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8章 穷人看病

第38章 穷人看病

左少阳见他赞叹,借着他高兴,忙道:“爹,要不,我们把她这担柴火买下来,也算帮帮她嘛,她在这都等了一个多时辰了,也没卖掉。这天寒地冻的。”

左贵瞧了那柴火一眼,道:“这么一大挑柴火,我们买回去了,万一明白不能继续租房,要这么多柴火放哪呀?”

“爹!我们不能租她赵三娘的房子,莫非就不能租别的房子了吗?就算开不了贵芝堂,我们当铃医也得把日子过下去啊,要过日子,就少不了这柴火。我们家柴火也不多,早晚都得买。再说了,人家救了我呢,当时我摔晕死在半山腰的山石上了,姐姐又不会攀爬山崖,急得直哭,人家正好路过,听说了,二话不说就爬上去把我给救下来了。要不是她,说不定我就给冻死在上面了,又或者昏愦下挣扎翻身,摔下来给摔死了呢。说起来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就帮她买一挑柴火,也不是平白给她钱,人家有骨气,也不会要我们的钱的。买她柴火都不能算帮忙,最多两便而已。”

左贵频频点头:“嗯,说得有道理。那……,要多少钱呢?”

“我没问,不过她那挑柴火是这里最多的,别人的都要八文,我想她的柴火比人家的多,至少要九文钱吧。”

“那好。”左贵拿出钱袋,数了九文钱。“喏,让她挑家去吧。”

“好嘞!”左少阳把钱拢到手里,“多谢爹!”

“你谢我作甚?”

“我帮人家谢你呀!”

“你谢得着嘛!”

左少阳顾不得再说这事,喜滋滋拿着钱跑到苗佩兰面前:“佩兰姑娘,你这柴火多少钱?”

苗佩兰有些奇怪地瞧着他:“八文。”

“那么大一挑才八文啊?你的比人家的多呢,九文钱好了,喏,我爹让我买了,帮我挑家去吧,这么大一挑我还真挑不动。”说罢,左少阳将手里九文钱递了过去。

苗佩兰感激地笑了笑,接过那把铜钱,数了数,取出一文递给左少阳。

“干啥?”左少阳把钱推了回去,“说了九文钱的呀。”

苗佩兰抓住他的手,把那文钱拍在他手心里。钻到柴火挑子下面,把柴火挑起来,望着他,等着他领路。

左少阳知道这姑娘很倔强,上次给她报酬她也不要,看得出,她不是个爱占小便宜的人,便叹了口气:“那好吧,这边走。”

苗佩兰跟着他穿过大街小巷往贵芝堂走,路上,左少阳问她家住哪里,家里还有什么人,读过书没有,平时都做些什么。苗佩兰只是微笑瞧他,或者点头或者摇头,却不回答。

来到贵芝堂门口,左少阳抢步上前,站在门口大声道:“娘!爹让我买了一挑柴火回来,放哪啊?”

里面传来的是茴香的声音:“是弟回来了啊,娘忙着呢,把柴火挑到厨房里来呀。劈好了没有?——咦,是你啊?姑娘!”茴香边说边出来,一眼瞧见是上次救了弟弟的姑娘,又惊又喜,“快!快请进来坐!——弟弟,你也不帮人家把柴火卸下来,真是的!”

“对对!”左少阳忙着要去帮忙,那姑娘却灵巧地挑着柴火进了大堂,径直来到厨房,这才把柴火卸下。抽掉中间的柴杠子,把两捆柴火放倒在地上,用脚踩住,从后腰抽出一把柴刀,哗哗两刀,将捆着两捆柴火的藤条劈断,拿起一根柴火,撑在地上,手起刀落,咔嚓咔嚓两下,一根柴火应声断成三节,又提起一根,接着砍。

茴香站在厨房门口忙道:“姑娘不用了,我们自己来就行了,你在堂屋歇歇,喝点水吧。”

苗佩兰侧头笑了笑,摇摇头,手中并不停顿。

左少阳站在那帮不上忙,加上厨房很窄,苗佩兰在里面劈材,连上去帮着拣柴火都没空地,只能跟茴香两人站在门口瞧这苗佩兰忙活。

左少阳低声问茴香道:“姐,我们早上不是说好了你去惠民堂看看有没有他们治不了的病,然后告诉我们吗?你咋没去?”

