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99章 来料加工协议

第99章 来料加工协议

左贵脸色阴沉,刚才他也看见对面站着的倪二了,也听见他起哄挑唆要债主们上衙门了。心中怒气勃发,道:“他为何要如此害我?”

赵三娘道:“嗨!同行是冤家呗,再说了,上次他来你们堂买方子,说话难听,被茴香笤帚打出去了,记恨在心呢!这种小人,你可得防着点。害人之心不可有,放人之心不可无!——好了,我走了啊。”

“多谢三娘提醒!”

“说哪里话,你们租我房子,那不是一家人似的嘛,我不帮你们帮谁啊,嘻嘻”

说着话,赵三娘扭着腰姿款款走了。那屠铁头也讪讪干笑着,跟在后面走了。贵芝堂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茴香舀来一木盆水给左少阳帮小松鼠洗脚上的鲜血。左贵皱眉道:“这小东西如此凶恶,还是不要养家里好。”

茴香帮着左少阳道:“爹,弟弟养的这小松鼠以前一直很温顺的,是看那铁头太过凶悍,拿脑袋把那放贷的大汉都撞伤了,又见他拿脑袋对着弟弟,所以才从房梁上扑下来上了他,它一心护主,很有灵性的!”

左少阳也陪笑道:“是啊爹,若不是黄球镇住那铁头,只怕今天还不知怎么收场呢。”

左贵想想刚才的经过,那铁头如此凶悍,男女老幼都下得了手,非要把钱都拿走,那帮债主那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当时情况下,得亏小松鼠把他伤了,才稳住了局势,很是感叹,摇摇头,道:“虽是如此,还是太过锐利了些,得好生约束于它,别生出事端来才好。”

左少阳忙答应了,给小松鼠洗干净脚爪的鲜血后,把它放回窝里,小松鼠却嗖嗖两下,窜出窝下地,沿着他裤腿爬上他身子,一直窜到肩膀上蹲着。

左少阳笑道:“黄球,你这么着老蹲在我肩膀也不是个事啊,知道的我是看病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耍猴的呢!”

茴香咯咯笑,道:“这好办,我待会给你缝个小口袋,你随身系在腰上,把他放口袋里就是了。”

“嗯,这主意好。它也就拳头大小,放口袋里带着也不碍事。”

茴香又喜滋滋对左少阳道:“你炮制了什么药材,能让祝药柜都心动了呀?这老头可是很会做生意的人,从来都是不见真佛不烧香的……”

左贵摆着手道:“行了行了,回来再说,人家祝药柜还等着忠儿去修仓库呢。快去吧!”

左少阳迈步正要出门,忽看见街对面站着一老者,背着手微笑着瞧着他。正是恒昌药行的祝药柜!

“祝老伯!”左少阳跑了过去,“我正要去贵行,恰好有点事没去成。”

“嗯,刚才的事情我都看见了,桑老汉这家伙我太了解了,他可是个见钱眼开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并不是什么仗义疏财的人,再说了,他那小茶肆,也没钱给他这么折腾。所以,桑小妹拿嫁妆当了给你做嫁妆,肯定是她自己的主意,回去不知怎么挨骂呢……”

左少阳急了:“那怎么办?我去找桑老爹说说去!”

“你现在去那不是添乱去吗?嘿嘿,放心,桑老爹那我跟他说,叫他不要为难小妹就是了。”

左少阳这才心中稍定,拱手道:“多谢老伯!”

这祝老掌柜与桑老爹早年是一起撑船的伙计,现在又是茶肆的老茶客。桑老爹多少是要给些面子的。当然,要解决这件事,最终还得尽快把典当的嫁妆赎回来。

祝药柜捋着花白胡须微笑道:“这小丫头对你不错嘛,连嫁妆都捣腾出来给你了,她不怕你还不了,到时候没嫁妆嫁不出去?”

左少阳笑了笑,心中着实有些不快,心想既然你都看见了,知道我要去卖方给你,却一直站在街对面看热闹,也不过来证明,眼瞅着人家小妹抛头露面把嫁妆当钱给自己还账,你这老头也算心肠够狠的了。

祝药柜似乎看出了他的不满,捋着白胡须低声道:“说句实话你别生气,老夫觉得你们贵芝堂也没必要再开,你爹那医术,药铺开不走的。还不如关门了在家养老,你也可以安心在我药行当炮制师傅。你赚的钱够足够你们一家人花销的了。日子也能过得不错。所以我没有出面。当然,你要真去我们药行找我,我还是会帮你这个忙,花十两银子买你的方的。想不到桑家小妹来了这么一手,呵呵,也是你们贵芝堂命不该绝嘛。嘿嘿”

原来这祝药柜打得这主意,左少阳听罢,心中倒有几分佩服,心想这祝药柜说话倒也坦率,想啥说啥,炮筒子一个,也不怕人恼,不过,左少阳反倒对祝药柜多了几分好感,跟这样的直率的人打交道相对会轻松一些,一般不用担心被搞鬼算计。

左少阳道:“那咱们走吧?”

