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74章 前线救伤兵

第174章 前线救伤兵

后面的人齐声叫好,古人对这种拆房救火的办法见得多,都很熟悉了,一见房屋倒塌了,立即提着水桶冲上去开始往木头上浇水,没有水桶的人便开始将地上的木板等比较轻的易燃物拆除搬走。人多力量大,很快,那栋房子便被拆得只剩下个空架子了,而空立柱上也被水浇了个透湿。

就在这时,相邻的那栋房子已经接上火了,很快就成了一堆熊熊燃烧的巨型篝火,众人便又提着水桶开始泼另外那栋死活不让拆房的兄弟俩的房子,把墙壁,立柱都淋湿,还有人搬来梯子,爬上去用水从房顶泼。

这两兄弟当然知道这是为了救他的房子,一边感激地连声感谢,一边忙着也接水泼房子。

在场救火的其他人见这边拆房子隔离火势,也立即在另一边拆房,

由于有了隔离带,大火没能继续蔓延,终于渐渐灭了。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可是,全城还是很多着火点,左少阳正准备接着去救火,便听见身后有人轻声道:“左公子!”

左少阳忙回头一瞧,却是桑小妹,头发乱糟糟的,脸上成了个大花猫,衣裙也脏兮兮的,只有眼睛亮亮的望着他:“谢谢你,左公子。”

左少阳嘿嘿一笑:“谢我做什么?”

“如果不是你带领大家拆房子阻隔大火,我家茶肆就完了......”

“呵呵,这是为了你们,也是为了我们大家,用不着谢!”

苗佩兰在一旁指着烈焰熊熊的远处,道:“左大哥,城墙那边好象火很大啊,去帮忙吧?”

左少阳道:“好!”

桑小妹道:“我也去!”

左少阳椎了她一把:“你别去!照顾好这边就行了,别死灰复燃!”说着,带着众人跑远了。

他们一伙人气喘吁吁跑到城墙下,这里已经成了一片火海!数架水龙车正在这里喷水救火,原来,全城的水龙车都集中在了这一片,难怪城里其他地方失火,没见到衙门的水龙车赶去。

很多人在这里救火,其中主要是兵士和衙门民壮,正在四处拆除隔离带,一看这些人的动作就知道训练有素,应该是专治救火的。

他抬头望向城楼,只见城楼上密密麻麻都是兵士,还有一些百姓,不停往下砸滚木擂石,不时有人中箭惨叫着倒下。城墙上空,嗖嗖嗖一支支利箭从城外飞了进来,划过弧线,钉在城楼下的房顶上,地上。

就在这时,突然,就看见城墙外飞进一条火龙,越过城墙,划了一道弧线,朝他们头顶飞来。左少阳吓了一跳,定睛一看,那火龙却是一支长矛一般的利箭,箭头出绑扎着不知什么东西,正熊熊燃烧,拖着长长的火焰,正朝着他们俩这方向落了下来!

“小心!”苗佩兰惊叫一声,一把抓住他,扯着跑到了街边屋檐下。众人也急忙四平散开躲藏。

那巨大的火箭从天而降,就听着嘭的一声,正插在距离他们刚才的位置几步远的地方!如同地上突然长出的一支长长的火炬,熊熊燃烧着,

便在此时,左少阳又看见远处一支火箭,滑着火红的弧线,飞跃而来,落在了前方数十步远的一栋房子的房顶上,透顶而入,只露出一小、截火龙在外面。那栋房子很快就冒起了浓烟,接着,熊熊火焰升腾而起,房顶很快便被烧穿了。

左少阳惊得目瞪口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武器,但是仅有的一些古代军事知识告诉他,这很可能是城外敌军用大型攻城装置之一的绞盘床骜之类的发射的,这种巨大的弓弩用绞盘拉开巨弩,发射这种跟长矛差不多的带羽毛的箭,箭头上绑上引燃物。

幸亏这种床弩的射程还算比较有限,最多只能射到五百米左右,扣除城外的两百多米左右的安全距离,射到城里,也就只有危害到达两百多米范围的。或许也正是这个原因,只有城墙后面这一片房屋被点燃。

左少阳道:“赶紧过去帮着救火!”

一伙人往火场冲去,可到了近前,却被一队兵士拦住了:“你们干什么?”

“帮忙救火啊!”左少阳道。

“救火的人够了,你们帮我们抬伤员吧!上城楼,发现有受伤的就抬下来,送到衙门口的广场上!不过要注意敌人的箭!谢谢啊!”

“行!”左少阳带着苗佩兰等人小心躲避着从天而降的利箭。来到城楼石阶前,沿着石阶跑上城楼。

城楼上的兵士正在奋力迎敌,喊杀声整天价响,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不停惨叫的兵士,很多已经一动不动死去了,地上到处都是救落的兵刃。

苗佩兰顺手从地上捡起一块圆盾,递给左少阳:“左大哥,拿着防箭!”

