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82章 取消婚约

第182章 取消婚约

左少阳给他们开了药,又叮嘱了注意事项,让他们定期回来换药。那四个伤兵感激不已,相互搀扶着告辞走了。

梁氏已经做好了饭,依旧是黑面馍馍,给了那腿骨受伤的伤兵两个馍馍,一碗咸菜汤,让他先吃着。那伤兵是个半大的孩子,眼看战友都走了,只剩自己孤零零一个,腿骨又断了,不敢乱动,躺在**很有些伤心,肚子也早已经饿得咕咕叫了,见梁氏送了热腾腾的馍和汤菜,感动的眼圈都红了,想说声谢谢,却哽咽得说不出来。

一家人吃饭的时候,因为苗家一家人在旁,左贵夫妻不好说话,只能蒙头吃饭。左少阳见老爹左贵阴着脸心事重重的,知道肯定是为自己与瞿家婚事的事,故意装着不知道,埋头吃饭。

正吃着饭,侯普和茴香来了。

梁氏忙招呼他们坐下吃饭,两人说已经吃过了,这一日敌军攻打合州,两人都担心这边,所以抽空过来瞧瞧。

梁氏也正为儿子的事情没主意,见他们来,正和自己的心意,端着饭碗把两口子叫到屋里,关上门嘀嘀咕咕说话。

吃完饭之后,苗佩兰抢着洗碗收拾屋子,左贵阴着脸对左少阳道:“你到屋里来,为父有话要问你。”

左少阳跟着左贵进了他们的卧室。屋里,侯普和茴香正在跟梁氏说话,见他进来,茴香迎了上来把左少阳拉倒自己身边坐下,埋怨道:“弟,你傻了?爹娘给你说了瞿家外孙女白姑娘做媳妇你咋不要哩?那白姑娘我见过,天生丽质,可以说是倾国倾城的相貌,又是书香门第,官宦世家,与咱们家刚好般配,多好的婚事啊,你咋一口回绝了?”

左少阳扫了他们一眼,道:“光长的好看有什么用?她这人自以为是,根本看不起我,说我没有医德,趁人之危。而且,眼高于顶,好象全世界的人都要围着她转似的,看着就烦。”

“这都是误会嘛”茴香道,“她外祖母过来跟娘解释了,这都是误会,可以解释得通的。”

“我不这样认为。”左少阳摇头道,“反正我跟她没感觉,说不到一块去。——总之一句话,我不愿意娶她为妻”

左贵老爹怒道:“这么好的媳妇你还不满意,你想要什么样的?莫非你真想娶公主郡主不成?”

左少阳一听便知道,肯定是瞿老太太把自己的话告诉了他们,淡淡一笑:“娶公主郡主又怎么了?千里姻缘一线牵,说不定我的姻缘就牵到公主郡主那里去也未可知”

侯普笑道:“那倒是,大郎说得没错,我倒觉得,大郎既然看不上,这门亲还是不要结的好,免得将来过不到一起有得架吵。”

左贵向来对这女婿的话都很看重的,听他说话偏向儿子,加上现在左贵已经知道,儿子左少阳的医术远比自己高明,对左少阳也更加看重,这种心理下,他自然没法太专横了,便把语气也放缓了些:“可是,这都说好了的呀。我们悔婚总不太好吧?”

左少阳淡淡一笑:“她们正巴不得呢。二老放心,他们也就是做个姿态罢了,等他们老爷子病一好,这件事铁定就此了结”

梁氏总也舍不得这门亲,陪笑道:“咱们也别说死,先把婚定了,你们慢慢相处,反正都是隔壁邻居的,经常在一起也方便……”

“不必了,这样的女人,我连培养感情的愿望都没有,希望二老能理解我的心情,也请放心,我不会打一辈子光棍的,我相信我有能力给你们娶到一房称心如意的儿媳妇,左家的香火不会在我这中断。”

这句话如果是在几天前左少阳这么说了,左贵铁定要呵斥讥讽,但是连续几件病案,特别是今天治疗几个受伤兵士,左少阳展现的外科新药和新技术,让左贵真有一种刮目相看的感觉,现在左少阳说出这种话来,左贵已经差不多信了,所以也不动怒,只是长叹一声,摇摇头:“既然如此,顺其自然吧”

听左贵都这么说了,梁氏等人自然不好再说什么。梁氏道:“那等一会我去给她们说一声,这婚事就此作罢。对了,顺便把那大半棵人参退回来。”

梁氏心想,这老山参可是娶儿媳妇用的,既然白姑娘不能做儿媳妇,这聘礼自然是要退回来,找新儿媳妇还要用的。

左少阳想转开话题,便故作轻松问姐夫侯普道:“今天我在城楼上,见叛军好象并没有下死力攻打合州,他们数万之众,城中参与防守的兵士我看也就两三千人,而我们城墙也不怎么高大牢固,真要强攻,完全可以攻下来。可是我看他们只是在下面摇旗呐喊的多,往上射箭的多,真正强攻上城的却很少。真是奇怪。”

侯普笑道:“是吗?我这一天都守在衙门里,县太老爷说了,让我们守衙门,所以没到城楼上,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茴香忙对左少阳道:“你怎么跑到城上去了?刀剑不长眼,万一有个好歹可怎么办?”

