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90章 合作协议

第90章 合作协议

祝药柜大笑:“我说了嘛,你不做生意当真亏了。是块好料,知道什么时候该放,什么时候该收。好!就冲这一点,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就按你说的,一年期,我们提供药材,你负责炮制,我们给多少,你炮制多少!”

左少阳又摇头,笑道:“只限于乌头、天南星、没药、乳香和地龙这五味药。”

祝药柜笑道:“你很细心嘛,行!就这五味药。多了你也忙不过来。再说我也不敢一下投入太多,先卖卖这五味新法炮制的药看看情况。——放心,我不会在这些方面占你便宜的,嘿嘿”

“签合约就要方方面面都考虑到,双方意见达成一致,这样以后才不会起纠纷。”左少阳想了想,又道:“我建议再加一味药附子。——附子也是常用药,跟乌头同生,由于临床经常需要大剂量使用,但附子跟乌头一样有大毒,炮制不好,会死人,但炮制得好,则可以救人性命。我可以炮制出只救命不害人的附子来。若医者知道了它的好处,应该会首选使用的。”

附子和乌头生长在一起,附子是附乌头而傍生的,就像孩子依附母亲一样,所以叫附子,附子是温里、扶阳、驱寒的要药,回阳救逆的首选药,是中医火神派的代表药材。很多病都要使用。但是由于附子有毒,所以对炮制方法要求很严,左少阳把这味药作为与乌头一起进行推广的新法炮制药材,就是看中了它的广泛应用性和炮制难度。

祝药柜虽然不懂医,但对药的药效大多知道一些。也知道这附子用不好就会出人命,听左少阳说他有办法把这有毒的附子炮制成可以大剂量使用却很安全的药,换成以前他是不信的,但亲自使用了左少阳炮制的同样有大毒的乌头之后,他相信了,当下点头道:“好!再加上附子这味药。这药销量很大,如果果真有效,光凭这味药,就能赚大钱!”

“呵呵,不过要让人家相信这药有效,只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哦。”

“这个你放心,炮制药材你拿手,这推销药材嘛,那就是老夫的拿手好戏了。”

“那是,要不你们恒昌药行也不会如此生意兴隆了。不过有一点你要注意,附子跟别的药不太一样,不仅要炮制好,而且煎熬方法也很重要。你推销药材的时候,记得提醒那些大夫、郎中,附子必须先煎,要煎熬半个时辰到一个时辰左右。这是去毒的一个重要办法。如果煎熬时间不够,就算炮制好的药材,也会中毒的。切记!”

祝药柜见他说的郑重,笑道:“先煎半个时辰到一个时辰嘛,我记下来了,推销的时候,把这法子写在纸上,跟药一起卖,他们就记住了。”

“嗯,这法子好。”左少阳知道,要想推销新药,就必须让别人会用能用,用了都说好,那才行。所以把附子先煎去毒的法子教给了祝药柜。

祝药柜道:“这些药材,你一你天能炮制多少?”

“当然以我的能力为限。你总不能拉上几大车放在这让我一夜之间炮制出来吧?那我做不到!”

“哈哈哈,你的确考虑很周全嘛。老伯如何会让你没日没夜地炮制?老伯是那样不通情理的人吗?”

左少阳微笑拱手道:“我这是以小人之心度老伯君子之腹了,得罪之处还请老伯海涵!”

“呵呵,你没说错,谈生意嘛,当然要谈,要面面俱到,那是必须先小人后君子的,要不然,等起了纠纷再来扯皮,更伤感情。还是先说明了的好。我以往做生意也是这样的,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多谢老伯理解。”

“既然要算明帐,你也是个聪明人,咱们就直截了当好了。嘿嘿,老夫本来就让你到我药行当炮制师傅的,这样你看如何,——我们的炮制师傅每天开工四个时辰,如果生意好,货要得紧,四个时辰之外加班炮制的,月薪之外另外给钱,双倍算。你的月薪跟他们一样,那就按我们药行炮制师傅的标准炮制药材就行了。”

四个时辰那就是八个小时,倒也符合现代的八小时工作制,加班还有双倍工资,这恒昌药行能这么对待下面的雇员,雇员肯定认真干,难怪生意一直这么好。想了想,道:“老伯这法子很好,只是……,我是在家里,不是在贵行炮制药材,贵行如何知道我炮制了四个时辰?又如何知道我在加班?”

祝药柜笑道:“这好办啊,我回去让我们药行的炮制师傅算一算,这六味药他们炮制的话,平均算下来一个时辰各自能炮制多少,把这个指标告诉你,你自己用你的新法炮制一下,看这数量是否合适,要是合适,就按这标准算,你每天给我交这么多炮制好的成品就行了,如果生意好了,要加班炮制,咱们就按这标准双倍另算给你工钱。如何?”

