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52章 托飞贼买米面

第152章 托飞贼买米面

左少阳下了床,来到父母卧室门前拍门。屋里传来梁氏的声音:“是忠儿吗?”

“娘,是我。”

“天还没亮呢,有事吗?”

“娘,我有紧急的事情想跟二老商量,现在起来好吗?”

“啥事不能天亮了再说啊?”

“真的很急爹娘你们先起来嘛。”

屋里传来左贵的声音:“忠儿没事不会叫我们的,赶紧起来吧”

不一会,左贵和梁氏起床出来,左少阳已经把灯点上了。

左贵踱着方步过来,瞧了他一眼,沉声道:“什么事?”

“爹,娘,有件事很紧急,我觉得还是应该马上告诉你们。”

“哦?”左贵不紧不慢做到长条几案后面,撩衣袍坐下,“什么事?”梁氏端了一根圆凳给左少阳坐,自己坐在墙边病患候诊的长条板凳上,静静听着他们爷俩说话。

左少阳压低了声音,把白天苗佩兰说的叛军把官兵的粮草烧了的事情说了。

左贵淡淡一笑:“怕什么,你姐夫说了,叛军在随州那边闹腾,我们合州这边有重兵把手,他们杀不过来的。有什么担心的。”

左少阳道:“我一个朋友告诉了我一件事,说昨天傍晚,他看见隋掌柜家带着金银细软,搬进州府衙门里去了”

左贵皱了皱眉:“他们家搬进州衙门,这能说明什么?”

左少阳急得转了个圈:“爹,你没想过,他们平白无故搬到州衙门做什么?还带着金银细软”

左贵愣了一下:“他不是跟州府欧阳刺史有关系吗?”

“是所以这肯定是欧阳刺史让他们搬去的,现在州府衙门外面重兵重重把守,以前都没有过的,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说明什么问题?”

“叛军很可能要打到咱们石镜县城来了隋掌柜一家搬进州府衙门,一来防止民变,而来形势严峻时,可以重兵保护突围啊”

左贵勉强一笑,道:“太夸张了吧,你姐夫说了,数万官兵已经赶来征剿叛军了。”

“爹叛军烧掉了官兵的粮草,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没有粮草,数万大军如何能在这长期驻扎?咱们合州本来就缺粮,哪里养得起这数万大军?数万大军没有粮草,后果不堪设想啊”

左贵脸色一变,强作镇定道:“哪有这么严重的,朝廷再派大军来,又或者再筹粮送来不就行了吗?”

“爹,你想得太简单了,隋末数十年的战乱,我大唐建国虽然数年了,但全国远未安定,北边突厥不是袭扰,朝廷重兵都部署在这一线,哪里能派出更多的军队来平叛?至于送粮食,就更别指望了,现在全国都是粮荒,粮价一涨再涨,都已经涨到将近四百文一斗了街上每天都有饿死的,数万人的粮草,一时半会哪里能筹到?”

左贵有些傻眼了:“这个……”

左少阳接着说道:“咱们合州天高皇帝远的,离京城快马加鞭也有大半个月的路程,对于皇帝来说,这儿的叛乱还没到火烧眉毛的地步,姐夫已经说了,其他地方也有叛乱,尤其是北边的突厥军,经常南下袭扰,这才是要重点防守的。皇上身经百战,知道如何应对困境,绝不会乱来,既然派往我们这征剿叛军的官兵粮草被烧,而敌军又躲在深山不露面迎战,后续粮草又无法很快筹措送到,所以,我估计,官兵除非立即突围,如果要坚守,必然很快在当地征收粮食,只能与民争粮但是,合州的粮食根本无法供养数万官兵,那时候,只怕就是百姓的灾难之日”

左贵脸色更加严峻起来,捋着胡须的手也定住了,张着干瘪的嘴道:“啊……?”

梁氏本来安静地听着,听到后面也站了起来:“老爷,这可怎么办?”

左贵站起身,背着手在屋里团团转,终于站住了,哆嗦着道:“要不,马上收拾东西,出城躲避一下吧?”

左少阳起身道:“不能走,现在外面两军对垒,出去最容易被叛军抓住杀掉,两军打起来,也可能被误伤,躲到哪里都不安全,而且也冲不出去。在城里反而是最安全的。”

“为什么?”