“不忙,他们在收拾修仓库的场地,我们先进去跟你爹把契约签了再去就差不多了。”

说罢,祝药柜迈步进了贵芝堂里,拱手道:“左郎中!”

左贵已经瞧见他过来了,早已起身拱手道:“祝老掌柜,快看座!”

左家贵芝堂就一间三间房,正堂看病,两边侧房住人放药材。没地方隔出专门的会客厅,只能在大堂里会客了。茴香急忙端了一把椅子过来,放在长条桌旁边。

祝药柜却不坐,微笑道:“令郎想必已经跟你说了吧,我恒昌药行准备与贵堂签约,委托贵行炮制几味药材,适才我已经问过了鄙药行炮制师傅,确定了这几位药材一个时辰的炮制量,如果贵行没有意见,就立字句写文契吧。”祝药柜当下说了几味药的每个时辰炮制量。

左贵听罢,很是欢喜,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当即望向左少阳:“忠儿,你意下如何?”

祝药柜说的这五味药的每个时辰炮制量,是按照唐初使用的炮制方法计算的,唐初的方法中,乳香、没药和地龙的时间相差不多。但是炮制川乌、草乌是用煻灰火炮炙,而现代方法是要用水长时间浸漂,然后长时间的煮沸才行。这方面时间不够,不过,祝药柜担心新药不好销,这是第一次定制药材,也不知道左少阳用的什么办法,耗费多少时间,前面已经说了不会让左少阳吃亏,所以打了个折,只规定了一半的量。好在这几味药花费的时间大多是浸泡和煮沸,也不需要太多人力照料,无非多准备几个大盆,多做几口锅就是了。刚开始就讨价还价也不好。所以左少阳道:“这个时间差不多可以完成,就这么定了吧。”

祝药柜道:“那好,老夫起草文契,二位过目修改。”左贵急忙让开位置,祝药柜坐下,提笔写了个合约,把先前他跟左少阳两人商定的内容逐条写了。左贵和左少阳提了一些细化的意见。最终定稿后,左贵誊抄了两份,分别由祝药柜和左贵在上面签字画押。各自保留一份。

祝药柜又道:“鄙行另聘请令郎帮着修建一座药材仓库,这些天可能要辛苦令郎了。如果修建仓库期间完不成额定炮制量,可以顺延的。”

有了这个协议,以后每个月都有一两五钱银子入账,左贵顿时心中大定,这一两五钱银子已经足够药铺的成本开销了。以后看病赚一文就多一文。当真是喜从天降,唯一不安的就是生怕儿子炮制的药材人家不满意,惹出纠纷或者终止合约。因为合约上规定了药行如果因为炮制药材销路不畅等原因,可以单方终止合同。但现在看来,祝药柜对这炮制的药材还是很有兴趣的,心中稍定。待她们走后,笑吟吟坐在那,心里却琢磨着这究竟怎么回事。

左少阳与祝药柜两人离开贵芝堂,来到恒昌药行。

祝药柜的儿子祝掌柜已经听父亲说了这件事,心中颇不以为然,不过这是老爹决定的事情,他也不敢违背。已经吩咐伙计们把需要修建药材仓库的地方腾了出来。又找来建筑工匠等在那里。

左少阳来了之后,也查看了四周情况,把药行整个仓库全部看了一遍,指出若干不利于药材保存之处。刚开始祝药柜的儿子祝掌柜还撇着嘴不以为然,听着左少阳指出他们药材储存中遇到的问题,如亲眼所见一般,这才尽去不屑之色,换上了一付惊讶诚恳之色。将左少阳一路上讲解教授的储存药材的技巧用心记着。

巡视结束,已经是中午了,祝药柜吩咐摆下酒宴款待左少阳。

吃过饭,左少阳这才叫来工匠,把自己的设计要求告诉了他。这设计工匠根据左少阳的要求,实地勘察之后,设计了施工图纸,左少阳又提出修改意见进行修改。一切忙完,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左少阳这才告辞回家。

祝药柜已经让人准备好了一车需要炮制的药材,当着左少阳的面过称称好,驾车连左少阳一起送往贵芝堂。

马车摇摇晃晃往前走了一会,快到家时,突然停下来了,驾车的伙计似乎在跟谁说话,接着,车帘一挑,伙计探头进来:“左少爷,有位大爷找你喝酒,问你去不去?”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