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93章 赚了一堆铜钱

第93章赚了一堆铜钱

左少阳微笑道:“老伯别说我贪财,货比货,这方法很重要,比刚才告诉你的更重要,一吊钱可买不到的。”

祝药柜呵呵笑了,又剪了两吊铜钱递给他:“先给这么多,等以后你的法子果真有效,我再补给你,决不食言!”

“行,我信老伯您。在说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说虫蛀。虫蛀的问题会涉及到刚才说的问题。——您老知道虫子最喜欢在药材的什么地方蛀食吗?”

祝药柜摇摇头,苦笑道:“我又不是虫子,我哪里知道,反正麻袋一解开,里面药材好多都被咬烂了。”

“嘿嘿,这些得注意观察,这些小细节也涉及到防虫的问题的。告诉你,虫子最喜欢在药材饮片重叠空隙处、裂痕处以及碎屑中啃食!而动物的皮肉内脏也是最容易被啃食的。被虫蛀过的药材,不仅重量减少,剩下的部分质量也会改变,因为虫子会分泌一些有害物质,导致药材变质,从医者角度说,会影响疗效,有的对身体还有害处,从药材商角度来说,这种药自然很难卖出去。”

祝药柜赞道:“你说得太对了,这些被咬烂的药材别人根本不肯买,只好成堆成堆的丢掉,唉,简直能把人气死!——你说,这药材怎么会长虫子呢?”

“这个原因很多了,很多药材采收的时候,把田间地头野外的各种虫子和虫卵带来了,在炮制时必须采用适当的办法杀灭虫卵,如果采用的炮制方法不当,就杀不了这些虫子。另外,仓库周围不卫生,杂草丛生,害虫便可能积聚其内,到开春就会飞进仓库里来,繁殖危害。有很多药材是特别容易长虫子的,比如半夏、人参、鹿茸、蜈蚣、枸杞子等等,必须特别注意防虫。——知道该怎么防虫吗?”

这一次祝药柜先把一吊钱剪下来递给左少阳,才道:“请老弟指点。”

“防虫的方法很多,简单说个两样吧。比如对抗同贮法。也就是把两种以上能相互抑制的药物以及有特殊气味的药物贮藏在一起,以便能相互克制。比如蕲蛇与大蒜瓣放在一起,全蝎与花椒同贮,硼砂与绿豆同贮等等。还有个诀窍可以告诉你,白酒在防虫方面有很好的作用,比如对一些容易长虫的动物类药,象白花蛇、九香虫,还有含油脂的药材如柏子仁、核桃仁,以及含糖的药材,如枸杞子、黄芪、大枣等,都可以喷洒老白干白酒之后,再进行密封贮存,可以达到防蛀、防霉的效果。这个方法也适用于人参等贵重药材的保存。”

祝药柜费力地用心记,可是左少阳说得比较快,而且很多东西都是他闻所未闻的,涉及到的药材又多,哪里都能记得住。

左少阳滔滔不绝又道:“防虫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注意事项,那就是防虫要跟防外邪六**一起用。简单地说,就是密封储藏。也就是采用缸、坛、罐、瓶、箱等容器进行储藏。把药材装在里面,与外邪和虫害隔绝。当然,事先要进行杀虫处理,不能把虫卵和幼虫带进去。那密封再好也没用。密封的容器里和外面,要用木炭、生石灰等吸湿防潮。我说的这些方法适合比较贵重的药材,比如人参啊啥的。象你们药行药材量很大,用这样的方法就太费工夫了,而且成本太高,这时候就要用仓库密封法了,——知道怎么进行仓库密封吗?”

祝药柜苦笑摇头。

左少阳道:“这个很复杂,要因地制宜,不能嘴上谈兵的。——行了,我知道的药材保存方法差不多都告诉你了。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问我。”

祝药柜脑袋里已经乱成一团浆糊,他尽管从事药材生意几十年了,但对药材的保管贮存并没有系统学过,知道的一些经验也都很肤浅,听了左少阳说的这些,虽然不知道是否有效,但听他说得头头是道的,似乎并不像是在说谎骗人,听着也挺有道理,想了想,索性把面前剩下的几百文铜钱全部推倒左少阳面前:“喏,这些全给你!”

“老伯这是……?”

“你刚才说得太多,我年纪大了记不住,你看这样行不行,”祝药柜扯开自己的钱袋,取出一小锭银子放在左少阳面前:“这是一两银子,加上刚才的一千文铜钱,请你到我们恒昌药行,具体指点我们如何存储药材,并帮我们修建一座你说的那种仓库。手把手教我怎么用你刚才说的方法进行药材贮存,如果这仓库的确有效。我再扩大修建。当然,如果证明你说的法子的确有效,我再重谢于你,我是个生意人,我知道你这主意的价值。你放心,亏待不了你!”

左少阳大喜,拱手道:“多谢老伯!我一定尽职尽责帮你们把药材贮藏搞好。力争把药材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嘿嘿”

“那好!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去药行去!如何?”

