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89章 算账

第89章 算账

左少阳从祝药柜的话里已经知道,祝药柜对自己的炮制方法很感兴趣,心中大定,但他并不因此跟着他唱一个调,他要以退为进,这样对自己更有利。当下长叹一声,道:“老伯看得很准,我对这些炮制方法本来是很有信心的,可是,我是人小言微啊,我说这些炮制的药材如何如何好,人家都不相信,一句话就把我给顶回来了——既然这么好,你们贵芝堂怎么还穷成那样?”

祝药柜点头道:“嗯,那是他们不了解情况,说实话,这之前我也不怎么相信你炮制这药的,若不是我亲自拿药给你炮制,又自己熬药煎服,经过我们药行多人检查,却是是原来的药,而且服用之后效果明显,我真不敢相信这些炮制的药有这么些好处。嘿嘿嘿”

“原来老伯坚持要用你们的药材,只让我炮制好把药材交给你们,你们自己煎药,目的是检查这药是否被我掉包了,老伯很谨慎啊,呵呵。”

祝药柜的大笑:“说实话,老夫对这条老命还是比较看重的,我决定服用你这名不见经传的小郎中炮制的药,这已经是冒了很大风险了的,不过,这个险必须冒,因为老夫要亲口尝一尝,亲自判断你炮制的药材如何,才能决定是否跟你合伙做生意赚大钱。哈哈,所以,老夫认为这个冒险很值得的!哈哈哈”

左少阳静等着他笑声停歇了,才叹了一口气,道:“唉,;老伯,不是我打击您的积极性,眼下只有老伯您知道我这些炮制的药材的好处,别的郎中大夫们并不知道,也不认可经过我炮制的药材。恐怕不好卖啊。不说别的,就说前几天,我曾拿了一包紫英石到贵行去推销,这紫英石坚硬异常,按照以往的炮制办法,最小只能炮制成小米粒大小颗粒,而用我的办法,可以炮制成面粉一般细腻的粉末,就算用在眼科用药中也不成问题。但是,贵行掌柜看过之后,找借口推掉,不肯向我进货。所以,要推销我新法炮制的药材,只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祝药柜俯身过来,凝视左少阳,低声道:“这个老夫也想过了,依老夫之见,这些人之所以心存疑虑,主要是对这些药的炮制方法不了解,担心里面加的敷料有问题,生怕用了出错。所以,只要你把炮制这几味药材的方法告诉老夫,老夫卖药的时候跟他们这么一说,他们也弄明白了,自然就不会再心存疑虑了!”

左少阳歪着脑袋瞧着他,淡淡道:“那一来,他们不就自己都会了吗,又何必来找我们买?”

“不一样啊,我们药铺炮制的药,很多方法药铺医馆也都会啊,可是他们还是来跟我买,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没这空闲时间弄这个,宁可花钱买现成的省事。而且,我们成批的炮制,这成本就低啊,成本低价格就便宜,算下来还是跟我们买划算,所以,他们就算知道了怎么炮制,也不会影响我们药材行的生意的。”

左少阳肚子里暗骂,你当我三岁小孩啊?你们药材行自然不会影响,可是告诉了你们,那以后你们还会平白无故给我钱吗?也懒得跟他绕弯子泡嘴皮子,直截了当道:“那我们贵芝堂如何从中赚钱?”

“这好办,把我们药行现在的利润先算出来,将来卖掉新法炮制的药材了,再把卖掉的利润算出来,也就是算出新炮制法后新增加的利润,这一部分咱们二一添作五。如何?”

“这利润谁来计算?”

“自然是我们来计算了,难不成你还不相信老伯我?”

左少阳肚子里暗道,我还真不敢相信你,药行是你的,卖多少药成本多少新增多少都是你说了算,再说了,我把炮制方法都告诉了你,这之后我什么力都不出,你们能心甘情愿给我分红吗?当下摇头笑道:“这不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老伯,这炮制和销售还是分开负责的好,你们销售,我们炮制。这样不干脆吗?”

祝药柜听左少阳没赞同他的建议,微觉失望,听他这样说了,眼珠一转,马上笑道:“这也行啊,要不,你干脆把炮制方法卖给我,我给你开个好价钱,如何啊?”

