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98章 小妹的嫁妆

第98章 小妹的嫁妆

门口的倪二一听这话,大笑起来:“小郎中,你撒谎也该看个人,你知不知道,你说的祝老掌柜的风湿寒痹,是找到我们惠民堂我大哥给瞧的病,开的方,用的药,什么时候成了你小郎中的杰作了?当真是脸皮够厚的,哈哈哈”

左少阳也冷笑道:“我知道啊,你哥哥倪大夫给祝老掌柜用的是小活络方,而且用了乌头五枚,可是,祝老爷子吃了不舒服,而且是很不舒服,所以不吃你们的药了,改吃我的,一连吃了六剂,现在已经大好了,走路都没什么大问题了,这你不知道吧?”

倪二听他说得像模像样的,当时祝药柜服药之后的确很不舒服,曾经来找倪大夫质询过,当时倪二也在场,不禁心中有几分相信了,淡淡一笑:“哦,是吗?那你用了什么药给祝老爷子治好的?”

“我凭什么告诉你?想偷师学艺?”

“你说不出来,就说明是骗子!满嘴跑马!”

众债主本来有些将信将疑了,一听这话,又疑惑地盯着左少阳。

左少阳冷笑道:“是不是你随我去问一下祝老爷子不就清楚了吗?在这里费什么口舌。”

“得了,还是想金蝉脱壳,除非你说出我们用方有什么地方不对,否则就是胡诌,大伙别听他的!”

“行啊,你们用的是不是五枚乌头?”

“没错!”

“祝老掌柜的风寒湿痹年久日深,你们使用的乌头剂量太轻,所以治不好!”

“你说什么?我们剂量太轻,”倪二哑然失笑,得意洋洋一脸讥笑道:“那你用了多少枚乌头?”

“八枚!”

“哈哈哈,”倪二仰天大笑,“你也不怕风大了闪了舌头?八枚乌头?你知道医术上最大剂量是多少吗?——五枚!我哥已经用到了最大剂量,你还胡诌用了八枚?你当祝老爷子是大象啊,八枚!——诸位,他这显然是在信口胡诌,有史以来压根就没人用到这么高的量!我哥是当世名医,在京城给王爷和大臣都瞧过病的,他都只敢用五枚,这小郎中竟然说他用了八枚,不是胡说八道又是什么?”

左少阳冷笑道:“你不行还不许别人行?咱们别在这磨牙,一起去恒昌药行找祝老爷子一问不就知道了吗?你们跟我走,到了恒昌药行,如果你们还拿不到钱,咱们再去衙门也行!”

倪二听他说的胸有成竹,不禁也有些心虚了,眼看众债主也有些心动,自己满盘计划就要泡汤,赶紧厉声道:“你说祝老爷子肯花十两银子买你的方?纯粹就是骗人!我们惠民堂是行医的,都只肯花五两银子买你的方,他恒昌药行是卖药的,凭什么花这么多钱来买你的方啊?他卖药的买你的医方做什么?一听就是瞎编的!诸位,别听他的,你们想想,我就在这里,响当当的现银摆在这,他立马就能卖了方子还债他都不肯卖,为何巴巴地要跑去恒昌药行那么老远卖方啊?他还是想金蝉脱壳赖账!对这种赖账不还的人,只能告到衙门去!让县太爷打他们的屁股!”

那几个伙计也跟着起哄:“没错!走!上衙门,大伙都上衙门瞧热闹去呀。看这赖账不还的郎中挨板子打屁股,上枷锁示众啊!”

众债主被这倪二搅得头都晕了,听着也是这么回事,都闹哄哄嚷着要拉左郎中去衙门击鼓告状。

左少阳急了,都是这倪二在捣鬼,眼下只能放小松鼠黄球制住倪二,然后说服债主们跟自己去找祝药柜卖方,拿了钱还债,正要动手,便在这时,忽听得有人高声道:“等等!欠债还钱,还你们就是,为何要逼人上衙门?”说话间,一个女子涨红着脸,手里拿着一个蓝色小包裹,迈步进了贵芝堂。

左少阳抬头一瞧,来人正是清香茶肆的桑小妹!

“小妹,你这是……?”

桑小妹走到左少阳面前,将手里的小包裹递给他,低声道:“左大哥,这里有纹银五两,我当了奶奶给我的首饰换的。你上次答应了,凑不够钱还债,就跟我借的。眼下救急,你先用着还债吧。”

左少阳低声道:“这是你奶奶给你做嫁妆的……”

桑小妹红着脸道:“给你不也是一样?赶紧拿去还债吧!”

左少阳很为难,他本想告诉桑小妹自己能找祝药柜卖方换钱还债的,可是现在众目睽睽之下,人家一个大姑娘拿出嫁妆来给自己还债,如果断然拒绝,那桑小妹以后不成为满城人的笑柄才怪呢!

