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75章 两板斧

第175章 两板斧

冲过来的敌军乓士举起单刀,一眼瞧见她花容失色的绝美容颜,手中的刀便定在了空中,傻呆呆望着她。

便在这时,一道黄光闪过,那兵士两眼已经变成了血窟窿!

却原来是左少阳眼见白芷寒危险,驱动腰间的小松鼠出击,黄球几个跳跃便到了那发呆的兵士的头上,利爪飞过,那兵士两眼当场被抓瞎!

缓得这一缓的工夫,苗佩兰已经迅疾扔掉手中两面圆盾,低头往地上找到了一对八角铜锤,猫腰拣了起来了,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声叱喝,右手铜锤劈头盖脸砸了过去!

冲在最前面的那敌军身体很是强壮,一看对手竟然是个女的,不禁好笑,手中长矛横在胸前,虎吼一声“开”!迎着苗佩兰的八角铜锤往上撞去,想砸飞他的铜锤。

耳轮中就听着“嘭”的一声,那壮实敌军手中长矛被苗佩兰一铜锤砸弯,铜锤余势不减,结结实实砸在敌军硕大的脑袋上,将他半个脑袋连着头盔都砸扁了!

这敌军两眼圆瞪,不敢相信这千钧之力若泰山压顶的一锤,竟然是眼前这身材娇小的女子打出来的,待到明白,已经脑袋砸扁而死。

冲上来的都是敌军的敢死队,并不会因为一个被杀就退却,红着眼狂吼着往上冲。苗佩兰更是发疯一般,连看都不看那死去的敌军兵士一眼,手中铜锤抡圆了朝第二个敌军劈去。

那敌军脑袋瓜还是灵光,知道眼前这身材娇小的女孩竟然是天生神力,不敢硬碰,闪身躲开,手中阔背鬼头刀朝苗佩兰腰间劈来!

苗佩兰仿佛压根没看见那劈过来的刀,右手铜锤砸空,左手铜锤紧接着呼的一声,泰山压顶,又朝敌军脑袋砸去!

这敌军吓得魂飞天外,自己这l刀虽快,就算能砍中苗佩兰,但也躲不开兜头而来这一铜锤!这女子天生神力,刚才一锤砸弯先前那位弟兄的长矛,余劲都能将脑袋砸扁,自己就算砍中她,自己也活不成!

他可不想同归于尽,不及伤人,先求自保,闪身躲开,一滑步,又是一刀斜劈苗佩兰的大腿。

苗佩兰恍若未见,一锤砸空,旋转身一招海底捞月,这一锤从下往上撩砸,那兵士想不到苗佩兰这一招如此怪异,而且还是全然不顾自己的招式,吓得魂飞魄散,待要闪避,却已不及,下意识抽刀要挡,却哪里挡得住,这一锤连着他的刀锋一起砸中他的小腹,嘭的一声,将他击得飞到半空,五脏俱碎,空中便鲜血狂喷而死,尸体轻飘飘如断线的风筝,越过城墙,摔落在城楼下。

苗佩兰更不停顿,右手铜锤抡再了,又是一招泰山压顶,砸向第三个敌军兵士!

这兵士是个十夫长,眼见这女子只用了相同的两招,便连杀自己两名兄弟,气得哇哇大叫,但还是知道厉害,不敢硬拼,跃身后躲,那一锤便砸空了,这兵士手中长剑如毒蛇吐信,三虚一实,五虚一实,与苗佩兰游斗。

苗佩兰一锤砸不中,却不追击,收手站住,两眼不看他的花招,只盯着那他的脚。

那兵士手中长剑一抖,空中出现连环剑花,一朵朵让人眼花缭乱!剑花之中,陡然闪出一柄寒森森的利刃,直刺苗佩兰的心口!

这一招叫天花乱坠,真正的杀招在后面,这兵士用这一招不知杀了多少敌军,看这女子的身手,显然不会武功,但是泰山压顶和海里捞月这两招却使得十分娴熟,而且招式十分怪异,冷不丁遇上偻容易吃亏,加之这女子身材虽然娇小,却是天生神力,而且不怕死,用这两招怪招,一连击毙两名兄弟,不敢怠慢,当即使出了杀手铜。

不料苗佩兰压根没看他那剑花,只盯着他的脚,见他脚往上一冲,立刻迎上,还是那一招泰山压顶!

那十夫长已经有了防备,知道对方天生神力,不敢硬碰,闪身躲开,可是身形刚一晃动,眼角便看见一记铜锤从下而上撩了过来!

十夫长暗叫不好,心想这女子好不狡猾,刚才只是一招一招的使,这一次却是两招同时使,右手泰山压顶,左手海底捞月,躲过了右边这一招,却躲不过左边这一招,惊恐之下一本文转自至酷书城声惨叫,已是躲闪不及,便听见嘭的一声闷响,苗佩兰这一铜锤正中那十夫长小腹,又将那这十夫长兵士砸得飞到了半空之中,口中也是鲜血狂喷,五脏破碎,没等落地,已经气绝!

