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73章 救火

第173章 救火

左少阳提着半桶水跑得气喘吁吁的,苗佩兰很快追了上来,抢过水桶,跟着他往前跑。左少阳知道她的力气远比自已大,也不和她争。

两人冲过一条巷口,正跑着,远处跑过来十几个汉子,见到他们,惊喜地叫道:“小郎中!佩兰!”

两人一眼望去,为首的却是老槐村李大娘的儿子李大壮。苗佩兰忙道:“李大哥,你们上哪去?”

“我们正要去贵芝堂呢!我娘说,要我们来贵芝堂来保护左郎中他们。可巧就遇到小郎中你们了,怎么样?没事吧?”

左少阳道:“我们药铺目前没事,你们不用去了,跟我一起去救火,这火要救不了,往下就会烧到我们药铺去了!”

李大壮革人忙答应了,跟着二人又往前跑。

他们冲到清香茶肆所在的杏子巷,这里已经是一片火海,已经有不少百姓在这里提着水桶救火了,可是烈焰升腾之下,烤得他们根本靠不进去,虽然手里提着水,却没办法泼上去救火。急得乱喊乱叫。

左少阳焦急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终于,他看见了桑小妹和黄芹,两人扳头散发地正跟桑老爹、桑母和桑娃子他们忙着从茶肆里往外搬东西。

见她还平安,左少阳稍舒了一口气,眼看着火的房子距离清香茶肆也州日隔了四五栋房子,而四周只有零散的百姓在救活,没看见衙门的专门救火的水龙队,举目望去,满城都是浓烟滚滚的,也不知到底有多少着火点,想必水龙队在别处救火,还顾不上这边。

现在火势太猛,压根没办法上前救活,只能拆除隔离带,阻止火葬蔓延!

燃烧的这排房子是紧挨着河边的,一栋挨着一栋,所以只要拆掉面向贵芝堂这边的其中一两栋,就能阻止火势继续朝这边蔓延了。左少阳手一指距离燃烧的房屋相隔两栋的房屋,对苗佩兰和李大壮道:“咱们赶紧把这栋房子拆了,拆除隔离带!”

这是古代最常用的一种救火手段,古代几乎都是木屋或者砖木结构的房子,着火之后很容易一烧一条街甚至半座城。在缺乏消防设备,消防条件很落后的情况下,拆房子划出隔离带,就成了最有效也是最常用的办法。现在之所以没有人这样做,都是因为叛军正在攻城,城里大乱,没人指挥。

而苗佩兰和李大壮等十几个人,却是听从左少阳的安排的,一听这话,立刻冲向那房子,开始找工具折墙壁砍立柱。

这家房子的主人虽然在一旁哭着看,却不敢阻拦,因为他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办法,房子被拆掉还能一些剩下的,如果被烧掉,那就什么都没了。

苗佩兰冲在最前面,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看清了这房子的结构,找到支撑大梁的主要立柱的所在,飞起一脚,便把紧挨着立柱的一块木板踢烂了,又是几脚,在立柱两边踢出了两个大窟窿,举起手里柴刀猛劈。只要这根立柱一断,最多再拆除其他一两根支撑的立柱,房子最上端横着的大梁就失去平衡支撑,横梁的重量加上一屋顶的青瓦的重量,房顶在重力作用下就会倾倒。这是最快的拆房的方法。

李大壮手里没有工具,只能用脚踢烂木板墙壁,有几个汉子冲进屋里,找到了锄头、钉锤、菜刀之类的工具,也一起乱砸乱砍。

左少阳扔掉了手里的水桶,冲进了屋里,也想找个刀子斧头之类的东西拆房,这时,相邻房屋燃烧形成的浓烟已经笼罩整个火场,加上屋里被主人抢运东西早已经被翻得乱七八糟的了,一时间哪里找得到工具。

慌张地低头搜寻之时,房子已经嘎吱嘎吱乱响,房顶的瓦片在簌簌往下坠落。知道房子要倒了,他想往外跑,就在这时,脚下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一跤摔例了个四脚朝天,咚的一声,后脑勺正好磕在一口掉在地上倒扣着的铁锅上,顿时天旋地转眼冒金星。

他挣扎着爬起来,摇摇晃晃想往外走,可是这一跤摔得不轻,昏头昏脑的找不到方向,四周又全是黑烟,呛得他不停咳嗽,眼睛都睁不开。

便在这时,耳边听见苗佩兰嘶声叫喊:“左大哥!左大哥你在哪里?”

左少阳惊喜交加,喊道:“我在……咳咳咳”浓烟吸入,剧烈咳嗽起来。

旋即,一道黑影旋风一般冲了进来,扑到他身上,一把将他抱住:“左大哥!”

