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17章 天大的篓子

第117章 天大的篓子

左贵先前已经被她的讥讽气得花白胡须乱抖,听了左少阳说的话,这才知道其中还有这段隐情,现在听她又如此胡搅蛮缠,颠倒黑白,更是恼怒,冷声道:“我忠儿所言并无不当,当初是令嫒送来的钱,我们赎了自然要归还令嫒,更何况有令嫒亲口叮嘱必须归还她本人,更应如此。..至于上衙门之事,是你自己说的,反来诬陷我忠儿,要去便去,大堂之上是非黑白辨个清楚!该打板子打板子,该罚银子罚银子!谁是谁非,自会水落石出!”

桑母还真不敢上衙门,也不敢把事情闹大了,歪着嘴,指着左贵道:“好好,好你个左郎中,竟然这般护短!老娘现在事情忙,没空跟你磨牙。等忙过这阵子,我再来跟你们理论!”说着,扭着肥胖的身子走了。

左少阳从怀里把那小袋首饰掏了出来,把剩下的七百文钱也放在桌上:“爹,首饰怎么办?”

“钱给你母亲收着,首饰,你负责保管,等见到桑家小妹,当面还给她。——听你刚才说,桑家逼迫女儿要给金玉酒楼的朱掌柜做妾,究竟怎么回事?”

左少阳便把事情说了。

左贵皱眉听完,道:“这件事若他们不闹到衙门去,我们也不要多管,毕竟是人家家事,也别到外面说去。”

左少阳答应了,想到黄芹告诉自己桑小妹的打算,心中有些好笑,估计桑小妹的办法能行得通,这门亲事那朱掌柜只怕闹个灰头土脸没便宜占,所以也不担心,又道:“对了,惠民堂的倪二因为把瓷器行的隋掌柜的老母给治死了,被隋掌柜告到了衙门,说他在药里下毒。倪二已经被衙门的人锁了去了。”

左贵对这倪二也没好感,但毕竟都是同道,耳听人家行医出事,还是多少有些关切的,忙问了究竟。

左少阳便把自己听到的说了。

左贵听罢,沉吟道:“大乌头煎的药性不好把握,乌头用量又很大,出事是经常的。若是遇到庸医,就更容易出事。唉!庸医猛于虎啊!”

——————————————————

石镜县衙。

倪大夫在花厅里背着手急得团团转。

倪二是倪大夫的亲弟弟,出事的时候,倪大夫正好出诊去了,回来才知道倪二被衙门锁走了。

倪大夫忙把当时跟随倪二到隋家诊病的店伙计叫来询问,得知了事情经过,虽觉得这事有些蹊跷,却不如何慌张,以为隋家这样大张旗鼓不过是想讹一点钱财罢了,便带了重礼来到隋家登门赔罪,想赔偿一笔钱了事,可到了隋家院门口,人家连通报都不给通报,只说了有什么话公堂上说。

倪大夫好话说了一箩筐,人家还是不搭理,眼见隋家如此强硬,倪大夫这才知道事情不妙,回来之后琢磨再三,便带了重礼来见县令。

他与钱县令也是老交情了,钱县令生病,也没少叫他去看病。以前他有事来拜访,钱县令都是直接将他迎到内衙说话,而这一次,门房却把他领到这普通会客的花厅来候着,那一大捧盒的礼物也没像以前那样收进去,就搁在花厅里,钱县令也借口有公务,一直没有露面。这让倪大夫更是惶恐,暗觉情况不妙。

正在他等得心如火烧,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时候,门口侍从终于拖长声音道:“县太爷到——!”

倪大夫慌忙迎上前几步,垂首拱腰作揖。

钱县令身形干瘦,瞅了他一眼,也不说话,一步三摇,慢腾腾走到当中交椅上,掸了掸衣襟,拖长了腔调道:“坐吧!”

“谢大老爷赐座!”倪大夫从来没见钱县令如此冷淡过,不仅更是惶恐,撩衣袍在下首客座交椅上坐了下来。却不敢大刺刺坐着,仍旧欠着身,只坐了半拉屁股。

旁边侍从端上一杯茶,钱县令捧起来,慢慢品着,却不说话。

倪大夫耐着性子,等他把茶杯放下了,这才满脸堆笑道:“大老爷,今日老朽……,这个,在下……,嗯,小人……,咳咳,”他琢磨了好几个称呼,原先都用的老朽,现在有事相求,用老朽觉得有些倚老卖老的意思,不够礼貌,又换成在下,又觉得这江湖口吻不够正规,索性换成了卑贱的小人了,轻咳两声,续道:“小人今日冒昧拜访,打扰大人公务,实在汗颜,只是,舍弟被抓,心急如焚,故厚颜登门,想探听事情原委,若有误会,也好向大人禀明。”

