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81章 硬着头皮治骨折

第181章 硬着头皮治骨折

烧烫伤创面跟疮痈和普通金创伤的创面处理原则不一样,不能进行太彻底的清创,否则容易造成二次创伤。..只需要简单冲洗掉上面粘附的污垢、炭灰等异物就行了。由于创面不太大,疼痛也不特别难以忍受,所以左少阳没有使用麻醉药。

创面里已经出现一些大小不等的水疱,小水疱不用管,大水疱就在低垂处剪一个小口引流,尽可能把水疱皮都保留下来,这样可以保护痂皮下的创面,减轻疼痛,也有利于愈合,当然,对于污染很严重或者已经破碎并且被污染的水疱皮,则为了防止感染,则将其剪除。

对水疱皮被剪除的部分,他用一小块无菌纱布贴上,然后用消毒的干净毛笔蘸一些硫磺烧伤膏涂抹在纱布上。对于其他烧伤部位,则直接用毛笔蘸药膏涂抹。

本来,这种小面积烫伤,采用不覆盖不包扎的暴露治疗最好,有利于渗出物和坏死组织迅速结痂,还有利于随时观察创面变化,暴露创面干燥,也不利于细菌升帐,还方便换药,但是,由于现在是寒冬,长时间暴露不利于身体保温,容易受凉,主要是现在兵荒马乱的,病患需要搬运东西照顾家里,容易接触别的物体导致污染以及二次受伤。所以左少阳决定还是对伤口包扎。

涂抹好药物之后,覆盖几层消毒纱布,再用绷带从远端到近端均匀包扎。

经过冷水浸泡,又涂抹了可以减轻疼痛的烧伤膏,包扎处理完伤口,那病患自觉伤口舒服多了。左少阳让他五天以后来换药。叮嘱伤口不要碰水,又开了几剂清热解毒消炎的药剂给病人带回去服用,防止伤口发炎。

这年轻人的父母见儿子已经停止了呻吟,脸上痛苦的表情也轻松了很多,看得出来疼痛已经大为减少,都是很高兴,那妇人小心地问道:“郎中,请问这药费多少钱?”

左贵老爹道:“总共十六文。”

“啊?”那妇人又惊又喜,原以为治疗烧伤这样的病,肯定比头痛脑热要贵得多,所以带了一吊钱来,心里还揣揣的,生怕不够,想着如何说好话,让郎中缓缓日子,回去凑钱送来,没想到只要了区区十六文。

那中年男子也有些不相信:“才这么点诊金啊?——郎中,您没算错吧?”

左贵笑了:“十六文,没错。”

妇人生怕郎中没有用好药,又详细问了儿子感觉,得知很不错,这才放心,有些不好意思地付了钱,要搀扶儿子离开,那年轻人却不让他们搀扶,自己谢过左贵父子之后,迈步出了门。

那妇人心存感激,谢过之后出到门口,又回头看了看招牌,自言自语道:“贵芝堂,嗯,真是仁义啊”夫妻两都很是感叹,眼看儿子走远了,这才紧跟着走了。

左少阳使用的现代烧伤药膏和伤口处理办法,又让左贵大开眼界。给那烧伤的伤兵治疗,左少阳让左贵老爹处理。自己在一旁指点。

经过前面这么多病案成功处理,左贵老爹已经知道左少阳学会的医术的确十分高明,远远超出自己的水平,这时候他已经完全放下架子,虚心学习,按照左少阳的指点,对那烧伤兵士进行了清创、敷药和包扎处理。

处理完之后,最后治疗的是那位腿骨骨折的伤兵。

这个很麻烦,因为左少阳以前实习没有遇到过骨折病案,虽然系统学过“骨伤学”,但那都是纸上谈兵,没有真正实践过。而左贵更是差劲,他以前只看外感病等常见内科病,几乎没有遇到过骨伤病人,骨折的病患一般也都找惠民堂这样的有名药铺医治,不敢找他试手脚。所以他从来没有治过骨伤病人,更没有系统学过。

但是,这一次五个伤兵,是官兵送来的,要求各个药铺帮着治疗的,没办法推。

左贵也不知道左少阳从那老铃医那里是否学过骨伤治疗,低声道:“忠儿,这病人不行就转送别的医馆吧?别弄不好出了事,惹麻烦。”

“先别急,我先看看。”左少阳一边给这兵士检查,一边随口问道,“你怎么受伤的?”

