馆瞧去了,也不会到贵芝堂来的。昨天虽然治好了一个死胎不下的产妇,但这还远不足以让贵芝堂名气得以明显提升,毕竟,一个医馆药铺,名气是长年累月,医治好无数病人之后才能积累得到的,而不是靠一两件成功的病案就可以立即换取众人的信任。

吃过中午饭,左贵本来是仰着脸望着门口的,此刻笼着袖低着头,沮丧得恨不得把头钻桌子下面去了。

左少阳终于站不住了,必须得主动出击,决不能在坐以待毙。他回头对左贵道:“爹,我出去走走。看能不能想点法子赚钱。”

左贵低着脑袋瓮声瓮气嗯了一下,却没有抬头。

左少阳笼着袖,沿着街边慢慢往惠民堂那边走。想了一夜,能赚钱的,只有自己的医术,坐在药铺里没人上门求医,只能去找人医治了。而病患聚集最多的地方,就是惠民堂。

他来到惠民堂外,尽管已经马上过年了,堂里还是有不少人排队等着瞧病,病患们在家属搀扶下,不时进出。见他站在门口,药铺伙计有些惊讶,陪笑跨步出来:“左少爷来了,有何贵干啊?——又要卖麝香吗?嘿嘿嘿”

左少阳没理他的嘲笑,依旧望着堂里的病患,真希望这些人是来找自己看病的,若是那样,一天看下来,再遇到几个大方的舍得花钱的重症病患,或许就能筹够三千五百文了。可他心里很清楚,他太年轻了,而且默默无闻,没人相信他的医术,也就不会有人找他看病。

那药铺伙计见他不理自己,撇了撇嘴,还是陪笑着说:“左少爷你随便瞧啊,我进去忙了!”回身进了大堂。

大堂里等候看病的病患们和陪同的家属也拿眼瞧他,其中有两个低声说道:“这是贵芝堂的少掌柜,听说他们贵芝堂昨天下午治好了一个死胎不下的产妇呢!那产妇在惠民堂没治好,倒叫他们爹给治好了。”

“是吗?听说他们贵芝堂看病不咋地,伤风头痛都瞧不好,还能治好这病?”

“这可难说,人家有秘方,就治这种病也说不定!”

“对对,这说不准的。”

……

听到他们的议论,左少阳突然眼睛一亮,心里顿时冒出一个主意,也不管有没有用,这当头,只能一试。他把拢在袖子里的手放下,整了整衣袍,整了整头上的幞头,迈步走进惠民堂,径直来到柜前。

昨日接待他的药铺二掌柜见他过来,一脸讥笑:“是左少爷啊,今儿个又拿什么药材来卖高价呀?”

“谁卖你高价了?愿买愿卖!”左少阳瞪了他一眼,嘟哝了一句:“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二掌柜的见有病患往这边瞧,忙把脸上换了微笑,和颜悦色道:“左少爷有个贵干?”

左少阳左右瞧了瞧,把头凑过去,低低的声音地:“掌柜的,前天晚上来你们医馆求医的那死胎不下的产妇,昨天下午,在我们贵芝堂给治好了,这件事你知道吗?”

二掌柜面色冷峻地盯着他瞧了片刻,缓缓道:“左少爷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小瞧我们惠民堂医术?”

“不不,您别误会,我只是问你知不知道这件事?”

“知道怎样?不知道又怎样?”

“掌柜的,你真的误会了,我没别的意思,我今天来,是想把这药方卖给你们。不知道有没有兴趣?”

“哦?”二掌柜打量了一下左少阳,见他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侧脸对旁边的伙计道:“快去,把大掌柜叫来!”

大掌柜就是名医倪大夫,是这位二掌柜的亲哥哥,兄弟俩开的这家药铺。那倪大夫很快从后堂出来了,二掌柜把这事一说,倪大夫也有些惊讶地瞧着左少阳,片刻,才道:“左少爷请里屋说话!”

左少阳跟着倪大夫进了后堂,里面有间小客厅,让座坐下后,一个伙计上了两盏茶,然后退了出去,把门关上了。

倪大夫这才缓缓道:“昨天的事,老朽也听说了,说实话,老朽很惊奇,想不到贵堂能把这绝症治好,佩服佩服。”

左少阳微笑道:“好说,说实话,这方子是我左家祖传的秘方,要不是现下手头紧,急着用钱,也不会出卖祖方的,不知道倪大夫有没有兴趣购买我们这方子?”

倪大夫凝视左少阳片刻,道:“既然是你们左家祖传的方子,你卖给我们,你能做得了主吗?”

“当然能。”左少阳随口撒了个谎,“就是我爹让我来的,我都说了,我们急着钱用,不然不会出让的。我也知道你们惠民堂公道,历来童叟无欺,从来不会趁人之危,一定能给出一个合适的价格的。所以这么多药铺医馆,唯独来找贵堂商议。嘿嘿嘿”

听左少阳给自己戴高帽,倪大夫却还是神情淡淡的,道:“老朽如何知道左少爷你给的方子,是真是假呢?”

“我给你写个担保书,以我贵芝堂声誉担保,绝对给你真方子,你以后遇到这样的医案可以试,要是没效果,我双倍奉还!而且,以倪大夫你的本事,要辨别一个方子的真假,只怕并不是什么难事嘛。”

倪大夫缓缓点头:“即是如此,左少阳准备要个什么价呢?”

“你出价吧,我相信你。”左少阳也不知道自己这方子能卖多少钱。

倪大夫瞧了左少阳一眼,道:“还是你出价吧,你要卖东西,自然是你先出价,合适的话,老朽就买。”

“这样啊。”左少阳低头想了想,五指张开,正反一亮:“十两银子!”

“呵呵……”倪大夫笑了,白胡子抖着,轻轻摇头:“左少爷真会开玩笑,一个药方卖十两银子,看来左少阳是消遣老朽来了。”

“谁开玩笑了?”左少阳心头有些发沉,“这方子救过人的性命,难不成救命的方子还值不了十两银子?”

倪大夫捋着白胡子道:“你可知道,老朽从医三十多年,治过的死胎不下病例有多少件?”

左少阳摇头。

“不会超过三十件!也就是说,一年里也难遇到一件!”

“啊?”

“左少爷是否知道,老朽这不超过三十件的死胎不下病案,其中治好了多少件?”

左少阳又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