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51章 女孩名字好养活

第151章 女孩名字好养活

左少阳今天对隋家的所作所为也很是气愤,虽然倪二不是个好东西,但到底也是同行,他治死隋老太太的确是事出有因,不是存心害人。..隋掌柜不仅让倪家赔得倾家荡产,还买通皂隶把倪二打成残废,这就太过了,现在听萧飞鼠偷了隋掌柜家一大包最值钱的金银财宝准备送给寺庙,心里觉得甚是痛快,便跟着嘿嘿笑了起来。

现在是宵禁,两人坐在屋顶上说话,担心被巡街的捕快发现,这声音不敢太大,却还是笑得很舒畅。

萧飞鼠又叹了口气:“只可惜,那一盒老山参却没有拿到。”

“老山参?”

“是啊,就是白天倪大夫赔给他们的那几棵老山参。其实我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偷这几棵老山参,——知道我为什么要偷这几棵老山参吗?”

“那有什么难猜的,那几棵老山参都是数百年的极品,每一棵都值老钱的,拿去卖了,多给几个寺庙翻修多给几位菩萨上金粉呗!”

“错!这老山参我偷出来不准备卖了捐给寺庙。”

“那你准备给谁?”

“给你!”

“给我?”左少阳很是惊诧,“给我做什么?”

“治病救人!”萧飞鼠悠悠道:“卖了送给寺庙也是为了让菩萨普渡众生,送给你治病,也是为了让你能悬壶济世,这效果差不多。这些人参非常好,如果给那些为富不仁的人吃了,没有什么益处,不如给那些需要的人。所以,送给你跟送给寺庙效果一样。”

左少阳笑道:“这个……,呵呵,你不用去偷了,我不要。”

“为什么?”萧飞鼠侧脸瞧他,声音有些冷淡了下来。

“不为什么,无功不受禄。”

“你当然有功,——你救过我的性命!”

“言重了,那是医者的本份。”

“我不白送你,给你是让你拿去治病救人,而不是去卖掉换钱自己花。”

“不管是什么,我都不能要。”

萧飞鼠盯着他,半晌,缓缓道:“我明白了,你是嫌东西是我偷来的,生怕脏了你的手?”

“不不,我没这意思。”“你有这意思!既然你清白人家,看不起我们这些偷鸡摸狗的梁上君子,好,你看不起我,我也不稀罕跟你这样的正人君子结交,就算我们从来就不素不相识!——告辞!”说罢,萧飞鼠悻悻地起身去拿包裹。

左少阳见他当真生气了,忙一把拉住他的手道:“别介,老哥,我说错了,我要还不成吗?”

萧飞鼠回头瞧着他:“当真?”

“当真!”左少阳道:“你给我,我就要,不管你是怎么来的,这总行了吧?”萧飞鼠这才转怒为喜,又坐了下来:“这还差不多!”

“嘿嘿,其实我真不是你说的那意思,哎哟不说了反正这些人参当初倪大夫也是准备送我的。是我老爹死活不肯要,我也没办法。现在你又让我拿了给人治病用,而不是换钱自己花,我良心也过得去。”

“这就对了!”萧飞鼠捋着胡须乐呵呵低声笑道:“不过,要偷这几棵老山参,还得费点时间,我在隋掌柜宅院里没找到,想必是下午就送给那州衙门的欧阳刺史当作谢礼了。若不是这欧阳刺史,他隋掌柜能这么嚣张?想从欧阳刺史那里偷东西,有点难度,你得给我点时间。”

“算了吧,州府衙门戒备森严,还是不要去了。”

“不!我都想好了的事情,也说服你接受了的东西,临了不去拿,我这老脸可过不去。你放心,别说州府衙门,当初在京城,王爷的府邸我也光顾过,越是这种自以为固若金汤的地方,其实越容易得手,只不过事先要准备得更充分一些而已。所以得给我几天时间。”

“我不着急。”

“你不着急我还着急呢!我得赶紧把这东西顺出来给你,了了这件心事,我好离开这里啊。”

“啊?老哥要走?”

“为啥?”

“你想啊,我偷了隋家那么多金银细软,琮要进州府衙门偷老山参,欧阳刺史和隋家这次亏大发了,不得一跳三丈高,掘地三尺寻找盗贼啊?所以得手之后必须忙远走高飞,一来避祸,二来远走他乡,换个地方这些东西变现才好变,全部换成银子之后再捐给寺庙,这样也免得连累人家寺庙。”

“这样啊。”

萧飞鼠左右看看,声音更低了:“除了这两个原因之外,我来找你,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啥事?”