便在这时,几个官军眼看这边敌军翻上城墙杀上来了,急忙从旁边冲过来帮助防守,当先一个黑脸大汉,手持一柄金环砍山刀,将那两眼被抓瞎了站在那手中单刀乱挥的乓士砍成两截,血光过处,鲜血喷泉一般喷得满天都是。落在苗佩兰身上,星星点点。

“好锤法!”这使金环砍山刀的黑脸大汉,一脸络腮胡支棱着.身上铠甲早已经被鲜血染红,冲着苗佩兰一挑大拇指:“姑娘好武艺,来,跟俺杀敌去!”

苗佩兰一晃眼,看见十几个官兵已经冲了过来,而敌军并没有后续兵士冲上来填补这边空缺,顿时心中大定,刚才只凭一股锐气,不顾一切厮杀,完了之后,看见地上三具血淋淋的尸体,不禁有些后怕,当咖一声,手中铜锤扔落地上,结结巴巴对那黑脸大汉道:不去!我要跟左大哥救护伤兵!”

这黑脸大将是朝廷官军的一名队正,正率部抗敌,就在左少阳他们旁边,眼见敌军攻上城楼,要伤正在救援伤病的百姓,急忙率部下赶来增援,可相距比较远,眼看救援不及,这几个百姓要殒命,不成想其中一个女子力毙三人,骁勇异常,很是赞赏,便提出让她跟随自己杀敌,不料对方竟然拒绝。

黑脸大汉也不强求,提着鬼头刀正要继续杀敌去,忽然一眼看见正从地上爬起来的白芷寒。一袭白衣,星星点点都是血痕,正挣扎着往起爬,那姿态如弱风扶柳,楚楚可怜。又见她虽鬓发散乱,却肌肤胜雪,柳眉如烟,瑶鼻樱唇,桃腮杏面,却是貌若天仙,不禁眼都直了,心想天底下竟然还有这样的美人?

白芷寒瞧见他傻呆呆的样子,哼了一声,从地上捡起自己的纱巾蒙在脸上,又从地上捡起那两面盾牌。

便在这时,城下嗖嗖两支孙箭飞射而来,白芷寒吓得一缩身,躲在长盾后面。利箭一支射空,一支却钉在苗佩兰的盾牌上。

却原来苗佩兰见来了援兵,扔掉了手中的铜锤,重新捡起圆盾,正好敌军利箭射来,急忙挡住。

接着,又是几支利箭飞射上来,“队正小心!”跟着那黑脸大汉的亲兵急忙抢步上前,用盾牌挡住了利箭。

黑脸大将不在意那利箭,却是白芷寒蒙上脸,让他惊醒了,才发现如此傻呆呆盯着人家大姑娘瞧太也丢人,不禁黑脸发烫,手中金环大砍刀一挥,吼道:“弟兄们,杀啊!”狂吼着冲了出去。

刚才苗佩兰力毙三名敌军,说起来长,其实也就片刻之间便完了。

左少阳背着那伤兵跑下城楼,交给民壮,喘了口气,这才瞧着苗佩兰惊喜交加道:“佩兰,原来你的武功这么好啊?”

苗佩兰这是第一次杀人,当时不觉,此刻才感到全身脱力,晃了晃,扶住城墙,勉力一笑:不会武功的......”

“不会吧,刚才那黑脸将军还说你锤法精妙,武功了得呢!”

就会那两招。一招泰山压顶,一招海底捞月。别的不会。”

“是吗?这两招你跟谁学的?”

“小时候我跟我爹进城卖柴,有一次给一家镖局送柴火,正好见他们在练武,一个老镖师正在讲解这两招,我就记住了,回头没事就练着玩。就是这样的。”

“哈哈,原来是偷师学艺啊,你这两招从小就练,熟能生巧,不管对方如何使招,你以不便应万变,这倒是个投机取巧的好办法。

常言道:.不怕千招会,就怕一招熟,。咱们大唐开国元勋程咬金,只会三招,叫做i三板斧”就靠这三招,杀敌无数,你虽然比他少一招,但更精妙,一上来就连毙三人,我看比他那三招更厉害!呵呵呵。”

苗佩兰黝黑的脸蛋羞红了,左少阳这几句话,让她紧张的心情顿时缓解了下来。

旁边白芷寒冷声道:“行了,咱们赶紧救人吧,救完人好去救我外祖父!”

左少阳见她一直跟着自己,拿盾牌在一旁掩护,刚才还遇险差点脑袋搬家。虽说是为了自己给她外祖父治病,但这孝心还是让人敬佩的,也就没讥讽她,左少阳轻轻拍拍腰间袋子里的小松鼠黄球:“好样的!黄球,好厉害!咱们走!”

左少阳带着二女又返回城楼。

刚到城楼上,便听到城外一通铜锣声响,当榔当唧的。左少阳听说过鸣金收兵的说法,也就是用铜锣声来传令回撤。急忙猫着腰来到城墙墙垛处观瞧,发现正在攻城的敌军果然开始回撤,弓箭手护阵,往后有条不絮撤离,很快便消失在了视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