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18章 房漏偏逢连夜雨

第118章 房漏偏逢连夜雨

钱县令又叹了口气:“你去隋家告罪和解了吗?”

倪大夫一脸沮丧:“去了……,隋家不让小人进门。”

“唉,那就麻烦了。”钱县令指了指桌上和地上的礼物,低声道:“你这次的东西,本县是断不敢收的!实话告诉你,先前本县是想将这些东西当面上缴,给州医署汤博士处理,以明本县秉公执法之志,听你说得可怜,又念你我相交多年,你在本县行医,救治过不少百姓,也算劳苦功高。所以好意提醒你一句,趁他还没来,赶紧把这些东西都收了起来,别让汤博士知道,你我都不好交代。”

“是是!”倪大夫失魂落魄一般,兀自不死心,勉强挤出一分笑容,低声道:“大老爷,这个……,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哪个医者也不敢说包治百病,纵然华佗再世,扁鹊重生,也不敢拍胸脯说一辈子没失手过啊。隋掌柜老母病危如此,病重不治,那只能怪她的病自身太重了,所谓‘治得了病,救不了命’,‘阎王要他三更死,谁能留他到五更’?总不能因为病人死了,就要医者无辜殉葬啊?!”

“无辜?”倪大夫冷笑道,“是不是无辜,待会两位医官来了,你就知道了。”说到这,倪大夫又恢复了淡漠的表情,瞧着两手指甲,道:“倪大夫,汤博士可马上就到了,要是看见你这些个东西,只怕你就更难说清楚了!”

倪大夫顿时慌了神,赶紧忙手忙脚将礼物装好,跑到门口,左右看看,见汤博士他们果然还没过来,赶紧招手将门外远处候着的店伙计叫了来,将大捧盒抬走了。

过得这片刻,倪大夫终于稍稍稳住了心神,喘了一口气,低声道:“大老爷,舍弟可能会被如何处置呢?”

钱县令瞧了他一眼,冷冷道:“这个……,本官不便奉告!”

“是是……”

倪大夫诺诺连声,不敢再问。

他知道,既然这件事涉及到了县令的顶头上司,又是三道指令这么下来的,他心中已经很清楚这里面孰轻孰重。若不出足够重的大礼,只怕难以打动他的心。眼下情况未明,不宜冒然出手,先摸摸情况再说。不过,从钱县令这态度和刚才的话,倪大夫已经知道,自己弟弟有可能用药上也多少有些问题,要真是这样,那只怕更没得希望了。

又过得片刻,门外终于响起脚步声,门口侍从高声道:“汤博士、安医官到——!”

钱县令忙站起身,等汤博士进来,上前一步拱手道:“汤大人!”

汤博士忙躬身一礼:“钱大人!”礼毕,瞧了一眼旁边的倪大夫,淡淡一笑:“原来倪大夫也在此啊?”

钱县令忙陪笑道:“倪大夫是来询问他惠民堂倪二的案子的。——请坐!”

等汤博士和安大人坐下之后,倪大夫忙上前一步,一拱到地:“小人拜见两位大老爷。”

汤博士扫了他一眼,却不理睬,转头对钱县令道:“但不知钱大人召唤卑职,所为何事?”

“适才倪大夫来询问倪二的事,提到他弟弟医术不差,应该不会用错药的,故觉得这件案子很冤枉,因这件案子是刺史大人交办的,本官不敢冒失,故请大人过来解释一二……”

“解释?”汤博士嗤的一声冷笑,“什么好解释的,事情已经水落石出,案犯下方用药,‘故不如本方’,依律当以故杀罪论!事实已经昭然若揭,证据确凿,就等着大人升堂断案,查清这厮为何要谋害老夫人,判他死罪上奏朝廷,卑职也好回去禀报刺史大人了。”

一听这话,倪大夫身子一晃,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作为多年行医的老大夫,对医疗事故的处罚是很清楚的。在唐朝,根据《唐律》的规定,一般的过失导致的医疗事故,叫做“误不如本方”,最高是徒二年半,比现代医疗事故罪要轻得多。但是,如果是故意用错方药,则叫“故不如本方”,那就要按故意杀人罪或者故意伤害罪论处了。最高可以判处死刑。

至于什么是“不如本方”,根据《唐律疏义》的规定,是指“医师为人合和汤药,其药有君臣、分两,题疏药名,或注冷热迟驶,并针刺等,错误不如本方者”也就是说,根据官府认可的医书典籍,对方药的配伍、剂量、冷服热服,先煎后煎,以及针刺部位等等有明确规定,你没有按照规定下方用药,或者不按规定乱使用药物的名称导致药铺出药错误等等,就叫不如本方。简单一句话,就是使用方药违反规定。

倪大夫原以为这件事花钱能搞定的,没想到送钱人家不收,原来是想要自己弟弟的一条性命!

