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04章 看病逗乐子

第104章 看病逗乐子

左贵正跟那老茶客两人说话,左贵道:“你有什么感觉不舒服的地方?”“是吗?”老茶客瞅见左贵脸色阴沉,知道左少阳所言不假,有些后悔自己嘴巴太快,他倒不想给左少阳添麻烦,便掩饰地笑道:“原来是这样啊,你刚才拿着笔,我还以为你要写方呢,先前你既然给祝药柜说的那么准,也给我瞧瞧,如何?我这几天也觉得不得劲哟。

老茶客笑了:“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不说话,你瞧我有没有病,如果有病,那我有什么病?说对了,你的茶钱我包了。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猜对了不认账!当然,说不对没关系,各付各的茶钱,也就图个乐子。

呵呵”李脚商有些不好意思,笑道:“你说的倒也有理,行,我不为难左郎中了,我也跟你学,找小郎中逗逗闷子,这总可以了吧?”桑小妹道:“他在做什么?”那老茶客一拍大腿道:“小郎中不说这些事我也知道,昨天那些个债主去你们贵芝堂讨债,知道的都说他们不地道,这不是硬把你们往绝路上推吗?特别是那老妇,啧啧,说句实在话,别的两个我不清楚,这老妇的确是左郎中你救了她一条命啊。

那么多药铺医馆都去了,包括号称‘惠民’的惠民堂,也是能救不肯救,为什么?不就是为了银子吗?听说治这老妇要用上好的人参做主药,而且要长期吃,铁定花不少银子,就算小康之家,那也是吃不起的,这老妇一家人穷得叮当响,哪有钱抓这么贵重的药啊?若不是你们,谁肯花这钱替她治?所以啊,都说你们是为了给这老妇治病,花光了钱,才没钱还他们债,这些人却这会子去逼你们,当真没有天良啊!”黄芹瞧了一眼外面,低声道:“你不怕娘看见?”这时茶肆里已经来了好几个茶客,有听说这事的,也有没听说的,泡茶馆的大多是些闲人,就喜欢打听些新鲜事,听老茶客说这事,也都端了茶杯坐过来听。

有人便附和道:“这没错,还有那死胎不下的产妇还不是呀,连倪大夫都摇头没办法,只等着抬回家去等死了,还不是人家左郎中一剂药就搞定了,把那产妇的男人喜得逢人就说左郎中好。

是他媳妇的救命恩人。”

左贵刚才以为他说笑的,现在他又拿这话来说,心中有些虚,不过脸上还是笑吟吟的:“茶钱嘛,我还是能付得起的。

这诊病跟算命不一样,没有人没病看病的,有病那是没奈何,实在没办法,谁也不愿意去药铺看郎中,有病的人也不愿意说自己有病,本来没病的人,更是忌讳人家说自己有病。

所以嘛……”“我去那做什么?”刚才调侃左贵的那老茶客忙道:“哎哟我先说的,你可别加塞!等左郎中给我瞧完了病再给你瞧!先来后到嘛,——是不是啊左郎中?”就在这时,就听后院门处有人高声笑道:“你这老家伙捣什么乱,左郎中好不容易来茶馆喝杯清闲茶,你倒好,鼓捣这么一大堆人找他瞧病,人家看得好倒也罢了,要是看不好,岂不难堪?”“小郎中要,嗯……,可能是要给人写方吧。”

黄芹拿着纸笔过来,放在左少阳面前的桌上。

“看见又能怎样?反正该骂的已经都骂完了。”

桑小妹小碎步来到厨房门口,悄悄探出半边脸往外瞧。

正好瞧见左少阳也正微笑着瞧她这边,冲她笑了笑,点了点头,慌得她急忙把脸缩了回去,片刻,又慢慢探出头去瞧。

瞧见左少阳已经把脸扭过去看旁边的老爹左贵诊病了。

众人回头瞧去,只见后院门口站着个老者,跟竹竿一般瘦高,正是恒昌药行的祝药柜。

左少阳把纸摊好,提笔正准备写。

那老茶客就坐在他身边,侧脸一瞧:“哟,小郎中,你这是准备给人写方吗?听说你给恒昌药行的祝老掌柜看病,人家一句话不说,你就给看了个真真切切,就比他本人还清楚。

嘿嘿,今儿有空,也给我看看?”“怎么不会介意?是我就会介意!”祝药柜背着手慢慢走了过来,左少阳忙起身让座,祝药柜却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从旁边扯了一把竹椅过来,撩衣袍坐下,说道:“你先前说,上次我让小郎中看病,啥也没说,小郎中却看了个清清楚楚,这半点都没错,可那是我跟小郎中说笑来着,他是晚辈,又是初学咋练,说错了也没关系,你呢,直接奔人家左郎中,人家左郎中开药铺坐堂问诊,你要是上门求医,人家病没看准,没给你治好那也就罢了,外人也不知道,可你现在在茶馆里拿看病来逗乐子,你又不肯说你到底什么地方不舒服,让人家只用诊脉望舌就断定你是什么病,你想想,他左郎中要是说错了,那么多人在这,岂不是砸人家贵芝堂的招牌嘛!”祝药柜摇头道:“左郎中先前说的没错,看病不同于看相,不能拿来开玩笑,我先前找小郎中瞧病,那是我真有病,你要是真有病,让他瞧瞧,试试他的本事也行,要是没病,光拿这来图乐子解闷,我劝你还是出门往右拐,一直往前走,到石镜河边去。”