这黑影正是苗佩兰,原来苗佩兰这会工夫已经将那最主要的立柱砍断了,她一回头,看不见左少阳,她知道立柱一断,房子就会倒塌,吓得一颗心都要蹦出来了,惊叫道:“左大哥,大哥你在哪里?”

叫了两声,便听见屋里传来左少阳的回答和剧烈的咳嗽。她立刻疯了一般冲进屋里,浓烟中一眼看见左少阳,喜得纵身扑去,不顾一切抱住了他。

听见苗佩兰的声音都带着哭腔,左少阳一直听到的都是她的笑,这还是第一次听她这声音,而且,是为了自己,左少阳心中一暖,此刻搂着她的小蛮腰,软玉温香抱满怀,可惜却不是温存的时候。

苗佩兰抱住左少阳,抓住他转身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回头朝满是浓烟的屋里喊:“屋里还有人吗?快出去啊!房子要倒了!”连叫了两声,没有人应答,两人也冲出了房外。

来到屋外,李大壮他们又砍断了两根立柱,把墙壁的木板也砸了个七零八落的,房子终于嘎吱嘎吱叫着倾倒了。苗佩兰急忙拉着左少阳跑开。

不料,那房子歪歪斜斜却没完全倒下来,原来后角被另一边的房子屋檐给挂住了,靠在了那房子上面,晃了几晃,稀里哗啦往下掉瓦片,却没再往下倒!

众人都傻眼了,倾斜的房子距离火势方向的相邻的房子太近了.压根空不出足够的距离来,只要大火烧过来,很快便会点燃这倾斜的房子,继续蔓延下去!

而这时候火势已经点燃子邻近的那栋房子,火势太猛,离得这么远,那火焰都烤得人没法呼吸,根本靠不进去砍断其他立柱让房子垮塌。

李大壮手指那支撑着的那栋房子道:“把这一栋也拆了吧?”

便在这时,两个大汉发疯似的手持菜刀冲过来,挥舞着叫道:“谁敢拆?谁敢拆我家房子,我就砍死他!”

李大壮怒道:“不拆出空隙来,大火烧过来,全完蛋!”

那大汉发疯一般红着眼睛吼道:“我不管!反正谁敢上来,我就砍死他!”

另一个大汉也吼着:“我娘还在屋里!想死的就过来!”

左少阳急得团团转,就在这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左少阳猛回头,只见一华白衣女子站在身后,秀发飘飘,脸上用一块丝帕蒙着,但身形衣着依然能马上辨认出正是白芷寒。手里拿着一捆拇指大的粗绳子。

原来白芷寒一直跟着他们,路上那些见到她的男人都惊于她的美色,都发呆一般瞧着她,甚至都忘了救火,白芷寒索性掏出丝帕把脸蒙上了。她站在远处看左少阳他们救火,眼见房子倒不了,也在帮着想办法,地上到处都是救火抢救出来的物件,一眼看见一圈麻绳,心中便有了主意,拿起来跑过去递给了左少阳。

左少阳还没回过神来:“干什么?”

白芷寒没有吭声,只是指了指倾斜的房子。

左少阳怒道:“我问你话呢!”

白芷寒冷冷道:“是你不让我说话的!”

“我问你话,你可以说!”

“拿这绳子绑住立柱上面,用力拉,房子就倒了!”

左少阳大喜,心想这主意我怎么没想到,一把接过,随口说了声谢谢。

白芷寒淡淡道:“不用谢!你自已小心!”

“好的!”左少阳心想这冷冰冰的大板牙原来还会关心人,想不到白芷寒后面这一句话,又把他差点噎死:“一小心别死了,否则没人救我外祖父!”

左少阳气得脑袋冒烟,盯着白芷寒恶狠狠道:“那你还不赶紧磕头求老天保佑我长命百岁?”

白芷寒冷哼一声,扭过头去。

左少阳拿着绳子往倾斜的房屋跑,刚跑几步,便被追上来的苗佩兰一把抢过了绳子:“我去!”

她拿着绳子冒着炽热的火焰熏烤,冲到倾斜的房屋下面,可是,她会爬树,却不会爬墙,也没有飞檐走壁的功夫,正四处寻找攀爬的地方,左少阳冲了过来:“绳子给我,我有办法!”

一把抢回绳子,从地上抓起一把铁榔头,用绳子捆住,后退几步,在空中抡圆了,使劲往上一抛,绳子飞射而上,却打在了屋檐下,又落了下来,没能缠住那立柱。

收回来,这次有了经验,再次抡圆了飞出,终于缠在了上面的大梁立柱上,猛地一拉,便拉紧了。

众人一起上前绑着拉绳子,齐声吆喝着用力,便听见那房子一阵乱响,力拉崩倒之声不绝于耳。终于,哗啦一声,整个房子轰然倒塌了!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