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6章 女婿拜年

第66章 女婿拜年

水飞法在唐朝之前已经用于药物炮制,但是,对于金石类硬度极高的药材,由于不掌握煅赤醋淬的办法,无法使矿物类药材达到需要的破碎程度,所以即使用水飞法也无法得到需要的粉末。故此,在宋朝之前,金石类药物一般都是直接火煅后粉碎碾磨而成。颗粒也就比较大。

左少阳毕业后在中医院药房工作,他们药房有专门的炮制工作间,对常用药材都是自行炮制,这样可以降低成本提高利润。使用的炮制设备尽管多是现代化炮制机械,但基本原理和方法仍然是传统的。所以他知道如何炮制这种药。

左少阳选择了最难以粉碎研细的金石类药物之一紫英石作为第一个炮制对象,想看看古代工具炮制的效果如何。由于使用的是古代炮制工具器械,左少阳决定按照宋代炮制法进行炮制。

他拿了一块紫英石,先放在煅烧坩埚炉里,用武火煅烧,直到这紫英石红透,然后立即将坩埚倾覆,将煅烧好的紫英石倒入醋中淬酥冷却,取出。醋与紫英石按照大约一比三的比例配置。完了之后如法炮制,再次进行煅烧红透,然后醋淬。如此反复七次!

当然,在现代中药房炮制紫英石,由于技术先进,一般也就两次就可以了,就不用反复七次之多了。

煅烧完毕,要等待紫英石干燥了,才能捣碎,所以左少阳这空挡接着炮制硼砂等需要的药物。

相比而言,硼砂要容易炮制一些,宋代的炮制方法相对比较繁杂,要加一些敷料,后代研究这些敷料对药效和炮制效果并没有明显的影响,可以省略不用,所以也就省略了,直接将硼砂粉碎之后,放在煅锅里,用武火加热,煅至鼓起小泡成雪白酥松块状时,取出,等放凉再碾碎就可以了。

唐朝以前对硼砂是直接研碎,这样得到的粉末自然比不上煅烧之后碾碎了。

相对而言,炮制炉甘石要麻烦一些,唐代以前也是直接煅烧后粉碎用,颗粒比较大,不适合眼部等部位使用,左少阳这一次采用的是现代改良过的明朝煅后三黄汤淬法。先准备黄连、黄柏、黄芩煎汤两三次,直到苦味变得很淡,然后滤掉渣备用。将炉甘石放入煅锅中,用武火加热煅至红透,取出,倒入三黄汤里浸淬,搅拌,倾取上层水中混悬液,残渣继续煅淬三四次。直到不能混悬。再将混悬液混合,静置,待澄清后倾去上层清水。等干燥后就能用了。

经过三黄汤炮制的炉甘石,可以增强除湿泻火,清热解毒的功效。

其他几味药左少阳也用唐朝之后改进的方法进行了炮制,但这些药物不是一两个时辰就能搞好的,他把前期工作做了之后,就已经到了傍晚吃饭时候了。

侯普陪着老爷子说话,听炮制房里风箱声,粉碎当当声不绝于耳,这才知道左少阳说干就干,还真的在里面炮制药材,便上前拍门问要不要帮忙,因为用药不多,左少阳一个人忙得过来,所以说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让侯普陪老爹聊天。

傍晚时分,茴香敲门道:“弟,吃饭了!”

左少阳这才熄了火出来。侯普瞧着他一头大汗,笑问:“累了吧?结果如何?”

“大概完成一半了,在晾着呢,晚上还要碾碎研磨,水飞啥的,要等明早才知道。”

左贵对儿子左少阳治病的本事多少有些刮目相看了,但是,对炮制药材却还没什么感觉,主要是左少阳没在他面前露过这方面的本事。左贵本想阻止左少阳乱折腾药材,但侯普和两个外孙在,所以没有出声阻止,听左少阳说炮制完成一半了,也懒得进去看稀奇,反正金石类药材也不贵,折腾也费不了什么。

门开了一下午,并没有病患上门求医,这到底影响了左贵的一些心情,见饭菜已经摆上桌,太阳也下山了,便闷声道:“行了,吃饭吧!”

