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6章 最后的路

第26章 最后的路

倪大夫捋着白胡子颇有几分得意说道:“除了昨天的哪一件,其余的都治好了!”

左少阳讪讪笑了笑,隐约猜到倪大夫炫耀这些的目的了。

倪大夫又慢慢接着说道:“治死胎的方子,老朽也有的,而且一直都很管用。只是这一次例外而已。你想想,老朽三十多年才遇到这一次,老朽今后的年岁里,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遇到这样的疑难杂症,你让老朽花十两银子去买一个很可能用不上的方子,如果你是我,你会花这笔钱吗?”

左少阳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倪大夫不肯出这个价格购买这方子。一颗心沉到了底。

倪大夫继续慢悠悠说道:“所以说,救命的方子并不是都值钱,这分很多种。比方说,经常用到的,能救命的方子,而别人又都不知道的独方,那别说十两银子,一百两我都买,可是你这方子,三十多年就遇到一次,说句不好听的话,老朽就算治不好这病,于老朽声誉又有多大损失?有哪个医者敢说包治百病?”

左少阳点头道:“倪大夫说的倒也有理,好,你不是想买别的常用的,能救命的方子吗?我们贵芝堂有,你想买什么方?我卖给你!我保证是别人不知道的方子,独家卖给你!而且价格绝对公道!”

倪大夫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我说的是真的!你不信我有这些方子呢?还是不信我这方子管用?你要不信你可以试试啊,要是试了没效,价金我双倍奉还!”

“不必了!”倪大夫笑容一敛,站起身来冷冷道:“本来,你要是出个几百文的价格卖你们刚才那方子,老朽出于好奇,也会买的,可你狮子大张口,上来就十两,现在又说要把其他常用的救命方独家卖给老朽,老朽便知道了你的真正目的。行了,老朽对贵堂的所谓秘方没什么兴趣,左少爷请回吧!”

说罢,倪大夫袍袖一拂,转身往外走去。

“等等!”左少阳追上几步,急道:“你真不信我有这方子?真不信我这些方子有效?”

“说实话,老朽还真不信!”倪大夫连身都不转,冷声道:“若是真有这样的方子,贵堂还缺钱吗?还需要到鄙堂来卖方子吗?哈哈哈”一边扬天大笑,跨步出门走了。

左少阳傻呆在哪里,倪大夫这话没错,这好比一个头上没毛的秃头医生,告诉别人说他有专门治疗脱发的秘方一样,没人会相信的。只是他们不知道,自己这些方子来自现代社会,不是贵芝堂的方子。可这又如何能说出去?纵然说了,又有谁会相信呢?

要想让人相信,只有用事实说话!左少阳脑袋里冒出一个念头,使他全身一震,尽管这个念头太过荒唐,但事到如今,他已经没得选择!

见一个伙计过来站在门口,抱着手冷眼瞧着自己,左少阳哼了一声,迈步出门。来到大堂上,瞧见坐在一张雕花大桌后面正在诊病的倪大夫,迈步过去,附身瞧着他,冷声道:“好!倪大夫,我来证明给你看,让你瞧瞧我们左家的方子,究竟有没有效果,能不能救人!”

倪大夫捋着胡须,冷眼瞧着他,缓缓道:“老朽瞧着!”

左少阳拂袖而去。

他回到贵芝堂,见左贵还跟木雕一般拢着袖子坐在那里,姐姐茴香过来了,正在卧室里跟梁氏愁眉苦脸地做针线活。便走到左贵面前,道:“爹!我们不能等在这里坐以待毙,得想个赚钱的办法!”

“啥?”左贵慢慢仰起脸瞧着他,这才几天,他脸上的皱纹明显更深更多了。

“病人不上门,我们也得想法子赚钱啊!”

“啥法子?”

“走街串巷当铃医!”

铃医是古代背着药箱行走乡间,四处走村串寨替人治病的郎中,也叫“游方郎中”或者“走乡医”,因为大多摇着铃铛,所以俗称“铃医”。

“啥?铃医?”左贵愣了一下,苦涩一笑,慢慢把头又低了下来。

屋里的梁氏会茴香听了,忙出来,梁氏道:“忠儿,这主意只怕不成!”

