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93章 饿死人

第193章 饿死人

这小衣应该是白芷寒做的。先前自己在忙的时候,白芷寒也在母亲梁氏的屋里忙,他不知道白芷寒在忙什么,原来是在替自己缝睡衣。

左少阳先把小松鼠黄球放进搁板的窝里,然后盘膝坐在**,脱了衣服,把短衫和长裤穿上。拉过丝绵被盖着,舒舒服服的真是爽。

炮制房下面还点着油灯,放在灶台上,借着灯光一瞧,便看见墙角白芷寒的包裹,里面应该是白芷寒的随身衣物和被褥。想着就要跟一个绝世美女同房而眠,不禁有些揣揣。不过,这女子的性情过于孤傲,待人说话都是冷冰冰的,没个笑模样,特别是闹矛盾的时候,说话可以说刻薄阴损,这是左少阳很不喜欢的。尽管白芷寒现在有些地方还不错,但左少阳对她的印象还是没有根本性的转变。所以转了个身,面朝里睡着。这样也好避嫌。

接着,听到房门响,应该是白芷寒洗簌完进来了,那脚步声却一直来到他阁楼的楼梯下,顺着楼梯上来了。

左少阳有些紧张起来,胡思乱想道:“莫非她要想跟我一起睡?想生米煮成熟饭?哇靠,这女的也太那个什么了吧……”

左少阳翻身过来,正要呵斥,却见白芷寒手里端着一个水杯,里面有半杯水,把水杯放在床尾的隔板上,淡淡道:“夜里如果想喝温水就叫我,我已经把炉子搬进来了,到时候生火给你烧水。不过,现在叛军围城,没法出去打柴,外面的柴火也送不进来。这几天又是连天的雨雪,天气很冷,只怕柴火会涨价,所以最好能省就省。”

原来是这件事,左少阳心中才暗自舒了口气,有些好笑,又转身过去,闷声道:“知道了。”

白芷寒下了楼梯,拿过墙角的包裹解开,开始铺地铺。

片刻,油灯光线暗了下去,但似乎没有完全熄灭,听到下面轻微的西西索索的声音,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也不好转身过去看。强闭着眼睡觉,累了一天,很快便睡着了。

半夜,左少阳醒了,有点口渴想喝水,便坐起身来,正要去拿水杯,忽然发觉楼下还有微弱的灯光,微觉吃惊,一眼瞧去,只见墙角铺着的地铺上,白芷寒盘膝坐着,腿上盖着被子,手里拿着一件长袍,正在缝制。床头一根圆凳上放着一盏油灯,面朝自己这边,用一块木板挡着光线。

左少阳冷声道:“怎么还没睡?”

这夜深人静的寒夜冷不防冒出一句话,白芷寒还是被吓得一哆嗦,手指头把针扎了一下,忙伸到嘴里含着,抬头瞧他,淡淡道:“我忙完这一点就睡,你先睡吧。”

左少阳瞌睡正香,也懒得管她,喝了水躺下,很快便又睡着了。

天刚蒙蒙亮,左少阳便醒了,穿越过来才一个月,他已经习惯了古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方式,他一骨碌爬起来,揉了揉眼睛,往下一看,发现楼下白芷寒的铺盖已经整理好放在墙角了。白芷寒坐在那圆凳上,靠在窗户边上,背对着自己,不知是在打盹,还是在想心事。

听到阁楼上有动静,白芷寒立刻转身过来,站起身抬眼瞧去:“你醒了。我已经替你改了一套衣袍,你穿上试试合不合身,不合身我再改。”

左少阳有些意外,拿过床尾隔板上的新衣裤,一件件展开看,一件夹衬了丝棉的夹袄,一条同样夹衬丝棉的窄腿夹裤。还有一件青色圆领袍衫,宽口长裤。一双软软的马皮六合中帮皮靴。靴子的面、底和帮都是用马皮切割成小片缝合而成,内衬的是柔软舒服的羊羔皮。这样穿上,不仅暖和,而且就算踩在积雪里,也不会湿了靴子,正合现在用。

左少阳拿过那双棉鞋,道:“我记得交换的东西里没有这靴子,是你做的吗?”

白芷寒道:“嗯,我原先就预备有一些鞋垫子,这次带来了,昨晚我问了太太,说想给你做双靴子,太太答应了。说那些皮革布料啥的让我随便用。我就选了给你做了一双,也不知道合不合适。”

左少阳心里有些感动,脸上还是冷冰冰的,站在阁楼的**,把衣裤穿好,然后把靴子也穿了,顺着楼梯下来,站在地上活动了一下手脚,不松不紧正合适,嘴里却嘟哝道:“什么玩意嘛,前松后紧,左宽右窄的……”

白芷寒睁大了眼,有些不相信,忙道:“那脱下来我改改。”

“不用了”左少阳摆摆手,见她这神情当真了,生怕她当真改了穿着反而不舒服,道:“我说笑的。——你没给老爷、太太他们缝吗?”