左少阳接过,还没等说谢谢,就听当的一声,一支箭正好插在他举在身前的盾牌上,冷不丁之下,撞得他手臂一麻,心中暗自侥幸。正要把盾牌给苗佩兰,见她已经附身拿起了另一面盾牌,便回身对李大壮等人道:“大家小心,赶紧找盾牌防身先!然后检查地上的伤员,发砚还喘气的,就抬下城楼去,一定要注意安全!”

众人都各自从地上找了盾牌挡着,开始寻找伤员。

左少阳从来没见过古代打仗,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亲身体会,哪里肯放过,举着盾牌猫着腰小跑来到城墙前面的墙垛处,小心地探头望下看。

这一看之下,惊得他一颗心狂跳不已,咖只见城墙下空地上,密密麻麻都是敌军的兵士,叫嚣着一排排成队列往城上射箭,一些兵士举盾牌作掩护,其余的兵士扛着云梯架在城墙上,往上攻城。城楼下,已经横七竖八躺着不少尸体。

刚开始,左少阳很有些惊恐,躲着看了一会,突然发现,城下的叛军似乎并没有下死力强攻,多半是摇旗呐喊,往上射箭,不过,叛军攻城没有使用攻城塔之类的大型攻城器械,只有十数架绞盘床弩,架在下面往城里射火箭。为什么下面数万敌军围困,而城里只有数千官兵,如果强攻,绝对能破城。可敌军为什么不强攻破城呢?

一个念头突然冒了鼻来,一一莫非,叛军只是佯攻?

叛军佯攻的目的是什么?

左少阳想不通,他对军事不在行,自然不明白敌军在耍什么诡计,还是救人要紧。

苗佩兰一直跟在左少阳身后,帮他举着盾牌掩护。左少阳自然不好让她一个大姑娘去背这些受伤的兵士,便把盾牌交给她,让她举着两块盾牌掩护,自己挨个检查受伤的兵士。

很多兵士都是中了箭伤,有的是刀剑伤,伤口血流不止。箭伤出血相对比较少,所以先救刀剑伤的伤员。

不过,左少阳这次本来是救火来的,没想到要带金创药和止血绷带,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能撕下伤兵的衣襟包扎伤口,可是这些布带子上面没有止血伤药,小、伤口还行,大伤口压根止不住血,尤其是伤到了血管的伤,鲜血跟泉水一样洒油往外冒,片刻之间,伤员就不行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伤员死去。

现在只能尽快把伤员送下去,让军医进行处理。左少阳飞快地栓查着,选择伤势比较重出血比较多,而又有可能救活的伤员先包扎,然后背下城楼。

下面李大壮等十几个民工已经找来了很多门板之类的东西,两人抬一个受伤的兵士送到州府衙门去。左少阳和苗佩兰则不停从城楼上往下运兵士,这个任务要危险得多,虽然苗佩兰身手很灵活,反应也快,但是城下的利箭是呈扇形从不同角度射上来的,她顾得了这边顾不了那边,真有些手忙脚乱。

这时,从城楼阶梯上钻出一个白衣女子,带着面纱,手里举着两块长方形的步兵盾牌,猫着腰跑到左少阳前面,替他挡箭。

左少阳回头一瞧,却是白芷寒。

难得她一个六品京官的千金小姐,竟然冒死来替自己挡箭,左少阳虽见她娇美容颜上依旧冰冷如霜很不舒服,还是说了句:“谢谢!”

白芷寒斜了她一眼,没说话。

二女四块盾牌基本上挡住了城下几个角度射上来的利箭,左少阳从容不迫救护受伤兵士。不一会工夫,二女手上的盾牌上已经插满了利箭。

虽然左少阳判断敌军很可能是佯攻,但是,还是不断地有敌军攻上城楼来,与守城兵士进行白刃战。

就在左少阳替一个受伤的士兵包扎好伤口,背着往城楼阶梯口走的时候,数个敌军顺着云梯冲上了城楼,跳下来朝他们猛扑过来!这里守城的兵士已经被下面飞来的了利箭射死了,一时填不上空缺,被敌军拣了个空。

眼看那几个敌军举着盾牌手持钢刀嘶叫着扑过来,左少阳被盾牌挡住了看不见,白芷寒却瞧见了,吓得脸都白了,两手抓着盾牌惊叫,下意识往后倒退一步,被地上尸体一拌,两面盾牌脱手,两手在空中乱抓乱舞,一只脚倒踢上天,摔了个四脚朝天,连脸上的纱巾都飞了。

原来美女摔倒的姿势跟普通人一样的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