“谁说我没去了?我这不一直蹲在那守着嘛,中午回来吃饭,然后再去呗。你总不能让你姐饿着肚子守一天吧?”

“嘿嘿,那发现他们治不了的病了吗?”

“守了一上午,就看见了一个。一家人送一个老妇人来看病,哭哭啼啼的进去,又哭哭啼啼的出来,一打听,说没治了。”

左少阳精神一振:“那你咋不来叫我们哩?”

“不叫!”

“为什么?”

“那家穷得破衣烂衫的,治好了也收不到啥钱!”

“啊?是穷人家?”

“是啊,我们的目的是赚钱交房租,免得被扫地出门,而这穷人虽然可怜,但他的病连惠民堂都治不好,爹能有把握治好吗?退一万步说,就算治好了,也收不到钱呀。当然,这是有点缺德,不过,人家也没来找我们救治,我们也不一定有那本事救治,所以,我没叫你们去揽这件事。”

左少阳有些黯然,姐姐说的是实话,这一次叫茴香蹲守,目的也是找一家有钱人家,如果这有钱人的病惠民堂治不好,而自己和老爹治好了,也就能要一点钱,不多,够交房租不被扫地出门就行,可是现在这家人是穷人,这个目的就不能实现,至于治病救人不能见死不救的问题,左少阳还真没有把握将惠民堂名医都治不好的病给治好了。

尽管内心这样给自己开脱,但心里却怎么都不得劲,仿佛做了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似的。迟疑片刻,还是说道:“姐,那病人是哪里的人,住在哪里啊?”

“干嘛?”茴香瞪眼道。

“我……,我想去瞧瞧,若能帮上忙治好了病,也是一件好事啊。”

“你?就冲你?人家惠民堂都治不好的病,你能治好吗?别到时候治不好,人家拿你垫背,讹上你,说你给治死的,要你赔钱,那麻烦事就来了!”

“我就去瞧瞧嘛,能治好最好,治不好我也不会勉强,也不会把自己套进去的。”

“算了吧,别惹这种事!”

“姐,你就告诉我吧,我去瞧瞧再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

“行了!行了!我不知道他们住哪里,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他们听说治不了,就哭着抬着人出门走了,我也没上前询问,也没听见他们说具体是哪的人,从哪来,到哪里去。这些我都不知道。”茴香噘着嘴道。

“你咋不知道呢?你当时不是在一旁瞧着的吗?”

“瞧着也不一定知道啊,人家病人治病,也就说个姓名也就罢了,能把住家地址,生辰八字都告诉你啊?”

“我也没要他生辰八字,就知道地址就行了。”

茴香转过头,板着脸冲着左少阳道:“弟,漫说我是真的不知道,就算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的!我们家麻烦事够多的了,你别再添乱!就凭你这点本事,也治不好人家的病!”

他姐弟两说着话,苗佩兰已经将两大捆柴火全部劈成了尺许长,正好烧火。还把柴火都码整齐了,堆在一旁,这才将柴刀插回后腰刀銙。

茴香忙端来一杯温水过来:“多谢姑娘,喝杯水吧!”

苗佩兰忙接了过来,瞧着茴香嫣然一笑,一口气饮干了水,低着头就往门外走。左少阳忙道:“佩兰姑娘,坐一会歇歇脚再走也不迟。”

苗佩兰回头瞧他一眼,又笑了笑,跨步出门。

就在这时,就听脚步声杂乱,一群人神色慌张地涌进了贵芝堂,其中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背上背着一个老妇,这老妇身材高大,而且比较胖,趴在那汉子背上,似乎整个都要把他压垮了,两只手从那男子肩头耷拉下来,软软的晃动着,仿佛在与这花花世界作别。

当先一个汉子慌张地叫道:“郎中!郎中在吗?帮帮忙,救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