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05章 三年外感病

第105章 三年外感病

祝药柜是个炮筒子,说话没遮拦,特别是现在生意都给了儿子做,自己逍遥,说话就更没边儿了,笑道:“你有病?你有病怎么不直接了当让左郎中瞧呢?在这东拉西扯开玩笑赌茶钱做什么?”

李脚商提高了嗓门道:“老爷子,我是真有病。我这病啊不是一天两天了,也不是一个月两个月了,还是有那么两三年了,时好时坏,我先后找过很多郎中看病,连惠民堂的倪大夫也看过,药吃了几大车,就是看不好。但是我就是不知道我病在哪里,反正身子骨不得劲,不舒服。要我说我也说不上来,现在让小郎中帮我帮我找找看到底是什么毛病。这总可以了吧?”

祝药柜瞧了他一眼,,见他不像是逗乐,便笑道:“有病看病呗,哪有啥,看病!找左郎中找小郎中都行。嘿嘿”

李脚商讪讪道:“老爷子你刚才都说我了,我还找左郎中,那成话吗?还是小郎中辛苦,给我瞧瞧看?”

左少阳忙道:“我可不行,我爹说了,我还没满师,不能乱给人看病的。”

这人不说病症,只靠脉象和舌象就能断定病情,左贵还真没把握,听这话,正好借坡下驴,捋着胡须微笑道:“忠儿,既然你上次给祝掌柜的都看过了,祝老掌柜又这么给面子让你露脸,你就给这位大伯看看好了——我正好去更衣。”

左贵起身上茅房,祝药柜笑道:“小郎中,那你给这老家伙瞧瞧病,让他看看你学到了你爹几成本事。”

左少阳有些奇怪,这之前祝药柜对老爹左贵的医术是很不屑的,坚信自己的医术并非老爹左贵所授,而且坚信比老爹左贵要强得多,现在却说这样的话,不知是何用意。他却不知道,祝药柜跟左少阳签约之后,也希望贵芝堂的生意能好起来,最好能多用新法炮制的药材,那样对他们药行推销药材很有帮助。

左少阳听老爹这么说了,忙答应了,先上下打量一下李脚商,又摸了摸他的额头,感觉有些烫手,点点头,又道:“我给你摸摸脉看看。”拿过那老茶客的手腕,凝神搭脉,又望了望舌象,看舌头时发现他咽喉有些发红,便要了一双筷子,压舌望咽喉,发现扁桃体有些炎症。

看完之后,左少阳心跳开始嘀咕,这老茶客面色正常,虽然苔黄夹白有点腻,脉也有些浮紧,手也有些发热,从脉象和舌象上看,似乎有点像外感伤寒,也就是现代说的感冒。可是,刚才这老茶客也说了,他这病都三年了,哪有三年没好的感冒啊?

感冒,也就是外感病,《伤寒论》称的太阳中风或者太阳伤寒病,就算不治疗,依靠人体自身的抵抗力,很多人可以七日自愈,就算经常伤风的所谓“风家”,很多情况下十二日便可以自愈了。根据《伤寒论》六经闭辩证理论,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六经病证是可以相互经变成另一经的病症,比如太阳病不解,可以内传变成阳明病症,甚至可以直接传到三阴经变成三阴经的病症。如何会绵延到三年呢?这么来看,肯定是这老茶客说了假话!

左少阳淡淡一笑,道:“老伯,您这是太阳伤寒表实症,您老平时是不是感觉到怕冷发热?身上却不出汗?还喉咙痛?”

李脚商一拍大腿:“没错!你这小郎中还真有两把刷子。都说对了!”

左少阳道:“老伯刚才是说笑的吧?”

“我说什么了?”

“老伯说你这病得了三年了,时好时坏,可是,我仔细看过,你除了这太阳伤寒之外,压根没得别的什么病,而太阳伤寒是不可能绵延三年之久的。所以,你这病应该是新近得的,所谓病延三年之说,是老伯开玩笑,考校我的本事来着,对吧?嘿嘿。”

李脚商眼睛一瞪:“谁跟你开玩笑了?我当真病了三年了,老是经常怕冷发烧,喉咙痛膝盖痛,烧也不高,就是难受。你要是不信,可以到城里各药铺问问去,差不多的药铺我都瞧过了。就差你们贵芝堂没去……,咳咳,”李脚商觉得这话不妥,又忙瞧了一眼茅厕方向,见左贵还没来,这才讪讪道:“那是我不知道你们医术不错,听人说不行,所以没去。”

“会不会是你的伤寒已经给治好了,后来又患上新的伤寒呢?嘿嘿,外感病这种东西,是没有免疫力……,咳咳,是经常会患的,就算治好了,过一些时候又会患病的。”

“肯定不是!”李脚商断然道,我的病我还不清楚吗?这三年里我也没少得过伤寒,也治好过,可是就是这发烧,一直绵延不断,时好坏。三年了,我能察觉得出是新的伤寒还是旧的伤寒,就算我没有半点伤风的症状,好端端的也会突然发起热来,一发就好几天,吃什么药都不管用。非要过上一段时间,才能慢慢好。”

左少阳见他神色,倒不像是作假,先前祝药柜说了不要拿病开玩笑,所以应该不是故意说假话。但感冒发烧不可能一发三年,既不传经也不自解呀。

病已经自解不可能,因为这老茶客的脉象、舌象都证明仍然是太阳伤寒,病还没有好。是否已经传经变成其它病自己没察觉呢?

