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94章 做笔生意

第194章 做笔生意

左少阳心里咯噔一下,立刻想起城里所有的粮食卖光的那一天,路过清香茶肆,桑母给自己说的话,要求自己用粮食当聘礼,迎娶桑小妹过门。自己因为不愿意花钱买媳妇,所以断然拒绝了。莫非他们家已经断粮了?

左少阳忙道:“你们粮食吃完了吗?”

黄芹叹了口气:“是,婆婆要筹钱贷给曲掌柜,所以家里余钱不多,也就没多少钱买粮,存粮也就不多,都是要的时候再去买。我们怎么知道叛军会包围合州,官兵会把所有的粮食都征购走啊?唉城里断粮那天,家里就剩下一点米面了,本来过两天就去买的,结果……,唉前天中午,家里最后一粒米都吃光了,家里只有茶叶。又不能当饭吃,小妹我们已经差不多两天没吃东西了……”

难怪桑小妹看着这么憔悴,原来两天没吃东西了,还要出来挑水。左少阳心中疼惜,问道:“不能找亲戚朋友借吗?”

黄芹叹息道:“借了,都说自己家都不够吃的,不肯借。公公婆婆出了十贯一斗米,都没人肯卖粮食”

左少阳对桑小妹道:“怎么不去找祝老爷子啊,他不是跟你爹是当年一起撑船的伙计吗?他应该会帮你们的。”

桑小妹哀声道:“去了,不止一次。祝老掌柜说了,他们家虽然还有一些粮食,但是人多,已经不够吃了,总不能从牙缝里挤出粮食给别人吧?所以不肯卖。”

黄芹道:“左公子,你们家呢?买到粮食了吗?有没有多的?”

桑小妹垂泪道:“嫂子别说了,左公子家肯定也没多少粮食的……”

左少阳心想,若只是桑小妹和黄芹,自己愿意拿出粮食给她们度过难关,就算连带加上桑小妹的哥哥桑娃子,也认了,可是一想到那恶心的桑母和桑老爹,要拿出珍贵之极的粮食去养活这两个货色,心里就一百个不愿意。如果把粮食给了桑小妹她们两,她们绝对不会私下自己吃,不给父母公婆的。这可怎么办?

桑小妹和黄芹见他傻愣愣发呆,以为他也没法子,叹了口气,挑着水桶无精打采下台阶去打水去了。

左少阳望着桑小妹有些消瘦了的背影,想起这些天她对自己的情义,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受苦。说不得只能一起救,让那两个老混蛋沾光了。

但也不能让他们白白沾光,他眼珠一转,想到了一个主意。放下水桶,快步下了石阶,来到水井边桑小妹和黄芹身旁,瞧了一眼旁边监督的官兵,把头凑到桑小妹耳朵边,低声道:“你们等一会在前面小巷口等我,我回去拿点东西来给你,马上,等我啊”

桑小妹和黄芹眼睛一亮,似乎猜到了他要去拿什么,都激动地点点头。

左少阳飞奔回了药铺,左贵老爹正在给病房伤员复诊。左少阳把老爹叫到一边,低声道:“桑小妹他们家断粮了,没地方买也没地方借,我想给他们一点米,爹你看行吗?”

左贵沉吟片刻,道:“上次咱们家被一众债主逼债,是桑姑娘拿出了奶奶给的嫁妆,当了钱给了我们还债,虽说这门亲事我们是不结的,但受人之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恩还是要回报的。你准备给他们多少米?”

“嗯,先拿五斗吧。”

这个问题左少阳考虑过,桑家一共五口人,这五斗米只有六十斤左右,如果不加别的,只能最多够维持半个月,但是加上野菜啥的杂粮,或者熬成糊糊维持生命最低需要,应该可以勉强维持一个月左右。叛军首领是两个以前唐朝的大将,打仗也很厉害的,而且已经占据了险要地势,加之现在突厥正在袭扰边境,皇上李世民的主力部队都在北边应付突厥,抽不出更多的兵力来对付叛军,所以这场战斗肯定会是持久战,估计得需要三四个月才能打败叛军,但是,自己一次不敢拿太多粮食出来,万一这桑母目光短浅,贪图高利拿去卖了,那可惨了。所以先拿出五斗,以后看情况再说。

左贵点点头:“行,不过,桑小妹那老母着实可恨,真不想让她占这个便宜”

“我有个办法,可以帮到桑姑娘,而又让她那可恶的老娘占不到便宜。”左少阳低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左贵听罢,想了想,道:“这办法行,既帮了桑姑娘,又让她这可恶老母以后没了作恶的本钱。咱们以后也能去茶肆接着喝茶。”

听老爹赞同,左少阳笑了,准备进炮制房拿米。想起一件事,道:“姐姐他们的米面顺便也给送过去吧?”