“为什么?”

“你爹都这把年纪了,再走街串巷的,再说这寒冬腊月的……”

左少阳道:“我倒是有心自己挑挑子一个人行医去,可我太年轻了,人家不信我的医术!只信爹,爹是老郎中了,只要肯拉下面子,走街串巷服务上门,总强过坐在这干等!再说了,后天就到期了,那赵三娘是个狠主,说到做到,不会再宽限了的,那时候我们没了药铺,还不得一样的走街串巷当铃医!爹又不肯去姐夫家,不如这两天先就行动起来,赚点钱,也好另外租一间房子安身啊。总不能大年三十夜露宿街头吧?”

左贵身子一震,想着儿子说的的确是实情,慢慢抬起头,可是,真要挑担子走街串巷当铃医,他这把岁数,当真有些拉不下这张脸来。

左少阳知道左贵的想法,愤愤道:“爹!这当口来可不能再犹豫了,你嫌当铃医丢人是吗?别忘了,华佗、扁鹊,这些神医也是当过铃医的!有什么可以丢人的。你要觉得拉不下脸,你就在身后远远跟着,我挑担子摇铃招揽,有人来求医你再过来看病,这总成了吧?我年轻,脸皮厚,我不怕丢人。”

左少阳当初大学毕业的时候,曾四处求职,刚开始也不好意思,有过几次经历之后,这脸皮也就练出来了。再则说了,走街串巷当铃医,不偷不抢,靠劳动吃饭,有什么丢人的?这跟走村串寨的货郎不一样嘛。

左贵有些心动了,瞧了梁氏和女儿一眼,又瞧了瞧空荡荡的药铺,是啊,这样等下去,过了大年三十,被扫地出门,也得想法子过日子啊,不能投靠女婿,自己又没别的本事,到时候还不得挑了挑子走街串巷当铃医吗?早晚都是这条路,晚走不如早走。他望着左少阳道:“当铃医……,有人看病吗?”

“怎么没有?爹,你昨天还救了一个连惠民堂都没治好的产妇呢,就靠这,人家也会请你瞧病的!”

提起这事,左贵顿时心中一热,想想当铃医也就是治个疮痈肿痛伤风咳嗽啥的,这还难不倒他,再说了,连昨日那样的疑难病案自己都搞定了,一定是冥冥中有神仙呵护,所以,他终于下定了决心,艰难地咽了一声口水,站起身道:“行!爷俩走街串巷当铃医去!”

梁氏也知道,照现在这样下去,这条路是早晚要走的。只是她不能帮着做主。见左贵点头答应了,心中尽管悲凉,却也升起了希望,哽咽中道:“老爷,我,我给你们准备行头去!”

当铃医的行头并不复杂,一挂写字当招牌的幡子,一个常用药的药箱,一个小铃铛,就齐活了。

当铃医主要治疗的,是一些常见病,特点是要见效快,最好制成丸散剂,可以同时卖药,人家直接买了服用,不用煎熬的,吃了就好,才会出钱来买,所以带的药不用多,但最好齐全些。

梁氏找来一长块大白布,左贵提笔想了想,道:“这幡子写什么?”

左少阳道:“得写的玄乎一些,人家才好奇。嗯……,就写:专治伤风咳嗽,跑肚拉稀,疮痈肿痛,男女不孕,以及各种疑难杂症!”

茴香笑道:“会不会太长了点?”

“这才具体!人家才看得懂,你要写得文绉绉的,老百姓谁知道啊。”

左贵道:“有道理!”

茴香道:“写专治各种疑难杂症,这话会不会说得太大了点?”

“就是要玄乎,要善于宣传自己,而且这几个字要单独写,写在背面,这样才醒目!再说了,连惠民堂的倪大夫都治不好的病,愣叫爹给治好了,这算疑难杂症吧?这可不是咱吹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