“行!我先回趟药铺说一声,马上就来。”

“那我去药行等你!”祝药柜两手撑着膝盖站了起来,虽然还借力才能起身,但看样子比上次要轻松多了。

左少阳道:“老伯答应给我预支的一两五钱银子的炮制加工费,能否现在给我?”

“行啊。”左少阳答应了帮他修建药材贮存仓库,祝药柜很高兴,很痛快地答应了,取出钱袋,数了一两五钱银子递给左少阳,然后迈步往外走。

走到门口,祝药柜有站住了,回过身瞧了左少阳一眼。想了想,道:“嗯……,老夫最后补充一句,——如果你有什么急事需要用钱,我是说如果,你可以考虑把你先前炮制乌头那几味药的方子卖断给我,我出价一万文!不过,你卖断方子给我之后,除了你自己炮制用药和零售之外,不能向外批发,也不能把方子再卖给别人。你可以好好考虑考虑。”

左少阳心想这几味药都是很重要的药材炮制法,所值的价值绝对不止一万文钱,也就是十两银子的价。虽说自己以后不想成为药材商从事药材炮制出售,但是,现在倒也不急着把这方子这么便宜就出售了,对自己来说,方子可是不可再生资源,特别是好的方子,总的数量并不多,卖掉一个可就少一个。好钢得用在刀刃上。

不过,人家也没有说死,只是说自己如果急需钱的时候可以考虑,那倒也不用把这条路堵死,特别是在自己家还欠着债有可能被扫地出门的情况下。所以,左少阳微微一笑:“行啊,如果我的确急着钱用,我会考虑的。”

祝药柜缓缓点头,背着手踱步出去了。

左少阳望着竹桌上那一堆铜钱,刚才已经剪散了,一大堆摊在那,不知该怎么拿。这时桑老爹提着茶壶进来,一眼瞧见桌上那堆钱,顿时两眼放光,陪着笑道:“小郎中,这是祝老汉给你的?”

“嘿嘿,我教他怎么贮藏药材,还要帮他修药材仓库,这是他给我的酬劳。”

“呵呵,你还挺有能耐的嘛。小郎中,你现在有钱了,嘿嘿嘿,你爹在我这欠的茶钱……,能不能……还了我呢?”

“我爹欠的茶钱?”

“是啊,喝茶的还有买茶叶的钱。赊账本上有签字的。”

“能给我看看吗?”

“当然当然,”桑老爹回头高声道:“娃子,把赊账本拿来!”

很快,有人挑门帘进来,却是桑小妹跟桑母,桑小妹拿着一本帐,道:“哥在大堂续水呢,给!”

桑母一眼瞧见桌上的一堆铜钱,眼睛都瞪圆了,恨不得伸手过去抢在怀里,便把手在围裙上搓了搓,道:“这么多钱,是祝老伯忘了拿走的吧?要不我给他收着?”

桑老爹笑道:“什么啊。这是祝老伯给小郎中的酎金!小郎中要帮你祝大伯修药材仓库!”

“啊?”桑小妹欣喜地望着左少阳,“你可真能耐!是吧爹?”

桑母提这个铜壶站在那,瞪圆了眼睛只是滴流转着瞧着竹桌上的一堆铜钱。

桑老爹则皮笑肉不笑打着哈哈,把账本从桑小妹手里接过,一边翻一边指给左少阳看:“喏,这里,还有这里,这里!”

左少阳细瞧字迹,果然都是老爹左贵的,有欠的茶钱,有欠的买茶叶的钱,欠的日子也不短了,有些不好意思,问道:“总共多少?”

“总共一百九十七文。”

左少阳拿起两吊刚才剪下来的铜钱递给桑老爹:“喏,这是两百文,剩下的三文钱不用找了。”

“那可多谢了。”桑老爹喜滋滋忙把两吊钱接了过来,很顺利地收到了账,他很是高兴,脸上的笑容很欢了:“你爹好久没见来喝茶了,最近挺忙的吧?跟他说一声,忙过来抽空来喝杯茶。”

“好的!”

桑母终于把目光从那堆钱上收了回来,哧溜吸了一声口水,陪着笑插话道:“小郎中,我们茶肆刚进了一些上好的蒙顶万春银叶茶,你爹也没尝过,你今儿个赚了这么多钱,要不给你老爹带几坨回去?”

桑老爹一愣,立刻也帮腔道:“对对,这可是贡品茶,好得很呢,带几坨给你爹尝尝?”

唐朝时盛行沱茶,也就是把茶叶压制成饼或者坨,吃茶的时候,掰下一块在茶碾子里碾碎,再用沸水冲煮,加上盐、花椒之类的调料。

左少阳不懂茶,特别是唐朝的茶叶,刚刚赚了这么多钱,心中高兴,问道:“一坨多少钱?”

桑母笑起来跟母鸡下蛋似的道:“咯咯,不贵不贵,都是老顾客了,一准算你便宜!咯咯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