便在这时,就听到外面轰隆轰隆的声音由远处传来,很快便到了近前,连地面都在抖动。

左少阳忙走到窗边,拉开一扇窗户往外观瞧,便看见黑夜里,一队队兵士扛着各种兵器,正匆匆从药铺门前走过。看旌旗,正是朝廷官兵,神情都很沮丧。

侯普也过来观瞧,自言自语道:“他们不是去征剿叛军去了吗?怎么这么快救回来了?”

左少阳道:“敌军白天来攻打咱们合州,只怕目的就是逼大军回来。”

侯普点点头:“这很有可能。看他们这样子,没什么精神呀。”

左少阳叹了口气:“军粮都被烧了,这数万大军,只怕已经开始挨饿了,肚子不吃饱,又找不到叛军大军决战,不沮丧才怪了。”

侯普也叹了口气:“都在说这件事呢,以后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说了一会话,眼见起更了,侯普两口子告辞回去了。

梁氏去了隔壁瞿家,很委婉地说了左少阳不愿意这门亲事,他们老两口也没办法,这件事恐怕只能这么了了。瞿老太太愣了半晌,落下了眼泪,说等老太爷神志清醒一些了,回禀了老太爷这件事之后,再答复他们。

梁氏忙点头答应了,心里也不好受,既然还要经过他们老太爷那一关,这聘礼老山参自然就不方便退回,所以也没提,坐了一会便告辞回来了。

左少阳听了梁氏说了事情经过,轻舒了口气,累了一天,特别是亲自经历了古代战争,还从敌军刀下逃得性命,当真是身心憔悴,见苗佩兰也是有些恍惚,知道她今天第一次杀人,而且杀了三人,心灵的震动远比自己厉害,宽慰了她几句,两人这才各自回房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左少阳便起来了,可是下楼出来才知道,苗佩兰早已经起来,已经把水挑满缸,连药铺都打扫干净了。

眼看天才刚亮,离开门还有一段时间,左少阳便对苗佩兰道:“咱们出去走走吧?看看城里的情况。”

苗佩兰微笑点头,跟着他出来,沿着街往昨日失火的那一片城区行去。

先到了清香茶肆,见一长溜的房子都成了残垣断壁,那些失去家园的人,三三两两还在废墟处张望,似乎想看看能不能再发现点什么没有被烧掉的东西。有的坐在街边石阶上抹眼泪,嗓子都已经哭哑了。

有不少百姓死于战火,一口口棺材停在废墟前,披麻戴孝的男男女女或跪或站,哀哭声此起彼伏。

左少阳看了一眼清香茶肆,门已经开了,斜斜的看过去,似乎没什么茶客,里面空荡荡的。也看不见桑小妹他们,左少阳不想走近了看,带着苗佩兰,往东城城门走。

来到东城城郭下,靠近城郭的民宅差不多都被烧成了瓦砾场,很多兵士正在清理废墟,抬头望去,城楼上密密麻麻都是兵士。左少阳本来想上城楼去看看的,被兵士拦住了。旁边竖有一块牌子,上写着:“闲杂人等不得上城。”

两人便离开城墙,往南城走。记得前一天这一片也有好几处着火点,两人根据记忆往南走,果然,沿途又看见好几处被烧毁的废墟。从残垣断壁来看,好几处烧光的都是大户人家的宅院。更加印证了自己先前的猜想。

一路上,见到街两边不少灾民,拖家带口的,露宿街头,街上的残雪白晃晃的,灾民们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孩子哭,老人咳,样子很是凄惨。

沿街的店铺差不多都关着门,眼下局势不太平,谁还敢刀口上做生意?

经过那想讨桑小妹做妾的矮胖子祝药柜的金玉酒楼的时候,见门口围着好多人,地上还有一滩鲜血。左少阳对朱掌柜的事情不想理,所以没过去询问怎么回事。

他们又去了州府衙门口广场,哪里成了临时战地医院了,到处都是痛苦呻吟的伤兵。军医还在换药救治。

他们又去了县衙门,衙门院子里天井空地上,摆着一口口的杉木棺材,都已经装着战死的将士的尸体。由于数百将士战死,城里一下子没有这么多棺材,正找木匠紧赶着做,所以一些尸体还没有棺材入殓,一具具并排着摆在墙根底下,用一张张白布单盖着,看着很是凄惨。

两人心情都很沉重,慢慢回到药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