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8章 半个馍

第38章 半个馍

左少阳更是奇怪:“你说这些不都是解表的汤药吗?怎么成了丸散剂了?”

“这我就不清楚了,反正是惠民堂卖的,这样挺好的呀,买了就吃,一吃就管用,很方便的。所以我家里就备了不少,有个头痛脑热的,就自己个拿药吃,吃了也好,不用丢下活去药铺看病摸脉啥的,也不用劳神熬药。”

左少阳苦笑,道:“大婶,我现在明白你为什么老是伤风着凉生病了。”

“是吗?我什么病啊?”

“你就是乱吃解表的成药吃出来的毛病!”

“啥意思?”妇人茫然问道。

“这外感病,有风热外感和风寒外感之分,用药也各不相同,有辛温解表和辛凉解表的区别,如果是外感风寒,那要用辛温解表药,如果是风热外感,要用辛凉解表的药。这得辨证施治,不能乱用成药的。要不然,本来是外感风热,你却用了辛温解表药,那就会口干舌燥,你得的是外感风寒,你却用辛凉解表的药,那就会闭郁肺气,你自己可能不觉的有什么,也可能外感就这么乱吃药也好了,但你的身体正气却因此暗中已经受到了损害,一次两次,三次四次这么长期乱用药,你就会表阳虚,肺气不宣,闭郁更重,正气大损,抵抗外邪的能力大大减弱,外邪也就容易入侵的手,你自然就很容易生病了。”

妇人疑惑道:“我也是按照药铺说的药的用处吃的呀。”

“所谓‘医不自治’,连行医的郎中自己都不给自己瞧病,你又不是学医的,你怎么能知道你究竟是什么毛病的?外感病其实是很复杂的,各种症状用药都不相同,不是简单的外感风热和风寒这样两种,细分就多了,象什么外感风寒表虚、外感风寒湿邪,兼有里热,外寒内饮、肺热咳嗽、风寒郁而化热等等,必须要专门的郎中望闻问切之后,辨证才能确定到底是什么毛病,然后才能对症下药。你生怕麻烦,只凭自己的经验就乱找成药吃,很多情况下是不准的,结果就会对身体造成损害,减弱对外邪的抵抗力。不生病才奇怪了。”

妇人有些明白了,着急道:“这样啊,那该怎么办?”

“别担心,我爹会给你开药的,慢慢调理一段时间,以后主要不要乱吃成药,有病还是上药铺医馆找郎中瞧,一段时间调理医治之后,你身体就会重新强壮起来的。”

“哦,我知道了,多谢多谢!”

左贵瞧了左少阳一眼,提笔写了方子,左少阳看了方子很对症,忙照方抓药,包好给了那妇人。妇人付了七文钱诊金,拿着药走了。

左贵又侧过身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左少阳,微笑点头道:“嗯,你刚才给病患解释得很清楚,也很不错,不过,这些东西,我给你的医书上是没有的,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嗯……,是上次跟爹说的那个老铃医教我的。”

“哦。”左贵捋着花白胡须微笑道,“你上次说他只让你看了一天的医书,你能这么短时间学会这么些东西,也是难得了。看样子你还是很用功地在学的,为父以前骂你不刻苦,倒是错怪你了。”

左少阳嘿嘿干笑了两声,问:“爹,你饿了吧?我回家给你拿饭去?”

“嗯,去吧。”

左少阳远远瞧了那挑柴姑娘一眼,见她笼着袖站在柴火边,也正偷偷看自己,瞧见自己望她,忙又把眼神躲开了。

左少阳嘿嘿一笑,提着那小半袋松果,快步小跑着穿大街走小巷回到了贵芝堂。梁氏已经把午饭准备好了,四个黑面夹桑白皮的硬馍馍,两碗青菜叶子汤,用个竹子编的食盒装着,两双筷子。

左少阳把松果倒在药材仓库的地上,把空袋子塞进怀里,对梁氏道:“娘,能不能多给两个馍馍啊?”