左少阳心头一动,病症是否传变,着急看脉证。如果脉证仍然是太阳病的脉证,没有变成其它经证的脉证,那就说明还没有传经。但如果脉象已经变化,变成了别的经证的脉象,比如变成阳明证的脉洪大,又或者少阳病的脉弦,又或者少阴病的脉微细。那就说明已经由太阳病传变为其它经病症了。

可是,脉象刚才自己摸了,的的确确是太阳病的浮脉。左少阳对自己诊脉的本事还是有几分自信的,心想要是连浮脉都摸不对,那还当个屁的中医。不过,眼下这病又的确十分的诡异,明明是太阳病,可患者却坚称一直病了三年。当真奇怪了。莫非自己真的把脉摸错了,已经传变了别的病症,自己却不知?

左少阳硬着头皮又道:“我再给你摸摸脉吧。”

“行啊。”李脚商把手伸了过来。

左少阳提腕诊脉,脉轻取即得,重按稍减而不空,举之有余,按之不足,“浮如水漂木”。左少阳心中骂道:他奶奶的,若这都不是浮脉,那就没有浮脉了!

话虽如此,他还是细细继继体察脉象,觉察脉绷急弹指,状如牵绳转索,是脉紧之象。脉紧主寒,寒邪外束,身体的阳气就不得宣散,所以会发热。

脉浮紧,应该是太阳伤寒证没错啊,可这又不对了,哪有三年不传也不解的表证?

左少阳正低头沉吟,忽听的有人道:“加水!”一抬头,看见桑小妹提着个铜壶站在旁边,对那老茶客道:“大叔,别光顾着说话,喝茶啊,茶都凉了。”

李脚商哈哈大笑:“对对,喝茶!——你是不是眼见小郎中出了状况,赶紧过来打岔啊,嘿嘿,还是桑家小妹到底知道心疼人!”

桑小妹羞红着脸嗔道:“大叔你说啥啊!我这不是看你茶凉了,过来给你续水嘛!”说罢,又提壶给左少阳的茶标里续上水。

左少阳瞧她眼睛果然都哭肿了,眼角还挂着泪花,她是为了自己才遭受母亲的责骂,心中感动,瞧着她想说两句话,可旁边都是人又不好说。

李脚商笑着对左少阳道:“行了,连桑家小妹都看不过去了过来打岔,我就不为难你了,小郎中,你到底还年轻,医术还欠火候,还是等你爹来看看吧。”扭头一看,那左贵踱着步过来了,忙起身笑道:“哟,说来还就来了。左郎中,你儿子不行,你给我瞧瞧。”

左贵撩衣袍坐下,瞅了瞅左少阳,见他面色有些尴尬,知道没看准,现在躲是躲不过去了,只能硬头皮上,捋了捋花白的胡须,勉强一笑,道:“我给你摸摸脉。”

拿过手腕,还没诊脉,便觉手心发热,便道:你有些发烧哟。”

李脚商倒也老实,道:“是啊,时好时坏的,热不高,但挺难受。”

左贵伸出三根枯瘦的手指,先中指定关,然后食指和无名指这才轻轻分搭在李脚商的寸、尺两部,轻吸一口气,两眼微闭,凝神诊脉。一诊之下,不仅咦了一声,睁眼瞧了瞧李脚商,又看了看儿子左少阳,心想这浮紧,不是太阳伤寒病吗?区区太阳病,如何屡治无效?儿子又如何诊查不准呢?

左贵对治外感病还是相对比较有把握的,人送外号桂枝郎中嘛。脸上便露出了笑容,道:“把嘴张开,我瞧瞧舌象。”

李脚商急忙张开嘴,吐出舌头。

左贵这一瞧,舌质淡红润,苔白,这是太阳伤寒的寒象,脉象、舌象加发热症状合参,便可肯定是太阳伤寒证!更是心中大定,不禁笑道:“你这是太阳伤寒表实症,是伤风着凉了,没事,吃几副药就能好!”

李脚商知道太阳伤寒症是个常见病,而他自己那么长时间一直发疯,虽然吃了一些药,却总不见好,原以为肯定是疑难杂症,却没想到只是这么个外感病,有些不信,问道:“就这么简单?”

左贵调侃道:“嘿嘿,病轻了觉得不舒服吗?”

李脚商见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这才信了,心中不免有些惊讶,侧脸瞧了瞧左少阳,笑道:“小郎中刚才也说了我的病是这什么太阳伤寒表实症,刚才你上茅厕了,并不知道,回来诊断之后也说是这症候。嘿嘿,我先前见他犹犹豫豫吞吞吐吐的,总觉得不踏实,想不到他看得还是挺准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