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1章 讨媳妇

第51章 讨媳妇

古代成年男子的姓名一般由三部分组成,姓、名、字,当然,还有一些有学问的,还取有号。比如诸葛亮,复姓诸葛,名亮,字孔明,号卧龙。姓名中的字是用来给外人称呼的,称呼对方字或者号,是一种尊重。一般成人之后才取。

左贵听左少阳问起这件事,苦笑道:“唉,这件事怪为父,这些年药铺不景气,爹也没顾得上这些,好,既然你今天提起了,那就给你取个字好了。”

左少阳忙道:“我想到了一个字,不知道能不能用?”

“说来听听?”

“少阳经的‘少阳’!”

“少阳?嗯,少阳离太阳之表,又未入阳明之里,介乎半表半里之间,以此为字,倒也合乎中庸,也显不卑不亢之态。好,就用这做你的字好了!”

左少阳大喜,他引入这个话题,就是想把自己的名字在古代能用得上,一听老爹同意了,十分欣喜,举起酒杯道:“多谢父亲!我敬父亲一杯!”

“好!”左贵微笑举杯干了。

左少阳给左贵斟酒,接着刚才的话题问道:“爹,爷爷奶奶还在吗?”

“都死了,兵匪流寇血洗村子,全村都被杀光了,当时为父正好外出采购药材,侥幸逃得性命,——咦,这些以前都跟你说过啊,记不得了吗?”

关于爷爷的事情,姐姐茴香没跟左少阳说过,现代社会年轻人也很少问及爷爷一代人的事情,所以左少阳随口问了一句。见做左贵老爹奇怪地望着自己,有些心虚,讪讪道:“我……,我上次摔下山崖撞到了脑子之后,好多事都记不起来了。”

梁氏和左贵夫妻互视了一眼,都是面有忧色。

梁氏对左贵道:“要不,给忠儿找个媳妇成家吧?说不定成了亲,冲了喜,孩子的病就能好起来呢。”

“成家?”左贵轻叹一声道,“家徒四壁,哪来的钱说媒求亲啊?”

梁氏道:“听侯普说,年初的时候,朝廷下文说了,男子二十,女子十五,尚未婚配,家穷无钱自行聘娶的,由官府安排成亲。要不,去衙门给孩子登记一个?只是这是官府操办的婚配,是不管门户般配的,抽到谁就是谁,万一找了个比我们家更苦更穷的,那反倒害了忠儿了。”

唐太宗李世民逼老爹李渊退位,当了皇帝之后,眼看年年战乱,使全国人口锐减,劳动力奇缺,百姓十分穷苦,很多贫困家庭根本无力娶妻嫁女,而且女多于男,很多适龄女子由于家贫根本找不到婆家。唐太宗便下诏天下,由官府出面安排这些无钱聘娶家庭的成年男女配对,并由官府衙门出钱给双方按照简易程序的“六礼”进行婚配。程序上,是先由希望官府出钱帮着聘娶的人家到衙门登记,积攒一定人数后,由官府抽签配对,然后举办类似于现代集体婚礼的成亲仪式。李世民搞得这种由朝廷牵线搭桥主持婚配也是中国历史上一段佳话,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当时劳动力奇缺的问题。

左贵板着脸喝叱道:“你都想的啥主意?我们家用得着去衙门登记抽签找媳妇?

梁氏讪讪道:“那……,那也好过没有啊。”

“什么没有?等以后日子好了,正儿八经托媒给忠儿找个门当户对的,善良贤惠的,这才像样。——记住了,我们左家可是书香门第,官宦世家!这婚配千万马虎不得的!要不然,为夫将来九泉之下如何去见列祖列宗呀?”

左少阳大着胆子道:“爹,我的婚事,我自己找,行不?”

“啥?”左贵和梁氏一起瞪眼瞧着他,这次倒是口径出奇的一致,断然道:“不行!”

“为什么?”