白芷寒淡淡道:“奴婢只有一双手,一晚上忙不过来。”

“是吗?我还以为你是织女下凡呢?”左少阳靠在梯子上,把脚上的靴子脱了下来,仍旧穿上以前的布鞋,把靴子往灶台上一放,背着手往外走。

白芷寒诧道:“少爷怎么不穿?”

左少阳站住了,回头道:“先有我爹娘才有我,所以,他们什么时候有新鞋穿,我再穿。”

白芷寒垂下头道:“知道了,奴婢马上给老爷、太太缝。”

左少阳迈步出了炮制房,苗佩兰照例已经起床了,正在收拾药铺。苗母则到隔壁病房里打扫卫生。因为这一天左少阳起得早,所以苗佩兰还来不及去挑水。

左少阳走到厨房取了水桶,苗佩兰忙过来道:“左大哥,我去”

左少阳正想借这机会去看看桑小妹怎么样了,便道:“我去好了,顺便走走散散心。”

“哦……”苗佩兰已经感觉到左少阳有时候去挑水是为了跟那来挑水的女孩说话解闷,也就不跟他争。

左少阳挑着水桶往外走。白芷寒忙过来道:“我去挑吧?”

“免了,老爷说了,你是侍女,不是干粗活的仆从,这些粗活你不用干,我们少爷自己干就行了。”说罢扬长而去。

昨夜又是一夜雪雨,地上白森森的冰溜子很滑,左少阳小心地避开太滑的地方,刚走到街口,便看见衙门的几个民壮用板车推着什么东西过来,用草席盖着的,看不真切。忙站住了。

板车压着冰雪吱吱嘎嘎过来,扭动之下,盖着的草席甩开了些,这才发现草席下面是几具死尸两眼都圆瞪着,仿佛想看看这世界最后一眼。

左少阳忙问道:“几位大哥,这些人……,是怎么死的,冻死的吗?”

民壮认出他就是衙门侯书吏的妻弟,便道:“有两个是冻死的,其他几个应该是饿死的”

“饿死的?”左少阳惊呆了。

“是啊。”

“饿死的人多吗?”

“多今天我们都已经拉了三车了,饿死冻死在北城区的,光是我们几个拉的,加起来至少有十多二十个了唉,满城这么多人,就这么点粮,往后啊,不知要饿死多少人呢”

北城是富人区,大多数富人都住在哪里,左少阳他们住东城,东城和西城是一般普通百姓平民区,南城则是贫民窟,住的大多数都是穷人。

逃难进城的灾民,大多数都集中在城北富人区里,一部分集中在东西两城区,只有少量,在南面贫民窟乞讨。这些人在富人区乞讨,竟然会连续数天讨不到一点吃的,结果活活饿死,只能说明两个问题,要么这些富人为富不仁,铁石心肠不肯给,要么便是富人们也没多少吃的,不敢施舍了。

左少阳目送民壮们推着那几具尸体远去了,叹了口气,挑着水桶接着走,这时候望着路边蜷缩着的逃难进城的灾民,更有了一种无奈的悲哀,真希望自己药铺地下所有的米都翻上一千倍一万倍,那样满城饥民就得救了。

挑着水桶来到石阶水井边,这里已经有几个兵士在井边看守了,监督挑水,就怕有人在井水里下毒。

水井边没有看见桑小妹和她嫂子黄芹,左少阳慢吞吞地打好水,挑着慢吞吞往上走,上到台阶顶上,往桑小妹他们茶肆方向看了看,还是没见到人。摇摇头,挑着水慢慢往前走,快走到巷口了,总觉得不甘心,又磨转身往回看,便看见桑小妹和黄芹挑着水桶从街巷那边过来了。

左少阳心头一喜,挑着水转身又回来:“小妹芹嫂”

桑小妹见到他,勉强一笑:“左公子”

左少阳见她本来清秀圆润的脸蛋,变成了尖下颏,眼睛显得更大了,而且失去了光泽,本来水灵灵的肌肤,也变得有些干枯,那原本灿烂的笑容,瞧上去只有苦涩,心中怜惜,忙问道:“小妹,怎么了?看你脸色不太好哟。”

“没什么。”桑小妹涩涩地笑了笑,故作轻松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勉强挤出一抹微笑,道:“瞧你,穿着这么好的绸缎夹袍,挑了个水桶来挑水,当真是不伦不类的。”

左少阳讪讪笑了笑,道:“小妹,你们一定有什么事,能告诉我吗?说不定我能帮点忙。”

一旁的黄芹眼睛一亮,低声道:“你要真能帮上就好了,——你们家还有多余的米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