左贵道:“不着急,你姐夫有衙门发的米面,他们要是没得吃了,会过来说的,如果他们还够吃就算了,要是不够,再给他们。”

在古代,女儿女婿都是外人,原则上相互之间没有扶助的义务和习惯,所以左贵当初要被扫地出门的时候,怎么都不愿意投靠女婿,而女婿不是日子艰难得过不下去,他也不会伸手扶助的。

左少阳现在已经知道了父亲的心理,道:“要不我先把两袋米拿出来,放在你们屋里,要给他们送去的时候就不用从地窖里取了。”

“这也行。”左贵点头道。

左少阳进了炮制房,关上门,从地窖里取了三袋各五斗重的米面,把其中两袋扛到老爹左贵他们屋里,剩下一袋扛在肩上,生怕前门出去招人注意,便走后门出去。

苗佩兰不知道他扛着米要去哪里,想着外面那么多饥民,这样太冒险了,跟上几步又站住了,左少阳不出声让她跟着去,她也不能跟着。

左少阳感觉到了她担忧的目光,也知道她担忧什么,其实他自己也有些担忧,很多饥民为了能活下去,只怕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苗佩兰力气大,而且还会两招绝招,有她跟着会保险很多,所以他走到后门口便站住了,回头道:“佩兰,我有点事出去,你陪我去吧?”

“好啊”苗佩兰欣喜地答应了,从厨房屋角拿起一个背篓,道:“把东西放在这里我背着,这样不显眼。”

左少阳答应了,苗佩兰忙帮她卸下肩膀上的米,放在背篓里,又拿了一把柴刀放进背篓,用一块蓝布盖着,这才背在背上。

白芷寒跟过来,轻轻咬咬嘴唇,低声问道:“少爷,我也去吗?”

左少阳心想,你既然是我的贴身奴婢,自然是我走到哪你就跟到哪里,除非我不让你跟。所以冷眼瞧了她一眼,淡淡反问道:“你说呢?”背着手出门了。苗佩兰跟在后面。

白芷寒转头看看梁氏。梁氏忙朝她使了个眼色,让她跟上,白芷寒赶紧跟了出去。

三人从后门出来,穿过小巷,从清风寺那边绕到了街上,这才来到桑小妹她们等他的街巷口。

桑小妹和黄芹见他回来了,都很高兴,又瞧见他身后跟着那个早上帮他挑水的皮肤微黑爱笑的俊俏村姑,还背了个箩筐,有些意外。

再往旁边一瞧,左少阳身后还跟着个俊俏的年轻男子,这男人一袭胡装,英姿飒爽,修长的身材,灿若繁星的一双眸子虽然极其冰冷,却让人想看又不敢看,看了便会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这英俊少年周身上下那股帅气,简直英俊潇洒到了极点。就是脸上黑漆漆不知道擦了什么,洗一洗应该更英俊。

桑小妹一颗芳心都在左少阳身上,见了英俊帅哥还不觉得如何,那黄芹却像花痴一般盯着白芷寒上下端详,当真是嘴角含笑,意乱情迷。

她的神情自然逃不过左少阳的目光,侧脸看了看身后的白芷寒,心中有些好笑,对桑小妹道:“我要去跟你爹娘做一笔生意。走吧”说罢,左少阳当先往清香茶肆走去。

苗佩兰瞧着二女,展颜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的小白牙,在微黑皮肤的映衬下,更是如碎玉一般洁白。

桑小妹跟着左少阳走在前面。黄芹却故意落在后面,同时偷偷拿眼去瞧白芷寒,被白芷寒冷俊的眼神一扫,急忙又垂下眼帘,俏脸已经羞红,转身追上左少阳。问道:“左公子,跟着你的那年轻人是谁啊?”

“是我的药童。”

“姓什么呀?”

“姓白。”

“哦,叫什么呀?”

见她这样,左少阳差点笑出声来,转脸道:“你咋不自己去问她呢?呵呵呵”

黄芹白了他一眼,又偷眼看了看英俊之极的白芷寒,一张俏脸更红了,感觉一颗心都要跳到了嗓子眼。

他们来到清香茶肆,见店门大开着,里面却没什么茶客。桑母坐在门口的一把竹椅上,肥胖的脸颊已经坠落了下来了,有些浮肿,两眼无神,眼窝深陷,一把长嘴大铜壶放在脚边。

桑娃子靠在一根立柱上,两手抱着肩,低着头望着地上,不言不语。

桑老爹此刻正在后院跟祝药柜磨牙,后院只有祝药柜跟金玉酒楼的朱掌柜两人。桑老爹跪在地上,两手作揖:“祝老汉,我的亲爹唷,你只要让我点米面,你就是我的亲爹我给你磕头还不成吗?你说个价,多少钱都成”