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2章 拜年了

第52章 拜年了

接下来,一家人都拣一些轻松愉快的事情说,酒也喝得畅快了,年夜饭是要一直吃到三更天的,然后守岁过年。可左家没钱买炭火,干坐着容易受凉,所以这顿饭吃到三更过了,也就散了,不守夜,各自回房歇息。

这是左少阳穿越过来度过的第一个春节除夕之夜,第一次谈到了自己的婚姻大事,穿越之前左少阳就不是个自视清高的人,现代社会的婚姻观念影响着整个一代人,自然也影响到了左少阳,所以他对婚姻也不十分的看重,对未来的妻子也没有什么明确的要求,只要模样别太难看,性格脾气合得来也就行了。现代城市社会里一般人家生活也都不错了,所以家境好坏收入高低不列入他首先考虑的范围。

没想到穿越来到唐朝,婚姻父母做主,而且门当户对是第一考虑的因素,左贵老爹以太祖的八品官为荣,自诩为官宦世家,书香门第,可眼下家庭这情况,家徒四壁还欠了一屁股债,又有哪个官宦之家书香门第愿意将女儿嫁给自己受苦啊?所以,老爹给自己设计的婚姻宏图,只怕是个空中楼阁。看来,自己的终身大事,还得靠自己。当然,不排除药铺经营好了之后,家境宽裕了,父母托媒说上了门当户对人家的可能。

左少阳借着酒兴胡思乱想了好半天,忽又想起苗佩兰来,摸出那手帕包着的半个馍馍,黑灯瞎火的也看不见,凑到鼻子前闻了闻,恍恍惚惚闻到那淡淡的青草香,那是苗佩兰身上才有的特异香味,不禁心头一荡,把那半个馍馍包好,垫在枕头下,这馍馍硬得跟石头一般,有些咯着脑袋,往床里挪了挪,咯不着了,这才睡了。

因为第二天是大年初一,药铺不用开门,也不用做家务,左少阳本来想睡个懒觉的,可天还没亮,便听到爆竹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把被子蒙着头也挡不住。正准备找个啥东西把耳朵眼堵住,就听见楼下母亲梁氏叫道:“忠儿,卯时了,下来放爆竹啊!”

左少阳嘟哝了一句:都多大了还放爆竹!不过,昨天母亲郑重其事买了爆竹,天还没亮又叫自己下去放,肯定不是为了好玩,而应该是过年的一种仪式。这才答应了一声,爬起来,揉着眼睛下了楼梯。

梁氏买的爆竹是最便宜的几个大炮仗,已经在门口放好了,手里拿了一根香,左贵老爹也起床了,站在那笼着手笑眯眯瞧着。

左少阳从母亲手里接过香头,出到药铺门外,抬头看看,天还没亮,地上的积雪泛出瘆人的白光,天上又开始慢慢飘落雪花了。

街道上已经有商铺在放烟花爆竹了,唐代的火药技术自然比不上现代,所以炮竹质量也不如现代,声音听着发蒙,也不脆,飞上天的焰火也不多,想必大多数穷人都没钱买这玩意糟践,买几个炮仗大年初一驱鬼祛邪也就是了。

他蹲下身,挨个点燃了门前的爆竹,然后退回屋里,就听咚咚咚连着几声爆响,炮仗炸了。

梁氏和左贵齐声道:“无病无灾,大吉大利!”左少阳也跟着说了几句吉祥话。

梁氏笑着对左少阳道:“忠儿,怎么还不给你爹拜年呢?你爹压岁钱都给你准备好了。”

“压岁钱?”左少阳有些好笑,“我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要什么压岁钱啊。”

“只要你没成家,都要给压岁钱的,这是规矩。行了,快拜年吧。”

“还有这规矩?”左少阳笑着嘟哝了一句,“磕头还是作揖啊?”