左少阳抚掌赞道:“老爷子真不愧是生意上的行家里手,能想得如此周到而公平,佩服佩服。好,就按老伯这办法办!只是还有一事得说明了。”

“什么事,说吧。”

“我们先前的都是想得好的,万一要是炮制的药材卖不动,销不掉,该如何?”

祝药柜嘿嘿笑道:“生意自然有亏有盈,亏本了不做就是,反正是我给你药材你炮制,按照炮制数量给工钱。如果药卖不动,我就不委托你炮制了,也就不给你工钱了。不就行了吗?”

“是这个理!还有一件事,这个,老伯,您能否先预支三个月的加工费给我?嘿嘿,您知道,我们贵芝堂现在正缺钱,等着钱交房租,房东找三娘说了,正月十五交不上,就要我们退租走人。您老就算帮帮我们。”

祝药柜笑了,摇摇头:“我这人有个怪脾气,做生意从来不赊账,就算是老顾客,也是先钱后货。我与你合作炮制新药材,你也说了,别人不识货,不知道它们的好,能否卖得动,还不好说,你就先赊了三个月的加工费,万一要是卖不动,第一个月就得停下来,你又如何还得了我的钱?那我不亏大发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左少阳苦笑点点头。

祝药柜想了想,又道:“不过,你都开了口了,咱们又是第一次合伙做生意,总得给你一点面子,这样吧,我可以先预支一个月的加工费给你,多的就真的不行了。你意下如何?”

一个月的加工费就是一千五百文,也就是一两五钱银子,距离四两目标也算进了一步了,左少阳忙道:“行啊,一个月也好。”

祝药柜捋着白胡须瞧着左少阳道:“咱们要推广你炮制的新药,就必须让人都知道这新药的好处。我不懂医,说了人家也不信,如果你能告诉我这几味药能治疗的常见病,我路子比你广些,认识人多,经常到各药铺送药材,可以顺便看看有没有患这些病的病人。那时候我可以推荐他们服用你炮制的新药,如果遇到那些药铺医馆医治不了的,还可以推荐给你们贵芝堂医治。这样人慢慢用多了知道你的药的好处了,那才能推广。”

“言之有理。好,我简要给你说说这几位药最常用的一些病症。乌头是祛风寒湿药,主要治疗风寒湿痹,就像你这种寒湿瘀血留滞经络,肢体筋脉挛痛。还可以治疗心腹冷痛、寒疝疼痛。另外,乌头也是骨科和金创科的常用药,治疗跌打损伤的时候,特别是骨科的时候,常常作为麻醉药用,可用于接骨整骨时的麻醉。附子与乌头同生,但药用是不同的,它主要是用于亡阳证,是回阳救逆第一品药!还能用于阳虚症,常见症状如肾阳不足,命门火衰所致**滑精、宫寒不孕、腰膝冷痛、夜尿频多的等;也可用于风寒湿痹周身骨节疼痛的寒痹症,特别是寒痹痛很厉害的,常常有神效!”

祝药柜笑道:“这乌头和附子同母所生,性格却有如此差异,倒也有趣。”

“是啊,再接着说天南星。它主要是温化寒痰的药,治疗湿痰和寒痰证的,就是湿痰阻肺,咳喘痰多,胸膈胀闷。还可以用于风痰眩晕、中风、癫痫、破伤风之类的病。痈疽肿痛和蛇虫咬伤也能治。没药和乳香都是活血止痛的药,两者经常相须为用,治疗跌打损伤瘀滞疼痛、痈疽肿痛等瘀滞痛证。二者区别关键是乳香偏于行气、伸筋。多用于痹证;而没药偏于散血化瘀,治疗血瘀气滞的胃痛等多常用。至于地龙,主要是熄风止痉的药。治疗高热惊痫、癫狂、气虚血滞,半身不遂,痹证、肺热哮喘、小便不利、尿闭不通等等。”

左少阳又详细给他说了这些病症的常见症状和表现,都是一些常见病,左少阳这么详细一说之后,祝药柜便也就记住了。

说完这六味药的常治病之后,祝药柜笑道:“对了,除了这五味药,小老弟,你肚子里还有别的药材的炮制方法吧?能不能说说看啊,——当然,我不是要你说如何炮制,老夫是要听听看,还有没有别的药材炮制也可以合作做生意的。又或者你可以把炮制方法转让给我们药行的。嘿嘿,毕竟你一个人忙不过来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