没等他说话,桑小妹已经将那包银子往桌上一放,羞红着脸转身飞奔出了贵芝堂,钻出人群不见了。

赵三娘站得近,他们的话都听见了,禁不住眉开眼笑道:“大郎,看不出你这怂样还有桃花运哟,人家桑家小妹连嫁妆都拿给你还账了,嘻嘻,这不就妥了吗?两边都有钱还了,你也不用迫不得已卖方了,等你三个月赚到了加工费,把首饰赎回来还了桑家小妹,又或者不用还了……,呵呵,那是你们的事情了,总之皆大欢喜嘛!”

左少阳苦着脸干笑两声,望向老爹左贵:“爹,你看这……”

左贵压根不知道王婆给儿子去桑家托媒,桑家没表态的事情,一时不知道桑家小妹为何如此仗义,一下拿出五两银子给自家还债,而且还强行留下的。有些惊愕地望望左少阳,又瞧瞧老婆梁氏:“小妹为何要把嫁妆当了给我们还账?”

梁氏瞒着左贵请王婆去桑家说媒,桑家小妹现在这么做,肯定与这有关系,听左贵问起,生怕左贵知道了真相发火,不禁有些心虚,不知如何回答,讪讪陪着笑瞧了一眼女儿茴香。

茴香也陪笑道:“爹,想必是桑家老爹让她来的,桑家老爹挺仗义的,您又是他们家茶肆的常客,听说我们家有难处,就帮帮喽。”

“那也不用当了嫁妆呀。”

“这个……,哎呀人家开茶肆本钱大,一时周转不开,拿不出这么多的钱,又要救急,只能先动用小妹的嫁妆呗。反正以后可以赎回去的嘛。”

“是吗?”左贵还是有些转不过弯来,总觉得这事很蹊跷。

赵三娘有些急了,生怕左贵不同意借桑家的钱,忙也说道:“左郎中,人家桑家仗义,愿意借钱给你们还债,那就收下呗。刚才大郎不也说了吗,恒昌药行愿意要跟你们签一年的炮制药材的契约,一个月一两五钱,四个月就够还她的了。到时候赎回来还了他,再给些利钱不久行了嘛?——你们家大郎可真有本事,一个月一两五钱的工钱,啧啧,这可是笔大买卖啊!”

佝偻老妇也过来陪笑道:“是啊,听说桑家老爹是最仗义的了,好多茶客喝茶没钱,都给赊账呢。很好说话的。”

其他债主也帮着说话,都把这桑家老爹说成了仗义疏财,扶危救困的及时雨了。

这一通帮腔,把左贵脑袋也弄乱了,忘了再琢磨其中蹊跷,又想着自己的确在人家茶肆赊了那么多茶钱,人家也没来追债,倒也算得仁义了,捋着胡须连连点点头,叹了口气:“哎,想不到危难之处,还是桑老爹仗义啊。既然这样,那就收下吧,先还了债。不过,咱们一定要想法设法筹钱,尽早把人家嫁妆赎出来才好!”

梁氏等人急忙点头答应。

有了钱自然就好办了,两下加起来的钱不仅够还所有的债,还余下了几百文。

惠民堂倪二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瞠目结舌傻了好一会,攥着那锭银子,正要说话,眼见茴香恶狠狠瞪着他,不禁打了个激灵,生怕这泼辣的妇人得了空又要笤帚伺候,赶紧蒙着脑袋带着几个伙计钻出人群,慌慌张张走了。

赵三娘和诸位债主没想到到头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都很高兴,债还了,先前说了不少狠话,这会子脸面还是要挽回的,相互有说笑起来,都夸左郎中家有个会挣钱的好孩子,才这么些天,就筹到了这么多钱还债,以后钱周转不过来,还来找他们借。又说桑家仗义扶危救困,说了半晌,一众债主这才各自欢喜地散了。

赵三娘见他们都走了,这才低声对左贵道:“左郎中,咱们以后还是好街坊,说实话,我还就喜欢你们这种实诚人,把房子租给你们,我也放心。不过,人太老实了也不行,所以,我得给你提个醒,免得你将来吃亏。”

左贵倒也很理解赵三娘追债的心情,毕竟欠人家钱太多太久了。所以她有些过分的地方,也不在意,听她这么说了,忙拱手道:“请三娘指点。”

赵三娘把声音压得更低了,道:“你知道这些债主今天为什么同时一起来逼债吗?”

左贵摇摇头,也觉得有些不妙。

“是惠民堂的倪二!他挑唆的,添油加醋不知道说了多少你们的坏话呢,说若今天大家要不到钱,以后你们就不可能有钱还,这债也就别指望要了。所以才一股脑来了,往死里逼你们!”

——————————————

PS:今日三更,再次呼唤月票支持,谢谢!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