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7章 开荒

第67章 开荒

左少阳端着酒分别敬了爹娘和姐夫姐姐。茴香借故又得一杯酒吃,乐得眼睛都笑眯了。

几杯酒下肚,左少阳感到身上暖和多了,酒劲也上来了,对侯普道:“姐夫,听说衙门有公告,鼓励人开荒种地,是吗?”

“嗯,咋的,你想开荒种地?”

“随便问问,是不是自己找地开荒就行了,还是怎么着?”

“那可不成。”侯普夹了一块肉塞嘴里,慢慢咀嚼着,又吱地咂了一口酒,咂摸了一下滋味,这才接着说道:“这开荒种地啊,先把要开垦的荒地给当地里正说了,里正带人勘查确属无人耕种过的荒地之后,登记造册,上报衙门户房。等户房批文下来,就可以作为荒地开垦了。当然,每十亩地要交纳一百文的保证金。开垦头三年免税,后三年减半收税……”

“啊?要交保证金啊?”

“那是啊,不交钱,谁都去乱登记,那不乱了套了吗?这一百文的保证金是要退的,如果这荒地能连续开垦种植满三年,就可以向衙门报告,衙门核查属实之后,就可以发给田产文契了。那时候,这一百文钱就可以退回本人了。当然喽,如果家里实在困难,交不起这一百文,没关系,可以找保人呀,有人作保就行了。开荒地所有手续,都得衙门经手办理,如果不这样,未经核查便私自开垦的话,一律按耕地收取税赋的。”

“原来是这样啊,这么说来还真有些麻烦哟。对了姐夫,我们城外还有这种荒地吗?”

“你问这做什么?你还真想不当郎中,开荒种地去啊?”

左少阳呵呵笑道:“说实话吧,如果可行,我想找块城外的荒地开垦了种草药……”

众人都吃了一惊,左贵瞪眼道:“种草药?”

“是啊爹,反正荒地头三年不用交税,也就费点劳力,种药材又不比种粮食,不用地力太好,荒地就成。我瞧着这差不多是无本买卖,做得过!”

茴香道:“没那么简单吧?种苗呢?不得买啊?”

“种苗从山上移栽啊,今天上午我特意跟佩兰一起到山上采药,发现千仞山上草药种类还是蛮多的,很多药材都能直接从野外移植栽种的。我们开始先种些容易活的,不需要费时费力照料的,赚了本钱之后,再种一些比较贵重一点的药材。慢慢积少成多,我觉得,这也是个赚钱的法子嘛。”

“你觉得?”左贵嗤地冷笑一声:“你觉得赚钱就能赚钱?你种过药材吗?你知道怎么种吗?”

“我知道一些,也是那个老铃医给我看的书上说的……”

左贵皱眉道:“种植药材可不一样,这纸上谈兵的东西,能做的准吗?”

“不试一下,怎么知道不行呢?”

“试了就能行?”左贵鼻孔里重重地哼了一下,花白眉毛抖着,“你这小子,就是不务正业,好好学医,不比什么都强?今天想炮制药材去卖,明天又想开荒种药材,你还想做什么?一并说了出来吧。”

左少阳低着头不说话。

梁氏见场面僵了,忙打圆场道:“忠儿,听爹的,好好跟着爹行医,这种药材可不是想想就行的,只怕我们没这本事。”

茴香也道:“是啊弟,跟爹走村串寨当铃医,好生琢磨那老铃医教你的医方,这就有得你忙的了,哪里还有时间种药材?贪多嚼不烂啊!”

左少阳低着头嘟哝道:“琢磨医方走村串寨当铃医也不影响种药材啊。药材种下去不象庄稼,不需要太费劲照料的……”

“你懂个屁!”左贵见而儿子如此倔强,火气上来了,把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拍,“种药材真想你想的那么简单,人家早种了,还等着你?”

左少阳嘟哝道:“他们不会种,所以没人种!”

“你怎么知道人家不会?”

左少阳抬头道:“瓦市药材批发商董胖子说的,说他们批发的药材,差不多都是各地采药人从山上采回来的,自家种的几乎就没有。而且,这些天我们走村串寨行医,一路上我就没看见种药材的,这就是很好的证明!”

左贵愣了一下,略一回想还真是那么回事,这路上还真没见到种药材的地。他当然不会在儿子面前服输,哼了一声道:“他们不会,难道你会?你种过?”

“没有,但是我知道怎么种,让我试试总行吧?”

“不行!”左贵断然道,“家都成这样了,你不好生想着怎么学好医术,赚钱养家,尽搞这些歪门邪道,你真想把为父气死不成?”说到最后,声音都有些沙哑哽咽了。

“这不是歪门邪道……”

“弟!”茴香扯了左少阳一把,“别说了!”

“我要说!”左少阳把筷子放下,连珠炮一般说道:“爹!娘!走村串寨当铃医,赚的是苦哈哈穷苦人的钱,他们自己都穷得叮当响,哪有更多的钱买药治病?这几天若不是恰好遇到贾老爷这件事,单单是给其他人治病赚的钱,勉强糊口都难,还能把这么大药铺开下去?所谓‘穷则思变’,咱们药铺现在穷成这样,再想着法赚钱,这日子怎么过下去了?就算赵三娘她松口让我们过了十五房租这一关,以后我们赚不到钱交不上房租,迟早还得被扫地出门的!”

左贵愣了,他想不到一向老实巴交甚至有些木讷的儿子,怎么变得如此倔强?可想想左少阳这番话,却也不能说没有道理,本想喝叱几句,却不知从何开口。

侯普轻咳一声,陪笑道:“岳丈,您老先别生气,我倒觉得大郎这个主意可以试试。反正开荒种地三年免税,如果三年干不下去,把地撂荒了就完了,也就损失一百文的保证金而已。手续方面没问题,衙门这方面有我,只要看好了荒地,其他的我去办,不用二老操心!这保证金嘛,我替大郎作保人,也不用花一文钱的,三年期满没奔头,咱们撂挑子就得了,连一百文都不会浪费,大不了我挨一顿臭骂就是。嘿嘿”

听女婿向着左少阳说话,女婿是衙门书吏,尽管只是小吏,不算官,但在左贵心中还是很有些分量的,便捋着胡须连连点头。

侯普见岳父听见去了,脸上笑容更欢了,道:“种药材我是不懂的,不过,我知道大郎人很实诚,他不是那种耍嘴皮子说大话的人,他既然说了知道怎么种,想必心中多少是有些把握的,他也说了,这秧苗可以从山上引种,那就花不了什么钱了,反正药铺里的事也不多,多想一条路就多一个奔头,这总也是好的,若不成,就当笑话,一笑了之,若是有些收入,岂不是多了一条财路?”

左贵点着头,心里琢磨着女婿侯普这话,慢慢转头瞧向妻子梁氏,梁氏是没什么主意的人,自然只是讪讪笑着。

左贵又望向茴香。茴香一直心疼弟弟,听刚才丈夫都支持了弟弟的想法,而且说得也有道理,现在又见老爹似乎有所松动,她自然不会唱反调,陪笑道:“爹,我也觉得,反正这也不会糟践钱米,也就是多累一点的事,弟弟年轻,这力气也是有的,就让他试试吧。”

左贵捋着胡须又瞧向左少阳,皱着眉沉声道:“你打算种什么药材?怎么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