这兵士只有十四五岁,嘴唇上一撮绒毛,脸上稚气未消,咬牙忍着腿部的疼痛,道:“我在城楼上正放箭,几个敌军举着盾牌爬上城楼,我就扔掉弓,拔出腰刀跟他们厮杀,当时很混乱,只是拿着刀乱挥,结果我的脚被一个敌军一棍扫中,一阵剧痛,我就摔倒了,幸亏其他兄弟赶过来帮忙,杀了这几名冲上来的敌军,我才没被砍死。腿却断了,被送到州府衙门广场,过了好半天也没郎中过来给我治疗,一直到刚才,才有人过来说忙不过来,要送我们到城里各个药铺求医,就送这边来了。”

左少阳一听,这兵士的伤腿是被外力横击打折的,就担心会出现粉碎性骨折,那就麻烦了,自己目前可没信心治疗这种复杂的骨折,先检查看看。

由于没有现代透视检测技术,只能靠手的感觉,骨折的检查方法左少阳学过,他仔细检查患者腿部情况,发现患肢局部肿胀,压痛明显,而且还有骨擦感,并能听到骨擦音,纵向叩击痛,判断胫腓骨干骨折。

检查伤势之后,左少阳轻舒一口气,这兵士的骨折初步判断是单纯性的,想想也是,繁杂的骨伤病案,肯定都由随队郎中整治了。送到各个药铺的伤兵,都是伤势相对比较轻的,只是人数太多,随军郎中照顾不过来,所以才分送到各个药铺。

发现是单纯性骨折之后,左少阳立刻信心大增,他决定亲手一试,先用手法整复,看看行不行,可以的话,就接着上夹板或者打石膏固定。

由于贵芝堂大堂里的小床已经被中风昏迷的瞿家老爷占用,抬到瞿家老宅里去了。只能让这兵士平躺在大堂左贵老爹的长条几案上。先在外伤处涂抹跌打损伤消肿药水,然后再涂抹上川乌、生南星等制作的整骨外用麻药。

左少阳让这受伤兵士将膝关节弯曲,请老爹左贵用肘关节套住兵士的腘窝部,叫一个双手没有受伤的兵士握住这骨折兵士的脚,教两人沿胫骨长轴作对抗牵引,矫正畸形,根据斜形骨折情况,自己用拇指在胫腓骨间隙,将远端向内侧推挤,其余四指置于近端内侧,向外用力提拉,让那兵士将远端稍稍内旋,使骨折断完全对位。让两人持续牵引,自己两手握住骨折处,让那兵士徐徐摇摆骨折远段,使骨折端紧密嵌插。然后用拇指和食指沿着胫骨前嵴及内侧面来回触摸骨折部,检查对位对线完好。整复告成

这兵士的骨折是外力猛击造成,腿部软组织损伤肿胀严重,还好经过检查没发现血管损伤,不过,由于肿胀明显,故此刻不宜立即进行石膏固定或者夹板固定,要先外敷消肿止痛药消肿之后,再更换夹板固定,这之前,只能先用石膏托进行外固定。

左少阳叫苗佩兰提了一桶温水过来,自己先用纱布给伤兵的伤腿衬底,然后取出石膏绷带,在地上按照这兵士脚胫骨大致长度铺好折叠成石膏条,厚十五层,然后两手握住两端折叠,放入温水桶里浸泡,等气泡出完之后取出,挤去多余水分,摊在这兵士的伤腿受伤处的对侧,包裹了伤腿的六七成,然后用绷带卷进行包裹捆扎。这样,等干硬之后,就成了一个支撑托架了。不完全包裹就是为了给受伤肿胀的肌体进行敷药,同时留出缓冲空间,避免管型石膏局限空间导致肿胀压迫肢体造成意外。

用石膏托固定之后,左少阳又在暴露的伤处敷上消瘀退肿止痛的药膏。

正在他们忙碌的时候,瞿老太太带着瞿夫人过来了,跟梁氏在里屋嘀咕了好半天,又把左贵也叫了进去。过了好一会,瞿老太太和瞿夫人这才心事重重地告辞走了。

左少阳自然知道她们来的目的,但是他现在忙着给伤兵治病,再说了,自己已经表明了态度,也就没有更多要说的。

眼看左少阳在忙着治伤,左贵和梁氏也没打扰他,这一天除了这几个受伤的兵士和百姓之外,还来了几个求医的,其中又有一个是中风,症状不太重,左贵在左少阳指点下,顺利开了方,其他几个都是一般的外感病,这是左贵的强项,独立便处理了。

一直忙到傍晚,所有伤者的伤都处理完毕。

晚上吃饭麻烦了,那被烧伤的百姓处理完伤口倒是回去了,可这五个伤兵,却没人来照料。送他们来的军官只留下了一吊钱。这些钱开药费都勉强,更不要说管饭吃了。

尽管左家炮制房地下藏着粮食,可是却不敢拿出来给这些伤兵们吃,而且,这些都是全家救命的粮食。

左贵问那几个伤兵,他们口粮怎么办?几个人都不是一个战队的,相互都不认识,送他们来的军官也没有交代治好伤之后怎么办,几个人一合计,决定各自回各自的兵营找吃的。反正都是皮肉伤,倒也不用留在这里。

腿骨有伤的那位自己走不了,又害怕走动错开骨头,所以把自己的番号告诉了其他几位伤病之后,委托他们去部队说一声,让人送吃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