左少阳微笑摇头。

川乌、草乌、附子以及天南星都是最常用的草药之一,如何炮制去毒,涉及到相关方剂的使用,是一项很重要的炮制方法,左少阳不准备出售这样的方法,这样的方法最好垄断在自己手里,将来才能挣大钱,不能目光太短浅了,只看到眼前的蝇头小利,那是成不了大事的。

祝药柜微觉失望,不过想起惠民堂给贵芝堂买方子,贵芝堂也没卖,所以也不惊讶了。捋着胡须想了想,又道:“要不这样好了,我们恒昌药行雇佣你当炮制师傅,你在我们恒昌药行的炮制房里专门负责药材炮制,你可以关着门自己炮制。我一个月给你……,嗯……,这个一千五百文!如何?嘿嘿,你可以满世界打听去,能给炮制师傅这个薪水的,除了我们恒昌药行,还有谁出得起?如何啊?”

左少阳心想,月薪一千五百文的确不少了,可是,我到你恒昌药行里炮制药材,就算自己关着门炮制,药材炮制可不比配药,配置秘药只要掌握关键技术,在一个确信无人偷看的小屋里,一会就能搞定,而炮制药材就不行了,筛选、粉碎、切制、漂洗、浸泡、闷润、水飞,以及炒、炙、烫、煅、煨、蒸、煮、炖等等,很多炮制方法都需要很长时间多次反复进行,特别是药行这样专门炮制药材进行出售的地方,需要炮制的药材数量非常大,一个人常常无法完成,根本不可能隐蔽进行。人家根本不需要直接偷窥,有经验的炮制师傅只需要根据你使用的配料、时间、工具等等,就能推算出你的炮制方法出来,八九不离十。所以,在恒昌药行炮制药材泄密的可能性太大了,那不是给他们送技术去了吗?不能做这傻事!

所以,左少阳摇头道:“这还是不太好,既然是合伙搞生意,我出一个主意你看合适不?”

“行啊,你说来听听。”

“咱们签订一个加工承揽协议。”

“哦?”祝药柜没听过这名词,疑惑地望着他。

“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们贵芝堂和你们恒昌药行签订一个分工协作的契约,你们负责提供药材和销售,你们可以自行根据你们的销售情况判断委托我们炮制的药材数量。我们负责加工炮制,我们不管销售,只根据你们的委托对提供的药材进行炮制。你们向我们支付加工费,也就是炮制药材的费用。这样又干脆又清楚,也避免扯皮。”

祝药柜脸色一沉:“你这还是不相信老夫嘛,既然这样,那就算了!你请吧!”

左少阳淡淡一笑,站起身,拱拱手,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祝药柜眼见他就要走出门,终于叹了口气,叫住了他,“等一下!你回来!”

左少阳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幸亏刚才没跑着来,没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底牌。他表情平淡,转过身走了回来,拱手道:“老伯有何吩咐?”

“坐!”

左少阳撩衣袍坐下。

祝药柜凝视他片刻,缓缓问道:“如果照你所说,那你要多少加工费?”

这一点左少阳已经有了主意,推销新法炮制的药材能否推广开获得收益,在现阶段只能靠祝药柜他们恒昌药行,靠他们药行的生意网推销开去,他们是大头,是关键,所以,刚开始加工费不能定高,要让他有赚头。只要将来这些炮制的药材推广了,药铺医馆都愿意买了,而且都发现了这些炮制药材的好处了,离不开了,而技术又掌握在自己手里,那时候才是自己真正赚钱的时候。

左少阳淡淡笑道:“老伯上次也说了,我不是贪财之人,既然刚才老伯你说了每个月给我一千五百文月薪,就按这个标准好了,签订一年的契约,一共十五两银子,如何?”左少阳估计,用一年的时间来推广新药,差不多,所以确定合约期限是一年。

祝药柜笑了:“那一年期满之后呢?”

“你要愿意,还可以再续约啊。”

祝药柜眼睛一亮:“续约加工费还按原文契的一个月一千五百文?”

左少阳笑了:“期满之后咱们再商量,生意好了可以加,当然,新药卖不动也可以减嘛。随行就市,具体合约的内容到时候咱们再商量。”

祝药柜靠在竹椅上,意味深长瞧着左少阳道:“你很会做生意嘛,让我们帮你推销新药,一年后你坐享其成,坐地起价,不行你就自己卖,改换门庭。嘿嘿,高明!”

左少阳淡淡一笑,道:“祝药柜怎么不看这一年我吃的亏呢?贵行我去过,你们日销售量我也有印象,可以预计,这一年里,你们靠我炮制的新药赚的钱,只怕百倍于我!而且,你们是老字号,又是第一个做这生意的药行,那些药铺医馆认了你的牌子,以后还会找你买,你的生意并不会受到多大影响。这个帐老伯不会算不过来吧?”

————————————

PS:今日开始,每章三千字以上,每天两更,适当加更。敬请投票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