“你说为什么?”左贵将手里筷子举起来作势要敲左少阳的脑袋,“就凭我是你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还用为父教你?”

左少阳并不退让,低着头道:“我不管,反正,我想自己找。找我自己中意的!要不然我就不要!”

“你中意的?”左贵真的火了,筷子举得更高,“你要是中意一个砍柴挑粪,甚至青楼贱婢,莫非也要讨来做媳妇?”

“砍柴怎么了?砍柴不也是劳动养活自己吗?”

“你这逆子!咳咳咳……”左贵恼怒之下气机上逆,一阵猛咳。梁氏急忙过来帮他捶背,瞪眼冲着左少阳道:“你别说了!大过年的你还惹你爹生气啊?”

左少阳闷声不说了,心里打定主意,穿越过来,决不是来当封建婚姻制度牺牲品的。

梁氏瞧这儿子脸上倔强的神色,便又道:“你这孩子,你咋知道爹托媒给你说的亲事就不好了呢?你爹也不是贪图荣华的人,自然会给你选个称心如意的媳妇的嘛!”

左少阳想了想,母亲说的倒也也些道理,现代社会很多婚姻也是别人介绍认识的,然后两人相处谈着谈着就成了。就把父母的托媒说亲当成婚介,自己再相看决定,也未尝不可,便抬头道:“那……,确定人家之后,能不能先让我跟那女孩见个面,说说话?我瞧可以了再定。”

听儿子说的这孩子气的话,左贵反倒笑了,想想先前儿子说的话,很可能是脑袋摔坏的结果,便把筷子往桌上一扔,叹息道:“忠儿,你娘说的没错,你是我们左家的独苗,香火承继全靠你了。这媳妇绝对要找个称心如意的才行,这称心如意不仅是对父母说的,自然也是对你说的,你自己也满意,爹才会托媒的。准备求亲的人家可以告诉你,但人家闺女只怕不会跟你见面的。”

这一点左少阳也想到了,道:“这个不用爹娘操心,你们只需要把那闺女的情况告诉我,我自己个去打听就行了。”

“你可不许乱来!我们家可是书香门第……”

“官宦世家!”左少阳微笑接过话道:“我知道的了!肯定不会给您丢脸,给祖宗丢脸的!——对了,要是我看上的闺女,能不能帮我托媒说呢?”

左贵把脸一扳,道:“你看上可不行,主要还得我和你娘看上!”

“就是嘛,我看上了告诉你们,如果你们也看上了,就帮我托媒说亲,这行吧?”

“这个呀……”古代一般都是父母确定婚事之后,直接托媒说亲成婚。开明一点的人家,会让孩子自己相看相看,但是,由孩子自己看上,再由父母去相看托媒说亲,这种情况就很少了,所以左贵脑子里一时转不过弯了。

这一点梁氏反应到比左贵快,她到底心疼儿子,便道:“反正得你爹同意了才行,要是你爹瞧过也觉得可以,倒也不妨托媒说说。对吧?老爷”

先前左少阳联句反应迅速,连接想出三个对联,特别是最后一个对子,颇得左贵的心,加上得知儿子遇异人传授医术,已经连续治好了几个疑难病案,所以对儿子的看法改观了不少,更坚定了他要给儿子找个门当户对的好媳妇的想法,这一点决不让步,当下正色道:“你自己看上也罢,托媒说亲找的也罢,都得过了为父这一关!只有为父觉得可以,那才行,别的一概不作数!”

左少阳听左贵老爹这话,尽管说的很强硬,似乎在坚持父母之命的古训,但到底不禁止自己找,这就已经足够了。他要的就是这个权利。至于找到之后老爹是否会同意,那是后话了。便点头道:“哦,我知道了。”

听了他们爷俩达成一致,梁氏这才放心,笑道:“好了,赶紧吃酒吃饭吧,光顾说媳妇的事,菜都凉了,我给你们热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