说着吃饭,左贵却没上桌,而是背着手来到供桌前,掸了掸衣袖,恭恭敬敬上了一炷香,这才来到餐桌前坐下。

他上香了,其余的人自然也跟着都上了香,围坐在小圆方的餐桌旁。左贵坐上席正位,侯普和左少阳一边一个,茴香和梁氏在下首坐着。左少阳本来让娘跟老爹左贵坐一起的,姐夫侯普微笑摇头,招手拉他坐下。左少阳这才知道这是古代正席上就座的规矩。后来他才知道,要是在大户人家,宴请女婿这样比较正规的正席,女人都是不上桌的,更别说坐下首了。

侯普一家来拜年,拿了一刀薄猪肉、小半袋米和一壶酒。梁氏把三十夜祭祖的羊肉炒了招待女婿一家,留着牛肉和几个年糕作为回礼打发女婿回篮子的。桌上的菜便是羊肉和女婿侯普拿来的猪肉,分开做,好歹也有四五样肉菜了,又打了个青菜叶子汤。瞧得大豆和豆花两孩子直咽口水。对于穷人家孩子来说,一年到头,除了过年,难得见到几次荤腥的,难怪孩子都喜欢过年。

女婿上门拜年,又带了酒肉,总不能让女婿孙子啃桑白皮黑面馍馍,所以梁氏一狠心,把侯普家拿来的小半袋米倒了一半煮上,再加一碗黑面,半锅清水,汤汤水水的熬了一锅黑面稀饭。用大瓷碗给两个孩子一人盛了满满一大碗,上面搁上两大片半肥瘦的猪肉。两个小家伙欢天喜地端着饭到门口坐在门槛上吃去了。

茴香用一个小木桶装了半桶热水,把带来的一壶酒倒进土瓷酒盅里,放在热水里温着。拿了三个缺了角的小白瓷酒杯放在左贵、侯普和左少阳三人面前,小心地斟上酒。

左少阳见母亲梁氏和姐姐茴香面前没有酒,笑道:“姐,再拿两个杯子,给你和娘也倒上啊。”

茴香瞅了那酒盅一眼,咕咚咽了一声口水,勉强一笑,道:“姐不会吃酒,你陪爹和你姐夫就行了!”

左少阳道:“那怎么成!过年嘛,都要喝酒才像过年!三十夜的时候,娘也喝了呢。”

侯普拍了拍左少阳的肩膀,笑道:“行了大郎,别劝她了,她真要吃,这一壶酒不够她一人吃的。”

左少阳笑道:“那就紧着喝呗!”

茴香白了侯普一眼,道:“别听他的,你们赶紧吃,菜要凉了。”

“不,你和娘这一年都辛苦了,大过年的不喝杯酒,我也不喝!”

左贵捋着胡须微笑道:“既然忠儿这么说了,你们俩就各吃一杯吧!”

茴香莞尔笑道:“那就不用拿杯了,我就着侯普的酒杯喝一口就是。”

侯普忙把酒杯捂上:“算了吧,你还是自己个拿杯子,不然我这酒可就吃不着了!”

一家人都笑了。梁氏又拿了两个杯子,斟了两杯酒放在两人面前。

左贵举杯说了几句团圆吉利的话,把酒饮干了,茴香看见老爹喝完了酒,不等招呼,一仰脖,把一杯酒都倒进嘴里,咕咚一声咽了,还砸吧一下嘴,嘟哝道:“还没品着酒味,咋就没了?”

左少阳笑了,把酒喝了之后,端着酒盅又要给姐姐斟酒,茴香赶紧把酒杯拿起来放在桌下面:“不了,弟,姐不吃了,你们吃!你们三自己个吃酒!”

侯普和左贵都笑了,侯普道:“大郎,别给他倒了,小媳妇家家的,吃这一杯就差不多了。”

梁氏的酒只抿了一口,把剩下的大半杯放在茴香面前:“这酒太辣,刀子似的,娘不爱吃,你帮娘吃了吧。”

“好啊!”茴香喜滋滋端起酒杯,生怕人家拦着,忙不迭一仰脖,吱的一口又干了。咂咂嘴,还把舌头在嘴唇上舔吧一下。

左少爷这才知道,自己这位老姐是个海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