倪大夫起身走到墙边,将那大捧盒提了过来,放在钱县令的脚边,轻轻揭开盖子,里面是几匹绫罗,还有个黑底描金,四角镶银边的小匣子,取出,小心翼翼放在钱县令身边茶几上,一按锁扣,吧嗒一声打开了,里面是满满一匣子的银锭。

倪大夫欠身陪笑道:“舍弟虽少不经事,但医术还是过得去的,断不会失误治死人,所以,其中恐有……”

“本县没有说他失误治死人呀!”钱县令终于说话了,仍旧是拿腔拿调的,伸出两只枯瘦的老手,比划着瞅自己手指甲,眼睛都没瞟那小匣子和大捧盒一眼,似乎自己这手指甲比那些绸缎白银更有意思。

倪大夫到底是老于世故,听出钱县令话中有话,更是一惊,忙斟字酌句道:“这个……,舍弟医术并不在小人之下,大乌头煎虽然有毒,却也是寻常方剂,平时用得多了,断不会出错的,至于隋掌柜老母为何中毒,其中必有蹊跷,或有人从中下毒也未可知啊。”

钱县令冷哼一声,拍了拍手,门外进来一个侍从,钱县令道:“请汤博士来一趟。”

“是!”

“等等,嗯……,把安医官也叫来吧。”

“是,老爷。”

唐朝在州县衙门都设有医署,象合州这样的中等州的衙门医署,设医博士一人,是从九品下。也就是最末一等。另设助教一人,学生十二人。主要职责是管理辖区内医药行业,相当于现在的药监局,另外,又有地方医学院的功能,平时教授学生,遇地方有疫情的时候,还具有带领学生巡回医疗的责任。

刚才钱县令所说的汤博士,就是州衙门医署的一把手,虽然只是从九品下最末一等官,而钱县令是正七品上,相差甚远,但人家是上级部门派下来协助查案的,就算没有刺史大人这层关系在里面,也是要给他三分面子的,更何况这汤博士是州府刺史大人亲自指派下来,协助调查案件的,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刺史大人,钱县令当然更要毕恭毕敬,说了一声“请”字,至于本县医署的医官,那就直接通知过来了。

倪大夫对这两位医官都认识,但并不熟络,此刻听说州衙门竟然派了医博士亲自下来,又见钱县令压根不瞧那一箱子礼物,心中更加感到不妙,只怕这件事凶多吉少。知道这两位很快便会来,不敢耽误,待侍从出去之后,忙弓着身子带着哭腔道:“大老爷,能否看在小人望日的薄面上,指点迷津,救舍弟一救啊。”

钱县令听他说得可怜,终于叹了一声,低声道:“倪大夫,不是本县不帮你,这件事……,唉,的确十分棘手。”

“啊?这隋掌柜不就是开瓷器店的吗,莫非真有什么来头?”

钱县令瞅了一眼门口,声音更低了:“这隋掌柜本人是没什么了,架不住他背后有人啊!你知道这位隋母,也就是你弟弟治死的这位老太太是谁吗?”

“谁啊?”

“欧阳刺史的奶娘!”

唐初州一级衙门的长官名叫“刺史”,正四品上,由于唐初地方常设行政机构是州县,在唐太宗贞观元年全国设“道”,从表面上看类似现代的“省”,但是,唐朝的道不是常设行政机构,也没有常设的行政官员,只是根据需要设置监察官吏协助中央监察地方州县,带有巡视性质,没有直接管理权。所以,州刺史实际上是地方的最高行政长官,级别要比地级市市长要高。

由于唐朝州的数量很大达到了三百以上,因此,管辖范围远小于现在的省级,同时,权力还受到道监察官员的一定牵制,因此,可以把刺史理解为介乎于地级市市长或者地区行署专员强,但比省长稍弱的级别。

倪大夫顿时心头凉了半截,自己弟弟治死的这隋掌柜的老母,竟然是州刺史的奶娘!州刺史小时候吃过人家的奶,一般看来奶娘不算什么,但如果这位官员很孝顺,有羊羔跪乳之德的话,那就麻烦了,偏巧听说这州刺史又是特别崇尚孝悌之道的一位儒官,这件事只怕不好善终了!

钱县令见他这模样,也颇同情,摇头道:“这隋母早年间在欧阳大人家当乳母,尽心尽责,颇得欧阳大人父母的赏识,所以后来赏了她不少钱财,还扶助她儿子也就是隋掌柜开了这瓷器店,平素两家多有往来,得知隋母服了你们惠民堂的汤药后当即死亡,刺史大人痛哭流涕,几次昏厥在地!先后三道批文,责成本县彻查此事,务必将凶手严惩不贷,以祭乳母在天之灵。唉!倪大夫,请恕本县无能为力了。”

这几句话犹如当空电掣雷鸣,把倪大夫震在当场,呆呆做声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