梁氏嗔道:“这孩子,新年拜年,当然是磕头了。”

“哦。”左少阳东瞧西瞧,“蒲团呢?这黑灯瞎火的也看不见……”

左贵摆手道:“算了,你也大了,也不用老是下跪,就作揖好了。”

左少阳忙作揖拱手一拱到地:“孩儿给爹娘拜年了,恭祝二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祝我们贵芝堂财源滚滚,日进斗金。”

左贵摇头道:“我们开药铺的,日进斗金可不是件好事,还是你那对子上说的好:‘只愿世上人莫病,哪怕架上药生尘。’这样才好啊。”说罢,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红包递给左少阳。

左少阳忙双手接过,摸了摸,一小叠,打开数了数,总共六文钱。取六六大顺的意思吧。

左贵道:“行了,天还没亮,再回去睡会吧,今儿也没啥事。累了一年了,好好歇息。”说罢,背着手慢慢踱回了屋。梁氏向左少阳挥挥手让他回屋去,然后跟着左贵进屋去了。

左少阳刚才出到门外放爆竹被寒风一吹,冷的直哆嗦,赶紧把压岁钱塞怀里,溜回屋关上门,爬上楼梯钻进被子,枕头边的小松鼠黄球已经被炮仗声给惊醒了,趴在窝里把小脑袋探出来瞧着。左少阳摸了摸它光滑的皮肤:“黄球,睡了!天还没亮,没东西吃的!”

小家伙还真听话,又或许是已经习惯了外面的爆竹声,又蜷缩着小身子,两只前爪抱着小脑袋,毛茸茸的大尾巴卷过来,象棉被一样裹住身子,又呼呼大睡起来。

左少阳迷迷糊糊的一直睡到中午,梁氏在下面叫他吃饭了,这才睡眼朦胧地抱着小松鼠的窝下了楼梯。先给小松鼠喂了吃的,然后洗漱吃饭。

吃饭的时候,左少阳问左贵老爹道:“我们明天开始巡医吗?”

“不。”左贵道,“得等你姐姐他们一下来拜年之后才行,按照往年习惯,他们拜年完了是要一起吃晚饭的,所以明天只怕来不及了,还是初二再去吧。”

“哦。”左少阳一直没见过做衙门书吏的姐夫侯普,还真想见见。

吃完饭,因为昨夜一夜飘雪,门外积雪挺厚的,人来人往已经踩成冰了,左少阳便从对面杂货店大叔那里借了一把铁锹,把冰铲了,然后用大竹扫帚把冰雪扫到一边。杂货店大叔免不了又夸左少阳勤快。

打扫完门口,左少阳左右没事,便跟父母说要出门去逛逛,穿越过来好几天了,还没好好逛逛古代的城镇。

他笼着袖,先把自家药铺四周逛了一遍,发现那天晚上走的那条小巷另一边的,是一户人家,门口还有一对石狮子,朱漆大门紧闭着,也听不见里面有什么声音。既然门前有镇宅石狮子,看样子这家家境还是不错的,。尽管是邻居,可人家这做派架势,自然不会跟自己套近乎讲究什么远亲不如近邻的。再定睛看了看,发现那石狮子很陈旧了,一只脚还缺了个脚趾,朱漆的大门的油漆也有一些剥脱了,由此估计,家境也强不到哪里去。

他又转到药铺另一边,是一家油盐店,守店的是个老汉,坐在那跟个木头似的,左少阳跟他攀谈,说了好几句,人家也才回一句,而且脸上都没什么笑模样,搞得左少阳兴趣索然,只好笼着衣袖接着逛。

沿着厨房后面那条小巷逛下去,走到上次到过的丁字路口,才发现黑洞洞的一条巷口里,却是一座小小的寺庙。匾额上写着“清风寺”。左右无事,左少阳进去转了一圈,里面不大,倒挺干净的,泥菩萨的肩膀都脱彩了,露出了里面的泥坯,供桌上除了缭绕的长香之外,也就摆了几盘干果。没别的供品。寺庙没见到香客。只有两三个老和尚在无精打采地念经,见人进来,也不招呼。左少阳也没钱随喜,瞧了瞧,便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