“我去瞧瞧!”桑小妹抹了一把眼泪起身道。

左贵老爹一听这话,笑脸立刻冷了下来,捋着胡须瞧向左少阳。

左少阳赶紧陪笑道:“我没有啊……,您老听谁说的?”左少阳眼睛都瞪大了,想不到街头巷尾把这件事居然传成了这个样子,其实他们药铺欠的债跟治疗李大娘的病压根不沾边,治疗李大娘的病也是左少阳用了新药,没有使用名贵的人参,所以治疗成本并没花多少。

他却不知道这些都是赵三娘让人四处传的,就是想帮他们一把,好让他们能用这个机会扩大影响,赚钱还房租。

~~~~、~左贵脸色更是阴沉,左少阳脑袋转得飞快,赶紧道:“哦,您老说的是那件事啊,嘿嘿,那也就是开个玩笑,祝老伯想考校考校我罢了。

不是真看病,我爹说了,我现在医术太差,还没出师,根本还不够格给人瞧病的,所以不准我私下给人瞧病开方的。

那只是说说而已。”

桑老爹瞧见,问道:“你拿纸笔做什么?”桑小妹满是泪花的脸绽开了一抹惊喜,不管写的是什么,单单是这纸条,便已让她心中一暖,接了过来,展开了一瞧,扑哧一声乐了。

要左贵看病的那老茶客是个脚商,姓姚,跟祝药柜比较熟悉,笑道:“是祝老掌柜啊,嘿嘿,我这也就是闲极无聊去个乐子嘛。

左郎中想必不会介意的。”

左贵听得眉开眼笑,眼见这么多人围着自己要看病,这还是从没有过的,心中高兴之下,又有了儿子每个月一两五钱银子加工费垫底,也慷慨起来,捋着胡须笑道:“行啊,一个个来。

这儿个是茶肆,我瞧病不收钱,当然,开了方愿意去我药铺拣药,那药钱自然是要收的。”

黄芹奇道:“笑啥呢?”伸手拿了过去一瞧,却原来纸上画的是个笑脸简笔画,一个书生模样,正打躬作揖,寥寥几笔,憨态可掬。

不仅也笑了:“这小郎中,画的还真有点意思。”

趁着他们跟左贵说话这乱劲,左少阳已经转身过去,把纸放在身后空着的竹桌上,提笔飞快地画了几笔,然后把纸折好,递给黄芹。

这几句马匹拍得左贵脸上又露出了笑容,捋着胡须微笑道。

他心中知道,这三个医案,其实都是左少阳的手笔。

不过当着外人的面不能说。

李脚商讪讪道:“我也没图逗闷子来着,说实话,我还真有病。”

“不不,我那都是胡诌的。

祝老伯给面子,说我说的准,其实准什么啊,嘿嘿。

我爹看病那才叫准,年前就治了死胎不下的产妇一条命,又救了老槐村中风快死了谁也不肯救治的老大娘,还有老槐村的贾老爷的小少爷,说实话,这三个人那都是命不当绝,遇到了我爹,要不然,嘿嘿。

所以啊,您老要瞧病,还得找我爹瞧。”

“这个……”左贵捋着胡须沉吟着。

“跟他爹一起来的,现在在外面给人看病呢。”

黄芹正提着茶壶在一旁瞧热闹,接过纸条,也不展开看,握在手里,提着茶壶回到厨房。

把那纸条递给桑小妹,低声道:“小郎中给你的。”

“那河边有说书唱戏的,河上还有花船,那才是找乐子的地方。”

老茶客乐道:“我不忌讳这些,呵呵,你尽管瞧就是。”

“得了,那天后院里可不是祝药柜一个人,别人也都听着呢。

再说了,不就是看病嘛,又不是什么坏事。

你就别藏着掖着的了。”

一听有这便宜,茶肆里其他茶客也都端着茶坐了过来,有病没病的瞧个热闹。

反正不用钱的。

唐朝在封建社会算是很开放的朝代,大街上妇女招摇过市的很正常,老妇人家中没事,也常到茶肆里泡杯茶东家长西家短聊大天。

桑家这茶肆里就有不少无所事事的老妇在喝茶。

旁边另一个老妇伸过手来:“左郎中,趁着现在没事,你给我瞧瞧吧,我这些天全身酸痛,头晕,还怕冷,吃啥药都不好。

你给瞧瞧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