“你最好做个准备,这里很快就要开战了!”

“什么?”左少阳大吃一惊,“什么开战?谁跟谁?”

“官兵和叛匪啊!”萧飞鼠低低的声音道。

左少阳立即想起了白天苗佩兰说的话,她是跟随官兵从陇州朝合州开发,进入合州之后,遇到叛袭击,粮草辎重都被烧了,这么说来,叛匪很可能已经进入了合州境内了,忙低声问道:“这消息是怎么知道的?确定吗?”

“我刚才就在隋掌柜家里听到的,当时我潜入隋掌柜的卧室,还没等开始找金银珠宝,便听到有人进来,忙躲了起来,——进来的你猜是谁?”

“谁?”

“隋掌柜啊。”

“废话,那是他们家,是他有什么稀奇。”

“是他不稀奇,他说的话就很稀奇了!你猜他说什么?”“我咋知道,——哎哟你说话能不能一口气说完啊,我还有事跟你说呢!”

萧飞鼠笑道:“对对,那就不让你猜了,那隋掌柜的把妻妾都叫到屋里来,让他们赶紧收拾金银细软,天一亮就躲到州衙门里去。他妻妾问为什么。这隋掌柜低声说,是欧阳刺史告诉他的,叛军很快就会来攻打合州,搬到州衙门,那里有官兵把手,安全一些。”

左少阳感到后脊梁一阵寒意:“这消息可靠吗?”

“可不可靠我不知道,不过,我想隋家没必要关起门夜半三更说谎话玩吧。”

“这倒是。”

“隋家收拾金银细软,都叫我看了个真真切切,给我省事,所以我也不着急,等他们收拾得差不多了,我才顺手牵羊反手牵牛,把他们从倪家得的金银珠宝,还有他们自己的装着最值钱的金银细软的几个包包都拿走了。嘿嘿嘿”

左少阳笑不出来,低声道:“既然敌军杀来了,那……,我们要不要逃走啊?”

“我劝你还是不要离开合州。”

“为什么?”

“你傻啊,隋掌柜不比你精,能跑他不连夜跑了?还躲进州衙门做什么?”

“这倒是,他为啥不跑呢?”

“依我看,他们肯定知道叛军人马太多,恐怕合州外面已经到处都是了,所以才不敢冒冒失失逃出去,否则,你如何知道他们埋伏在哪里?遇上了,为了不走漏消息,绝对抓住直接咔嚓了!所以还不如躲在合州里,这合州城虽然破旧,隋掌柜的说,官兵正往合州来,防守合州,有官兵应该就好一些。而且,听说这些叛军为了收买人心,攻破城池也不会乱杀平民百姓。你们在城里应该是比较安全的。”

“那你为什么要走,外面现在很危险啊!”

“对你们是这样,对我,嘿嘿,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他们抓不到我的,放心好了。”

“你还是留下来吧,就像你说的,到底城里安全一些,城外兵荒马乱,你一个人又知道他们在哪里,乱撺万一闯入他们大军,只怕也不容易逃走的。”

萧飞鼠嘿嘿笑道:“还懂得心疼你老哥我,还算有点良心!不枉我来告诉你。行了,你甭管我,照顾好你自己和家人吧。好了,你不是插标志找我有事吗?什么事说罢。”

“你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

“什么事?”

“非常重要的事!这些,一盏茶之后,你在我家药辅后面小巷门外等我!我再告诉什么事。”

“行,很快就要解除宵禁了,我去换了衣服把包裹放了就来。”“多谢老哥了!——等等!老哥,能不能把你的真实姓名告诉我?咱们兄弟一场,都不知道名姓,岂不是好笑。”

萧飞鼠看着他,歪着头微微一笑;“好吧,我告诉你就是,——我叫萧芸飞。草字头的云,飞翔的飞。”

“名字很潇洒,不过为啥要用草字头的云?听起来好像女孩子的名字。”

“为了好养活。我小时候多灾多难,我爹娘为了我能活下来,又不愿意取阿猫阿狗的贱名,所以取了这个贱一点的名字。”

“左少阳奇道:”萧芸飞——这名字不贱啊!”

“这是女孩的名字,红颜薄命,取女孩的名字贱一些,好养活。”

“这什么逻辑啊?”左少阳苦笑:“萧芸飞,要是改萧云飞不多好的。神采飞扬。”

“是啊,爹娘命名,不能更改啊。好了,我先走了,马上回来,你最好动作快点。”

“放心,把我放下去吧。”

萧飞鼠用绳子捆住左少阳的腰,把他又放了下去。然后将瓦片都盖好,人影一晃,便消失在黑夜里。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