来衙门之初,他就算打死也不会相信弟弟是砍头的罪名。一时慌了神,也顾不得礼貌了,冲口道:“舍弟断不会故意故意谋害老夫人!舍弟一定是冤枉的!几位大人,能否告诉小人,凭什么要定我弟弟‘故不如本方’的故杀之罪?”

“是否冤枉,升堂之日查案之时,你到堂下听审,自然便明白了。——钱大人,卑职还要回州府将此事禀报刺史大人,就不奉陪了,几时升堂问案,还请大人尽早定夺。大人能等,只怕刺史大人那等不得!”

钱县令诺诺道:“已经定了,后天上午升堂审案。正准备报请刺史大人呢。”

“那就好。告辞!”汤博士袍袖一拂,也不看倪大夫,扬长而去。

钱县令忙把汤代夫送到门外,这才轻叹一声,慢慢转身回来,瞧了倪大夫一眼,拱了拱手,连话都不说,转身走了。

安医官也一言不发,拱手跟着出了花厅,只剩下倪大夫神情恍惚站在那里。

倪大夫呆了半晌,一身疲惫地拖着脚步慢慢出了衙门,回到惠民堂。

惠民堂已经关门歇业了,大宅内悲悲切切都是人,白发苍苍的老母,倪二的妻妾,媳妇、女婿还有蹒跚学步的孙儿,一屋子人都眼巴巴望着他回来。

先是看见店伙计把礼物挑子挑了回来,接着又见倪大夫哭丧着脸的回来,便都知道事情不妙,只是顾及老娘在旁,不敢放声大哭。可抽噎声已经让老母警觉,她老眼昏花看不清楚倪大夫的神色,颤巍巍拉着他的手,道:“儿啊,事情到底怎么样了?你跟娘说实话!”

倪大夫不敢把刚才听到的事情告诉老人家,生怕急出个好歹来,只能勉强挤出一点微笑,说不妨事,自己正在走门路,弟弟很快就能出来。

安抚下老母回屋休息之后,倪大夫这才把自己的妻子、倪二妻妾、儿女叫到屋里,关上门,把事情经过说了。倪二的妻妾儿女听说倪二可能会被定死罪,顿时慌了,哭成一团,哀求倪大夫务必想法相救。

一番商议,都觉得要先了解事情真相再说,汤博士和钱知县都没办法,只能找安医官,他或许能说出事情真相,得知真相之后,才好想法子。这安医官倒与倪大夫平素关系不错。

正商议,一个小丫鬟急匆匆跑进来,福礼道:“老爷、太太,小少爷有些不对头,好像是病了。”

众人都吃了一惊,倪大夫皱了皱眉,当真是房漏偏逢连夜雨,祸不单行,沉声道:“怎么了?”

“小少爷额头好烫的,还拉肚子。”

“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今天上午。”

“为什么不早说?”

“小少爷说没事,不准我们说,怕吃药,说药太苦了。说他还要堆雪人打雪仗……”

倪大夫的老婆急声道:“不是说了不准他到雪地里玩吗?”

“我们劝不住……”

“为什么不来告诉我们?”

“小少爷说了,谁告诉了就用刀子割谁的脸……”

这个小少爷是倪大夫夫妻的小儿子,小名“智儿”,今年七岁,夫妻两十分溺爱,把个脾气惯得不成样,而且很骄横,平素没把丫鬟仆从当人看,他说用刀子割丫鬟的脸,那就肯定会割的。难怪丫鬟害怕不敢来告诉。

倪大夫知道儿子这秉性,现在也没空责怪丫鬟,治病要紧,沉声问:“小少爷呢?”

“在屋里躺着呢。”

倪大夫急匆匆来到卧室,只见儿子躺在**,盖着被子,一个小丫鬟在旁边服侍着。见他进来,忙起身道福,退到一边。

倪大夫附身瞧了瞧儿子,见他面色灰白,眼神迷蒙,脸颊潮红,忙伸手一探,发觉额头滚烫,柔声问道:“智儿,觉得怎么样?”

“冷……”

“还有呢?”

“肚肚痛……,拉肚肚了”

“拉什么样的?稀的还是水的?”

“水稀水稀的。”

倪大夫帮儿子诊脉望舌之后,微笑道:“没关系,你这是受凉了才会发热拉肚肚的,跟你说了不要去雪地里玩,你就是不听。所以受寒了。爹开副药给你吃了,就会好的。”

“我不吃药!好苦的!”

“不吃可不行,良药苦口。听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