“城里至少还有数万人啊,人多相对才安全。更主要的是,我听说这支叛军是前太子的人,他们也会收买人心,以往在随州等地,叛军破城之后,对普通百姓从不乱杀,也不乱抢,所以,就算叛军破城,也应该不用怕的。”

“这话到也是,你姐夫也这么说来着,既然不逃,那就多买粮食,有备无患”

左少阳要的就是这句话,忙道:“对先前我出去,就是去看米的情况,去了两家,米价都上涨了。涨到了四百一二了,而且还买不到,估计后面肯定会疯涨。所以我才这时候把二老叫起来,现在马上五更过了,宵禁就要结束了,宵禁一结束,我就去曲掌柜的米行敲门买米上次姐夫说了,曲掌柜到处骗钱,已经被京城捕快抓走了,衙门正在把隋掌柜的米行变卖换钱。但是,知道官兵粮草被烧的消息的人,除了我们肯定还有别人,所以明天米价一定会立刻飙升,而且一旦消息传开,全城抢购,很快就会销售一空的那时候,买不到米可就麻烦了因此我们必须抢在头里买下。”

“嗯,”左贵急急点头道,“那我现在跟你去”

“不”左少阳摆手道,“我们必须隐姓埋名秘密购买,免得到时候大军入城,征收粮草,知道我们有粮食,全都征收充军粮,那就亏大了。所以我也不能露面,我已经找了个朋友帮忙,让他去帮忙买。没问题的,我们在家腾出地方来装备装粮食就行了。这一切必须在天亮之前完成”

梁氏有些不放心,道:“忠儿,你那朋友妥当不?这可是一百两银子哟”

“放心吧绝对没问题。”左少阳心想,这件事目前没有他这种有功夫的人才能办到。至于他会不会吞没一百两银子,左少阳一点都不担心。萧芸飞只偷富人,不偷穷人,偷的钱也绝大部分捐给寺庙了,不会垂涎自己这一百两银子的,他真要垂涎,连隋掌柜家都能把金银细软席卷一空,更何况自己家呢,所以害怕也没用。

左贵道:“忠儿信得过的人,自然没错,再说了,这钱说好了忠儿支配,他决定交给别人办事,那也是他的主意,就这么办吧——夫人,赶紧把钱拿给忠儿。”

梁氏忙进屋从床头拿来那匣子钱出来给左少阳。

左少阳捧着装银子的匣子,进了厨房,轻轻打开后门,见后巷没人,心中一凉,便在这时,从对面青砖墙上跳下一人,两步来到他面前,借着后巷没有融化的积雪的反光,认出了正是萧芸飞。只是改穿了一件青色夹袍。一副老先生的模样。低声道:“快说吧,什么事?”

左少阳把后门拉上,走开几步,把那一匣子白银递给萧芸飞:“这里面有一百两银子,麻烦你帮我去买米面,全部买了,只买糙米和黑面可能要装两车左右,帮我借辆车拉到后巷来就行了。就这事。”

“这个简单”萧芸飞接过匣子,也不打开清点,歪着头瞧着他笑了笑:“你这么信任我?就不怕我吞了这笔钱?”

左少阳笑道:“你要这些钱做什么?还不是捐给寺庙?你不会忍心拿我救命的钱去捐给寺庙的吧?呵呵”

“这话倒也有理。冲你对我这么信任,好,这事包在我身上你在这等着就是”

“好——等等”左少阳上前把盒子打开,从里面取了一小锭五两的银子,“这个留着买菜,不能光吃米,没菜啊。剩下的买米面就行了。”

萧芸飞点点头,扣好盒子,转身,单手飞出一根细索,身子轻飘飘上了高墙,消失在夜色里。

左少阳一颗心还是悬了起来,倒不是担心萧芸飞吞没银两,而是担心这件事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自己的估算是否正确,未来到底会怎样。

他把银子揣在怀里,回到屋里,老爹左贵和梁氏见他空手回来,都紧张地问道:“钱拿走了?”

“嗯。没问题的,放心。”

“那咱们赶紧准备地方装吧,一百两银子买米面,得装满大半间屋子呢”

梁氏道:“这药铺人来人往的,会被人看见的。”

左少阳道:“粮食先全部放在二老你们的卧室,你们那比较大,厨房要经常用,而且地方小藏不住东西,等天亮了,我就去找人来,在炮制房里挖个地窖,然后把粮食藏在地窖里,这样就稳妥了。”

左贵同意之后,三人开始收拾卧室,腾出地方装粮食。

地方腾好了,便听见远处传来梆子声,五更已过,宵禁结束了

现在还是卯时,冬日本来就天亮得晚,四周还是漆黑一片。左少阳把后门打开,站在门口,紧张地瞧着黑咕隆咚的巷子等着。左贵和梁氏本来也要过来等,被左少阳劝回大堂里坐着了,就担心萧芸飞不愿意别人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