“干啥?”

“我饿,我瞧爹也挺饿的,多拿两个吧,吃不完再拿回来。”

梁氏爱怜地瞧了儿子一眼,见他冻得脸苍白,鼻梁倒是冻得红了,伸手过去帮他揉了揉,又从锅里取了两个馍馍放进竹篓食盒里,外面用一张蓝布包住裹严实了,递给左少阳。

左少阳高兴地提着食盒,快步跑回了瓦市。这一次他是从另外一边进来的,先到了打柴姑娘苗佩兰那里,把苗佩兰的袋子递给她,道:“喏,给你袋子。——对了,我给你带了两个馍馍来,热的,趁热吃,暖和!”取出馍馍递了过去。

苗佩兰接过袋子,瞧了那馍馍一眼,红着脸摇摇头,从怀里取出一个白手帕包的小包裹,展开,里面也是个硬馍馍,已经咬缺了一小半了。那馍馍也是黑面加桑白皮做的,只是桑白皮更多一些,看样子,这种组合做馍馍,这一带百姓都知道,也是缺粮情况下的主食了。

左少阳伸手摸了摸她手绢里的那半个馍馍,道:“哎哟,跟石头一样硬,这咋吃啊,吃我的好了!快!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

苗佩兰还是摇摇头,拿起那硬馍馍吭哧咬了一口,很费劲地咀嚼着。

左少阳急了,一把抢过她手中那硬馍馍,把手里两个热气腾腾的馍馍塞进她手里,微笑道:“你给了我一只小松鼠,我给你两个馍馍,谁也不欠谁的,对吧?快吃!”说罢,不等她有什么反应,拎着食盒就跑。

苗佩兰追上两步,又站住了,低头瞧了一眼手里的两个馍馍,拿起来,轻轻咬了一口,热乎乎的,全身一暖,捧着那热腾腾的黑面馍馍,望着左少阳的背影,眼眶有些湿润了。

左少阳跑到老爹摊子前,没人看病,把食盒往桌上一搁:“爹!吃饭了!”

左贵瞧见他手上攥着半个硬馍馍,外形和里面的东西都不太像自家的馍馍,奇道:“哪来的?”

左少阳当然不好说是苗佩兰的,随口扯谎道:“是对边杂货铺大叔给的,不好吃,比不上我们家的,所以咬了一口没吃完。”

左贵瞪眼道:“人家好心给你,你还挑肥拣瘦?赶紧吃了!”

左少阳哦了一声,把那半个馍馍送到嘴边,便又闻到那熟悉的春天嫩草香味,禁不住回头望去,瞧见苗佩兰也正望着他,见他要吃自己吃剩的半截馍馍,顿时羞红了脸,忙扭过头去。

“还不吃?等啥呢?”左贵仰头瞪眼瞧着他。

左少阳忙把目光收回来,心底暗笑,赶紧将馍馍塞嘴里,吭哧使劲咬了一口,牙都差点崩掉了,才咬下一小块。使劲嚼,卡朗卡朗响,跟嚼冰块似的,实在嚼不动,便含着用口水泡软了,这才嚼烂了吞下。

左贵见他吃得实在费劲,道:“行了,都冷了,等回去之后热热再吃。先吃家里热的好了。”

左少阳如获大赦,赶紧把那半个馍塞进怀里,打开食盒,取出两碗汤,还有四个热腾腾的馍馍。两人风卷残云,很快便吃光了,连汤也喝了个干净。

左少阳一边吃东西一边偷眼瞧苗佩兰,见她在吃自己给的馍馍,这才放心。

左贵瞧见他老瞅人家卖柴姑娘,问左少阳道:“是谁啊?”

“她就是上次我摔下山崖,把我从山崖上就下来的打柴姑娘,名叫苗佩兰。”

“哦,那怎么不谢谢人家啊?”

“谢了,姐姐给她钱,可她不要。”

左贵赞道:“施恩不图报,好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